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七章 血焰
    林业进入战神洞中,一眼便看到那摆放在中央的青铜丹炉,洞穴的边角,几百名少女被绑缚着双手双脚,神色憔悴不安的蜷缩着,林业精神力扫过,在那些少女中找到了宣雨,暗自松了口气。

     宣雨这时也是看到了林业,眼中本来的惊恐之色瞬间转为惊喜。

     “小子,你是什么人?”盘坐在青铜炼丹炉前的赵承站起身,转过头来问道。

     “我是谁并不重要,还请你放了这些人。”林业道,暗自警惕起来。

     “哈哈!放了?放了她们,那死的就是我了。”赵承哈哈大笑,旋即眼神骤然一冷,冷声道:“若是不想死,劝你最好别多管闲事。”

     林业丹田中金源珠运转起来,青色的金源流入四肢百骸,青铜战体开启到极限状态,肉身瞬间从六品凡体初期增强到了八品凡体巅峰,精神力笼罩着双脚,细小微粒汇聚出的力道转化为一股强劲的力道,附着在脚底,旋即猛然爆发开来,身形化为一道青色幻影掠向赵承,右手中两道震动之力合为一道,融合着拳头本身的力道,猛然轰向赵承。

     赵承一直也在防备着林业,暗自调动着体内的力量,林业身形方一动,一杆银色长枪便出现在其手中,手臂猛然发力,枪尖旋转着,发出‘咻咻’的刺耳声响,猛然刺向林业的拳头。

     “铛!”一道震耳欲聋的交击声响起。

     林业心中一松,这赵承也就九品凡体的实力,虚空步连连踏出,身形不停的变动方位,仿佛会分身术一般,幻化出数个人影,一双青铜色泽的手臂中震动之力蕴藏其中,也是接连轰出,快的连成一片青色残影。

     “铛铛!”赵承手中一杆长枪使的如臂使指,他一生除了对炼丹感兴趣外,剩余的爱好便是枪法,足足浸淫了上百年的枪法,虽说他的肉身只是九品凡体中期,但是此刻施展出来,威力也是大的惊人,不下于一项地阶的秘术。

     “嗖!”赵承手中长枪陡然幻化出九朵枪花,林业一时被迷花了眼睛,不知真正的银枪到底隐藏在哪朵枪花中。

     “叮!”

     银枪犹如毒蛇一般自其中一朵枪花中钻出,枪身之上纹图浮现,倏地刺在林业胸膛。

     “噗!”

     林业只觉得胸口剧痛,身躯向后倒退十几步,一口鲜血不由喷吐而出,林业的身躯虽说吸收了金源,防御力惊人,双手双脚堪比魔兵,然而五脏六腑等一些部位,却要脆弱的多,那银枪虽没有刺穿他的身躯,但是震荡之力却轰击在器脏之上。

     “好大的力气!”林业心中惊骇,精神力扫过赵承手中的银枪,顿时恍然,那银枪上铭刻的纹图赫然是大力纹图,这是一种能大幅增加力道的纹图。

     赵承一击得手,眼中一喜,本以为林业不死也半残,谁知林业竟然好像没多大事情,心中不由惊疑不定起来。

     林业将精神力扩散开来,紧盯着赵承手中的银枪,那枪花秘术他肉眼根本分辨不出来,只能依靠精神力,脚下一股强劲的推动之力爆发,掠向赵承。

     赵承冷笑一声,银枪再次幻化出九朵枪花。

     林业的精神力笼罩着银枪,终于发现了一丝银枪的蛛丝马迹,左手猛然发力荡开银枪,一边的右手一道超强的震动之力脱手飞出。

     “砰!”震动波纹倏地轰击在赵承胸口。

     “噗!”一口鲜血自赵承口中喷出,整个人顿时如遭雷击,只感觉五脏六腑几欲破碎,眼中惊骇无比,他想不到林业的精神力竟然如此强大,他自身也是一名三品的炼丹师,是以对精神力很是敏感。

     他人阶上品的枪技秘术竟然就这样被破了!

     “可恶啊!”赵承恨的几欲咬碎牙齿,眼看着血元丹就要炼制成功,难道要功亏一篑不成,咬咬牙,犹豫片刻,赵承自纳戒中取出一枚血色丹药,眼中闪过惊惧之色,旋即吞服下去。

     林业眼看着赵承吞服了一颗药丸,但是却来不及阻止。

     “啊!”赵承惨叫一声,双目血红,依靠丹药保持的年轻面孔,迅速的苍老起来,恢复了本来的样貌,他吞服下去的丹药名爆血丹,大量燃烧体内的精血,能够增强自身的实力,虽能暂时大幅提升实力,然而过后会虚弱很久,以赵承这苍老的身躯,甚至可能丧命,然而他此刻不得不拼命,那即将练成的血元旦可以说是他的命,无论如何也不会放弃。

     赵承浑身的血液迅速的化为能量,滋润着肉身,肉身上甚至都飘散出了肉眼可见的血气。

     “小子,给我死!”

     赵承凄厉的大吼一声,恨不得生啖了林业,手中银枪急速向林业刺去,挤开了空气,一股气劲包裹着银枪。

     林业心中一凛,这赵承的气势陡然增强了太多,这等威势,比之灵体强者也是差不太多了,缺少的只是体内的元气漩涡,绝对是凡体的极限。

     这一枪太过凶猛,林业不敢硬接,侧身闪避,赵承手中银枪笼罩着林业周身,四周尽是枪影,林业即便施展虚空步,也感到躲闪不暇,更别提反击了。

     “嘶!”林业肩膀的衣衫被枪尖搅碎,一时间险象环生。

     观战的宣雨眼中焦急之色浓郁,其实不只是她,其余的少女同样如此,林业此刻是唯一能救她们的人。

     “去死吧!小子。”赵承狞笑道。

     陡然,一道红芒自林业手腕中飚射而出,原来是血妖藤完全消化了獠牙金猪的精血,被赵承的青铜炼丹炉中浓郁的血气吸引,血妖藤停在炼丹炉前,顶端的红色嫩叶不停的甩动着,围着炼丹炉转圈,可是始终也进不去,林业甚至能清晰的感觉到血妖藤的愤怒情绪。

     一道血色火焰自血妖藤顶部那唯一的叶片中涌出,犹如一条红丝的灵蛇一般缠绕着炼丹炉,最后仿佛变成精神力一般没有实质的物质,竟然钻入了丹炉中,丹炉中的精血瞬间燃烧沸腾起来,化为一股股精纯的血气顺着血色火焰中涌入血妖藤体内。

     血妖藤的身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长大起来,林业能感觉到血妖藤现在很舒服,那从灵魂深处传来的喜悦是如此的清晰。

     “你敢!”赵承怒喝一声,便欲弃了林业,斩杀血妖藤。

     林业咬牙缠住赵承,但是他的体力已经几近枯竭了,心中不由暗自焦急起来。

     血妖藤终于将血焰收了回来,体型已经有一米长了,藤蔓上也是长出了几片叶子,猛然化为一道红芒窜入林业胸口处,顿时一股股精纯至极的血气涌入林业四肢百骸,林业感觉自己仿佛是吃了什么天材地宝一般,周身的疲惫一扫而空,感觉有使不完的力气,血气实在太多。

     林业突然勇猛了起来,赵承却是气的几欲吐血,他花费一年的时间练出的精血,竟然让林业一扫而空。

     “啊!”赵承双眼赤红,不要命发疯般的攻击着林业。

     林业体内,精纯的血气依旧向他的身躯涌来,他周身的细小微粒疯狂的吞噬着,实力飞速的增长着。

     “突破到了七品凡体了。”林业心中一喜,心念一动,丹田中,更多的金源涌出,融入身躯,实力再次大增。

     憋屈了这么久,终于有能力反击了,林业抓住赵承出枪后的时机,双拳以恐怖的速度连连轰击在赵承胸口,震动之力连连涌入赵承体内,赵承甚至反应不过来。

     “啊!我不甘。”赵承大吼一声,神色宛如厉鬼,他的五脏六腑已经粉碎,旋即七窍流血而死。

     眼见赵承身死,林业连忙盘膝在地,收起青铜战体,控制着体内的细小微粒全力的吸收着血气,细小微粒宛如一张张小嘴般,啃咬着血气,一炷香时间后,林业体内的血气才逐渐,肉身看看突破了八品凡体。

     他的肉身足足增长了两品,林业欣喜不已,这趟历练值了!

     林业将宣雨身上的绳索解开,宣雨虽不会说话,但是一双漂亮的大眼睛感激的看着林业,手中比划着林业完全不懂的手语。

     “先把这些人放开吧!”林业笑道,他今次也算是报答了救命之恩了,说实话,他很讨厌那种前任恩情的感觉。

     数百名少女死里逃生,对林业千恩万谢,一些胆大的少女甚至对林业频抛媚眼,一旁的宣雨眼中尽是不慢,让林业不明所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