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三章 藏经楼
    林业跟随着柳映美办理好了入府手续。

     “新入武源府的学员可以去藏经楼选取一本人阶下品功法。”柳映美提醒完便转身走了,其实像办理入府手续这种事根本不用她来做,只是林业有些特殊,她才如此亲力亲为。

     “玉儿,你带我去藏经楼吧!我想去看看。”林业开口道,他来武源府最主要的目的便想是补充一些基础常识。

     “嗯!好。”言玉儿点头,一脸笑意,林业能来武源府,她实在太开心了。

     两人走在一条鹅卵石铺成的小径上,一路景色怡人,言玉儿蹦蹦跳跳的和林业诉说着分开的这段时间发生的事,笑颜如花。

     武源府的学员虽有数千之多,但分散在这巨大的武府中也变得不起眼了,林业二人一路上偶尔才能看到一两个学员。

     走了约摸有半个时辰,眼前出现一座古色古香的建筑,整座建筑呈六边形,雕栏画栋,红墙绿瓦,正门挂着一块黑底鎏金牌匾,上书藏经楼三字,整栋建筑共分五层,林业二人走上阶梯,进入了第一层。

     一层空间巨大,地面铺满青石板,石面上还刻有一些花纹,一排排木质的书架,整齐的排列着,书架上塞满着书籍和卷轴,一些武府的学员走在书架旁寻找翻阅着。

     藏经楼一层是专门放置普通的书籍,供学员学习之用,功法秘术皆是放在上面的楼层,越是往上,功法与秘术也是愈加珍贵。

     言玉儿带着林业走至一层的拐角,只见一名满头华发的老者,正靠在书桌后的竹椅上,手中捧着一本古籍津津有味的看着,此人便是藏经楼的管理者古寻。

     “古爷爷,我来了。”言玉儿脆声道,声音甜美怡人。

     古寻目光从书籍上一开,抬头见是言玉儿,顿时笑道:“是玉丫头啊!今天又是来看书吗?”

     言玉儿因为喜欢看书,所以经常来藏经楼,久而久之也就与古寻熟悉了。

     “不是,是陪我哥哥来的,他今天才入府,所以想来看看。”言玉儿笑道。

     古寻闻言将目光扫向林业,开口道:“小伙子是来挑选功法的吗?”

     “不用了,我就是来这里看下书,增长一些见识。”林业笑道,他已经有了幻耀金身这部人阶上品炼体功法,没必要再去学习一本人阶下品功法。

     “小伙子不简单啊!是看不上人阶下品功法吗?那你可要好好修炼,只要能进入武府天榜便能学习人阶中品功法,还能挑选一种秘术哦!”古寻笑道。

     武源府中普通的学员并不能从武府中得到多少实质的好处,但只要进入地榜便能每月得到下品元石十块,排位越靠前,得到的好处也就越多,至于天榜所得到的好处那更是让人垂涎欲滴。

     “哦!”林业双目一亮,对于秘术他也是很有兴趣的,防御他有青铜战体,攻击有崩天拳,但是身法类的秘术他也很有兴趣,云铃那飘逸的身法可是让他眼热不已。

     林业暗自决定下次的天榜挑战****便试着去挑战看看,若是能得到身法类的秘术,对他的帮助无疑是惊人的,想罢,转身向那些书架走去,这些书对他来书可都是宝贝。【ㄨ】

     “五品凡体中期的小子,有趣,有趣。”古寻看着林业的背影眼中闪过一丝兴趣。

     林业并不知道古寻一眼便看穿了他的实力,如饥似渴的钻进知识的海洋中,这武源府藏经楼中的藏书丰富无比,让林业看的目不转睛,专注无比。

     言月儿却并没有看书,反而盯着林业的脸庞,她已经很久没有这样看着他了……

     ……

     夜晚,在武源府安排给他的宿舍中,林业盘坐在床铺上,精神力努力的控制更多的细小微粒跳动频率一致,哪怕是多一颗也是好的。

     一直修炼到深夜,林业才倒头而睡,一夜无话。

     翌日清晨,林业推开门便看到一身白裙的言玉儿等在门外,也不知等了多久了。

     “你这傻丫头,起这么早干什么?”林业责怪道,心中有些心疼。

     “我不是怕你不认识去决斗台的路嘛!来给你带路啊!”言玉儿笑道,其实她是因为担心林业今日的决斗,根本就没怎么睡着。

     “那好,我们走吧!”林业手指轻轻点了点言玉儿的琼鼻,他对于和展明的战斗并没什么期待,反而对那做为赌注的一千块下品元石兴趣更大。

     往日渺无人迹的决斗台一带,今日却是人头攒动,声音嘈杂无比,人数比起之前的地榜挑战日还要多出许多,其中不乏一些天榜地榜之人。

     言月儿与梦小蕊也在人群中,甚至连梦鸿都过来了。

     展明一身白衣,手持长剑,笔直的站立在决斗台上,配上那俊逸的外貌,吸引了不少台下少女的目光。

     “也不知道展师兄能不能赢,要是输给一个新人,那他的脸面可是丢尽了。”

     “听说昨日展师兄便被那少年一拳击退。”

     “那只是展师兄一时大意罢了,更何况他当时连秘术都没有施展。”

     “我还是觉得赢的会是展师兄,毕竟他可是天榜第七啊!”

     人群之中议论纷纷,但大多人还是相信赢的会是展明,毕竟有着天榜第七那块金字招牌在那里。

     决斗台一旁,梦翎与梦盈蝶站在一起,身旁还有一名身穿青色衣袍,背负长刀的年轻男子。

     “罗师兄,你怎么也走兴趣来看这种小打小闹。”梦翎笑道。

     “闲着无聊,听到武府里传的沸沸扬扬,便出来看看。”罗凯道,目光有些炽热的看着梦盈蝶,专盯一些敏感部位,那富含侵略性的目光一点也不遮掩。

     梦盈蝶被看的有些不自在,心中暗自恼怒,却也不敢说什么,毕竟这罗凯是郡守的独子,即便是他们梦家也不敢得罪。

     林业与言玉儿一路缓缓走来,欣赏着武源府的景色,用了一炷香的时间才走到了决斗台。

     “来了!就是他。”一些之前见过林业的人喊道。

     顿时全场的目光皆尽汇聚在了林业身上,展明也是紧盯着林业,今日便是他一雪前耻的时刻,他要在这决斗台上以最快的速度击败林业!

     在言玉儿担心的目光中,在所有人目光的注视下,林业走上了决斗台的台阶,向上走去,最后站在了展明面前。

     “裁判,可以开始了。”展明有些急不可待道。

     一旁的裁判见两人皆准备好了,便开口道:“决斗时不可伤人性命,否则赶出武源府,终生不得进入,如果一方认输,则比赛立即结束,不得再出手伤人,另外今日获胜者将得到天榜第七位的称号。”

     所有人听到裁判的话皆是面无表情,这正是决斗台的规矩,失败者将失去一切,如若展明今次输了,那他天榜第七位的称号将由林业顶替!

     林业闻言小小惊愕了一把,想不到不是天榜挑战日也可以得到天榜称号。

     “那么,现在开始决斗!”裁判说完后便迅速下台,将决斗台让给了两人。

     展明目光紧紧注着林业,开口道:“小子,你今日将在万众瞩目下惨败在此,我要让你以后再武源府都抬不起头。”

     林业不置可否,他心中有些犹豫到底用不用青铜战体,这里人如此之多,如若用了怕是有些麻烦。

     决斗台下,原本的嘈杂突然便的一片寂静,所有人目光皆是注视着台上两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