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三章 生死逃亡!
    林业倏地从树上跃开。

     “砰!”林业甫一闪开,方才栖身的大树便被一道火焰匹练轰成碎片,旋即烧成灰烬。

     一名黑衣蒙面人站在不远处,手持刀形魔兵。

     “你是什么人?”林业站定后,双目警惕道,震动之力已经是暗蕴手中。

     黑衣蒙面人也不答话,直接向林业掠去,手中刀形魔兵纹图炫耀,火焰缠绕的刀锋形成一道两米长的火焰刀刃,切开空气,‘咻’的砍向林业。

     林业铁拳破空,蕴含震动之力的双拳猛然轰击在刀锋上。

     “叮!”铁拳与刀锋碰撞,林业身躯倒飞出去。

     林业眼中露出惊骇之色,胸腔气血翻涌,只是这一击,他便已经受了不轻的伤!

     “灵体强者,不能硬抗,逃!”

     林业心中一凛,这一刀之威,他蕴含震动之力的双拳竟然都难以抵挡。

     毫不迟疑,借着倒飞的力道,虚空步连连踏出,身躯速度骤然飙升,朝蒙面人相反的方向逃窜。

     黑衣蒙面人见林业逃跑,紧随其后,速度也是快的惊人!

     林业虚空步与青铜战体运用至极限,朦胧的月光下,只能看到一道黑影飘过,然而黑衣蒙面人的速度也是极快,紧紧跟在林业身后数十米,林业即便脚踏虚空步竟然都甩不开他。

     林业面色凝重,心念电转,他这极限的青铜战体状态坚持不了多久,一旦体力耗尽,他今日怕是要命丧此处。

     “只能尽快跑到万仞山脉,借着山林复杂的地形,甩开他。”林业咬了咬牙。

     休阳晖紧紧跟在林业身后,心中也是有些震惊,他其实自林业一出武源府的大门,便是紧跟在林业身后,不过为了避免事后武源府找麻烦,所以一直等到林业远远离开飞燕城,才选择动手。

     跟了林业一路,从林业周身散发的气血之力,他判断出林业只有六品凡体的实力,本来还以为这次的任务应该手到擒来,谁知这小子不知施展了什么秘术,竟然实力大增,逃跑的速度丝毫不慢于他。

     “我看你能坚持多久。”休阳晖眼神戏谑,犹如猫戏老鼠,他一个月前肉身才突破的灵体,是以最是清楚凡体与灵体的差距,丹田中的元气漩涡给他提供着充足的元气,又岂是凡体境界可比的。

     林业急速的窜行着,随着时间缓缓流逝,林业已经奔行了上百里,休阳晖一直紧紧跟在林业身后,不时挥刀激射出火焰匹练攻击林业,此刻休阳晖眼中的戏谑之色一扫而空,透露着焦急之色,他当然知道林业的打算,一旦让林业窜入密林中,他恐怕很难跟上。

     “妈的,这小子的秘术竟然能坚持这么长时间。”休阳晖暗骂。

     “呼呼!”林业气喘嘘嘘,他的体力已经是所剩不多。

     不久,林业目中一喜。

     “终于到了!”他已经看到了万仞山脉那浓密的树木。

     “糟了!”休阳晖眼露焦急。

     林业身形‘咻’的窜入密林中,旋即不时的改变着方向。

     休阳晖双目死盯着林业,生怕跟丢了林业,进入了万仞山脉,他便不敢攻击林业了,一旦攻击不中,借着爆炸的混乱,林业恐怕更加容易逃脱他的视线,但是两人的速度本来便差不多,林业不停的变动着方向,凭借虚空步,山脉中那凹凸不平的地形,林业仿佛如履平地,更是时而穿过一些复杂的地形,渐渐的两人的距离越来越远。

     被林业这般耍猴似的溜着,休阳晖目中如火般燃烧,心中却是渐渐惊恐起来,若是让林业逃掉,依着梦翎的心性,他回去后绝对没有好下场。

     休阳晖猛然越过一座小石坡,眼中竟然失去了林业的身形,心中一急,环顾一圈,怕跟丢了林业,没时间多想,便朝着一个方向追去。

     林业躲在一个树上,他方才跳下石坡,便用虚空步,快速的掠上一颗大树。

     眼见休阳晖远去,林业急忙跳下大树,向另一个方向掠去,否则等休阳晖回过神来就糟了。

     不一会儿,林业便听到一阵阵轰鸣,目光瞟过,正是他之前躲藏的地方,此刻一片火光。

     “呼呼!”林业脸色惨白,体力已经几近枯竭,但是此刻却是不能休息,他还要跑的更远才行。

     心头放松了一些,林业也有时间思考究竟是谁想杀他,能够请一名灵体强者追杀他,答案呼之欲出。

     “梦翎!”林业咬牙切齿,除了梦翎,他实在是想不到还会有谁。

     林业不停的全速窜行着,最终实在是坚持不住了,找到了一个隐蔽的山洞,刚用一些杂草,树枝掩盖好洞口,青铜战体再也支撑不住,体表的青铜之色迅速消退,顿时全身犹如被碾碎般的剧痛,眼前一黑,便倒了下去。

     漆黑的天空,渐渐泛起了一抹鱼肚白,随后迅速的明亮起来,太阳渐渐升了起来。

     一名身穿黄色布衣的少年,踩着草地,向林业躲藏的洞穴走来,少年肩跨短弓,背负箭壶,手中还提着一只灰色的兔子。

     “呼!先喝口水。”宣风抹了抹头上的汗液,向清泉洞走去,这清泉洞的名字还是他取得,因为那洞中滴着清冽甘甜的泉水。

     宣风走到洞前突然身形一滞,洞口那些掩盖物明显是人类所为,他记得之前没有盖啊!

     “难道有其他人发现了这里!”宣风脑中一转,旋即摇了摇头,放下身上的东西,走到洞前,将掩盖物拿开,洞口很浅,是以一眼便看到洞中躺着一名少年。

     宣风吓了一跳,看着少年那苍白的面容,犹豫片刻,弯腰走到少年身边,将手指放在少年的鼻端。

     “还有气!”

     宣风此刻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他不知道这少年是什么人,到底应不应该救他,但若是不管的话,说不定这少年便被什么野兽吃掉了。

     洞外又传来了脚步声,宣风连忙回头。

     一名同样猎户打扮的少女走了过来。

     “姐,你快看,这里竟然有个人。”宣风见是自己姐姐,连道。

     宣雨闻言,连忙走了过去,查看了一下少年的状况,旋即手中连连比划,这少女竟是哑巴。

     “可是这人身份不明,也不知是好人还是坏人。”宣风犹豫道,他从姐姐的手语中看出姐姐要救这少年。

     宣雨又是连忙比划了几下,眼中有些焦急。

     “好吧!你说的对,不管怎么说也是一条人命。”宣风不再犹豫,托起少年的身躯,缓缓走出洞外,随即在宣雨的帮助下背负在了身上。

     宣雨拿起宣风放在地上的东西,两人便带着少年在山脉崎岖的地形走了有半柱香的时间,陡然一颗高大的树木挡在了两人面前,树干有数米直径,但两人却仿佛没看见一般,依旧向着树干走去,眼看便要撞上。

     陡然,空间仿佛镜子一般,荡起了阵阵涟漪,走在前面的宣风身体竟然没入其中,宣雨紧随其后,两人就这般凭空消失不见,空间波纹渐渐平复,清风抚动着巨树的枝叶,仿佛这里没有发生任何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