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十章 越狱
    翌日,一名身穿绿衣的侍女匆匆的今入云铃的寝宫,云铃一夜未眠,一直在担心林业的事情,一见到侍女进来,连忙问道:“小绿,怎么样,打听清楚了吗?”

     “公主,奴婢打听到了,陛下已经决定斩了林公子。”小绿连忙回道。

     “什么!父皇真的要杀林业!”云铃脸色瞬间变得煞白,

     “是的,听说那光殿使者大发脾气,陛下……”小绿低头道。

     云铃心中清楚,她父皇这是为了息事宁人,所以才要杀了林业,因为林业的性命在她父皇看来根本算不了什么,犯不着得罪光殿!

     “不行,我不能让林业死。”云铃突然大叫道,急忙问道:“什么时候行刑?”

     “今日正午。”小绿道。

     “你先出去吧!把门关好。”云铃突然道,小绿依言告退,顺手关起了宫门。

     云铃站在原地思考良久,突然对着空气道:“冰婆婆,铃儿求你了,你去救林业一命,行吗?”

     然而并无任何声音回复云铃的话语。

     云铃突然屈膝跪下,双膝还未碰地,便被一双手扶住了,那双手枯黄,皮肤褶皱,不知何时云铃身前出现了一名身裹黑袍的人。

     “公主殿下,你这样做不是折煞了老身吗?”黑袍人影中传出了一道老妪的声音,正是那在赤炎沙漠为了云铃救过林业的影卫。

     “冰婆婆,铃儿求求你,你救救林业好吗?”云铃哭泣道,那俏脸上的哀伤,恐怕即便是铁石心肠的人也是难以拒绝。

     “公主,那小子是陛下要杀的人,我若是救了,岂不是与陛下作对吗?”冰婆婆叹息道。

     云铃见冰婆婆不答应自己,便又要跪下,冰婆婆连忙扶住云铃,叹息道:“好了,老身答应了。”云铃自小丧母,出生不久,她便被安排来保护云铃的安全,这么多年的感情,说是视如己出也不为过,她早已将云铃的位置放在国主之上了。

     “谢谢你,冰婆婆。”云铃喜极而泣。

     “公主,我要进入死囚牢不难,但是要毫无声息的带一个人出来,却是很困难。”冰婆婆有些为难道。

     云铃擦了擦脸上的泪水,从纳戒中取出了一块银色金属盘,还有一个玉瓶,急声道:“你带着这个去,让林业通过这个传送盘逃走就行了,让他逃得远远的,不要再回大玄王朝了,还有这是易容丹,也让他带着。”

     冰婆婆有些震惊的接过了传送盘,这种远距离传送盘是皇室成员保命之物,不想云铃竟然拿来给林业用,而且这易容丹也是珍贵无比,即便是她也没有。

     “真是个好运的小子。”冰婆婆有些感慨,以云铃的容貌,世间能不动心的男子恐怕没有,她也曾经想过以后究竟是那个男子能如此好运,想不到来的这么快。

     “事不宜迟,我这就去了。”冰婆婆道,旋即瞬间消失在云铃的眼前,只能隐约看到一道黑影,仿佛是幻觉!

     云铃心中祈祷,就看冰婆婆能不能将传送盘送给林业了。

     ……

     林业此时站在地牢中皱着眉头,他的伤势在火儿的血气帮助之下,没多久就痊愈了,随后便在想办法逃走,这死囚牢建在地底,唯一的出口便是那厚重的金属门,这门对于能吸收金源的林业来说形同虚设,但是门好出,外面的守卫却也是森严,他之前进来时便注意记下了。

     而且林业还发现这地面都被改造成魔兵了,这上面铭刻的是禁空纹图,是一种能够阻绝空间传送的纹图,就是说,即便是有传送盘都出不去。

     “可恶啊!还真是铜墙铁壁。”林业心中焦急,这种感觉简直像是在等死。

     想不出办法,林业盘膝坐在地上。

     陡然,地面上那明亮的纹图竟是熄灭了,旋即门外又传来一声开锁的声响,那金属门竟然打开了,一道黑影迅速的窜入,随即又将门虚掩起来。

     “你是?”林业站起身,惊疑不定道,看着面前的黑衣人,眼中有些警惕,精神力也是渗入丹田中的金源珠上。

     “你别管我是谁,只要知道是来救你的就行了。”冰婆婆道,旋即将装着易容丹的玉瓶丢给了林业,道:“这里装着易容丹,你出去后若是碰到躲不开的追捕,就服下改变容貌,能暂时能躲过一劫。”

     看着手中的玉瓶,林业恍然道:“是云铃让前辈来就我的!”声音中充满了肯定。

     “你知道就行了,陛下已经下令今日正午将你斩首,时间不多了,记住,暂时不要回大玄王朝,你一走,陛下定然会全国通缉你。”冰婆婆道,旋即取出传送盘,将几枚元气浓郁的元石嵌入其中,那传送盘之上的纹图顿时浮现炫耀起来。

     林业看了看那传送盘,心中泛起浓浓的感动,他知道他这一走,云铃必然会成为首先被怀疑的人,一时间有些犹豫。

     冰婆婆看到林业的神色,那藏在黑袍中眸中闪过一丝满意之色,旋即道:“你放心,公主怎么说也是陛下最宠爱的女儿,最多是罚她一下,不会有什么危险的。”

     林业点了点头,拱手道:“多谢前辈救命,虽然知道这时不应该再麻烦公主,但是还请前辈帮我传话,请她代为照顾一下我那几个女性朋友,否则那胖子定然不肯罢休。”他心中还是担心言玉儿几女,那肥猪大庭广众之下都敢如此肆意嚣张,难保不会再做出什么龌龊之事,林业可不信他就这么放弃了。

     “我知道了,你快走吧!迟了,让其他侍卫发现就不好了。”冰婆婆催促道,她也是打昏了一名掌管钥匙的看守,才进来的。

     林业再次拱手道谢,旋即步入那传送盘中,传送盘光芒一闪,林业便消失无踪。

     冰婆婆连忙收起传送盘,将金属门重新锁好,又将那禁空纹图重新开启,闪身在一个阴暗的角落,那地上正躺着之前被他打昏的看守,将钥匙放在原来的地方,旋即迅速闪身消失。

     那一众守卫竟是没有一人察觉到,不久,冰婆婆便赶回了云铃的寝宫复命,顺带将林业的话传达给了云铃。

     “太好了,虽然以后可能很难再见面,但是只要他还能活着就好了。”云铃面有喜色道,心中却是一阵阵的疼痛,对林业不舍。

     冰婆婆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消失了。

     “小绿,你进来。”云铃向外喊道。

     小绿连忙推门进来,恭声道:“公主,有什么吩咐?”

     “我要你去给我办件事,先去将昨日与林业同桌吃饭的几个女人带进宫来。”云铃声音有些严厉道,“同时命人快马加鞭赶去飞燕郡武源府,将有关林业的资料全部毁掉,若是还留有一点关于林业的资料,那飞燕郡的郡守就不要做了,去吧!”

     “是,公主。”小绿应声后迅速退去办事。

     云铃轻轻松了口气,那石昌富显然是个有仇必报的小人,若是不将林业的资料毁掉,恐怕会殃及林业的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