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五章 狩猎
    天图森林约占了整块伴生位面一半的面积,绵延千里,也算是一片物种丰富的森林,在林业的劝说下,宣风总算是答应带林业去天图森林。

     两人走了有大半个时辰,终于到了天图森林外围,不时的能看到天图族的猎户,但都是三五成群的。

     “自从我爹去世以后,我和姐姐已经很少会来这里了,仅凭我们两人,一旦遇到妖兽,就死定了。”宣风有些伤感道,想来又是想起了他的父亲。

     两人又向森林深处走了有半个时辰,逐渐人迹消失,陡然一声震天兽吼传来!

     林业二人对视一眼,微微俯下身去,悄然向声音响起处摸去。

     “吼!”

     一头红毛巨虎仰天咆哮,这巨虎有着一条数米长的银色尾巴,有半截尾巴甚至都拖在了地面,看起来有些怪异,在巨虎的对面,一条数丈长的紫色巨蟒盘着蛇阵,口中蛇信不时的吞吐着,那冰冷的碧色眼睛中迸射着冷芒。

     “是银尾虎和碧眼紫蟒。”林业心中一动,脑中便浮现出这两只妖兽的资料,皆是一星妖兽,银尾虎的尾巴和碧眼紫蟒的眼珠都是人阶中品的炼兵材料,这两只妖兽的实力相差不大,都有着堪比人类七品凡体的实力。

     两只妖兽对峙片刻,便各自掉头准备离去,想来是都清楚对方的实力。

     林业怎么可能放过到手的猎物。

     “你在这里躲着,等我一会儿。”林业拍了拍宣风的肩膀道,也不待后者回话,说完便踏起虚空步,身形快如疾风的向两只妖兽掠去。

     宣风连忙屏住呼吸,聚精会神的注视着林业的身影,眼中有着一抹深深的担忧,这可是两只成年妖兽啊!

     林业双手各凝聚一道震动之力,双拳猛然激射出两道震动波纹,轰击在两只妖兽的头颅之上。

     “砰!”两只妖兽顿时头皮破裂,一丝丝鲜血流淌而出。

     这还是林业手下留情的结果,否则若是全力的施展崩天拳,一拳便能轰杀一只。

     “吼!嘶!”两只妖兽瞬间暴怒起来,猛然扑向林业。

     林业将虚空步完全施展开来,身形犹如烟雾般飘忽不定,忽左忽右,忽上忽下,偶尔抓住机会便轰出一道震动波纹,轰击在妖兽的头颅上,不多久,两只妖兽便气绝身亡。

     躲在不远处观战的宣风看的目瞪口呆,即便是他父亲八品凡体的实力,若是同时对上这两只妖兽,也不可能如林业般轻松自如。

     “林哥,你太厉害了。”宣风连忙跑过来,激动的说道,目光却是被两只妖兽完全吸引了,由于林业下手准确,一直攻击的两只妖兽头部,是以外皮都十分完整,一星妖兽的皮毛到集市绝对能换不少东西,而且这两只妖兽的肉绝对能让他与姐姐无虑的度过这个冬季,他已经很久没有吃过妖兽的肉了。

     林业笑了笑,这妖兽肉,他也从来没有吃过。

     陡然,一群数十人从林业后方窜了出来。

     一群人也发现了林业二人。

     “快看,有两只死掉的妖兽。”突然其中一人惊呼道。

     “想来是两只妖兽自相残杀,哈哈,白白便宜了我们。”又一人大笑道,没人认为是林业两人杀死的,宣风作为曾经第一勇士的儿子,他们当然都认识,然而宣风不过二品凡体,他们才不信宣风有这能力。

     为首的一名挎着腰刀的中年人走向林业两人,瞥向宣风的目光中流露出一丝不屑之意。

     “你们两个让开,别挡着我们。”中年人嚣张道。

     “易元信,这妖兽是我林哥猎的,凭什么让你们拿走。”宣风怒道。

     “你说是你们猎的就是啊!谁看见了,就凭你也能猎妖兽,别笑死人了。”易元信嗤笑道,宣风的父亲再世时,他一直被压一头,虽然他也是八品凡体的境界,但始终略逊一筹,第一勇士的称号始终也得不到,如今他终于扬眉吐气了。

     “易元信,你为了富贵,投靠那个杀我父亲的魔鬼,你这个天图族的罪人。”宣风脸上尽是愤怒之色。

     易元信冷笑一声,转身对身后众人招呼道:“快点把妖兽搬回去,要不然兽血就不新鲜了,到时候‘赵承’大人发怒,一个也活不了。”

     “这妖兽是我猎的。”林业冷声道。

     易元信斜睨了一眼林业,冷哼一声,催促道:“快点动手搬。”

     林业眼中一寒,在精神力的控制下,一道震动之力随着林业铁拳猛然轰出,倏地击中易元信的胸口。

     “噗!”易元信呕出一口鲜血,身躯横飞出去,砸倒了身后数人。

     “我看谁敢碰这妖兽一下。”林业冷声道。

     易元信捂着胸口站了起来,怒不可遏。

     “给我上。”易元信怒喝道,一群人迅速将林业两人包围起来。

     这群人敢进入天图森林深处狩猎,自然有些本事,其中最弱的人,肉身也达到五品凡体的境界。

     一名浓髯大汉拔出锋利的腰刀,猛然扑向林业,手中腰刀直接朝林业脖子斩去。

     林业丹田中金源珠猛然转动起来,青色的金源刹那间融入四肢百骸,他开启了青铜战体,若是只有他一人,林业会很乐意用这些人磨炼自己,但是宣风也在一旁,他只能全力出手速战速决。

     林业抬起手臂挡住腰刀,左手蕴含着一道震动之力但的拳头,电光石火间便轰击在浓髯大汉的胸口。

     “砰!叮咚!”

     浓髯大汉倒飞出去出去,手中腰刀也掉落在地,双目凸出,脏器已经被林业轰的粉碎,目光中带着强烈的不甘之色,旋即气绝身亡。

     林业身形辗转腾挪,但凡攻击宣风的人都被他轰飞出去,转眼间已经死了七八个,顿时众人满脸惊骇,心中恐惧之下,驻足不敢靠近林业。

     易元信脸现惊容,不敢相信这少年竟然如此勇猛。

     “你到底是何人。”易元信色厉内荏道,也不知从哪跑来这么个妖孽。

     “滚!”林业甩了甩手上的鲜血,冷然道。

     “你……,我们走。”易元信心中怒火填膺,但好汉不吃眼前亏,先保住性命再说,自从一年前宣风的父亲被赵承杀死后,他便顺势靠上了赵承,日子过得滋润无比,想不到今日竟栽在林业手中。

     “哼!等我回禀报大人,要你们不得好死。”易元信的眼底寒光涌动,只是他已经背过身子离去,林业并没有看到。

     一群人匆匆离去。

     宣风满脸崇拜的看着林业,突然又忧愁道:“林哥,那些人回去禀报了赵承,我们恐怕会有麻烦。”

     “你怕?”林业问道。

     “我才不怕呢!”宣风梗着脖子道,“只是怕连累了林哥你。”

     林业摇了摇头,开口道:“我出来正是历练的,又怎会怕什么危险,好了,咱们继续去猎杀妖兽。”

     除非那赵承是灵体强者,否则林业才不会惧他。

     林业走到妖兽尸体前,纳戒闪过一道清辉,地上的两具妖兽尸体便消失不见了。

     宣风看的一阵新奇,盯着林业的纳戒看了几眼。

     ……

     天图山,战神洞中。

     一口巨型青铜炼丹炉摆放在中央,丹炉之上血气萦绕,几名壮汉将一头豹类妖兽的尸体抬到炼丹炉的药引口出,一刀划开妖兽的脖子,抬起妖兽的尸体,鲜血顺着药引口流了进去,顿时丹炉之上萦绕的血气又是浓了几分。

     一名满头鹤发的青年盘膝坐在炼丹炉前,手中不时的打出印决,童颜鹤发,显得有些诡异。

     “大人,那小子定是从外界跑来的,否则我不可能不认识。”易元信躬身站在青年身后道,他已经把林业的事情向赵承禀报了。

     赵承睁开闭合的双眼,有些不耐烦道:“这点小事也来烦我,不就死了几个人吗!死了就死了,即日起,给我抓来五百名少女,必须是处子,给你一个月时间。

     “若是晚了半刻,哼!”赵承冷哼道,顿时血腥气息四溢,也不知杀了多少生灵,才能有这一身宛如实质的杀气。

     易元信脸色瞬时煞白,身躯在这杀气的笼罩下,几欲跪下,连道:“是!”说完转身迅速离去,他实在一刻也待不下去了。

     “哼!一帮猪猡。”赵承冷笑一声,这些天图族的人对他来说不过是辅助他炼丹的工具。

     “用了一年时间,炼化了数百妖兽以及数千普通野兽的精血,应该差不多了,只要再有那五百少女精血作为药引,血元丹应该就练成了,届时我寿元便能增加百年,哈哈!”赵承仰天大笑。

     其实,这赵承是一名三品炼药师,年龄并不像外表一般年轻,已经有一百多岁,这模样也只是靠吃丹药暂时保持的,他本身也只有九品凡体,在寿元即将走到尽头之时,却碰巧发现了这方伴生位面,顿时大喜过望,他年轻时无意中得到过一卷血元丹配方,由于单方的药引实在难以得到,所以在外界时,他根本不可能炼制出来,但是这方伴生位面简直便是让他炼制血元丹的宝地,他想要多少鲜血都能得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