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6章 回北京
    温雅当晚坐着飞机离开了浙江,她从来没打算和苏浩在一起,现在的结果才是她想要的。将机票递给工作人员,温雅戴上类似二泉映月阿炳所戴的圆形眼镜,和这个城市潇洒告别。

     “也许每一个男子都有过这样的两个女人,至少两个。娶了红玫瑰,久而久之,红的变成了墙上的一抹蚊子血,白的还是‘床前明月光’;娶了白玫瑰,白的便是衣服上的一粒饭粘子,红的却是心口上的一颗朱砂痣。”

     张爱玲喜爱描写繁华的上海、香港,可她最擅长的是描摹在这层华丽的皮下,人的内心。

     温雅深谙这个道理:得不到的永远最好。

     飞机拆了不知道几朵云,终于到达北京。温雅没有告诉任何人自己的去向,剧组的报酬也已经打进卡里,没有丝毫留恋。

     此时已经是夜晚10点。

     再次戴起装x的眼镜,拿出手机做出搞怪表情,发上微博。

     “回北京啦~晚上戴墨镜会不会被人误认为大明星0.0”

     还没等手机被放回包包,已经响起了提示声。

     “??怎么今天就回来了?在哪个机场?我去接你啊!”李凡的留言和微博发出时间相差无几。

     温雅正准备回,屏幕上已经亮起了他的名字。

     “喂学长~”

     “怎么突然回来了?还坐这么晚的班,在哪儿呢我去接你。”话筒中不时传来吵闹声。

     “没事的,我打的到学校就行。”

     “这怎么能行!”李凡急了,最近新闻里多的是女大学生深夜独自打的被的哥先奸后杀的事件,他绝对不允许温雅那丫头有一丝一毫危险的可能:“听学长的话知道吗?”

     尽管温雅对自己的武力值有着一定的信心,但既然李凡愿意她又何乐而不为呢?

     “好吧,我在彩虹机场,学长不急,我先买点吃的。”

     “好,我马上来。”走出包厢,身后的兄弟追了上来。

     “李少你去哪?还没开始嗨呢你就逃了太不够意思了吧。”

     “啧,没眼力见的。”身后又跟来一个穿着随意却精致的男生:“没看见人家妹妹发了微博?”说罢还将手机在他面前摇了摇。

     “原来如此,行呗,今儿就放过你,下次聚会别忘了带她来就行。”

     “行了行了,我先走赶时间呢。”拿上车钥匙,李凡加快脚步。

     “瞧他那着急的样儿。”

     电视上的凶杀案毕竟还是少数,等李凡到达机场时温雅正安静的坐在候机区啃着玉米。

     夜晚的机场人并没有减少,可是他却能在人海中一眼望见温雅。哼哧哼哧的,像个小兔子一样吃着东西的温雅格外可爱。那一刻李凡冒出了个想法:如果家里能养一只这样的温雅该有多幸福。

     “啊,学长!”还没等李凡回过神,眼尖的温雅早早望见了他:“这这!”一手举着啃了一半的玉米,一手使劲挥着。

     即使在吵闹的机场温雅的声音也足够引起注意,李凡尴尬捂脸,明明喊的人是温雅为什么全都看着我。他错了,温雅根本一点都不文静可爱。

     -0-学长捂脸的样子好想让人上了他。

     ...咳咳,温雅啃了两口玉米压压惊,自己这老处女也就只能想想了。

     “怎么突然回来了?”顶着众人的视线,李凡恢复霸气,走到温雅面前一屁股坐在了旁边的座椅上。似乎并不着急送她回去。

     “学长11点宿舍要关门的。”拍了拍手,准确将玉米棒扔进不远处的垃圾桶中,看着李凡淡定的表情不由出声提醒。

     “...”抬起腕表看了眼,10:46。

     “你这丫头,”忍不住给了温雅一栗子:“那你还让我慢慢来,现在就是飞回去也来不及了。”

     “来不及住酒店呀。”

     “...行吧,”掏出手机,李凡一个电话拨了出去:“我帮你订个房间。”

     “嗷。”就像是变魔术,温雅又不知从哪拿了盒牛奶。

     “嗤。”销.魂的插.入吸管:“学长你喝不。”

     “你喝吧。”揉了把丫头柔软的头顶,这样的她才乖巧:“我先打电话。”

     “嗷。”叼着吸管:“我也就说说,只有一盒了。”

     电话已经接通,李凡的嘴角不住抽搐,他怎么觉得丫头去了趟浙江有变腹黑的趋势。

     “怎么了李少。”

     “帮我开间房,晚点去。”

     “好的。”

     挂了电话,李凡一把夺过牛奶:“多大个人了还喝,也不见有用。”

     欺负她可以,抢她牛奶,不行!

     蹦起身,叉着腰:“你把牛奶还我。”明明是威胁的语气,却因为软糯的声线怎么也凶不起来。

     李凡逗弄的心思更浓:“有本事自己拿。”说罢,将牛奶高高举起,一米八多的大个,加上手臂的长度,温雅别妄想拿到。

     看着“小短腿”在自己面前蹦来蹦去想要抢回牛奶的模样,李凡不由笑出声。

     “坏蛋,坏蛋。”每蹦一下,嘴里嘀咕一声。

     终于忍不住的李凡将手放下,使劲蹂.躏温雅的脑袋,内心不断刷屏:啊啊啊啊,丫头好可爱好可爱好可爱好可爱……

     趁机夺过牛奶,温雅很不淑女的翻了个白眼,多大个人了还那么幼稚玩抢东西。

     “别碰我的头!”一把拍掉李凡作恶的大掌。

     炸毛了的温雅让李凡没了脾气,如果不是现在还没攻下温雅,他早就把这丫头揉在了怀里。当然,如果可以的话能做羞羞的事那就再好不过了...

     “好了好了,我送你去酒店。”及时打断脑海中的幻想,李凡略显心虚。

     “不去,想去玩。”

     “女孩子家家的晚上玩什么玩。”李凡自然不赞同。

     “刚从飞机上下来时差还没倒过来呢。”

     “...”被温雅的借口堵得差点内出血:“你从浙江坐的飞机顶多两小时倒什么时差。”你还我可爱听话的丫头来!

     “你不带我去我自己玩。”

     无奈的李凡最终还是答应了温雅的提议,开车载着她到了不久前自己离开的场子。

     “学长你们这是在办趴体吗?”

     在城市中,真正能够俘获人心的,是绚烂多彩的夜生活。

     “几个好兄弟聚聚,反正大四没课了,没事情干。”

     “走吧,我带你介绍下。”推开门,房内的嘈杂声瞬间震耳。

     还好没有刺眼的球灯,温雅暗暗庆幸着。

     “诶诶诶,”一肘子送向身边的人:“你看李凡他带了个新妹子。”

     一旁的男生盯着看了两眼,咽下口水:“你眼瞎啊,这就是他那个温雅妹妹。”

     “卧槽,就是让李凡和吴寅闹翻的那女的?”

     “对。”

     “长得真不赖...”

     “废话!”

     整晚温雅都在兴奋中度过,李凡订下的酒店最终还是派了用场。尽管那时温雅已经不省人事。

     有李凡在她当然不能喝酒,只是玩的太疯睡了过去。

     将温雅安全载到酒店房间的李凡抹了把辛酸泪,喜欢的丫头就在眼前,还能任人摆布自己却咬不上去。将空调温度调至最舒适的28c,李凡轻声道了句“晚安”后将房卡放在床头柜上,转身离开。

     关上门的那刹那,温雅睁开双眼。凝视房门片刻后翻了个身,任由睡虫侵蚀。

     第二天一早,温雅回了学校,几个舍友也已经起床准备上课。简单寒暄后温雅找出书本,跟着她们一起去了教室。

     手机发出震动,来了短信。

     “丫头已经回学校了?”带了早餐和牛奶打算叫醒温雅吃过再睡的李凡只看见空荡的房间。

     “是啊,昨晚谢谢学长,我现在已经在教室打算上课了呢。”

     “那早饭吃了没啊?”

     “还没0.0”

     “...”一点都不会照顾自己:“上午几节课?”

     “满课呢。”

     “行了,好好上课,以后每天都别忘了吃早餐知道吗?”

     “知道啦,今天情况特殊嘛。”

     “上课吧,别玩手机了。”

     “噢0.0”

     没过多久,教室里吵闹起来。服装学院本来就女生偏多,为数不多的男生又大部分是同志,难得见到个帅哥自然激动不已。更何况这帅哥一直在教室外徘徊。

     受到影响的温雅转向窗外,意外的发现了李凡的身影。

     同时,李凡也看见了她,提了提手中的早餐,满意的看见丫头瞬间亮起的双眼。

     她看见了牛奶!

     温雅从后门悄悄溜出,飞奔到了李凡身边:“学长学长,这是给我的吗?”

     “不然给谁?”

     “好棒!”接过袋子,温雅满足的坐在走廊石椅上吃着。

     “学长你吃了吗?”

     “吃过了。”

     “丫头,你还记得我和你说要介绍个人给你认识吗?”

     “记得啊。”含糊不清地说着。

     “后天是周末,到时候打你电话。”

     “好啊,反正我最近也没什么事。”

     “你那新戏不用去做宣传吗?”

     “我这女n号没资格的。”

     “嗯,”思量着什么:“快吃吧,老师看了你好几次。”

     温雅抬头,果不其然看见老师那富有穿透力的眼神望向自己。

     默默加快速度。

     和李凡道别后回到教室,上课上的无聊,温雅不禁期待起周末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