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七章 炼体功法!
    “爹,爹,呜呜!”小雅跪在荣信身旁,一双小手抹掉他脸上沾染的沙砾,见荣信一动不动,顿时伤心的哭了起来。

     从小她的母亲便去世了,如今父亲也生死不知,她真的不知道以后的世界会如何。

     ‘砰!”林业一拳击在胡须青年的胸口,崩山拳的劲道仿佛已经刻入了他的拳中,不分彼此。

     “咔咔!“一阵骨骼断裂声响起,胡须青年的胸口竟被林业一拳轰的凹陷下去,接着一头栽进沙砾中,一命呜呼。

     刀疤青年一阵胆寒,手掌紧握着匕首,满脸恐惧,这以往他最喜欢看到的表情,此刻却出现在他自己的脸上。

     手中这把在以往觉得锋利无比的匕首,方才连连刺中眼前的少年,也仿佛刺在了精铁上。

     刀疤青年眼角余光瞥向皮甲青年处,期望在他心中强大无比的大哥能够快点解决那个白衣少年来救他。

     然而入眼的一幕却让他的心沉到了谷底。

     冰蓝色长剑上那玄奥莫测的纹路仿佛活了过来,缓缓蠕动,散发出阵阵清冷的光辉。

     凌云手持长剑瞬间穿过多余的空间,眨眼便已到了皮甲青年的眼前。

     “嗖!”这一剑仿佛锁定了皮甲青年四周的空间,他发现自己竟然无法躲开。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皮甲青年眼中尽是难以置信,凭他七品凡体的实力,竟然连一剑都挡不住!

     ‘噗’的一声,冰蓝色长剑刺入皮甲青年的胸膛。

     “咔咔!”陡然,冰蓝色长剑散发出阵阵清辉,自伤口处竟然开始冻结起来,眨眼间便蔓延至皮甲青年的全身,整个身躯都被冰冻起来,结成了一层厚厚的冰块。

     皮甲青年双目圆睁,满脸恐惧的表情也随着冰块一起被冻结了起来。

     “不不!”刀疤青年看到这一幕简直快要崩溃了,他心目中神一样的大哥都死了!他不要死,他还不想死!

     刀疤青年向林业相反方向跑去,惊慌失措之下摔倒在砂砾中。

     林业对于凌云表现出的战斗力也是震惊万分,太强了!

     看着眼前狼狈的刀疤青年,林业没有丝毫怜悯,刚刚若不是他们及时赶到,会发什么?

     这几人死有余辜,林业相信他们绝不是第一次干这种事。【ㄨ】

     “不,不要杀我!”刀疤青年瘫软在地,满脸恐惧到极点的模样,手脚并用的向后挪动,渴望远离林业。

     “噗!”林业目光冰冷,泛着冰冷金属光泽的拳头直接轰碎了刀疤青年的头颅!

     红白之物,喷洒在砂砾上,本就血红的沙砾更是显得有些妖异的红。

     周围顿时安静了下来,只留下小雅阵阵的抽泣声。

     林业走了过去。

     荣信依旧一动不动,林业试了一下他的鼻息,呼吸还有,但是微弱至极,恐怕撑不了多久。

     林业摇了摇头,暗自叹息,轻轻放下了手。

     “等一下。”凌云手中纳戒闪耀,冰蓝色长剑消失,手中却多了一个瓷瓶。

     凌云打开瓶塞倒出了一颗丹药,顿时一股异香弥漫四周,接着递给了林业道:“把这颗丹药喂给他吃了。”

     林业一脸好奇的接过丹药,然后塞入了荣信的口中,丹药入口即化。

     见这神奇的一幕,林业不禁问道:“这是什么丹药。”

     “人阶中品疗伤丹药,清灵丹。”凌云回道。

     “人阶中品丹药!”林业惊异,随即又想到凌云的魔兵和纳戒,也就见怪不怪了。

     “这家伙究竟是什么身份?”林业苦笑,人比人真的能气死人。

     突然原本气若游丝的荣信手臂微微抽搐了一下。

     “爹,爹,你醒醒。”小雅见此,喜极而泣,大声呼叫着。

     “唔!”荣信眉头皱起,双眼用力想要睁开,最后终于缓缓挣了开来,一时间大脑还有些缓不过来,眼神一阵迷茫。

     “人阶丹药这么神奇!”林业惊叹道,这药效也太快了吧!

     “那是因为他的肉身比较弱,所以比较容易恢复。”凌云笑着解释道,“反之越是强大的肉身想要恢复也就更难,除非有更高级的丹药。”

     林业恍然,点了点头,心中只觉得人阶丹药果然非凡!

     这时,荣信已经完全恢复了过来,一件此景,哪里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直接翻身爬起,倒头便拜。

     “多谢两位大恩大德,我,我……”荣信竟哽咽的说不下去了,自从妻子死后,对他来说女儿便是他的一切,他自己死不足惜,但是他的女儿却不能出事,此刻心中的感激之情难以言表。

     “荣大叔,快起来。”林业二人连忙扶起荣信。

     “小雅,快谢过两位恩人。”荣信拉着小雅连道。

     小雅刚想跪下,却被林业一把拉住了,佯装生气道:“小雅要是敢跪下,大哥哥就不理你了。”

     “小雅不跪了。”小雅连摇头道,转过头又对凌云道,“谢谢白衣哥哥。”

     凌云微微一笑。

     “我们去把岩犀角取出来吧!”林业朝凌云说道,之前听到小雅的呼救声,焦急之下还没来的急取出独角。

     “好。”凌云点头。

     两人又翻过沙坡,朝之前杀死岩犀的地方走去。

     小雅爬上沙坡看着林业的背影,心中无比感激,她虽然也感激凌云,但却更加感激林业。

     当父亲被打倒,她自己又被两个青年围住时,她首先想到的便是向林业求救,这个之前帮过他的大哥哥果然又一次的救了她。

     在她最无助的时候出现在了她的身边。

     “噗!”林业用力的摇下了岩犀独角,大约都有半米长,掂了掂,十分沉重。

     林业从包裹中拿出一件自己的衣物包起了两根独角,用绳子绑缚好后,交给了凌云收入纳戒之中。

     “恩人,我在那死掉的混蛋身上发现了炼体功法。”荣信突然面带兴奋的跑了过来,手中还拿着一张卷轴,小雅也跟在后面。

     “炼体功法!”林业眼中陡然一亮,急忙接了过来。

     林业展开卷轴一看,果然是一套炼体功法,名《朝元功》,人阶下品功法!

     “哈哈!真的是炼体功法,真的太好了。”林业激动不已,有了这部功法,他修炼速度绝对能上升数倍。

     凌云见林业的样子后奇怪道:“你没修炼过炼体功法吗?”

     “你以为谁都和你一样吗?”林业即便心中兴奋无比,也不禁翻了翻白眼,“普通人家想弄到一部炼体功法比登天还难。”

     林业不由想到自己的父亲,他的父亲就是因为没有炼体功法,所以才会去万仞山脉……

     林业心中一痛。

     他的母亲离开他五年,父亲更是因此成了废人。

     看着手中的炼体功法,林业的双手抓的更紧,这部功法可能对凌云来说也许根本不至一提,可是对他来说确是即为的重要,因为这部功法能让他更快的找回母亲。

     见林业的模样,凌云略微想了想,手中纳戒清辉闪耀,一张卷轴便出现在他手中。

     “给。”卷轴被凌云随手扔在向了林业。

     “这是?”林业一愣,顺手接过,疑惑道。

     “看你手里的功法也是大路货色,修炼这部吧!虽然只是人阶上品功法,但也比你那本好的多。”凌云开口道,“真是想不明白你们这些人是怎么想的,一个个都喜欢修炼,我最讨厌修炼了。”

     提到修炼,凌云满脸厌恶,他现在的六品凡体几乎都是用丹药提升起来的。

     “我曾经也不喜欢修炼,但我后来知道了,这个世界是强者为尊的世界。”林业抿了抿嘴道,“我如今修炼并不是完全为了自己,我要守护自己想要守护的一切,任何人都不能随意夺走!”

     林业神色坚定。

     凌云微微一愣,开口道:“那你更需要这部功法了,拿着吧!”从小到大,他的身边根本没有什么朋友,这两天的相处,在他心中,林业已经算是他的朋友了,能帮到朋友的忙,他也很高兴。

     林业看了眼手中的卷轴,摇了摇头,缓缓道:“我不能要,这太珍贵了。”

     无疑,林业是心动的,但他与凌云只相识两天,无功不受禄,这等贵重之物,如若接受了,他实在不知以后要怎样偿还。

     “你不是说有必须守护的东西吗?”凌云突然轻声道。

     林业一怔,是啊!他还要去救母亲!

     林业咬了咬牙,救母亲的心让他放下了心中的顾虑,沉声说道:“好,这部功法我接受了,他日我林业若成为强者,只要我能做到,无论是什么事我都会为你做。”

     “没这个必要,这部功法对我来说根本算不了什么。”凌云摇头笑道。

     “无论如何我都承了你的情。”林业倔强道。

     “好吧!如果以后有事我会找你的。”凌云道,他其实也只是希望林业安心收下卷轴罢了,毕竟两人的身份太过悬殊,林业想要帮到他基本不可能。

     紧紧抓着手中的卷轴,林业又是一阵激动,他终于有炼体功法了,而且还是一部人阶上品的高级功法。

     又看了看手中的《朝元功》,林业突然说道:“荣大叔,这部功法你拿着吧!本来就是你找到的。”荣信之前那兴奋的表情林业记忆犹新,他能够理解。

     “啊!这,那三个混蛋都是恩人所杀,这功法自然也是你的。”荣信连道。

     “如今我已有更好的功法,这《朝元功》对我也无用了,你拿着吧!”林业又道,说着强行把卷轴塞在了荣信手中。

     “我……”荣信一阵激动,有了这部功法,他多年未曾增加的实力也能更近一步,以后小雅的生活也会更好。

     “谢谢!”千言万语,荣信只说出了这两个字,他们父女的命都是人家救的,说再多也不够。xh:.254.201.1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