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章 厮杀
    东院,元青带着一众马贼见人便杀,遇到稍有姿色的府中女眷,丫鬟直接绑起扔在一边。

     柳老爷正和大管事站在大厅中,听着外面的厮杀声,两人俱是胆战心惊。

     一个家仆自厅外仓皇的跑了进来,脚尖拌在了门槛上,一个趔趄直接扑倒在地上,顾不得爬起便心惊胆颤的喊道:“老爷,有好多马贼杀进来了,正向这里杀来,护卫挡不住了啊!”

     柳老爷被吓得肝胆欲裂,这红镰贼来的实在太突然了,他现在想跑都跑不掉了。

     “现在怎么办?怎么办啊?这帮马贼竟然如此凶悍,你们两个倒是快想想办法。”柳老爷满脸慌张的怒吼道,他此时已经是六神无主了,他还有好多家财,好多美妾,他还不想死啊!

     人越有钱便越怕死,舍不得放弃各种享受,柳老爷便是如此。

     大管事心也乱了,但他知道现在不是慌乱的时候,否则今日这条老命怕就要交代在这了。

     “老爷,我有一个办法能保住咱们的性命,但不知您能不能舍得。”低头沉思片刻,大管事突然说道。

     “什么办法?你快说。”柳老爷连道,犹如落水的人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

     “只要老爷肯把钱财都交出去,我想马贼杀我们也没什么好处?那么……”大管事说到一半便缄口不言了。

     “不行,说什么也不行。”柳老爷气的直跳脚,要他全部的家财,无异于是在割他的肉呀!

     “老爷,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大管事连劝道,“只要青石镇的青石开采权还在您手上,还怕弄不到钱吗?当务之急,先保住性命再说,否则就什么都没了啊!老爷。”

     柳老爷沉默不语,心中挣扎万分,但随着耳中马贼的喊杀声传至耳边,柳老爷最后还是闭上眼满脸不甘地点了点头,同意了大管事的办法。

     林业腰腹微微弯曲,身形犹如豹子般飞窜在路上,他的视线尽头已经可以看到柳府了。

     ……

     “杀……”东院门口一片混乱,杀声四起,无论是柳府护卫还是马贼此时俱杀红了眼,刀刀拼命。

     其中最引人注目的厮杀自然是言山与邓彪二人的厮杀。

     “铛铛……”金铁交击声震天,言山一刀猛过一刀,邓彪已经有些招架不住。

     虽同为五品凡体境界,但邓彪不过是初入此境界,与言山还有着不小的差距。

     可是即便言山再能打,柳府护卫总共也就数十人,逃的逃,死的死,最后竟只剩下言山一人。

     元青带着一众马贼押着柳老爷以及大管事,还有几个因为柳老爷及时投降还未被乱刀砍死的柳府下人,柳飞龙赫然便在其中,此刻披头散发,白色的衣袍也是肮脏不堪,肥大的肚子上还印了一个泥脚印,一边被马贼往前推着走,还一边的哼哼唧唧呼痛,看起来很是凄惨。

     “大哥。”元青高声喊道,“这地主老头已经被我们抓住了。”

     “哈哈……”邓彪一阵大笑,“老二,干的好”

     “老头,快叫你那手下给我停了,否则大爷一刀送你归西。”元青满脸煞气的喝道。

     柳老爷身子吓得一抖,连高声喊道:“言队长,快快停了,不要再打了。”

     言山虽然想直接杀了邓彪,却也不是一时半会儿能办到的,如今柳老爷命悬一线,只能无奈的一刀逼开邓彪向后退开拉开距离。

     “怎么办?柳老爷被抓住,如今就像是砧板上的肉。”言山心中焦急,“也不知小兰怎么样了。”

     “这位大王,我家老爷愿意将所有家财奉送,还请大王绕过我等性命。”大管事恭声道。

     “不行,把你们杀了,钱财女人照样都是我的。”邓彪大手一摆,大喝道,“元青,给我宰了他们。”

     “慢着。”柳老爷擦了擦额头的冷汗,强提精神,“大王,我大半财产都不在这府邸中,你若杀了我,那些钱财你绝对找不到。”

     “好胆,死到临头竟还敢威胁我。”邓彪大怒,心中却也不敢马上就杀了柳老爷,否则那些钱财让他到哪去找,要杀也要拿到钱再杀。

     “大哥。”元青连忙小跑到邓彪身边,附耳道,“其实我也觉得最好不要杀了这地主老头。”

     “哦?为何?”邓彪诧异,对于元青他还是了解的,机智过人,绝不是无的放矢之人。

     “你想啊?大哥。”元青压低声音,“咱们大本营靠近这岐山城,凭咱们这些人手也只能在这些较为偏僻的镇子发财,否则那城卫队也不是吃素的。”

     “那与这老头有何干系。”邓彪不解,心中还是想杀掉柳老爷,他手下兄弟死了好几十,不杀这老头难泄心头之恨。

     “近年来,咱们在这岐山城也干过几票,杀了几个大户,也攒了一点家底。”元青咽了口吐沫,眼睛微眯闪过一抹寒光,“可这大户杀一个就少一个啊!咱不如留给老头一条活路,细水长流不是?等过几年咱们再来做他一票。”

     邓彪沉吟片刻,心中也有些认同元青的说法,这些大户就像那下金蛋的鸡。

     “好,不过那些漂亮娘们儿可不能丢下,你问问这老头舍不舍得,舍得就饶他一命。”邓彪狠声道,他偏就爱这大户人家的女人,一个个细皮嫩肉的。

     元青点点头,随即转身冲柳老爷喝道:“老家伙,我们寨主心怀仁善,也不愿再造杀孽,只要你把钱财女人全部交出,今日便饶你一命。”

     “我,我……”柳老爷偏也是色中饿鬼,府中的美妾也是好不容易搜集来的,哪里舍得让出。

     “老爷,保命要紧。”柳管家在一旁小声提醒。

     “好,我答应,只要是大王看上的女人尽管带走。”柳老爷苦叹一声,神色有些萎靡,“还请大王放过我等余下众人。”

     “好。”邓彪大手一挥,吩咐道,“金银珠宝全部装箱,然后再挑漂亮娘们儿绑起来带走,丑的就算了,省的浪费粮食。”

     一众喽啰放声大笑。

     纷纷嚎叫着冲进府中。

     邓彪算算时间,城卫队估计不久就要赶到了。

     “动作都快点儿。”邓彪大声催促。

     “老二,你带几个兄弟,把这老头押着,去把他说的钱财取走。”邓彪吩咐道,“顺便把在街道上的兄弟带走,咱们兵分两路,在家里汇合。”

     反正如今这里已经控制住了场面,邓彪觉得没必要留下所有人,否则如果城卫队赶来,到时就算他邓彪能跑掉,其余的人恐怕就要被一锅端了。

     “是。”元青恭声应道,随意点了十几个马贼,便急匆匆走了。

     元青走后不久,一名喽啰跑到邓彪身边。

     “寨主,我们在伙房找到一个漂亮妇人。”喽啰恭声禀报,语气中透露着一丝赞叹,“小的们从来也没见过这般漂亮的女人。”

     “妇人!”邓彪眼中一亮,急促道,“快带过来给我看看。”

     这马贼转身而去,不一会儿就和另一名马贼一起押着一个身穿白裙的美貌妇人走了出来。

     美貌妇人上身被绳索紧紧绑缚,正用力挣扎,一副梨花带雨的模样。

     这妇人正是李兰!

     邓彪看的眼睛一直,小腹一阵燥热,心中就像猫抓一样难受,恨不得立马扑过去,他与那些喜欢年轻女子的人不同,更是偏好喜欢成熟妇人,活了半辈子也没见过这般美人,心中直叹今日没白来。

     “小兰。”言山目眦欲裂,怒声咆哮,“你们这群狗贼,放开我妻子。”

     言山抽出长刀便欲砍向邓彪。

     “你可别乱来。”邓彪恋恋不舍的从李兰身上收回贪婪的目光,朝言山怒喝道,“老子现在没时间跟你斗,你若再敢乱动,我虽然舍不得,也只能杀掉这美人。”

     “妈的,这妇人竟是这家伙的妻子。”邓彪心中已经有些焦急了,必须赶快离开这里,否则等会儿城卫队到了,他们所有人都要死,可是李兰这种姿色他活了三十多年都没见过,如何肯轻易放弃。

     “你……”言山恨不得杀光这些马贼,可是妻子在马贼手中,投鼠忌器,他也不敢随便动手,直气的面目铁青。

     “山哥,你走吧!快点跑,不要管我。”李兰双目流下两道清泪,泣声喊道,“不要和他们打。”

     “动作都快点,搬上钱财,带上女人,赶紧走。”邓彪大声催促,眼睛却一直盯着言山,防止言山突然出手。

     “快点走。”一个喽啰狠狠推了一把李兰,李兰一个趔趄,直接摔倒在地。

     看到妻子摔倒在地,言山再也忍不住,提刀便朝邓彪杀去。

     “小兰,我对不起你。”言山大声道,“今天我们看来只能死在一起了。”

     “山哥,不要啊!”李兰泣声哭喊,双手用力挣扎着绳索,“你快点逃走吧!不要管我。”

     “给我把美人嘴巴塞住,以防她咬舌自尽。”邓彪吩咐道,虽然之前说出要杀李兰的话,也不过是为了逼言山放手,他那里舍得杀掉李兰。

     李兰身后的喽啰连忙撕下一块衣衫,捏开李兰的下颚,在李兰剧烈挣扎下塞住了她的嘴。

     “都给我一起上。”邓彪手持血色镰刀,高高举起,吼道,“谁敢后退,别怪我刀下不认人。”

     “杀,杀,杀……”一众马贼发出震天呼喊。

     马贼里三层外三层的将言山团团围住,只要被言山杀掉一人便从外面补充一个,一时间,言山眼前尽是血色刀光。

     邓彪穿插在马贼中,双眼紧盯着言山,找准言山攻击其他马贼的空隙,便偷袭一下,不久马贼已被言山杀死数十,但他自己也身受重伤。

     言山口中气喘如牛,浑身浴血,有自己的,更多是马贼的。

     “难道天要绝我。”言山心中悲愤之极,他若死了,妻子的下场可想而知,一想到此,言山几欲泣血。

     “唔,唔……”李兰侧身在地,身躯被绳索捆住,站都站不起来,只能双手用力挣扎扭动着,可她不过一普通女子,怎能挣扎的开,眼看言山随时会送命,心碎欲绝,脸颊已被泪水打湿。xh:.254.201.1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