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章 大哥,我很乖哦
    “我知道错了大哥。。”弱弱的承下所有训责,温雅低头搅着手指,一脸委屈模样。

     抽空瞥了眼温雅,那可怜的小表情,就算有再大的气也只能憋回肚子。

     说到底,就是怕她出事。

     “绝对不允许有下次知道没!”

     “嗯。。”

     “声音那么轻是要我把你锁在家里吗!”

     “不是不是我知道啦!”温雅赶忙摇头否定。

     温彬这才满意的不再训斥,专注于开车起来。

     车内的冷气压自然也消散,温雅松了口气,望了一段车外无趣的景色后将视线转向自己那炫闪的手机。

     现在孩子的审美观真的是太难懂了,这凹凸不平又炫眼睛的大钻石究竟哪里好看了?

     无奈摇了摇头,按照记忆中温父温母对原身的疼爱,撒娇买个新手机应该不难的吧?电话卡确实应该立马换个。

     等回到z市,天色已经接近傍晚。

     “下车。”语气中仍旧含着怒火,却也并不能掩盖温彬对自家小妹源自天性的疼爱。率先下车的温彬快步走到副驾驶座旁拉开车门,解下温雅的安全带:“妈都因为想你瘦了好多。”

     一家二老早就在等在门口。

     看见心心念念的宝贝女儿终于出现在视野中,温母激动的红了眼眶。

     “我的宝贝啊!”最为疼爱温雅的温母早已等不及冲上了前。

     还没等温雅反应过来便被拥入一个温暖且柔软的怀抱。

     呆愣的任由一个对她来说极其陌生的妇女抱着,温雅的眼眶渐渐湿润。

     她知道这样不对,这不是自己的父母,可温雅真的渴望太久了。

     “好了好了,你看看你就知道哭,把女儿也快弄哭了!”温父哽咽着责怪温母。

     “不哭不哭,”擦了擦眼泪:“看我,一高兴就这样。宝贝你饿了没,等久了吧,咱们快进去!”

     说着就挽起女儿的手臂朝屋里带,被冷落在一旁的温父和温彬一脸无奈,习以为常的跟在娘俩身后进屋。

     “宝贝你看看,一桌子都是你爱吃的。家里多舒服啊,以后我们不离家出走了好吗?”

     望向温母类似祈求的双目,温雅怎么忍心拒绝。

     “那就好那就好。”

     “二哥呢?”缓过情绪的温雅询问着另一个家庭成员。

     “你二哥他正在赶回来,明天才能到,我们先吃吧。”

     原来,原身也爱吃这些菜。

     由于工作需要,温雅大多时候参加的是聚餐宴会,吃的总是珍奇美味。别人都以为像她这种女人就喜欢这样的生活。可如果不是她没有能够依靠的人,又怎么会逼着自己强大起来。她更愿意有个普普通通的家,一家人围坐在桌前,吃饭的同时分享一天的趣闻。

     温父在餐桌上不时观察着女儿,吃的真够香的。在庆幸温雅没有出事的同时又有些后怕。

     “现在才觉得家里的菜好吃了?”看女儿吃的差不多了,温父开启了教育模式:“你以后还敢不敢再给我离家出走了?还一走就是几个月?!”

     老当益壮的温父质问起来声音格外雄厚。

     温雅放下筷子,乖巧的摇了摇头。

     “摇头是什么意思?”

     “不会了。”

     “学校那边和他们请假说去了国外看亲戚,明天开始给我回学校上课。”

     “明天就去会不会太急了?宝贝今天才回来就让她休息几天吧。”

     “休息?!她离了家在外面不知道有多自由!”越说越来气:“都怪你平时宠的!”

     好像你就不宠一样。。无缘无故被连累的温母这么想着。

     看温父真生了气,温母也不敢再劝,怕火越浇越旺。

     一天已经被训了无数遍的温雅挠了挠脑袋,起身小跑到温父身边。

     “爸爸,我错了,以后不会这样了,不生气不生气。”双手殷勤的揉捏着温父常年湿痛的腰部。

     “哼。”难得被自家千金这么伺候的温父自然熄了火:“一会儿看看电视就给我回房睡觉,外面的宾馆肯定不舒服。”

     “遵命,温教授!”

     “嘿,这丫头,刚说她乖就皮了起来!”温父作势要起身教训她,温雅笑着跑上了楼。

     “爸妈哥我回房休息啦!”

     “你看看,都叫你们宠的!”

     这下可好,连温彬也被无故牵连。

     “咳咳,爸妈,我回房处理下公事。”

     “一个个都是不省心的。”温父不禁又吐槽了番。

     一旁的温母小声呢喃:你也是个不省心的。

     上了楼的温雅躺倒在床上,盯着贴满海洋壁纸的天花板发起了呆。

     大脑瞬间放空。

     窗户被温母打开透风,舒适的床垫加上习习微风,温雅不出意外的再次陷入沉睡。

     “帮帮我好吗。”

     在一片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远处传来了一道熟悉的女声。

     “帮帮我好吗温雅。”哀求的语调配上全黑的背景不由让温雅脑补了许多恐怖的画面。

     随着声音的靠近,一团光亮出现在温雅面前。

     这是一张对于一天前的温雅来说极其陌生,此刻却无比熟悉的脸。

     她是“温雅”,另一个。

     “你知道吗,我曾经幻想自己能够登上最高峰,可理想的山峰有多高,摔的就有多疼。”“温雅”开始自顾自的讲述故事。

     “我想你也应该知道了我的前半生,可那只是我人生中最幸福的一段时光罢了。”

     “说出来也许有些灵异,我已经重生过一次,努力想要改变自己曾经的结局,可无能为力。”

     “第一辈子的我,离家出走后被徐总包养,成了他的情人,也确实接到了小片约。可我怎么能满足演比龙套好不到哪儿去的角色呢?我开始努力向上爬,18岁的我就已经换了三个金主。一个比一个有钱,一个比一个更看不起我。”

     “那时的我成了三线明星,我以为我差的只是一部能红的电视。于是我走上了人生最错的一步,我勾引了当下最红的导演。可却被当场捉.奸,赤着身子被拍成了新闻头条。最后的我名声差了,没脸再去见父母,开始彻底堕落。”

     “只要能给我角色,谁都可以和我一宵恩情。”

     “但人生总会在适当的时候告诉你,最悲惨的永远在未来。”

     “我得了艾滋。”

     “也不知道怎么就传开了,没人再敢碰我,更别谈片约。”

     “没有积蓄的我,当脸部开始溃烂时彻底崩溃,自杀了。”

     “幸运的是,我重生了。努力想改变一切。”

     “我确实改变了很多,可是那辈子的我平平庸庸过了一生,只不过是个五线也算不上的小角色。”

     听到这,温雅不禁开始疑惑:“依照你的长相,不可能局限于五线。”

     “温雅”终于望向她:“是啊,我一直都这么认为。”

     “可惜,我仍旧什么也不懂,不懂讨好别人,不懂利用自己的优势。”

     “现在,再一次重生我怕了,我怕如果这次我还是不能完成梦想,是不是就没了下次机会。”

     “所以我祈求上天帮我找来了你,擅自将你投放进我的身体是我的错。可我求求你,帮我完成明星梦好吗?如果完成了我什么都可以给你,甚至是永生!”

     讶异的望着她,永生?她到底是怎样的幸运。。

     久久等不来承诺的“温雅”开始小声哭泣:“我只是,我只是想要当个明星。。我宁愿不要这些能力,为什么。。”

     也许是因为永生的诱.惑,又或许,是她本来也就无所谓在哪个身体里。温雅终于给出回应。

     “我会帮你成为明星,更何况,”挽过耳边的碎发,垂下了双眸:“是你让我拥有了这样完美的家庭和身体,应该是我感谢你才对。”

     对面的“温雅”终于露出了自见面后的第一个笑容:“谢谢,谢谢你。”

     那笑容,让抬头的温雅失了神。心中感叹着,可惜着。

     “下次见面恐怕要几十年后了,请善待我的身体,千万不要重蹈覆辙。”微笑着倒退,声音模糊起来。

     床上的温雅也逐渐回归意识。

     再次醒来的温雅似乎有哪里变了,却道不明。

     “小妹,睡了没?”

     传来一阵敲门声。

     “还没呢。”下床开门。

     “大哥怎么啦。”

     “喝牛奶了。”递过一杯温奶,相较于白天的严厉,此时的温彬竟然也表现出了“温柔”。

     “刚才敲门你没应声,就知道你肯定累了。把牛奶喝了,洗个澡好好睡一觉。明天我送你上学。”

     接过玻璃杯,抿了几口疑惑的问着:“哥你明天不上班啊?”

     “嗯,最近商场没什么重要的事,可以晚点去。”揉了揉小妹的长发,喝牛奶的样子真像小奶猫。

     “那最好啦,我就不用挤公交了。”

     “等我们小妹成年了大哥帮你买辆车。”

     “买车没用呀,驾照还没学呢。”

     “那就等你高考完。”无奈摇头:“行了,先洗澡吧。”

     “嗷,哥你明天早上别忘了帮我买点零食带学校吃。”

     “知道。晚安小妹。”

     阖上门,听着温彬渐渐远去的脚步声,小口喝着杯子中的热牛奶。这恐怕是温雅一生中从来没有过的温暖时刻。

     对她来说,这真是一块梦中才会掉下的馅饼。

     入驻新身体的第一天就这样在温雅的异常满足中度过。

     浅秋的深夜,残存的蛙虫们耗着仅剩的余力发出鸣叫。对它们来说,生命的终止不仅仅是死亡,还会是新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