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九章 白衣女子
    “嗖!”十数条血色藤蔓激射在空气中,陡然速度暴增,挤开了空气,一头獠牙金猪瞬间被紧紧缠绕起来,看似柔软的藤蔓,轻易的便刺入獠牙金猪的体内,一股股精血被抽取而出,不过数息的时间,便被吸成了干尸。

     “让你猎取一头妖兽是我要吃的,你把它吸成干尸,我还怎么吃啊?”林业走到血妖藤的身边无奈道,他想试试血妖藤的实力,所以让它猎捕一只妖兽当做午餐,可是竟然又被吸成了干尸。

     一股委屈的意念传入林业脑海,随着血妖藤实力逐渐增强,传达给林业的意念也是越来越清晰。

     “好了,算了,不过你的实力增长的还真快啊!差不多与九品凡体的实力差不多了。”

     林业原谅了血妖藤,心中暗自惊奇,血妖藤目前的神志比起人类七八岁的小孩子也不差多少,林业愈加觉得自己的血妖藤有些与众不同,当初在古堡遇到的血妖藤也就人类六品凡体的实力,但是他的血妖藤明显已经突破了自身种族的极限,通过这几天的观察,林业发觉,血妖藤用身躯藤蔓吸收精血时,只是为了要填饱肚子,满足口腹之欲,对实力的增长微乎其微,但是用那血焰炼化的精血却能够大幅度的提升实力,林业也试着让血妖藤再次将血气传给自己,但是血妖藤却办不到,想来之前在战神洞之所以会传输血气给他,是因为血气太多,血妖藤又刚出生不久,根本来不及吸收,所以才会溢出来,便宜了他。

     血妖藤如今已经与林业当时在古堡看到的成年血妖藤差不多大了,藤蔓长出了上百根,每根都有五六米长的样子,但是这只是平时的模样,战斗时藤蔓能伸长到数十米。

     距离林业离开伴生位面,时间已经过去了五天,林业一直与妖兽战斗,磨炼自己的枪技,在精神力的帮助下,他早早的便能发现危险,远远的躲开那些高星级的妖兽,不知不觉间,他已经进入了万仞山脉的深处了,渺无人迹。

     “昂!”

     陡然,一声高亢激昂的吼声直破云天,那声波震的树木剧烈摇颤。

     林业脸色一变,他那敏锐的第六感,察觉到一股恐怖的危机,单单是这兽吼便让他脑中一阵发黑。

     “你先回来。”林业连忙对血妖藤道。

     血妖藤化为一束红芒涌入林业胸口。

     林业在原地犹豫片刻,他的精神力如今已经是今非昔比,第六感也比以前强大的多,他虽然从这兽吼中感到了危机,却也感觉到了机缘,林业沉吟片刻,心念电转。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林业心中一狠,精神力张开,向兽吼传来的方向摸去,一路上许多妖兽仓皇逃窜,林业甚至在其中看到了一头四星妖兽,那小山般的巨大身躯,此刻也是狼狈逃窜,心中顿时打起鼓来,嘴角有些发苦。

     轻咬舌尖,林业强提精神,继续悄然前进,速度不慢的窜行着,渐渐接近了目的地。

     一头蛇身龙头的双头巨蟒盘旋在地,近百丈的身躯,那一块黝黑锃亮的鳞片便有一米大小,蛇身之上一条暗紫色的背纹连接首尾,那两颗龙头之上各有一支独角,一青一红,闪着迷蒙的光晕。

     “这,这难道是双头龙蟒”林业心中一凉,他在武源府的藏经阁中看过妖兽图谱,其中便记载过这只妖兽,这可是五星妖兽啊!而且在五星妖兽中也是佼佼者,属于顶尖的存在。

     而此刻双头龙蟒的对面竟然有一个站在金凤之上的女子,女子二十多岁的模样,一身洁白素衣,肌肤如凝乳,明眸樱唇,一头青丝随风舞动,白衣飘飘,仿佛神仙中人。

     林业仔细一看,那女子脚下金凤虽然惟妙惟肖,但是却是元气形成的。

     “竟然能用元气凝结成活物。”林业倒吸一口冷气,这绝不是灵体强者的凝气化形,境界高出太多!

     那站在金凤上的女子目光蓦然向林业藏身之处瞥了一眼,林业只感觉到一股恐怖的精神力笼罩住自己,旋即退去。

     “那女子发现我了!”林业心中一紧。

     白衣女子好似并不在意林业的窥伺,美眸凝视双头龙蟒,轻启樱唇道:“龙蟒,我来此是为了与你做一桩交易。

     “什么交易。”双头龙蟒警惕道,这女子周身血气强大,实力恐怕不弱于它多少,是以它还算客气。

     “妖兽竟然口吐人言。”林业一阵瞠目结舌,今次给他的震撼实在太大。

     “我为了突破肉身桎梏,想要炼制一枚宝丹,但是尚还差一味药引。”白衣女子道,“我欲用这五星灵根并蒂莲花的莲蓬交换你的一枚胆脏。”

     说着从纳戒中取出一朵莲蓬,那莲蓬朋大,一颗莲子便有拳头大小,其上碧色宝光氤氲,甫一拿出,一股异香便飘散开来,林业不禁深深的吸了一口空气,只觉得神清气爽。

     “昂!”

     双头龙蟒仰天嘶吼,声音穿云裂石,林业不禁双手紧紧捂住耳朵。

     白衣女子不为所动,又道:“你天赋异禀,生来双首,胆脏也有两颗,失去一颗,不过数十年便能重新长出,短短数十年,对你来说并不算什么。”

     “小丫头,老子活了数千年了,你还是头一个敢这么跟我说话的。”双头龙蟒双目赤红,盯着莲蓬的目光却流露出一丝贪婪,“你若放下这朵莲蓬赔罪,我便饶你一命。”

     林业不禁深深鄙视双头龙蟒。

     女子脸上浮现一丝愠色,收起莲蓬,旋即取出一柄金色长剑,玉手紧握剑柄,长剑出鞘,直指双头龙蟒,一时间,战斗一触即发。

     两股巨大的气势碰撞在一起,空气仿佛要凝固一般。

     “昂!”

     双头龙蟒首先发动攻击,青角龙首猛然张开巨吻,一股飓风自口中喷吐而出,那飓风仿佛无数风刃交错形成,连空气都被搅碎,发出‘呜呜’刺耳的声响。

     白衣女子脚下金凤鸣叫一声,倏地闪避开来,女子玉手将金剑横举,一股璀璨的金芒涌出,足有数十丈长,猛然挥出,宛如彗星落地一般,轰向青角龙首。

     双头龙蟒那红角龙首灵活的抵挡在青角龙首前,头顶那数丈长的红色独角宛如长枪一般,挤开空气,猛然撞击在金芒之上。

     “轰!”

     一道肉眼可见的气浪波及开来,四周的花草树木连根飞起,单单是这气浪波纹都比林业的震动之力还要强悍数倍。

     林业躲藏在百米开外,但是身躯还是被吹得几欲飞起。

     “轰轰轰!”白衣女子与双头龙蟒僵持不下,一时间空气中轰隆隆作响,宛如连绵不绝的春雷!

     “咻!”

     白衣女子手中金剑陡然幻化出数十道百丈金芒,不分先后的笼罩着双头龙蟒,犹如水银泻地,爆发出的璀璨金芒甚至将太阳的光辉都掩盖了下去,双头龙蟒,双首并齐,陡然同时张开巨口,青角龙首喷出仿佛能撕碎钢铁的飓风,红角龙首则是喷出一道宛如岩浆般炽热的火焰,旋即风火交汇在一起,形成一道火龙卷袭向白衣女子。

     这火龙卷的威势仿佛连山岳都要被卷走。

     “好厉害的妖兽。”林业紧盯着战场,这等战斗真是让他大开眼界,双方只怕随意的一击便能要了他的性命。

     白衣女子神色泰然,只是金剑之上,纹图浮现而出,那纹图,林业只是粗略的一看,怕不下数千道天纹组成,只是看了一眼,林业便感到一阵眩晕,连忙避开视线。

     陡然一道道光线凝聚在金剑之上,旋即幻化出一轮明月,那明月之上凹凸表面清晰可见,随着那白衣女子操纵,那明月如刀锋一般切开火龙卷,犹如摧枯拉朽,双头龙蟒连忙闭合巨吻,青红双角同时抵住那轮明月,百丈身躯足足向后向后滑行数十米,方才抵消了那轮明月。

     “昂!”

     双头龙蟒嘶吼一声,双目红的几欲滴血,那百丈长的身躯蠕动起来,猛然向白衣女子抽击过去,宛如钢鞭,快如闪电!

     “轰隆隆!”阻挡蛇尾的空气纷纷被挤爆开来,那仿佛连山头都能击碎的蛇尾钢鞭即将轰击在女子身上。

     白衣女子手腕处陡然激射出一道白芒,化为一头数十丈大的四尾白狐抵挡住蛇尾,只是抵挡片刻,便被抽飞了出去。

     “云儿。”白衣女子脸上首次出现了急切之色。

     “抓住机会,快点攻击,我没事。”四尾白狐通过契约之力用精神力无声的催促着。

     白衣女子银牙紧咬,披散至****的青丝无风涌动起来,道道清辉自发丝上亮起,眨眼间,那一头乌黑长发仿佛变成了白发,连眉毛,睫毛都变成了白色,那是光元气的高度凝聚,手中金剑猛然斩出,成百上千道百丈剑芒骤然斩在青角龙首之上,那无数剑芒最终化为一道,倏地划过,青角龙首旋即从蛇身上掉落下来。

     “昂!”

     剩余的红角龙首疯狂嘶吼,那断首之痛让双头龙蟒的蛇身疼的剧烈扭动起来,脑中只剩下嗜血杀戮,红角龙首猛然张开巨口向白衣女子咬来,完全一副不死不休的模样。

     白发状态的白衣女子神色显得更是冷然,金剑之上再次涌出金色剑芒,一剑刺出,红角龙首不闪不避,双头龙蟒两头一命,失去青角龙头,它已经是活不了多久了,临死前它也要杀了这白衣女子。

     红角龙首竟然用口中的獠牙咬住了金剑,然而那剑芒却是直入咽喉,一道剑芒自龙首后钻出。

     陡然,一道紫色烟雾从红角龙首口中喷出,距离太近,白衣女子根本来不及闪避,紫色烟雾笼罩在女子周身。

     “毒气,糟了。”白衣女子连忙催动脚下金凤迅速退开,迅速从纳戒中取出解毒丹药服下。

     “哈哈!”红角龙首发出低沉的畅快笑声,“没用的,我蟒龙一族的淫毒,只有与男子交合才能解毒,否则会浴火焚身而死。”

     红角龙首眼中尽是怨毒愤恨之意,旋即不甘的毙命。

     白衣女子焦急之下脸色惨白,旋即只觉得周身开始逐渐燥热起来,目光看到林业躲避所在,眼中闪过一抹杀意,她要趁着神志还算清醒前,杀了林业,如此才能保住清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