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章 喋血
    青石镇镇口,数十名青石镇护卫队的成员手持武器严阵以待,目光不时眺望远方,神色紧张凝重,有的人甚至微微颤抖。

     这些人是被徐文光临时招募起来的,原来的护卫队早被红镰寨杀散了。

     众人赶到后马贼还未至。

     林业见言山神色凝重,右手紧握佩刀,开口道:“言叔,等会儿厮杀起来你先别出手,除非我不敌,你才能出手帮我。”

     “那怎么行,如果你出什么事,让我怎么跟你爹交代。”言山急声反对道,即便林业能够杀死邓彪,但他还是不能放心,毕竟这段龙的威名比起邓彪大了太多。

     “言叔,这对我来说是一场很好的锻炼,想要快速提升实力,只能在生死间突破。”林业抿了抿嘴唇道,“我母亲的事情你也知道,我要快速的提升实力,只能如此。”

     林业目光灼灼。

     言山沉默不语,直至地面微微震颤起来,才叹息一声,妥协道:“好吧!但是一旦你不敌,必须马上逃走。”心中却是暗下决心,一但林业不敌,拼死也要保住他!

     林业微微点头。

     不一会儿视线尽头便出现马贼的身影,滚滚马蹄声连成一片,怕不下数百骑,策马狂奔,卷起漫天尘土,席卷天地。

     马贼也看到了镇口的人群。

     两寨三位当家的领头在前。

     “元青,说好的,所有东西归我黑龙寨,你现在想要返反悔可来不及了。”位于中间的黑龙寨寨主段龙高声喊道,眼中尽是残忍兴奋之色。

     只见这段龙体魄雄壮,肤色黑如锅底,身着宽松的黄袍,却依旧掩盖不住其块垒分明的肌肉,背后更是背负着一柄近人长的阔剑,彪悍至极。

     “段老哥放心,我红镰寨今日只为报那血海深仇,所有好处都归你黑龙寨所有。”元青神情激愤的喊道。

     段龙身旁另一侧,一个面貌和他有八九分相似的大汉喝道:“大哥,待会儿先让我跟那小子斗一斗,我还真不信那乳臭未干的娃娃能杀了邓彪,这其中只怕有诈。”

     此人便是段龙的同胞兄弟段虎,其体型虽不如其兄长,却也是浑身横肉,威武之极。

     “也好。”段龙点头同意,他心中也很是疑惑,对元青所说的话并未全信,先让段虎试探虚实,有他在一旁掠阵,想来不会有事。

     “哼!两个莽夫。”元青眼中不屑之色一闪而过,心头冷笑,那小子既然能杀他大哥邓彪,又岂是易于之辈,“最好拼的两败俱伤,我好坐收渔利。”

     邓彪身亡,元青虽悲伤万分,但悲伤之后野心却也滋生了出来,找黑龙寨帮忙自然有他的思量,帮邓彪报仇是一方面,然而秘术他也想得到,黑龙寨实力虽强,但两位寨主皆是无脑的莽汉。

     轰隆隆的马蹄声临近镇口终于停了下来。

     镇口的人群顿时骚乱了起来,不断向后退却。

     段虎驾马向前几步,手持长刀,狞笑道:“那个杀死邓彪的小子赶紧滚出来,看大爷拧下你的小脑袋瓜子,哈哈哈哈。”

     林业周围的人顿时散开,一个个远离林业,生怕波及到自身,转眼间林业便被凸显了出来。

     “是你小子杀了邓彪?”段虎眼睛瞪得溜圆,满脸难以置信,即便早就听元青说过,他还是不想信眼前这半大的孩子竟然能杀死邓彪。

     林业面色镇定,缓缓开口道:“邓彪是我杀的。”

     “那邓彪肯定是把劲都使在女人身上了,真是有够窝囊。”段虎嗤笑道。

     听到段虎如此讥讽邓彪,元青脸上闪过一丝怒容,这段虎根本没把他红镰寨放在眼里,但是他也没有办法,此刻还要依靠黑龙寨,只能强忍心中怒意。

     “阿虎,废话少说。”段龙在一旁看在眼里,出言呵斥道。

     段虎满不在乎的撇了撇嘴,即便红镰寨全盛时期,实力也远不如黑龙寨,更何况如今邓彪死掉后,已经算名存实亡,根本没被他放在眼里。

     “小子,交出秘术,大爷给你个全尸,否则活剐了你。”段虎怒目圆睁,凶悍的模样有些骇人,吓得镇口的百姓皆尽后退,一片骚乱。

     林业嘴角微翘,他实在懒得和这些马贼废话,眼中寒光掠过,丹田中正滴溜溜转动的金源珠瞬间飘散出一道道青色气流,融入四肢百骸。

     青铜战体开启!!

     此次肉身进阶,融入体内一半的金源对如今的他已经没有任何负担,轻松之极。

     林业泛着金属光泽的身躯陡然化为一道淡青色残影,倏地掠向坐在马背上的段虎,转瞬便至,邓彪尚未反应过来,便被林业的青色拳头没入头颅之中。

     “啪”仿佛熟透的西瓜爆裂声响起,红白混杂,血肉横飞。

     林业身躯轻巧落地,拳上的血液滴落下来。

     邓彪的无头身躯依旧坐在马上,脖子的断口处鲜血汩汩流淌。

     全场一片寂静,落针可闻。

     “阿虎!”段龙凄厉大喊,心疼欲裂。

     “天啊!这怎么可能?”远处观看的镇民皆瞠目结舌,不敢置信。

     “这真的是那个林业吗?”一个镇民惊呼道。

     这真是那个镇民们茶余饭后的笑谈?

     镇长徐文光眼中也净是惊骇。

     “哈哈,小业,厉害。”林业展现出的实力,让言山高兴的大喊,心中为林业开心不已,虽然之前林业已经杀死过更强的邓彪,但毕竟他没有亲眼看到。

     “给我杀光他们。”没想到一时大意竟害的弟弟惨死,段龙面色疯狂,他要这个小镇所有人陪葬!

     林业泛着青色的身躯站在段虎的尸体前,眼中嗜血之色一闪而过,这些马贼皆有取死之道,全部杀光了,他心中也不会有任何负担。

     “慢着,段老哥,这些人不能杀。”元青阻止道。

     “为什么?”段虎目露血光,怒声喝问。

     “杀了那小子也就算了,如若屠镇,只怕这岐山城再无我等立身之地,届时成为丧家之犬值得吗?”元青劝解道,暗骂段龙愚蠢,然而看着惨死的段虎,心中却是畅快之极,那段虎该死!

     段龙也明白其中的道理,只是一时被愤怒冲昏了头脑,平日里他们抢些财物,官府或许还能容忍,但若是做屠镇这等天怒人怨之事,只怕他们离死也不远了。

     段龙心中悲怒,拍马上前,盯着林业的目光如同择人而噬的凶狼。

     “小子,我要一刀一刀割下你的肉,看着你痛苦的死去。”段龙恨声道,声音怨毒至极,“你的全家也要给你陪葬。”

     段龙的话彻底触怒了林业。

     “我会让你活不过今日。”林业轻声开口,面色平静,心中却暗自警惕了起来。

     “所有人给我上,杀了他,赏金千两,胆敢后退者杀无赦。”段龙拔出阔剑,高声大喊,对于林业的实力,他心中也没底,不敢托大。

     “杀……”虽惊骇林业的实力,但迫于段龙往日的虎威,一众马贼只能强提胆量,杀向林业。

     若是常人陷于围攻之下,必然要遭段龙毒手,但这套对林业却丝毫不起作用,只见林业如入无人之境,对于马贼的攻击毫不抵挡,直冲段龙而去,擒贼先擒王,只要杀了段龙,这些喽啰只不过是些残兵游勇罢了!

     马贼的攻击连林业的皮肤都破不开,但凡挡在林业前进道路上的马贼,都被林业一拳砸飞,吐血身亡。

     林业崩山拳已经练的如臂使指,每一拳都能将蹦劲熟练的发挥出来。

     只要前方有马贼阻挡,林业便一拳轰出,甚至一些劣质兵器皮甲都被林业直接击断轰碎,一路犹如催枯拉朽。

     眼见林业迅速接近自己,段龙也不退避,高举阔剑尽力斩向林业,这是对自身实力的绝对自信!

     林业脚步移动,躲闪了开来,紧随着泛着金属光泽的拳头顺势击出,拳风呼啸。

     段龙不愧为五品凡体巅峰强者,反应敏捷之极,轻易便避开了林业的拳头,手腕翻转,剑刃转竖为平,横扫开去,破风声尖啸刺耳!

     段龙一剑的威力比起邓彪实在强了太多,两人虽同为五品凡体境界,但邓彪只是初入凡体五品,而段龙恐怕只差那临门一脚便能迈入六品境界!

     林业不敢硬接,段龙虽一剑杀不了他,但他绝对会受创。

     林业腾跃而起,避开剑刃,同时腰身发力,右腿如同钢鞭般朝段龙头颅击抽过去。

     段龙上身后倾,林业脚尖几乎贴着他的脸庞而过,劲风擦过,脸颊一阵刺疼,连忙挥动阔剑逼退林业。

     两人交战在一起,周围的马贼根本插不上手,渐渐的在两人交战旁围成了一个圈。

     林业身形矫健,每每剑刃临近都能及时闪躲开,当真无法闪避时,一双铁拳便直接轰击在剑面上,强行砸开,整个人仿佛不知疲倦,疯狂攻着段龙,两人一时竟战成平手。

     “可恶,这小子修炼的到底是什么秘术,竟如此强大,要是我能得到……”段龙双目血红,实力全开,再不留手,阔剑舞的犹如风车。

     “这家伙竟然还隐藏了实力。”林业陡然便感觉压力倍增,艰难躲闪,“没办法了,只能再融合一些金源了。”

     肉身进阶到三品凡体,林业能够融合的金源也随之增加。

     林业丹田中,犹如一颗铜珠的金源珠滴溜溜的旋转着,一道道青色气流随着林业的控制流入了体内,顺着四肢百骸流入身躯的每一处。

     随着金源的融入,林业如同吃了大补药一般,本来稍显略势的他竟逐渐抵挡住了段龙的而攻击,最后甚至隐隐压过了段龙,直至肉身微微刺痛,丹田中剩余的金源珠又消失了近一半,林业才停止了金源的融合。

     林业的实力增强,最先察觉的自然是段龙。

     “怎么可能,这小子的实力竟然又增强了。”段龙一阵惊愕。xh:.254.201.1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