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章 校草李凡
    “温雅你太小题大做啦。”张燕并不认同的指责着。

     “是啊,我们只是聊聊天你干嘛还特意问老师啊。”

     “我看呐,温雅你就是想证明只有自己是对的。”钱丽做下总结。

     可温雅却好似并没有察觉到三人言语中暗藏的孤立:“对不起啊,”眼睛弯成半月:“我就想着我们这么猜测下去不如就直接问老师呢。”

     钱丽不甘心就这么被她敷衍过去,想要再说什么却被身后的男生打断。

     “诶这个同学,你叫什么名字啊。”

     从她正后方传来的声响让钱丽误以为是在和自己搭讪,正了正身子,回头应话前不忘戒备的望了眼温雅。

     一旁的温雅没心没肺笑着,丝毫没有察觉到她的敌意。

     “我叫钱丽。”介绍自己的同时顺带奉送一枚笑容。

     如愿得到女生回应的男生憨笑了几声后继续问到:“我想问下你用的什么洗发水,头发真漂亮。”

     被夸奖的钱丽开始恢复自信,原来自己比温雅更吸引男生。这不就是最好的例子吗?

     卢晨晨则是略带羡慕的望着她,虽然温雅漂亮可是她们宿舍第一个被搭讪的居然是钱丽,果然男生和女生的审美不同吗?难道她们以为十分漂亮的温雅在男生眼中只是普通的女生?

     事实当然不是这样。

     对于低等级的美人来讲,受欢迎的范围是有限的,正如“萝卜青菜各有所爱”所说,每个人有不同的审美标准就会产生和卢晨晨一样的想法。可是对于高level的beauty来说,受众范围几乎是无形的,男女通吃不在话下。

     温雅在一旁笑的无害,她当然清楚自己这具身体的魅力。看那男生的第一眼温雅就能八分确定他是gay。时尚精致的服饰,和那平置在桌上仍旧下意识微微上钩的小拇指,无一不显示着他的“搭讪”绝对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搭讪。

     “我用的是。”

     “呀,是嘛!那护发素呢?”

     “我不用那个的。”

     男孩似乎并不认同的皱了皱眉:“你头发这么好不用护发素可惜的呀!我给你介绍下我用的,非常好用!叫。。。”

     到了这时钱丽再不明白男生的真正目的是什么也就不可能考上北服,碍于班级情面,只能勉强扯出笑容说了句“谢谢推荐我会去用的”后转头不再理会。

     看出了钱丽的敷衍,男生不悦的嘟囔:“什么嘛,人家这么好心想和她交流,活该她头发也就那样了。”扭了两下身子,将耳旁因生气而掉落的发丝卡在耳后,眼尖的他又发现了一旁的温雅。

     “哇塞!”

     听着背后传来的惊呼声,钱丽愤愤的想,就算你再怎么夸我头发好我也不会回头,一个大男生和我讨论什么护发素!

     “同学你长这么漂亮来北服多可惜啊!”由衷的感叹,男生将屁股挪到温雅身后的座位上:“你好,我叫朱鑫谭。不知道我有没有幸能听到美女你的芳名呢?”

     “叫我温雅就行了,你也很漂亮呀。”她从来不介意和男生交朋友。

     “真的吗!”能被这样一个大美女夸奖,朱鑫谭简直比新交了男朋友还高兴:“我超喜欢你搭配的这身衣服诶!虽然感觉你穿什么都好看啦。”

     “嘁。”两相对比的态度,让钱丽十分不满。一旁卢晨晨更是替她忿忿不平。

     “温雅,你别和这样的男生说话。”张燕扯了扯温雅的手臂,想要将她拉正身子。

     “这样的男生?!你说谁呢!”朱鑫谭自然不肯罢休:“也不看看自己长的猪样还敢说我‘这样的男生’,我看你就是嫉妒我比你漂亮吧。”

     自觉被无辜炮轰的张燕上了火气:“你说谁猪样呢!”

     “谁应说谁!”翻了个白眼,朱鑫谭两手抱胸,大有一番干架的趋势。

     “温雅你看这种人!你还要和他说话吗!”张燕将责任怪在温雅身上,要不是不想温雅和这种人交朋友自己用得着找气受?

     满含深意的望了眼张燕后,温雅抱歉的微笑:“不好意思啊。”转过身,不再和朱鑫谭搭话。

     张燕胜利似的瞥了眼朱鑫谭。

     “bitch.呸。”扫兴的朱鑫谭转了转眼睛,寻找下一个聊天对象,转移位子前还不忘偷偷往温雅手中塞了纸条。上面写着微信号。

     在几人刻意维持下,第一天的集合顺利结束。

     随后的日子里,温雅逐渐疏离三个舍友,开始了自己既定的计划。

     拿着北影贴吧里学长学姐们晒出的课程书目,温雅朝着准备旁听的班级走去。

     尽管是在北影,温雅走在其中却没有一个会怀疑她是别校学生。

     北影作为全中国颜值最高的大学,路上随随便便就能找到媲美明星的学生,更别说被封为校草的李凡。

     所有先闻其名后见其身的人都会感叹一句:这名字完全不能展现我们男神的帅气!

     棱角分明的五官加上微卷的中短发,天生带着股艺术气息。据说是中英混血的李凡此时正用纯正的北京话大骂自己的导师。

     “什么鬼导师,出的题那么难。让我分析什么,演员形象在戏剧表演中的体现,越是简单的越让人无法下笔!”尽管再愤恨,李凡仍旧只能顶着太阳朝图书馆走去。

     已经大四李凡当然见过无数美女帅哥,对于学校里表演系的那些学生也知道的一清二楚,可今天他却看见了个新面孔。

     为了配合炎热的夏天,温雅穿上了舒适透风的雪纺连衣裙。淡蓝色的长裙纯净且清凉,一眼望去不觉让人精神一震。

     那一刻,李凡似乎抓到了论文头绪。趋于美的心理让他不自主靠近温雅。

     “这位同学不好意思啊,”还未等李凡搭话,温雅便抢先一步:“我好像迷路了诶。”挠着头,一脸无辜。

     被美女率先搭讪的李凡有些受宠若惊:“你是大一的吧,要去哪?我带你去。”

     “不用麻烦啦,知道教a怎么走就行了。”温雅婉转拒绝。

     “没事,带学妹是我们学长应尽的义务,走吧。”更何况他还有求于她。说罢还没等温雅便带起了路。

     被误认成学妹的温雅只能无奈点头,加快脚步跟上。

     早在李凡注意到温雅前,她便已经发现了这个脱颖而出的男生。走在后头的温雅笑容中意味几何,无人知晓。

     “学妹去上什么课?”

     “去上表演课。”

     “学妹才上大一吧?课应该不多的哦?”状似随意的问着。

     “是啊,有很多时间在北京转一下呢。”

     “那有没有空帮学长一个忙呢?”对,他就是这么厚颜无耻能麻烦刚认识的学妹。李凡内心的小人无奈摊手,这个学妹看起来有点傻,应该挺好骗。

     “这个不好说哦,”温雅犹豫着,没有立即给出答案:“要看学长需要我帮什么忙呢。”

     裂嘴笑的灿烂,将那一身文艺气息打的支离破碎:“就是有个短剧需要学妹你帮忙排下,我做个论文。”

     “这样啊,”这倒是个锻炼演技的好机会:“可是我还什么都没学,可能演不出学长要的效果的。”

     “没事的,学妹你就答应吧!学长请你吃饭行不!”眼看马上要到教a,李凡显得有些着急。

     看着李凡紧张的模样,温雅抿嘴思考几秒后回答:“为了有好吃的,我就勉为其难答应吧,”她可不稀罕那顿饭。

     “太棒了!”一个摁拳,李凡拿出手机交换联系方式。

     “这就是教a了。”

     “谢谢学长,快上课了我先走咯!学长再见~”挥手道别后温雅小跑起来,她可不想成为一个受瞩目的旁听生。

     自那天和李凡的相遇,本来就不着宿舍的温雅更是不见人影,只有晚上温雅才会回到宿舍。许多选修课不见人影,有时专业课也消失的温雅自然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渐渐的,学院里开始流传起温雅被包养的蜚语。

     “诶钱丽,”一个女生八卦的凑到钱丽身旁:“听说你们宿舍那个温雅最近一直没回宿舍?”

     “唉。”

     钱丽故作惋惜,引得那女生更加好奇。

     “你快和我说说,以我们的关系我保证不说出去的!”

     “温雅啊,开学的时候还挺好的,和我们有说有笑,天天在宿舍。”一脸愁云,似乎温雅是她最担心的人:“可是现在,我都快半个月没见到她人了。”

     她可不是在撒谎,钱丽这么安慰自己,就算温雅每天晚上回来了,指不定白天干了什么坏事呢!

     “真的啊!都半个月没回宿舍了?!”女生一脸惊讶,她似乎见证了大八卦的诞生。

     “是啊,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