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6章 马场的神秘视线
    “臭小子,敢和你吴哥抢肉!”吴寅眼疾手快一筷子拍上刘辉的手。

     “呸,同岁你敢称作我哥,最后一块谁先到就是谁的!”

     两个在北京颇有脸面的男人为一块肉起了争执,嘴仗不停。

     和他们在一起总是有说不尽的无奈,温雅摇头,啃着盘子里李凡夹来的鸡大腿。

     秉持“一切好吃的都是温雅的”原则,李凡趁乱将两人抢夺的红烧肉夹进温雅的盘子。没过两秒又夹出来:“被戳烂了,还都是他们筷子上的口水。别吃。”

     一言不合,一块肉就被扔进了垃圾盘。

     “他们有用公筷...”瞥见刘辉和吴寅幽怨的眼神,温雅抽搐了下嘴角。

     “没关系,他们想吃再点一盘就行。”神态自若,冲着温雅笑得像朵花。

     其他两人纷纷用公筷掷向他。

     一顿饭就这么吵吵闹闹度过,几人休息没多久便前往东升马场。

     “我说,光骑马也无聊的很,要不咱们兄弟几个来场比赛?”刘辉提出建议。

     “行,就我们三男的来吧,温雅你负责做裁判。”

     “嗯。”点头,四人随后跟着各自骑马师离开。

     换上轻便的骑马服,温雅将长发高高束之脑后。

     “温小姐,最近切丝莉很乖,身体也十分健康。”

     “多亏你悉心照料,”不吝于奉献笑容:“切丝莉比较皮,确实难养些。”

     “温小姐真温柔,切丝莉能有您这样的主人也是幸运的很。”

     嘴角笑容不变,温雅只是点头没有回话。

     将她带至专属马棚前,老远就闻到主人气味的切丝莉兴奋的哼哧着,鼻孔不断喷气,右蹄在地面上来回刮划。

     骑马师热情的拿来一捧干草:“温小姐,切丝莉看见您好激动,给您干草,喂它吃点点心。”

     “谢谢。”接过手,温雅抚了抚切丝莉的大脑袋,待她安分下来后开始喂着干草。

     “温小姐,切丝莉只有您喂的时候才这么乖,我们喂她不踢腿就已经万岁了。温小姐...”一旁的骑马师滔滔不绝。

     温雅望着切丝莉嚼食干草时抖动的唇瓣不觉更认为可爱起来:“一会儿我能试着骑下吗?”打断骑马师的话。

     连忙点头:“当然可以!切丝莉的身体状况已经允许进行基本的骑行了,不过要先梳洗再安马鞍,温小姐可以先去跑场休息。”

     “好,麻烦了。”微笑着点头示意,将干草放入食槽后返回马场。

     其他三人也陆续牵着自己的马匹到达。

     “我们就从这边的线到树那边再返回,谁先到谁就赢怎么样?”牵着匹皴黑的德国汉诺威马,吴寅颇为自信的提议。

     “行啊,不过赢了得有奖励。”刘辉不甘示弱,难道我的宝贝马会比你差不成?

     “奖励的话,今晚和温雅共进晚餐的机会怎么样?”李凡沉思后提出建议。

     “...”无辜被牵扯进来的温雅一脸茫然:“好好的扯上我,换一个。”

     然而其他两人纷纷同意,3:1,温雅无奈的望向刘辉:他们俩闹你也跟着来。

     耸肩:要是我赢了那才好玩。

     望向三人上马而去的背影,温雅神色沉了下来。

     自从进马场总觉得有双眼睛在紧盯自己,可提神张望却找不到来源。

     是她太敏感了吗?

     摇头,走到视野良好的休息区坐了下来。

     不得不说,在马匹的身体机能方面,还是刘辉的美国速步马稳居第一,而骑术当然也是向来疯玩的刘辉夺魁。

     所以温雅才不明白为什么刘辉会同意这个胜利条件。

     结果不出意料,与温雅的共餐机会贡献给了胜者刘辉。

     “温小姐,您的马。”正巧切丝莉也已经准备完毕。

     “终于可以练练马术了。”欣喜的牵过切丝莉,挠了几下她的背部以示欢喜。

     对于温雅的马术十分信任,李凡揽过两兄弟:“走,我不服,再去比上十场。丫头你自己可以吗?”

     “嗯,可别一场都没赢。”微笑望着三人打闹,他们四人的关系显然已经成了家人。只有几人独处时每个人才会放松下来,就像十七八岁的少年一样事事计较。

     “等着瞧!我让这家伙输的心服口服。”箍着刘辉脖子,将他拖向远处,空余的手还不忘带上吴寅。

     蹬上马踏,一个跨腿坐上马鞍,整套动作如行云流水般自然。

     那道灼热的视线再次出现,温雅迅速回头却仍旧没有捕捉到对方。疑惑的望着周围,骑马师、清扫人员,每个人都在忙自己的事,三兄弟正吵闹着制定游戏规则。

     垂下眼帘,这次绝对不是幻觉。紧了紧缰绳,随后恢复常色:“切丝莉,驾!”双腿猛地夹紧,切丝莉吃痛迅速朝着马道狂奔而去。

     停下讨论的三人,视线不由自主放在马上的她,心脏与温雅跳跃的长发齐频。

     等所有人尽兴,天色已近傍晚。刘辉在其他两人的目光中得意的载着温雅前往一家私人餐厅,地处偏僻路段,也有足够的保密措施。

     不得不说,刘辉疯起来没人型,安静的时候却也让人分外舒心。

     一夜无事。

     ————————

     休息几天,终于开始录制极速兄弟。

     换上节目组要求的少数民族服装,温雅在造型师惊艳的目光中躲进谷仓,等待极速兄弟五人来寻找。

     “咦,我的马儿,我的马儿呢!”做尔康手状,五人里负责搞笑的毛延康首先出场。

     “我的羊是不是被你家马叼走了!”

     “明明是你家羊拐走了我的马!”随后队长于洪和单文冲争吵着出现在镜头。

     突然,背景音乐响起,三人纷纷将注意力放在一旁出现的舞蹈大队上。

     只见数十个彝族的男男女女遮掩着中心的人渐渐靠近。

     “哇,这谁出场派头这么大。”于洪不满出声:“导演,我强烈要求下期让我从天上飞下来,出场一定要是最炫酷的!”

     “你长成这样还不是天上掉下来的”毛延康趁机调侃。

     “诶诶诶出来了!”单文冲的呼声瞬间打断两人。

     “原来是曼曼啊。”一脸失望。

     “怎么滴怎么滴!是我就失望了?”娇笑着,沈佳曼昂起头。

     “唉,曼曼不是毛哥说你,”毛延康从镜头面前走过,仔细端详她两眼:“长的再漂亮也看的腻不是!”

     “别这么说,多伤人曼曼的心,这身少数民族服装还是挺好看的。”于洪摩挲着下巴做思考状:“不过嘛,腿粗了点。”

     正在众人纷纷吐槽沈佳曼之际,远处传来吼声。

     “是谁欺负我的月亮!阿达!”杜龙狂奔而来,护在沈佳曼身前。

     “谁敢呐!你这武力值可不是摆着玩的哈哈哈哈。”做出“小生怕怕”的姿态拍着胸口,毛延康狂笑着退后。

     “好了好了不闹了,我们的嘉宾都等急了。”于洪做出队长姿态,让众人站回既定位子:“好了导演。”

     “你们想要知道嘉宾是谁,就需要通过一个游戏来找到他们。”导演喊着喇叭:“你们身后有五十个谷仓,限三分钟内找出两个嘉宾。”

     “哇...这五十个三分钟来得及吗!”毛延康不禁有些担心。

     “倒计时,开始!”导演却不顾情面。

     五人赶忙分头行动,一个一个挨着打开谷仓门。

     “哇哇哇这里有人这里有人!!”没过多久就有了收获,沈佳曼首先发现,兴奋的招呼其他兄弟前来。

     温雅弯腰从谷仓中走出,礼貌的鞠躬打招呼:“我和你们一起找剩下的嘉宾吧。”

     “不急不急,还是第一次见到温雅真人呢。真的是太漂亮了!”于洪摆摆手示意温雅不用着急,随即伸出手来自我介绍:“你好我是于洪,极速兄弟的队长。”

     “你好。”身为后辈的温雅在握手时弯了下腰。知道节目能够删减调时也坦然下来。

     几人陆续介绍着,温雅一律微笑回应。

     温雅的性格让五人满意极了,这次的嘉宾看来是个好相处的。

     “好了好了,另一个嘉宾肯定等急了,我们去找吧。”

     又找了五六分钟,才将另一个嘉宾找出。

     当谷仓门大开,嘉宾走出,温雅看清是范菲后脸色并未改变,随着其他人鼓掌欢迎。

     她竟然没有接到另一个嘉宾是范菲的通知。两年的时间,足够范菲和温雅势不两立。苏浩和她仍旧是情侣关系,可范菲总觉得有温雅横在中间是个大问题,因此背后少不了动手动脚。

     上次两人同一剧组时,如果不是温雅察觉不对及时躲开,险些被掉下的打光灯砸伤。

     人身伤害太过低级,反倒会引起别人的同情。温雅虽然喜欢直接,但如果可以她更倾向于心理压力,嘴角笑容的弧度更深。

     一个个点头示意,等轮到温雅时范菲脸色同样未变。

     可细看,本该温柔如水的眼神中寒光四射。对面的温雅无动于衷,嘴角含笑道着范姐好。

     都快三十岁的人了,在娱乐圈混这么久还不知道遮掩眼神中的情感。尽管范菲掩饰的不错,可有了情感其他敏感的人总能察觉出不对。例如,娱乐圈资深老油条于洪。

     当其他队员还在为这次是两个性格又好,颜值又高的女嘉宾庆幸时,于洪望着范菲不自觉皱起眉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