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二章:艾娘子的血光之灾
    吴楼精致的菜肴,是在众人对萧遥诗作的嘲笑声中开始上的,所以,只听翠微苑仆从说是艾娘子请诸位吃好喝好,他们也并未顾得上细问。而酒被抬上来分发到各个包厢时,他们更顾不得看了,甚至连雪花酿这种好酒,艾娘子哪来这么多都没空深究。

     却是外面传来一个爆炸性消息——被捕的僚人首领,刚刚被劫狱了。

     传闻有僚人混进了县城,趁夜杀了狱吏,劫走了僚人首领。与此同时,一千多僚人蛮兵,今天下午已经从山沟里杀出来了,目标正是县城,而县城只有数百乡军驻守。众书牲并不惧怕,反而亢奋无比,纷纷出谋划策指点乾坤,弹指间就要将僚人杀个片甲不留,仿佛他们个个都是能日翻曹操和小乔是周公瑾。

     一时间,县城夜空飞满了被吹上去的大水牛。

     然而,接下来的一个消息,却让这些胸怀韬略智多近妖的书牲们,齐齐低下了高傲的头颅,既而哀嚎遍野无力回天。

     因为,小丫鬟又跑出来了,还带来了艾娘子中意的入幕之宾的人选——萧遥。

     除了被迷晕睡过去的所有人都很意外,景世恒也相当意外,萧遥自己更意外。这么挫的一首诗,居然还能入艾娘子的法眼?后世某狗肉将军的诗作遇到伯乐了?当然不可能,绝逼是有内幕,萧遥认定,艾娘子肯定还没放弃让自己帮她赎身的打算。

     萧遥牵起同桌的衣袖很自然地擦了擦嘴角,压压惊。同桌这回竟忘了反抗,已经惊呆石化了,萧遥就又借他衣袖擤了一把鼻涕。

     萧遥的同桌就叫童卓,县南大地主童家子弟,和景世恒是世交。萧遥第一次见他时,问了十遍他的名字,直到他把名字写下来,萧遥才没有揍他,确认对方并没有调侃自己。

     直到童卓企图把衣袖上的鼻涕在萧遥身上擦干净,萧遥才一脚踢开童卓,施施然和小丫鬟进闺房幽会去了。

     艾霜的闺房就在诗雅堂里面不远,是一处背靠翠微苑后花园的阁楼,精美且雅致。

     进了香喷喷的闺房,小丫鬟退了出去,萧遥大马金刀坐在房中小桌前,四下打量,看艾霜在哪里。

     没有人,鬼影都没有半只。

     萧遥撇嘴,人都来了还不来摊牌,玩什么犹抱琵芭半遮奶啊!演得太用力会很浮夸的!就像岛国动作片里那些还没戳进去就嚎得天昏地暗的女主一样,很没有代入感呀!

     萧遥起身在小客厅里转悠,然后往里面走,里面是卧室,掌了两盏蜡烛。跟这个时代的大多数卧室一样,前面是座椅摆设,后面才是床,中间被一道屏风隔开。

     “艾霜,艾娘子,小烈马……”

     萧遥叫了一声又一声,却没听到回答,纳闷起来。他愣了愣,准备退出卧室时,终于听见了艾霜的声音。

     “小郎,你怎么能进人家的卧室?”

     艾霜的声音有些急。

     萧遥笑道:“我来了很久了,你却不出来,是为何?”

     艾霜道:“啊?是吗?奴家……奴家正在换衣服呢!没听到你进来……”

     萧遥就说:“换这么久啊?要不要我来帮你?”

     艾霜娇嗔道:“坏死了!”

     萧遥就准备退出去,却看见墙上挂着一幅画,是当初他为艾霜画的果照,不过,这幅画与之前有所改变。画上原本不着寸缕的艾霜,被添上了一层薄纱,遮住了胸前和腿间,不是国画风格的笔调和用色,倒像是漆画笔触,看起来不算太突兀。

     “哇,你毁了我的画!”萧遥道。

     “羞死了!你还说!”

     “画得不对的地方,你可以让我观摩观摩,我再改嘛!至于毁掉我的心血吗?太残忍了!”

     “呸!你要有这心思,把我买了去,想怎么观摩怎么观摩。就怕你家母夜叉不让,你就只有色心没有色胆。”

     “我家母夜叉可温柔了,还张罗着帮我娶大家千金呢!再说,我还只是个孩子呀……”

     “哼!知道我为什么请你进来吗?”

     就在这时,艾霜换上一套鹅黄长裙出来了,略显浮夸,发型很简单,但头上插满了各色发饰。她俏脸红扑扑的,喘气有些急促,貌似有些娇羞的意韵。艾霜见萧遥一直盯着墙上的画,就把他推了出去。

     在桌边坐下后,萧遥才笑眯眯道:“难道不是垂涎我的美色?准备对我有什么不轨的企图,才叫我进来的?”

     艾霜忍不住笑:“真不要脸!你一定想,我就是一个倒贴都没人要的JI女,还要舔着脸求你把我买了去,是吧?哎……我呀,是跟你告别的!”

     说着,艾霜就低下了头,神色略哀伤。

     萧遥没说话。

     艾霜又振作道:“没关系了!谁让我屁股没别人的大呢?活该!”

     萧遥尴尬。

     艾霜要给萧遥倒茶,发现茶水是凉的,只好罢手。落座时,却忽然嘶了一声,眉头微皱。

     萧遥忽然嗅了嗅鼻子,不怀好意地笑道:“艾娘子,你今夜有血光之灾啊!”

     艾霜惊诧道:“什么?”

     萧遥道:“我鼻子可灵了!有浓郁的血腥气息啊……”

     艾霜腾地一声站了起来,怒视萧遥。

     萧遥一愣,心说这艾霜不是一向奔放么?九浅一深之类的技术性话题都能交流,为啥来了大姨妈被说破了还生气?不至于嘛!

     艾霜俯身问道:“你知道什么?”

     萧遥砸吧砸吧嘴,看着她近在咫尺的俏脸,目光就落在了她耳后,那里一片金色绒毛在烛光中熠熠生辉。萧遥瞳孔突然睁大,再看向她身下,两条笔直紧绷的大腿向内微微扣拢,还是轻微的内八字。

     对视之中,谁也不说话,艾霜眼睛微眯,萧遥额头见汗。

     忽然,萧遥伸手把空茶杯往地上一扫。

     艾霜眼疾手快,俯身接住,却疼得呲牙咧嘴,漂亮的脸蛋有些扭曲。

     萧遥趁机跑向房门,准备逃离这是非之地。

     可惜,还没来得及开门,一把冰冷的匕首就抵在了萧遥的咽喉。艾霜虽然受了伤,但武艺还是娴熟,萧遥虽也习武,但底子不够扎实,又一心想逃低估了她的速度,自然来不及闪躲。

     “其实……我只以为你来了天葵!你不必这么激动。”萧遥笑得很忧伤。

     “是我太敏感了!但是,现在你全都猜到了!”艾霜笑得很明媚。

     “没有,其实我的联想能力很一般。”

     “噗嗤——你应该说,我还是一个孩子!”

     “我还是一个孩子!”

     “呸!回去坐好。”

     “我刚好也这么想,看来,我们很有默契。”

     萧遥很没有骨气地回去坐下,挤出生硬而牵强的笑容,警惕瞄着艾霜手里那把匕首。他在盘算自己若是以死相博的话,能不能有活下去的可能。

     事到如今,已经不需要什么推理能力了!真相只有一个,艾娘子就是从监牢劫走僚人首领的人,她自己也是僚人,这从她改画时用的异族漆画风格可见端倪。作案时间也很充裕,整场出阁会持续两个时辰,她只需要蒙头出去弹一曲,那个人不是她,只是一个替身。而她则趁机劫囚,刚刚归来,准确来说,萧遥进入她卧室后,她才翻窗回来的。这样,即便被查到蛛丝马迹,这场出阁会还可以作为她完美的不在场证据。

     只可惜,萧遥的鼻子太灵敏,把艾霜受伤流血,当成了大姨妈。

     艾娘子紧挨着萧遥坐下,仔细打量萧遥许久,没有说话。最后,她就叹了一口气:“哎……其实,僚人并没有劫粮。”

     萧遥默然。

     艾娘子又道:“他们都说你在那次劫粮事件中杀撩立功,县里正要给你嘉奖。可是,黑水僚人真没有劫粮,袭击你的僚人,并不是……并不是我们!”

     萧遥道:“我知道。”

     艾娘子大怒:“你知道?那你为何不去县里说明?害得我们被官军剿杀这么久?”

     萧遥又不说话了。

     吼过之后,艾娘子冷静下来:“我只需要你帮我做一件事。”

     萧遥问:“什么事?”

     艾娘子摸出一个小纸包:“这是一包蒙汗药。你想办法让王八公子、萧昂和景世恒喝下。不让他们竞价,我找到买我的人了,但不想也不能出太多钱。”

     萧遥迟疑道:“王八和萧昂正在吃加了泻药的酒菜,用不着蒙汗药了,我帮你搞定景世恒吧!”

     艾娘子眼神一亮:“你对付王八和萧昂干什么?你……想买我?”

     萧遥赶紧摆手:“我只是帮景世恒。”

     艾娘子怒道:“滚!”

     萧遥就真的滚了,头也不回地滚回了诗雅堂,在一群牲口羡慕嫉妒恨的目光中,备受煎熬。摸了摸怀里的那个小纸包,萧遥就亲热地拉住了景世恒的手,把他拉到墙角倒上酒单聊。

     死道友莫死贫道啊!

     保命还是最重要的事情啦,艾娘子不简单,能纠集人手就走僚人首领并藏匿,还能轻松请人假扮自己,说明她的势力不小。至少,在翠微苑里,没有瘸爷和狗剩保驾护航,萧遥还是很虚的。

     再说了,弄昏景世恒,让他买不成艾娘子,也是在超度他嘛!这样一想,萧遥的负罪感就完全没有了,半包蒙汗药怼进了一杯酒,蛮扎实的。

     景世恒问了一番入幕后的细节,被萧遥忽悠过去了,又听萧遥准备借些银子给他买美人儿,景世恒顿时豪气干云,大叫一声:“买回去你我各一半!来!好兄弟,满饮此杯!”

     萧遥喝了酒,看了看对面正大吃大喝的萧昂和王八,又看看一脸期待的景世恒,心想,艾霜说她找到买她的人了,会是谁?从目前状况来看,最大可能是艾霜找了一个自己信得过的人,这样,她才能真正做自己的主人!

     环视一圈后,萧遥把目光锁定在了东南角的一个小包厢,那个包厢自始至终没有打开过,却有翠微苑的仆人送酒菜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