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章 黑龙寨
    元青带着十几个喽啰奔至一户破败的茅草屋前。

     “老家伙,你把财物藏在这里?”元青疑惑道。

     “正是,都埋在屋中床底下的土里。”柳老爷苦涩道。

     “好个老狐狸,果然奸诈。”元青狞笑一声,“放心,只要交出财宝便放你一条生路。”

     “是是,谢大王。”柳老爷连连点头。

     “都给我进去挖,搜刮干净了。”元青挥了挥手。

     喽啰们争先恐后的破门而入,挖掘了起来,没多久便挖出了整整六箱金银珠宝。

     众马贼看的目光火热。

     “哈哈,好,这下能快活一阵子了。”元青放声大笑。

     找到柳老爷的财产后,元青便放了柳老爷,带着几箱珠宝赶回山寨。

     青石镇临近大陆第一山脉‘万仞山脉’。

     据传,万仞山脉深处是妖兽的天地,其中不乏能化为人形的妖兽。

     然而万仞山脉外围却要安全的多,多是些普通野兽,一星妖兽都极为少见。

     红镰寨的大本营便是安置在这里。

     赶了近一天的路程,终于回到了家里,元青警惕的心顿时放松了起来,他们这一行本就是拿性命做本钱。

     元青带着人马,走过一条隐蔽的小路,又穿过一道偏僻狭窄的山谷,眼前顿时豁然开朗,只见一座山寨建立在此,山寨外用原木围绕着一圈,原木顶端削的尖锐。

     靠近大门两侧各有一座哨塔,放哨的喽啰看到元青带人而归大喊道:“快开门,二当家回来了。”

     元青刚进入寨门,迎面便跑来几个灰头土脸的喽啰。

     “见过二当家。”几名喽啰恭声道。

     元青摆了摆手。

     “大当家呢?”元青一眼便认出这几名喽啰是跟着邓彪的几个,看他们如此狼狈心中很是疑惑。

     几名喽啰直接跪倒在地,泣不成声。

     其中一名喽啰哭喊道:“二当家,大当家死了!”

     元青勃然变色,一脚踢开了这名喽啰,怒喝道:“你胡说什么。”

     元青难以置信,他离开邓彪时明明已经攻下了柳府,邓彪怎么会死?可看这几名喽啰的模样又不似作假。【ㄨ】

     “快给我说清楚,到底怎么回事。”元青双眼通红,面色狰狞。

     ……

     不知过了多久,林业缓缓睁开了有些沉重的眼睑。

     身躯微微一动,林业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周身犹如千刀万剐般的疼痛。

     “长时间开启青铜战体副作用竟如此之大么?”林业心中苦笑。

     林业发现自己躺在床上,父亲林渊守在他的身边,趴在床边睡着了,心中不由一阵感动。

     林业身躯一动,林渊便醒了过来。

     “业儿,你醒了,感觉怎么样。”林渊扶起林业的身体,将枕头垫在他的背后,

     林业坐正了身体,摇了摇头,“爹,你放心,我没事,只是有些累。”

     对于父亲的关心林业感到身心温暖,但他也不愿父亲担心他。

     “爹,我睡了多久?”林业问道。

     “已经睡了一天了。”林渊目露欣慰,林业杀死邓彪的事情他已经听言山说过了。

     “这么久了。”林业有些讶异。

     “咚咚……”敲门声响起。

     言山推门而入,手中端着饭食。

     “林哥,吃东西了。”

     “言叔。”林业喊了一声。

     “小业,醒了啊!”言山满脸高兴,随即感激道,“这次要不是你赶来救我们,我和你婶子怕是没命了,不知道该怎么感激你。”

     “言叔,我们是一家人,还说什么两家话呢?”林业道,“如果是我有难,我相信言叔你也会拼命救我的。”

     言山笑了笑,招呼道:“来,喝点粥,你婶子刚做的。”

     红镰寨。

     元青听完几个逃回来喽啰详细的说完,双目赤血,悲呼一声:“大哥,你死的好惨。”

     “二当家,不要太过伤心,当心伤了身体,当务之急是要想法子替大当家报仇啊!”元青身后一个喽啰劝解道。

     “是啊!报仇!”一众喽啰群情激奋道,其中有多少是真心的却是不得而知。

     “你们几个先起来吧!”元青看着几名跪地的喽啰,心中虽愤怒,却没责罚他们,按他们所说,当时逃走的喽啰还剩数十人人,竟然就回来了这么几个,如此想来,这几人也算义气。

     “谢二当家。”几名喽啰感激涕零。

     “可是大当家五品凡体都不是对手,凭我们又能做些什么呢?”突然一名头脑尚算清醒的小头目说道。

     一众马贼皆是低头沉思。

     元青与邓彪亲如兄弟,如何不想报仇。

     沉吟片刻,元青清楚凭他一人根本报不了仇,狠声道:“给我发请帖,请黑龙寨大当家段龙一聚。”

     五天时间一闪而过,林业的身体也完全恢复了过来,肉身更是突破到了三品凡体,让林业欣喜不已。

     此刻若再让他和邓彪交战,他有信心正面将其击杀!

     林业逐渐发觉在使用青铜战体的同时也是对肉身的一种锻炼,随着对青铜战体的了解加深,林业也愈加体会到这项秘术的强大。

     青铜战体对于肉身的要求非常之高,肉身愈加强大,能够承受的金源量也就越多,只不过是伪青铜战体,林业的身体都几天下不了床,此刻就算体内的金源珠变成白银等级,林业的肉身也承受不了。

     “本身的实力才是根本。”林业低声喃喃,“再强大的秘术没有强大的肉体支撑也发挥不出来应有的威力。”

     “虽然开启青铜战体能起到锻炼肉身的功效,但此次能这么快晋升三品凡体的真正诱因恐怕还是和邓彪的生死战激发了潜力,否则不会如此凑巧。”林业摇了摇头,“果然只有战斗才是最快提升实力的方法,难怪当初爹要去万仞山脉寻求突破了。”

     “时间不多了,要尽快提升实力,否则武源府的战力塔第四层怕是很难进入。”林业咬了咬牙。

     “是离开的时候了。”

     林业走至院子里,小小的庭院中并没有什么奇花异草,但是此刻简单的院落,却让林业心中涌出一丝不舍,但随即又马上被坚定吞没,他要成为强者,成为能维护尊严的强者,唯有成为强者才能保护自己所想保护的一切。

     突然,院门打开,一群人涌了进来,领头之人是一个鹤发青衣老者,林业认识,这老者正是青石镇的镇长徐文光。

     林业有些诧异,镇长来他家中做什么。

     镇长徐文光身后跟着柳老爷,言山也满脸怒容的跟在其后,此外还有青石镇的几个乡绅大户,甚至一些寻常百姓,转眼间便把小小的院落挤得人满为患。

     林业迎了上去。

     “见过镇长。”林业双手做辑。

     “好。”镇长徐文光颔首。

     “不知镇长今日来我家中所谓何事。”林业有些疑惑。

     “今日来此实在是逼于无奈,那红镰寨贼首被你斩杀,本是有功,哎……”徐文光叹息道,面露惭色。

     红镰寨?

     林业双眉绞起。

     “镇长有话但说无妨。”林业正色道,“是不是和红镰寨有关?”

     徐文光点了点头。

     “那红镰寨二当家元青联合黑龙寨要挟于我,交出杀死邓彪的人。”徐文光满脸无奈,“如若不然,今日便要血洗我青石镇。”

     “黑龙寨!”林业眉头微蹙。

     黑龙寨是一股势力更强于红镰寨的马贼,据传其寨主段龙是一名五品凡体巅峰强者!差一步便能晋升六品凡体,实力更在邓彪之上,而且段龙还有一同胞兄弟段虎也是名四品凡体强者,不想红镰寨居然找上了他们。

     “想来那段龙也是贪图我的秘术。”林业心中苦笑。

     “这事城卫队难道不管吗?”林业问道。

     “那城卫队又不是我青石镇的护卫队,怎么可能时刻护卫着我们,等到城卫队赶到,我等怕是早就死绝了。”镇长身后一名乡绅说道。

     柳老爷倒是没说什么话,毕竟林业杀死邓彪让他保住了不少财产,还有他宠爱的几房美妾,失去的也只有藏在外面的六箱珠宝,他心中对林业还是感激的,此刻也没有忘恩负义的逼迫林业。

     只是其余几位乡绅大户却是纷纷开口,希望林业不要拖累他们,心中俱是惶恐不安,他们不是没想过逃跑,可是马贼早就安排了不少人盯着小镇的各个出口,但凡敢逃跑的,皆被乱刀砍杀了。

     青石镇地处偏僻,位于岐山城最边缘的小镇,根本不会得到上面重视,之前林业杀死邓彪,又过了近半个时辰,才有一个小队的城卫队姗姗赶到,队长见马贼都跑了,说了几句场面话也就走了,想要他们留在这里保卫青石镇简直是痴人说梦。

     林业环顾一圈,发觉这些人怕是早已商量好要用他躲来灾了,心中不免有些发堵,这就是他生活了十几年的地方?

     言山怒不可遏,高声道:“我们难道要牺牲一个孩子的性命苟活吗?那与禽兽何异,居然要向一帮马贼妥协!”

     言山看着林业自小长大,林业就像他的孩子一样,他恨不得跟马贼拼去性命,也不愿让林业去送死。

     “林业,你自己闯出的祸,不能让我们所有人陪你送死吧!”后方百姓中也是传出了一道声音,正是缩在人群中的柳飞龙,他一直害怕林业会报复他,这种落井下石的机会他可不会放过。

     “是啊!我们不能陪他送死啊……”

     “自己闯的祸自己担……”

     “这小子当初测验时,不是说是废物吗?怎么杀死的马贼。”

     “谁知道呢?是不是搞错了?”

     镇民也是纷纷吵嚷起来,邓彪的威名,青石镇谁人不知,绝对能让小儿止啼,而对于林业他们可不陌生,当初武源府的测试闹得人尽皆知,青石镇这么个小镇子,一点点小事便足以成为茶余饭后的谈点,不认识林业的人还真没有几个,如今居然说当初那个修炼废物杀死了邓彪,俱不相信。

     “哼……”林业冷哼一声,“你们放心,一人做事一人当,等那些马贼来了,我自然会出去抵挡,但想要我引颈受戮是不可能的。”

     如今晋升三品凡体,林业的心中也是有些底气,即便那段龙是五品凡体巅峰强者,林业也有信心和其一战,更何况还有言山这个同样是五品凡体的帮手。

     众人听林业此言也不再多说什么,只要林业不跑就行,否则整日担惊受怕的还怎么生活。

     除言山外无人相信林业还能活下来,此刻看林业的目光如同看一个将死之人。

     徐文光长叹一声,配上花白的胡须,此刻仿佛又苍老了一些,他虽然不愿看到林业送死,却也是有心无力。

     “镇长,马贼来了,此刻离镇口怕是不远了。”突然人群中挤出一个灰衣小斯,高声喊道。

     人群瞬间慌乱了起来,一阵嗡鸣嘈杂声。

     “都不要乱,大家一起过去,人多也能壮下胆量,此刻已到青石镇生死存亡之即,今日马贼若是攻杀进来,一个也跑不了,躲也没用。”徐文光大喝道,此刻方才显出一丝镇长的威严。

     林业眼中寒光跳动,这帮马贼欺人太甚,今日便杀个痛快!xh:.254.201.1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