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六章:冲冠一怒很懵逼
    忽悠完景世恒回家,萧遥并没有什么成就感,充其量不过是危机感略有减弱而已。

     本来僚人劫粮事件的真相,是萧遥不能对人说的秘密,但萧昂的不讲究,让萧遥别无选择。既然在保守秘密的前提下,萧昂依然没有停止对萧遥的暗算,那么萧遥还有什么必要为他保守秘密?

     再则,因为今日苏逊的表现或者暗示,萧遥明白苏逊不仅仅是一个教谕,六品大员来偏僻县城做教谕本来就是很诡异的事情,这说明他还有其他目的。既然如此,萧遥最好的办法就是借苏逊的力量搬倒萧昂和他背后的势力,在自保的同时,或许还可以捞点额外的好处。

     而在苏逊引而不发的情况下,拉上景世恒这个世家子,无疑就是最好的选择,他背后的景家,比孤立无援的苏逊更有力量。

     回到家,萧遥秘密吩咐瘸爷时刻注意来福的动作,一旦他有什么异动,立刻抹杀。这个时候,萧遥已经顾不得什么半年的生命值了,活命要紧。

     下午,萧遥在后院酿酒,又在考虑艾霜那一成股份的问题。

     她人已经消失了,股份还要不要?按照周胖子和鱼老大的打算,是直接瓜分掉,但这样做可不像做生意的套路,完全是山贼风格,萧遥对此意见没有采纳。

     吃过晚饭后,萧遥骑马去城里兜圈,不为闲逛,而是为了磨炼骑术。

     通常,他每天都会出去骑半个时辰的马,但今天心情不佳,又担心萧昂等人的算计,萧遥还没到东大街街尾就折转回家了。

     然后,他发现林宛雪又又又不见了,这两天神经格外敏感的萧遥顿时就生出了各种恶意的揣测。在后院前院找了半天,没发现林宛雪的身影,逼问下两个丫鬟居然支支吾吾,萧遥就知道那女人一定又去了隔壁。

     明明早上才赌咒发誓不再去隔壁的,为什么又去了?

     被欺骗的愤怒感,让萧遥失去了理性。

     萧遥来到前院,叫上了瘸爷,带着刀,直接去了隔壁院子。那是一栋比萧遥家的院子略小的小院,

     敲门这种礼节就免了,萧遥是直接踹开对方院门的。

     这是一个小巧却精致的四合院,院内种了几棵梧桐树,而在靠近萧遥院子一侧的围墙,竟然还有一把梯子,显然是为方便林宛雪串门用的。院门正对着的是一栋二层小楼,楼上亮着烛光,两道影子被烛光投影在窗纸上,一个女子装束,一个文士打扮。

     哪怕只是一个剪影,萧遥也能辨认出那个女子正是和他朝夕共枕的林宛雪!

     这一刻,萧遥很得咬牙切齿!瘸爷更是杀意深沉地骂了一句脏话,对他来说,这是主人的奇耻大辱。

     踹门的巨大动静,惊动了里面的人。

     小楼上的烛光突然熄灭。

     紧接着,一个矮小的黑影冲了上来,是一个童子略尖利的声音:“你们是谁?凭什么私闯民宅?快离开,否则我们报官了!”

     那小小人影想要推搡萧遥,却被萧遥单手拨开,接着,萧遥和瘸爷直往小楼而去。

     “小郎!我们回家去好吗?”

     当萧遥来到小楼下,林宛雪已经提着裙摆慌乱地冲了出来,借着依稀的月光也能看见她脸上的惊恐和慌乱,她的声音也在颤抖。

     瘸爷想要拔刀,被萧遥单手按住,瘸爷哼了一声,对林宛雪道:“早知如此,当初老夫就不应该救你!”

     林宛雪还要来拉萧遥,被萧遥推开,她只好哭着哀求。

     萧遥已经怒发冲冠,岂肯罢休?他绕开林宛雪,带着瘸爷往楼上而去。刚到二楼,就见一个人影冲来,速度极快。

     “小郎小心!”

     瘸爷拔刀而出,挡在萧遥面前。

     当。

     寒芒一闪,两种武器碰撞,火星飞溅。

     “畜生受死!”瘸爷怒吼一声,挥刀而上,速度极快,瞬间在空中斩出数刀。

     那人手中拿着断匕之类的武器,不敢硬扛,飞速退后闪躲,脚下略显踉跄。瘸爷趁机突进,刀刀杀招,格外凌厉。但那人占据高处,又身手灵活,瘸爷的攻势每每落空。但瘸爷手段明显更胜一筹,那人虽能暂时不败,却呼吸越发沉重起来。

     林宛雪从楼梯扑上来,几乎是跪在萧遥脚下,哭道:“小郎,求求你,快叫瘸爷住手!会伤到人的!”

     萧遥心里莫名一疼,刚才那人偷袭他,也不见林宛雪如此紧张。现在,她见那人不是瘸爷的对手,竟然为他跪地求情?!

     而那名方才被萧遥摔倒的小童子,这时也跑了过来,跟着林宛雪求情。

     萧遥冷着脸,不回答。

     只见瘸爷刀出如龙,于月夜中划出一道雪白刀芒,直击那人咽喉。那人躲闪不及,狼狈地在地上一滚,才险之又险地躲过。瘸爷跟上又是一刀斩来,那人也不顾风度,就地滚了几圈,跌到楼梯上。

     “哎哟!好疼啊!不打了,不打了!瘸爷还是那么厉害!”

     那人捂着屁股,突然叫道。

     是一个女人的声音,而且是很熟悉的女人的声音。

     这时,萧遥终于借着月光,看清了脚下那小童子的脸,不就是七夕当夜请萧遥去艾霜闺房的那个丫鬟么?不用多想,刚才跟瘸爷过招的,也不是什么公子哥,而是扮男装的艾霜。

     瘸爷也发现事情跟他想的不一样,但还不放心,回到萧遥身边暗暗守卫,刀也没有入鞘。

     艾霜揉着屁股爬起来,嘻嘻一笑,道:“小姐夫好狠心!偷袭你不过是想检验一下你的武艺,你竟要瘸爷杀了我!哼!太过分了!”

     萧遥处在懵逼状态,看向哭得梨花带雨的林宛雪。

     林宛雪道:“小郎,这是我妹妹林艾霜。”

     艾霜?宛雪?

     一听就是亲姐妹啊!

     不过,艾娘子不是姓艾吗?怎么姓林了?

     这时,瘸爷气鼓鼓哼了一声,把雁翎刀归鞘了,显然是知道危机解除。他叹了一口气,指着艾霜对萧遥道:“女大十八变,老夫才明白那夜她谢我救命之恩的原由!十年前,老夫奉都头之命,救过他们姐妹俩,不过,我已经认不得她了。”

     本来冲冠一怒为红颜的萧遥,现在更加懵逼了,这到底怎么回事?怎么瘸爷又卷进来了?好像他们都知道真相,就自己一个人啥也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