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5章 被绑架
    “强哥,那女人到底什么来头?”

     “哪个女人?”周烨助理将行李交给佣人,终于闲了下来。

     “就少爷打电话的那个。”

     “既然知道是和少爷有关还敢多嘴。”

     “...我这不好奇吗!”

     “你这家伙,过来过来。”

     两人走至角落,强哥左右探查两番后继续说着:“不是前两天少爷突然通知说要出军队了吗?”

     “嗯嗯,我也很好奇怎么好好的排长做着突然就退伍了,难道…就是因为那个女的?!”

     “被你猜对了。前两天少爷得到消息,那女的有对象了,你说少爷能不着急么。”

     “我想起来了!是不是就是上次你和我提起的,少爷喜欢了好几年的那个!”

     “没错!我告诉你,这话别说出去,不然被少爷知道了肯定得怪我。”

     “放心吧强哥,我一件都没说出去过。”

     对于他的口风,强哥还是颇为信任的,拍了拍他肩膀后去往客厅布置下属。

     丝毫没有察觉到手下八卦自己的周烨回到寝室,看着墙上贴满的照片,走至床头最大的一张前。照片上的温雅扶着长发在风中笑的灿烂,温柔覆上她的脸庞:“你是我的。”

     第二天,周烨早早挑选了自认为最帅气的装扮,在镜子前挑三拣四了半个小时后终于出了门。

     “到了很久吗?”将手提包放上沙发,揽着裙摆坐上。

     今天的温雅将一席波浪长发散落肩头,身上的黑色纺纱蓬裙契合她的年龄,将介于女孩和女人之间的魅力发挥的淋漓尽致。

     “才到。”将菜单递给温雅:“因为过了那么久,不知道你的喜好变了没所以还是由你来点吧。”

     “嗯,让我给你点几个北京地道菜。”

     两年未见的两人出乎意料的没有隔阂,相谈甚欢。

     擦净嘴角的油渍:“失陪一下。”起身前往洗手间。

     周烨也停下进餐,回味起两人的交谈。果然已经过去两年,物是人非,曾经智商低的吓人的小可爱温雅如今已经成了娱乐圈小有名气的尤物。

     举起高脚杯轻晃着,杯中残留的红酒带出道道浅红色印记。周烨眼神中充满志在必得。

     待他品尝完所有红酒,温雅仍旧没有出现,感叹于女孩果然长大了就爱美起来,周烨替她点了份甜点,耐心等待着。别说,有两点温雅真是从没变过:第一胸小,第二爱吃甜食和肉。不知她是否还是那么爱喝牛奶。

     又等了许久,周烨终于察觉不对,起身朝着女厕走去。

     “温雅?”担忧的周烨不顾尴尬,站在女厕门口呼喊着。

     没人回应。

     “温雅!”提高声量,一双剑眉紧皱。

     当周烨在值班经理的确认下知道洗手间没人后开始慌了。

     排除一切可能,最终得出的结论只能是温雅被人绑架。

     双手攥成拳,怎么可以让温雅在自己眼皮底下消失。一拳砸上墙面,他就不信自己翻遍北京还找不出她。如果温雅受了一丝一毫的伤,他绝对会让绑架她的人生不如死!

     “快快!半小时内找到温小姐的踪迹,证明我们能力的时候到了!赶快!”

     可还没等周烨和他的手下开展地毯式搜寻,网络上便出现了一个直播,并且观看量在三分钟内爆增,上涨至2千万。

     温雅缓缓醒来,睁开双眼仍旧一片黑暗,结合眼部的束缚感,她知道自己被蒙住了眼睛。

     “啧啧,这幅刚醒来的样子真是迷人的很呐。”男声近至温雅脖颈,温热的气息喷洒在她大动脉上。

     下意识的缩着脖子,温雅提醒自己保持冷静,因此没有注意到男声的熟悉。

     双手被反缚在椅子上,察觉情况对自己十分不利的温雅开始放弃硬拼的想法:“你是谁。”

     “嘘,我要把你眼罩拿下来咯~”小心翼翼地犹如对待珍宝一般掀开遮掩温雅视线的眼罩。

     突如其至的强光逼着温雅扭过头,紧闭双眼:“你想做什么,刘辉。”

     刘辉对自己身份没有做丝毫遮掩,当他听到温雅光凭几句话就能将自己辨认时大笑出声:“哈哈哈哈,没想到你还记得我啊。”

     适应光线后的温雅睁开双眸,面无表情的质问着刘辉:“为什么要这么做。”

     “别破坏这里的气氛。”还没等温雅开几句口,刚才摘下的眼罩已经被硬塞进她嘴中:“你只要安静的看着我就行,而且我这是在帮你提高知名度啊!你看看!”先前还算冷静的刘辉突然激动起来,将连着摄像机的笔记本电脑拖至温雅眼前:“你的粉丝已经到了三千万了!”

     他竟然敢把视频传上网!

     愤怒的温雅开始激烈挣扎,她不可以,绝对不可以!如果刘辉做出什么变态的事,她在娱乐圈的地位会一落千丈。她绝不允许现在拥有的一起消失不见!

     “呜呜唔唔唔!!!”

     “嘘嘘嘘,不是让你安静了吗?那么多人在看你别扫兴。”瞪了一眼仍在挣扎的温雅,刘辉随后整理着自己的发型。

     “大家好,我是刘辉。”微笑着面对摄像机。

     “我想观众里我们'颜值巅峰'温雅的粉丝一定不少,可你们是不是从来不知道女神私下里是什么样的呢?”

     “别担心,我们有一整天的时间来好好研究她。”邪魅一笑,刘辉返身走向温雅。

     城市里正疯狂寻找温雅的周烨看着手下递来的平板有股想要毁灭一切的冲动:“派人破解他的地址,我要十分钟内知道他在哪!”

     “是!”

     而另一头始终派保镖在暗处保护她的齐轩也收到了消息“废物!”一脚踹飞急忙禀告的手下,齐轩起身大步朝着门口走去:“准备飞机!”

     “已经在前坪候着了。”捂着胸口起身,别林斯基擦去嘴角溢出的鲜血。

     “让齐家出动所有人力。”他的女孩,绝对不能有事!

     另一头,狭窄的录摄房内,刘辉开始实现自己多年来的愿望。手缓缓伸向挣扎愈加强烈的温雅。

     看着离自己越来越近的手,温雅几乎抑制不住眼角的泪水,她强迫自己不能流下眼泪,不让刘辉这个变态更加兴奋。在他即将触碰到自己脸颊时,温雅嫌恶的扭过了头。

     “贱.人!”猛然冷下脸,一个巴掌甩了上去。

     毫无挣扎能力的温雅左脸瞬间红肿起来。

     “都有了男朋友还装什么清纯!贱.人,都是贱.人!”原本五官颇显帅气的刘辉扭曲着,眦目咧嘴的死盯着她:“我守在你身边都快两年了你看不到吗?!你凭什么有资格喜欢别人!你只能喜欢我只能喜欢我!”说着就要凑上来亲吻她。

     温雅极力挣扎,瞄准时机用头猛地磕向他下巴。

     被突然袭击的刘辉疼的更加扭曲了五官,一脚踹向温雅肚子:“不乖哦,”温柔的语调与他那残忍的动作形成鲜明对比:“看来是时候给你吃点苦头了呢。”说着又用尽全力踹了两脚。

     堵住嘴巴的眼罩逐渐被鲜血染红。

     疼的连一丝呻吟都无法发出的温雅紧紧蜷着身子,直冒冷汗。

     “现在多乖呀。”

     “我那该死的父亲竟然说要招私生子回老宅!顶替我的职位!我在他的茶壶里下了毒,他就再也不会再骂我废物了。”

     “你说,我聪不聪明啊。”

     刘辉在不断说些什么,温雅的精神逐渐涣散。疼痛似乎由腹部开始蔓延全身。

     不知过了多久,又或者只是几秒后,录摄房的门被猛然踹开。当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走向自己时,温雅终于支撑不住晕了过去:“轩轩…”

     快步上前搂住晕过去的温雅,小心翼翼地解开束缚她的麻绳,心疼的横抱起她。临出门前望向刘辉的眼神冰冷,仿佛在看死人一般:“别弄死了。”他绝对不会让这人那么轻易的结束生命。

     而刘辉甚至一句话都还没来得及说就被周烨的手下团团围住,昏天暗地的拳脚暴力让他瞬间瘫倒在地。

     都是兵仔出身的人,下手自然又快又狠,招招打在痛处。

     而网民们看着猛然黑屏没了消息的直播心急如焚,他们的女神此刻还…活着吗?

     这无疑是件极其恶劣,毁坏社会道德的犯罪事件。

     直到事情接近落幕,警方才收到消息开始着手处理。网络警.察尽可能的删除流传的视频。

     可几方再怎么努力,温雅终归陷入黑圈。

     一开始被震惊的网民粉丝当然对她十分同情,可随后心态开始改变。他们会想为什么那么多女明星,就绑架她?只有她出了事?而在网上看过视频的人脑海中那段暴虐视频挥之不去,每当有温雅的节目时总是下意识皱眉随后换台。

     同情和怜惜当然有,可经过这次案件已经无法正视她。甚至有恶劣的人开始猜测,在视频结束后那个罪犯又对温雅做了什么。

     如果周烨知道人心能恶劣至此,他绝对会万分后悔没晚点黑掉直播,让网民见证结果。

     两天前温雅坚持出院,回了公寓。

     蜷缩在卧房的角落中,床上的手机不断有电话、短信的铃声响起。

     “叮咚!”

     门铃突然响起,温雅仿佛受到惊吓般使劲再往角落缩着:“啊啊啊啊啊!”

     惊声的尖叫回荡在整个公寓内。

     “温雅你开门,开门啊!”李凡使劲敲着毫无反应的房门,这了两天他每天都会来确认温雅的安全,可从来没见过她一面。

     “我只是想知道你还在里面,就见一面,一面就行!”软下语调,李凡几乎有了哭腔。

     因处理公事,甚至是在别人口中才知道这件大事的李凡内心充满愧疚。如果他保护温雅好点,如果他早点察觉刘辉的不对……

     可一切都没有早知道。

     始终得不到回应的李凡叹着气,离开了。

     伴随着铃声的消失,温雅也不再尖叫。呆滞着眼神盯了半天地板后犹如行尸走肉般起身打开电视。

     看起来无比正常的走向厨房做起了三明治。

     可放进餐盘的三明治那么任人摆布,脆弱的不堪一击。张大双眼盯了它片刻后猛然将三明治扫落地面,破碎的瓷片飞溅割碎了她的皮肤,温雅却丝毫没有察觉,逃离一般缩回卧室。

     一把抓起手机,温雅翻阅着通讯记录,没有,没有,都没有!

     “轩轩…”

     为什么他不打电话来!为什么一点消息都没有!

     泪水顺着脸颊流下,是不是她的轩轩也和其他人一样误会自己了?

     不行,她要和他解释,她要找她的轩轩!

     可沉闷的嘟声让她的希望逐渐熄灭。

     无助的滑落床边,温雅不知道为什么事情会成这样。明明几天前的自己还有大好演绎事业,她将是陆丰新电影的女一号,而轩轩也提出公开的想法,为什么突然就变了?为什么!

     泪水止不住蔓延,此刻的温雅正如前世年幼被所有人唾弃时一样无助。

     “现在播报一条飞机事故。两日前的私人飞机坠毁案今天有了进展。”

     “飞机上包括机组人员一共六人,其中五人确认死亡,一人失踪。按照dna比对,失踪者是俄罗斯国籍的中俄混血…”

     听到那一长串熟悉而拗口的名字时温雅猛然抬起头,难以置信的趴到电视机前。

     新闻节目开始播放详细内容,那损毁的豪华私人飞机,即使面目全非温雅也能识别出上面的字别。

     再怎么不愿相信,事实胜于雄辩。

     温雅呆滞的的眼神逐渐清明,她不能再这样下去。

     “嘟,嘟。”

     “喂小妹!你在哪,还在你大哥给你买的房子里吗?!”

     “嗯。”

     “我马上来找你,你一定要开门好吗?爸妈也已经在北京了,我们都很担心你。”

     “不用急二哥,我没事。”

     温珏可一点也不相信她说的没事,打了整整两天的电话,自从温雅出院后就没人能联系到她。所有人都提心吊胆,担心她会做傻事。

     挂了电话,温雅走至窗前,此刻的北京被难得的大雨覆盖,似乎所有浮躁都被雨水浇熄。

     而那被暴雨冲刷了网的蜘蛛,会在雨过天晴后爬出,编织更大更密的蛛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