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一章 六品凡体
    “小业,干的好。【ㄨ】”眼见林业占据上风,言山欢喜的高声大喊。

     “好厉害,我都快看不到人影了,好快。”一名青石镇的猎户惊呼。

     “我青石镇竟出了这等强者。”镇长徐文光心中激动,今日之事若是传出去,恐怕再没有马贼赶来打青石镇的注意了,强者本身就是一种震慑力量。

     “是啊!有了林公子,青石镇以后一定会强大起来的。”周围的镇民也是纷纷附和着,那些乡绅大户更是与言山套起了交情,俨然忘记了先前想让林业去赴死的事了。

     柳飞龙躲在人群后胆战心惊,他已经在想象林业会怎么收拾他了,胖脸都挤在了一起。

     林业的攻势越来越凌厉,拳脚劲风四射,力量更是重愈数千斤。

     段龙手中阔剑已经跟不上林业的速度,身中数拳,虽然避开了要害,可是嘴角已经流出一丝鲜血,脸色苍白,他已经受了不轻的伤。

     “可恶,我难道会死在一个少年手中。”段龙怒火填膺,怒吼着挥舞阔剑,他不甘心就这样窝囊的死掉。

     林业也并不轻松,心中急切不已,双拳双腿仿佛化作兵刃,接连不断的攻击着段龙,青铜战体快速的消耗着他的体力,一旦体力耗尽,他将任人宰割!

     “妈的,竟然连段龙都不是对手。”元青在不远处观看,心中也是战战兢兢,“真是失算了。”

     两人的战斗他根本插不上手,如若段龙战死,他恐怕也离死不远,双眼偷偷瞄着四周,想找机会趁乱逃跑。

     “啊!”段龙怒吼着,手中阔剑发疯似的砍向林业,只攻不守,面露疯狂,就算死他也要拉林业垫背。

     “铛!”林业一拳巧妙的轰开阔剑,另一拳趁机砸向段龙胸口,崩山拳奇特的劲道发挥到极致!

     段龙避无可避,索性不再躲避,空着的左手使出全身的劲道迎向林业的拳头,不知为何,他心中突然觉得这一拳能轰杀一切,从未如此畅快过的出拳。

     “轰!”两人拳头碰撞间狂风四射,衣袍翻飞。

     “噗!”林业只觉得一股大力向他袭来,忍不住吐出一口鲜血,身躯向后抛飞出去。

     段龙向后退却数步,本以受伤的身体更是伤上加伤,也是几欲吐血。

     “小业!”言山惊骇欲绝,连忙奔向林业。

     所有人都惊呆了。

     “哈哈哈哈!”段龙不顾身体的伤势兴奋大笑,身躯都激动的微微颤抖起来,“老子竟然突破了。”

     他竟然在这生死之际突破了,十年了,他终于跨入了六品凡体,这个他梦寐以求的境界!

     “恭喜大当家,贺喜大当家。”一众马贼纷纷大喜,本以为就要完了,谁知竟峰回路转。

     元青也是大喜,结果虽然不是他期待的两败俱伤,但至少段龙胜了他也不必逃跑了。

     言山急切奔至林业身旁,扶起林业,见林业嘴角流血,不由担心问道:“小业,你怎么样了。”

     林业擦了擦嘴角血渍,轻声道:“言叔,我没事。”

     林业心念急转,眉头紧蹙,想不到段龙竟然在关键时刻突破了,好在他的青铜战体防御惊人,虽然伤势不轻,却还有一战之力。

     “小子,只能怪你命不好。”段龙面带得意之色,“趁早把秘术交出来,我保证只杀你一人,绝不波及你的家人。”

     刚刚突破,段龙此刻的心情绝佳,一想到即将得到林业的秘术,心中更是舒畅无比。

     “恭喜段老哥实力大增,以后这岐山城一带就是黑龙寨当家做主了。”元青满脸笑容的说道,心中却是憋闷不已。

     “哈哈哈哈!”段龙畅快大笑,黑龙寨一众喽啰也是跟着狂笑不止。

     “哎……”镇长徐文光叹息一声,他是真心希望林业能活下来,这样一个少年天才,未来绝对能庇荫青石镇上百年。

     躲在人群后的柳飞龙,一张胖脸甚至笑成了一团,生怕别人看到,还用手遮掩着。

     “有什么好笑的?”一道淡漠的声音突兀响起。

     众马贼的笑声戛然而止,柳飞龙更是吓得浑身肥肉颤抖,在场所有人都望向声音响起处。

     在言山关心的目光下,林业缓缓站起了身,拍了拍身上的尘土,一副完全没事的模样。

     所有人错愕,被凌空击飞吐了一口血,竟然完全没事,这还是人吗?

     “小子,你趴在那里乖乖交出秘术不就好了吗?至少能留个全尸,这次我会斩断你的四肢,看你还能硬气多久。”段龙面露狰狞之色,实力的增强连带着他的自信心也是暴涨。

     “哦?是吗?”林业嘴角勾起一个弧度。

     “小业,不要逞强,剩下的交给言叔就行了。”言山劝道。

     林业目光坚定的摇了摇头,说道:“我没事,言叔,你放心,我有把握。”

     言山五品凡体的境界也才进入两三年,即便段龙如今伤势颇重也不是言山能抗衡的,事到如今,林业能够依靠的也只有体内那剩余的金源珠了。

     丹田中,仿佛铜珠一般的金源珠在林业意念的控制下,一道道淡青色气体缓缓融入林业体内。

     之前林业吸收金源,身躯犹如干涸开裂的荒地流入了一泓清泉,滋润着他的肉身,畅快无比,然而此时却仿佛在吸收毒药,青色气流犹如钢刷一般刷过他的血肉,骨骼,直至骨髓。

     林业闷哼一声,脸颊细汗密布,只是肌肤上的青铜之色却仍在逐渐加深。

     “小业,你没事吧?”言山担心之极,只是他如今也不知该怎么办。

     林业摇了摇头,他已经疼的说不出话了。

     “还不够,还差一点。”林业身躯疼的肌肉不停抽动着,但他还是坚定地控制金源融入体内,因为他最多还能攻击一次,如若不能杀死段龙,死的便是他自己,所以这次机会不容有失!

     “小子,去死吧!”段龙怒吼着,手中阔剑以一种恐怖的力道砍向林业,远超先前。

     言山连忙拔出长刀挡在林业身前,却被林业一只手抓住了肩膀,言山急忙回头,却吓了一跳。

     只见林业此刻脸庞以及手背等裸露出的肌肤上沾着一层细密的血珠,这是由于体内金源已经几乎到了肉身所能承受的极限,开始破坏他的身体,林业甚至感觉下一秒他就会昏厥过去。

     终于丹田中的金源珠完全消失不见,全部融入了他的身躯之中。

     林业拉开言山,双脚蹬地,借着反冲之力,整个人飞身扑向段龙,泛着金属光泽的拳头犹如猛虎出闸一般击向了段龙,使出了赌上他性命的一拳!

     “崩山拳!”林业心头怒喝,携着一往无前的气势。

     “铛!”铁拳与阔剑交击,发出金铁交鸣之声,竟产生一道肉眼可见的气浪波及开来。

     “咔擦。”短暂的胶着之后,段龙的阔剑如陶瓷一般,一道道蛛网般的裂纹蔓延开来。

     “砰。”在段龙惊骇的目光下,阔剑终于崩碎来开,碎片激射,一只泛着青铜光泽的拳头穿过碎片,瞬间洞穿他的胸膛!

     一只被血液染红的手自段龙后背钻了出来。

     周遭瞬间安静了下来。

     “噗。”段龙口中吐出一口血浆,强大的肉身让他并没有马上死去。

     “我不甘啊!”段虎凄厉的声音响起,他才刚刚跨入六品凡体,本应该有更长久的寿命,他此刻心中后悔听信元青的话来夺取林业的秘术,致使他两兄弟都命丧于此。

     段虎伸出布满鲜血的手抓向元青的方向,目光中尽是恨意,在人生最后时刻,他最恨的竟不是杀他的林业,而是元青。

     元青目露惊骇之色,满脸恐惧,转身便跑。

     林业岂能让他逃走,斩草要除根,随手抓起一块阔剑碎片,手腕发力当做暗器激射出去,林业此时的实力比段龙还强上一筹,又岂是元青能抗衡的,即便随意一击也能要了他的命。

     “噗。”一道银芒划过元青喉咙,顿时鲜血抛洒,染红大地。

     元青身躯僵直,双手紧捂喉咙,满脸不甘的倒地身亡。

     “快逃啊!快逃!”树倒猢狲散,此刻两伙马贼首领全部死亡,剩余喽啰顿时四散逃亡。

     林业直接躺倒在地,体表的青铜之色迅速消退,顿时一阵虚弱,他此刻连呼吸都感到很是困难,眼前渐渐陷入黑暗……

     言山急忙抱起林业上身,当发现林业只是睡着时才松了口气。

     “林公子没事吧!”镇长徐文光走过来关切问道。

     “没事,只是睡着了。”言山笑道。

     “这次多亏了林公子了,我家中有一颗百年老参,给林公子补气正好。”一名乡绅连说道。

     “我家中也有不少珍贵药材,都送与林公子。”另一名大户也是连道。

     紧接着剩余的人也都是争先恐后的送这送那。

     言山全都拒绝了,这些人先前的所作所为他可还记得很清楚。

     只是这些林业都不知道了,他此时已经陷入了深度睡眠,此次战斗他的身体透支到几乎崩溃,远比上一次严重的多。

     林业这一睡便是足足睡了三天,林渊寸步不离的守着林业,时常盯着林业熟睡的脸庞看上许久,目光中充满了慈爱以及思念……xh:.254.201.1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