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8章 与齐轩会面
    对望两眼,范菲和温雅分别往前挪动两步,试探着。

     对方似乎没有开始的迹象,温雅只能率先出击。

     当跟拍摄像师将镜头转向她正面,温雅左嘴角勾起轻微弧度,开始冲向范菲。

     两人瞬间交缠起来,范菲的超大名牌似乎很吃亏,每次都只能险险躲过,但其实根本是温雅刻意收回了手。有镜头在,温雅自然不能做的太过,只能点点几个无关痛痒的穴位,让范菲的五官略显狰狞而已。

     开始,范菲以为身上针扎般的疼痛只是巧合,可随着痛感的频繁,她终于反应过来这是温雅搞的鬼。在摄像机不能拍到的地方,范菲瞪视着她。

     似是丝毫没有察觉到范菲仇视的眼神,温雅笑得开心,一只手趁她不注意已经放上了范菲的名牌。范菲察觉后立马按照于洪给的建议躺倒在地,连着温雅被带到了她身上。

     察觉到两人姿势的不妥,温雅非但没有起身,反倒贴下,凑至范菲耳边说了句什么。

     摄影机中只见范菲瞬间爆红了脸不再挣扎。

     看着范菲的乖巧,温雅顺着她的脸型摸至下巴:“goodgirl.”随后一把将她翻身撕去名牌。

     “范菲out,范菲out。”谁都没料到事情的发展,导演愣了两秒才喊出公告,两人的互动让他暗喜这期有了大卖点。

     仍在拐角处等待的杜龙一听公告无奈叹了口气,转身回到刚才的走廊。

     将撕下的名牌交给工作人员,温雅看着走廊口的杜龙知道这次肯定逃不掉,默默迎了上去:“来吧。”

     游戏的结果不出意外,于洪那组胜出,喊出结束语后,一天的录制总算结束。此时已经过24点。

     初秋的天气到了晚上已经带了丝冬天的寒气,披上助理递来的外套,温雅坐上保姆车,车子快速朝着酒店驶去。

     半个小时没有进过食并消耗了大量体力的极速兄弟们打算吃过宵夜后再休息。

     也许是这两年熟悉了熬夜,又或者是累过头没了强烈的瞌睡,温雅加入了他们,而范菲则早早回了房。几个人在深夜点了鸳鸯火锅,因为大多是男性,上的菜格外多。

     侃天,是华夏人饭桌上必备的技能。

     “小雅,最近有要拍什么片没?”于洪起身涮着肉,随口一提。

     “没呢,打算休完假回来再看有没有适合的剧。”将羊肉盘递给沈佳曼,温雅轻描淡写的说着。

     似乎是对这个后辈感觉良好,于洪不免多说两句:“《明月传》很出名,我看过,最后一幕你演的非常不错,可是顶多算个配角的配角。那本《死亡危机2》是你的成名作,这些年来话题一直没断过。我听说你一直在接采访综艺什么的,是吗?”将褪去血色的羊肉捞起,蘸着酱,一口吞入嘴中。

     “嗯,前段日子打算和范姐合作,很可惜出了意外没有拍成。”长辈可以随意,自己身为后辈却不能边吃边和他谈话,放下筷子,温雅朝向于洪。

     “小雅啊,于哥告诉你,要趁热打铁,在娱乐圈更是这样,要是过了火的时候观众连你是谁都会忘记。”

     温雅当然深知这个道理,最近的人气明显有下滑趋势,即使是再好的片子也撑不了一辈子。她自有打算,可于哥的心意却是难得。

     “谢谢于哥,我知道的。”抿了抿嘴,温雅说出实情:“就是因为《死亡危机2》太优秀,我怕现在接的片子太差会让粉丝失望。”

     显然没料到温雅是因为这个原因,不过也是,按照《死亡危机2》刚出时候她的人气不可能没剧组找她:“嗯,这得看你自己了。其实在这娱乐圈分两种人,一种是为了快速圈钱,一种是为名利双收或者是真心热爱演绎。你能这么想在年轻人里很难得。”点点头,放下筷子拍了拍温雅肩膀:“真的很难得,但既然对剧本有了要求你也得需要配得上的实力。”

     其他几人见于洪和温雅聊的这么正式,索性将他们赶到旁边的沙发上,别在餐桌上破坏气氛。

     于洪笑骂着走向沙发,温雅跟在身后。

     “小雅,于哥以老人的身份和你说,你如果想走上电影节的奖台,那么第一个不能接的就是电视剧。”

     才进娱乐圈两年并且都有人保驾护航的温雅自然不会有这些总结性的经验,当于洪难得一脸严肃时温雅一天来首次正起神色:“为什么呢?”

     看着温雅认真的态度,于洪不禁感慨多少年没见过眼神这么坚定、有野心的孩子了?不是说没有以得影帝影后为目标进娱乐圈的,相反几乎每个人都这么想,可是真正能禁住似流水般的钱和名气的诱惑?那个奖需要的是绝对的耐心:“因为相比电影,电视剧永远低了档次。”

     “就像戛纳电影节,为什么不叫戛纳电视剧节?”

     那一晚,于洪说了很多很多,他说的每句话都被温雅牢记脑中。将近凌晨三点才回房间的温雅反倒更加兴奋,拿着手机发起了短信。

     “老爷,时间不早了,明天早晨还要与格尔博思公爵会面。为了您的身体请早些就寝。”管家躬身报时。

     点点头,合上桌面的文件夹。

     “叮咚”

     此时,短信响起,看见发信人的齐轩沉下了脸色,二话不说一个电话打了过去。

     管家识相的退出书房。

     “轩轩你怎么还没睡?”惊讶于男人的晚睡,温雅不禁有些心疼:“你上次答应我什么,不是说照顾好自己吗!”抿着嘴,显然很不开心。

     ...还没开口训话的齐轩反倒被质问了一番,微张的嘴角不自主抽搐两下:“你呢,还不睡?”

     “在说你呢,别转移话题!”温雅显然机智的把握了主动权:“都38了还不好好早睡早起,是希望我还年轻的时候你身体就已经不行了吗?”

     一道亮光从齐轩眼中闪过,正打算说些什么却再次被电话那头的声音打断。

     “为了惩罚你,后天就派人来接我。”道出最终目的。

     “呵呵。”原来是这打算,齐轩笑眯了眼,可语气却故作严肃。

     -.-轩轩你这轻蔑的呵呵是想造反吗!

     憋着嘴开始控诉:“你呵我。”

     “嗯?谁?”面无表情的否认。

     “哦,我也不知道,好像是我男票吧。”

     “我派人杀了他。”

     -.-“那我守寡怎么办?”

     “跟我。”

     一朵小红晕爬上脸颊,两个字瞬间让温雅没了脾气,开始撒娇:“我想你了,想马上见到你。”声音中不难听出失落。

     柔下五官:“我也想你了。”

     诉说完思念的两人瞬间沉寂下来,此刻听筒中对方的呼吸声似乎是他们最好的解相思。

     “今天是在录制节目?”

     “嗯...”

     “听话,早点睡,一觉醒来离见面更近。”

     “轩轩我想和你视频。”

     走至镜子前,齐轩望着镜中的男人,满眼血丝:“乖,上床睡觉,听话。现在已经凌晨,明天就能见到我。”

     “好吧,”带着不舍:“那答应我明天不许熬夜,现在和我一起睡吧。”

     “好,”似乎想到了什么少儿不宜的事,带着笑意:“一起睡。”

     戏谑的语气温雅自然听出,嘴角扬起幅度:“睡吧,梦里只许有我。”

     “嗯。”全是你。

     “晚安轩轩。”

     “晚安。”请你也梦见我。

     挂了电话,将视线放置庭院片刻,玻璃上反光形成的那个人,嘴角正偷偷扬起笑容。

     ——————

     飞机终于抵达俄罗斯国际机场,温雅出了机场口迫不及待的在人群中搜索。

     那种在茫茫人海中,与他恰巧对视的机会一生也许就这一次。当见到他时,任何事都会抛离脑海。

     “轩轩~”松开拉着行李箱的手,猛然冲向含笑望着自己的某人。

     “嗯。”张开双臂拥抱撞入怀中的女孩,那冲劲差点让齐轩后退两步。

     一群穿着便装隐藏在人群中的保镖已经习以为常,神色丝毫未动的做着掩饰。

     嗅着久违的龙延香,温雅真希望就这么埋在他的怀中不抬头。

     揉了揉怀里女孩的头顶:“闷坏了。”

     “闷死也值得。”

     “不起来怎么去吃好吃的。”空出一只手招来手下,接过墨镜和帽子:“安排好了么?”

     “是的,已经清场完毕。”

     “带你去家新开的餐厅,很棒。”看到怀中女孩因吃而终于抬起头,齐轩满眼笑意:“小吃货。”

     “反正也有你要。”

     “比我胖可得考虑考虑。”轻柔的将帽子和墨镜给女孩戴上。

     “嘁,我可不信。”

     “男人的话当然不能信。”

     身后跟着的一群保镖:→_→老爷你的性别...

     “我的轩轩有多久没见了?”

     “52天3小时。”抬起腕表,准确报出数字。

     踮起脚,双手搂住他的脖子:“记那么清楚,是不是很想我。”

     “嗯,很想很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