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章 言月儿
    “林哥,吃饭了。”林渊房门外突然响起了一道粗犷的声音。

     林业连忙站了起来,迅速抬起衣袖擦干脸上的泪水,深吸口气,微微平复了心绪,然后伸手开门。

     只见门外站着一个身高近两米的壮硕大汉,肤色微黑,裸露在外的手臂有常人大腿粗细,肌肉线条分明。

     “言叔,回来了。”林业打了声照顾。

     “小业,今天没人欺负你吧!有人欺负你,就跟言叔说,言叔帮你出气。”言山拍了拍林业的肩膀,爽朗笑道。

     “谢谢言叔。”林业点头道谢。

     “来,扶着你爹去吃饭吧!”

     …………

     黑夜如幕,明月高悬。

     距离林业家小院后方不远处有座小山,这座山上有些野兔一类的小兽,林业以前经常来这里玩,偶尔运气好还能抓到一只野兔,打打牙祭。

     月光下,林业站在一颗粗壮的大树前,树身用黑布包裹着,黑布显得很是破旧,到处是毛茸茸的纤维,深吸口气,全力一拳狠狠的打了上去,顿时一阵钻心的疼痛,林业一咬牙,一拳又一拳疯狂击打着树身。

     “砰砰砰”撞击声接连不断,手臂酸了,便接着用腿踢,手肘,膝盖,林业不停地攻击树身,双目中恨意骇人,犹如择人而噬的野兽,他从没有如此渴望得到强大的实力,一想到母亲可能正在受苦,他心中便几欲发狂,他发誓,不论是谁,如果伤害了他母亲,绝对要让他生不如死。

     一个时辰后,林业全身精疲力尽,四肢更是疼痛难忍,双手也是鲜血淋漓。

     “最后一百次直拳,呼呼~”林业呼吸急促,脸上遍布冷汗,一片煞白。

     最后的一百拳,林业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是何时完成的,打完后林业便倒在了草地上,此刻他身躯上攻击树干的各个部位已经是血肉模糊了。

     以林业如今一品凡体的肉身,这些伤势并不会对他的身体造成太大的伤害。

     普通人一旦跨入凡体境界,肉身恢复能力也会大大增加。

     像这种伤势,恢复过来也就三五天的事。

     林业有点艰难的从怀里拿出一包止血粉,这是用止血草晒干后研磨成的粉末,撒在伤口上,有很好的止血愈合效果,价格又颇为低廉,青石镇一些靠打猎为生的人们都会预备一些这种粉末在身上。

     林业手掌撑地,艰难地起身,身躯刚动,便传来一阵剧烈的疼痛,咬咬牙,林业缓缓爬起身,向家中蹒跚走去。

     林渊房中,书桌上烛光摇曳,林渊与言山各自坐在一张竹椅上。

     “林哥,小业这样训练真的没事吗?即便小业真的能成为灵体强者,恐怕也带不回嫂子,毕竟当初带走嫂子的那两个人可都是灵体强者,况且谁又知道他们家族背后究竟还有多少强者呢?”言山有些担忧道。

     林渊已经把林业的事告诉了他,他心中也是愈加愧疚,悔恨,当初如果他不和林渊一起去万仞山脉,林渊即便打不过黑云豹,可凭借林渊的身手,逃走绝对没问题,如今林业也就不用这般辛苦的修炼了。

     “林哥,对不起。”言山愧疚道,眉心都皱在了一起。

     “想什么呢?你当初也是不放心我一个人去,我们是兄弟,你知道吗?别说是一条腿,就是要我的命,也不能让你出事。”林渊提高了声音,责怪道。

     “嗯,我们是兄弟。”言山的眼眶有点湿润。

     “况且业儿想要修炼,我自然要帮他,即便他成不了灵体强者,能增加实力对他来说也是好的。”林渊缓缓道,“大山,我告诉业儿成为灵体强者就有机会救出他娘,就是想给他修炼的动力,凭他的修炼天赋,此生能到灵体强者,我就已经心满意足了,至于‘影儿’……”

     林渊眼眸中掠过一抹伤痛。

     “哎……”言山也是重重的叹息了一声

     林渊陷入了思绪,似在回忆着什么……

     言山也坐在一旁闷不做声。

     良久,林渊摇了摇头,似要甩去什么似的,接着从胸口衣袍内拿出一张金票递给了言山。

     “我这里还有些钱,你明天去给业儿买些疗伤的好药。”

     “不用了,林哥,我这儿有。”言山推辞道,将林渊的手推了回去。

     “咱们之间还要这样计较吗?而且我还不知道你,你个大酒鬼,能存住钱?”林渊笑骂道。

     “嘿嘿”言山摸了摸脑袋,憨笑一声,他身上确实没什么钱了。

     言山性格豪爽,隔三差五的便请手下的护卫喝酒,而且李兰的身体也不怎么好,经常要看病吃药。

     “林哥,我感觉你今天挺开心的,自从嫂子被带走后,我都好久没看到你这样了。”言山说道,他虽然外表看似粗犷,其实粗中有细,林渊的细微变化他又如何看不出来。

     林渊轻声笑了笑,他自己从小修炼,追求强大的实力是林渊的梦想,而林业作为他的儿子却自幼不愿修炼,他虽然嘴上不说,但心中多少还是有些失望。

     如今林业开始认真修炼,他心中当然高兴,自己今生不能实现的梦想,将由儿子去替他完成。

     翌日清晨,林业早早起床,身上的疼痛感依旧强烈,好在伤口已经结痂了,只要不做过激的动作便问题不大。

     柳府的工作他也已经请言山代为辞掉了,那种强度的工作对他如今的实力提升已经基本没有效果了,所以也不必在去浪费时间,如今他的时间可是很宝贵的,因为他最多只有三年,这是林业给自己的底线。

     走到院中,林业深深吸了口气,空气中夹杂着青草的芬芳,让林业精神一振。

     果树下,李兰母女坐在竹椅上闲聊着,她们今日也没有去柳府,都在家中等候言月儿。

     “李婶,玉儿,早。”林业打着招呼。

     “林业哥哥,快过来坐下。”言玉儿招着小手。

     林业走过去在一旁空的竹椅上坐了下来,刚刚坐下,门外便响起了马匹的嘶鸣声,林业三人连忙站了起来。

     三人走到门口,只见一个身着水蓝色长裙的少女,从马车上跳了下来。

     少女身姿嫣然,明眸皓齿,白嫩的肌肤犹如最顶级的羊脂白玉,那独特的气质,给人一种清新淡雅的感觉,让人目光不自觉的就会被她吸引。

     “娘,玉儿,林业,我回来了。”少女站定后,浅笑道。

     “姐姐,我好想你啊!”言玉儿瞬间扑到了言月儿的怀里,紧紧抱着言月儿的纤腰。

     “好久不见,月儿。”林业也笑着打招呼,半年不见,他也挺想念言月儿的。

     “月儿,快点进屋,赶了这么远的路,辛苦了吧!”李兰连忙牵起女儿的手,嘘寒问暖。

     “不累。”言月儿笑道,玉手轻轻抚摸言玉儿的秀发,他说的是真话,以她如今三品凡体的修为,体力充沛之极,又怎会如此轻易疲累。

     李兰付了车夫车钱后,四人一起回到了屋里。

     母女三人欢喜的闲聊着,林业只是在坐在一旁听着,不久李兰便出去买菜了,口中说着中午要给言月儿做顿好吃的。

     言玉儿一直拉着姐姐的手不肯放,口中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像只快乐的小鸟儿。

     言月儿一边笑着听着,目光却不时的看向林业,神色有些怪异。

     林业虽然感到有些奇怪,却也没问什么。

     正午,言山也赶了回来,六人围在桌前,有说有笑的吃着饭菜。

     “来,月儿,多吃点,你看,你都瘦了。”李兰不停地夹着菜送到言月儿碗里。

     “谢谢娘,还是娘做的菜最好吃了。”言月儿小口吃着,口中称赞着母亲。

     “好吃就多吃点。”李兰笑道。

     “月儿,你现在修炼到什么境界了。”和林渊碰了一杯,言山开口向言月儿问道。

     “三品凡体。”言玉儿放下筷子回道。

     “半年三品!!”言山失声喊出来。

     林渊也是摇头苦笑,想他当初足足花了三年时间才晋升三品凡体,而言山更是足足用了四年。

     林业心中更是掀起一阵波动,放在桌下的左手紧紧地攥住拳头。

     “月儿,你是不是修炼了炼体功法。”言山平复了下跳动的心脏,连忙问道。

     言月儿点了点头。

     “那你能不能把功法教给小业呢?”言山看向言月儿,有点期盼地问道,他一直觉得对不起林渊,时时想要弥补。

     林业也是一阵心动,要是有炼体功法,那他救出母亲的希望将大大增加。

     言月儿摇了摇头,看向了林业,面带歉意道:“武源府的功法都是在藏经楼里,学员只有看的资格,却不能带出,功法记录在卷轴中,我也没有能力复制出来。”

     “月儿,不要在意,这不怪你。”林渊瞪了眼言山,接着解释道,“炼体功法,奥妙精深,能在卷轴中刻录功法的,无不是超级强者,玉儿三品凡体的修为又如何能复制出来。”

     林业虽然有些失望,却也没有多说什么。

     “月儿,来,继续吃。”李兰见女儿停下了筷子,又夹了菜送了过去。

     “嗯,大家都吃,别愣着了。”言山说着,旋即又对林渊道:“林哥,趁着这次月儿回来,咱们把他们的婚事订了吧!”

     “啪”言月儿的筷子掉到了地上,连忙有些慌乱的捡了起来,神色有些不自然。

     言玉儿也连看向林业,洁白如玉的小脸上也是露出紧张之色,连她自己都不知道是为什么。

     林业也有点发愣,反应过来后连道:“言叔,我和月儿都还小,这事以后再说吧!”

     “我只是说先订个婚,请街坊邻居来做个见证,又没说马上成亲,你小子猴急个什么,哈哈。”言山开着林业的玩笑,随即又再次向林渊问道:“你说怎么样,林哥?”

     林渊目光略有深意的看了眼言月儿一眼,见林月儿脸色微变,便对言山回道:“再过几年吧!等孩子们长大点再说。”

     林业心中松了口气,却又有点失落,很复杂的感觉。

     言玉儿神色也为之一松,反而言月儿眼神一凝,像是下了某种决心。

     饭后,言山要回去柳府,临走时交给了林业一瓶血灵丹,豪气道:“尽管用,用完咱在买。”

     这一瓶血灵丹有十粒,林业心中一喜,血灵丹他听说过,是用一星凶兽的血制成的,对疗伤效果显著,比止血粉效果不知要强多少倍,价格昂贵,一颗药丸足足要五两金子,可以说是用金子造的,本来他还因为昨日心中悲愤,练得有些太过头了,导致后面几天都无法修炼,心中还决定下次要减轻训练量呢!如今有了血灵丹,那便没有后顾之忧了,他身上的伤,只要吃下血灵丹,半天就能恢复。

     “谢谢言叔。”林业开心道。

     “这是你爹给的钱,用光了也不心疼,哈哈。”言山搞怪笑着,拍了拍林业肩膀,随后向门外走去。

     “言叔,慢走。”林业笑着摇了摇头。xh:.254.201.1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