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六章 种子发芽
    “砰!”

     一头獠牙金猪被林业一拳震裂头颅,四肢抽搐片刻,便停止不动。

     半个月来,林业每天都到这天图森林猎杀妖兽,在不开启青铜战体的情况下与妖兽缠斗,实战能力增强了不少。

     宣风看着地上死去的金猪,眼中兴奋,林业在这半个月,猎杀的妖兽足有数十头,让他与姐姐的生活质量好了太多,心中对林业更是感激。

     林业正准备收起地上的妖兽尸体,蓦然,精神一阵波动,林业心中一动,从怀中将那颗血妖藤种子去了出来,这么长时间,这种子始终没有动静,一星灵根对林业如今的实力,帮助本就不大,林业都快忘记了,想不到今日竟然要发芽了。

     “林哥,这是什么?”宣风明亮的眼珠盯着种子,好奇问道。

     “这是一颗灵根的种子。”林业解释道,眼睛紧盯着种子,他的精神力能感觉到,里面有一个小生命急切的想要出来。

     “咔嚓!”种子的红色表皮裂开了一道裂缝,一片血色的嫩芽犹如小虫子般慢慢钻了出来,最后种子表皮终于完全破碎开来,林业手中出现了一株血色幼苗,幼苗的身躯犹如小蛇般卷曲着,在轻微的蠕动间逐渐展开身躯,约食指长短,那幼嫩的根须仿佛人类的脚一般,站立在林业的手中,顶部的嫩叶舒展了开来,在林业的手心扫来扫去。

     林业笑了笑,因为签订了血契的关系,他甚旨能感觉到血妖藤对自己的亲切之意。

     一旁的宣风看的目瞪口呆,他从没见过会动的植物。

     陡然,血妖藤自林业手中跳跃而起,落在獠牙金猪的身上,数十只发丝般的血色根须瞬间伸长,犹如钢针般刺入獠牙金猪的体内,一股股血液顺着根须被血妖藤吸收炼化,食指长短的身躯竟在缓慢的长大,林业能感觉到血妖藤的喜悦之意。

     足足近半个时辰,一头獠牙金猪就这样被血妖藤吸成了皮包骨,犹如被烈日暴晒了数月,血肉已经完全消失,而血妖藤也长大了一截。

     宣风倒吸凉气,这种诡异的画面,让他毛骨悚然。

     林业饶有兴趣的看着,他见过成年的血妖藤,自然不会感到奇怪,反而有些期待血妖藤快点长大。

     血妖藤吸收完新鲜的精血,跳到林业的手臂上,犹如一条小蛇,紧紧的缠绕在林业手腕处,仿佛困了一般,一动不动,旋即一阵红芒闪现,血妖藤竟化为纹身,附着在林业手腕,这是血契的功效,战宠都可以化为纹身附着在主人身上。

     “好了,我们走,今天就到这里吧!”林业抬头看了看落至西边的太阳,开口道。

     两人一起回到了宣风的家。

     篱笆院落内,铺满了肉干,这是林业这半个月来猎杀的妖兽制成的,肉干更容易储存,而妖兽的皮毛则被宣雨拉到集市换取物资了。

     “姐,我们回来了,林哥今天又猎了两头妖兽。”宣风连忙跑进屋中报喜,然而屋中空无一人,往日这时,宣雨应该从集市回来,给他们做好饭了。

     “林哥,姐姐到现在还没回来。”宣风焦急的对林业说道。

     林业眉头绞起,心中突然产生一股不祥的预感。

     “走,去集市。”林业道。

     “好。”宣风连忙在前面带路,心中急切不已。

     天图族的集市,说是集市,实则连个像样的店铺都没有,多是就地摆个地摊,好点的也就是弄个棚子,看上什么东西,便用自己的东西交换,看卖家是否愿意交换,

     林业两人找了一圈,却只找到了宣雨的推车,车上的东西全都不见了。

     宣风连忙跑到宣雨摊位旁的一名老妪,手指着宣雨的摊位问道:“婆婆,你有知不知道我姐姐到哪去了,就是这个摊位的。”

     “被抓走了,近日来,许多的姑娘都被抓走了,哎!车上的东西也被人别人趁乱抢走了,真是作孽哦!”老妪叹息道。

     “被谁抓走了。”林业冷声问道。

     “还能有谁,还不是易元信那个吃里扒外的东西。”老妪唾口大骂道。

     “可恶,易元信这个混蛋。”宣风咬牙切齿。

     “听说是那个恶魔要炼什么邪功,可怜了那些女娃。”老妪又叹息道。

     “林哥。”宣风一听顿时急了,他此刻能求助的只有林业。

     “走,去找那个赵承。”林业本不愿主动招惹那赵承,因为他并不知道那赵承是究竟什么实力,然而宣雨的救命之恩不能不报。

     “谢谢你,林哥。”宣风满脸感激之色。

     宣风心中担心着姐姐,拼劲全力的奔掠起来,林业紧跟在后,不到一炷香时间,两人已经到了天图山下。

     山下有四名守卫看守。

     “宣风,你先在这里等着,否则我还要分身照顾你。”林业道。

     宣风咬了咬牙,双手紧攥,心中虽然不甘,但是他也知道自己去只会给林业添麻烦,低头闷声道:“好。”

     “放心,我一定会救出你姐姐的。”林业排拍了拍宣风稚嫩的肩膀。

     “你们是什么人,快滚远些!”

     突然,其中一名眼尖的守卫看到不远处的林业二人,大喝道。

     林业身形骤然消失在原地,猛然一拳轰击在守卫的胸口,其他三名守卫尚未反应过来,便感到胸口一阵剧痛,接着身躯飞起,眼前一黑,失去了知觉。

     在宣风的视线中,只看到林业化为一道残影,然后四名守卫便同时抛飞而起。

     林业迅速的向山顶奔去,虚空步娴熟的施展开来,快的惊人,不久,便看到了战神洞,洞口十几名守卫,那易元信赫然便在其中。

     “是你!”易元信此刻也看到了林业,心中大惊。

     “上次放你一条性命,想不到你自己找死。”林业脸色森寒道。

     易元信尚不知自己有哪里招惹到了林业,正待询问,可林业却不给他这个机会,瞬间开启青铜战体,他担心拖久了,宣雨会出事。

     青铜战体下的林业身躯的强度决不在人阶魔兵之下,脚下的土地,因为虚空步的推动力道,形成一道烟雾,林业的身形已经贴近易元信的身前,右手抬起,仿佛一柄钢刀,直接洞穿易元信的胸口,迅速拔出,毫不停滞的快速的屠戮其其他的守卫,易元信眼中惊恐万分,喉咙中发出‘呵呵’的呼哧声,旋即目光刹那暗淡,委顿倒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