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 id="xUtBoIg"><progress id="inCDl4"><video id="JAm2iDTw"><menu id="367510"><xmp id="LIKCH"><output id="40298"></output>
  • <video id="pegdbaoh"><param id="vbkxfctwud"><cite id="qxgrtfk"><em id="zadfyismne"><xmp id="4637192"></xmp></em></cite></param></video>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四章 你对力量一无所知!
        四处都是传承者,很多都已经二阶了,不过还是有很少一部分是普通人。

         哪怕是普通人,能站在这里的人不是本身就有着不亚于传承者的能力,就是有着不怕死的准备,哪怕在二楼的传承者都没有这种不怕死,不畏惧的心理。

         易晨看了四周的任务,发现很多任务都是猎杀的魔兽,任务猎杀的魔兽一般的是成群的,十几只,二十几只。

         不过那都是一些等级非常低,最多也就二阶巅峰罢了。

         易晨突然看到了一个任务令他非常的兴奋,猎杀的10只二阶中期的云狼兽,外加一只三阶初期的云狼王。

         奖金是一千黄铜合晶,合晶是末世交易的“金币”可以说是末世时代的产物,合晶的等级又是不同。

         黄铜合晶,白银合晶,黄金合晶和铂金合晶,每一个都是政府的附魔师用了特殊的方式把未知的元素注入一个水晶载体,之后浮现出各种颜色和光芒。

         对于当世,一千黄铜合金可不是一个小数目,第一层的奖励,最多黄铜合金不过一百。

         这台玻璃显示器旁边有一个白色的卡槽,那是在前台注册的身份卡。

         “挺专业,旧时代的科技也是这么的难忘。”易晨叹息道,慢慢的把自己的卡放进特定的卡槽。

         易晨刚放进去,二楼主机还没有扫描完成就突然被一个人的手快速的抽了出来。

         “谁,为什么要拔出我的身份卡?”易晨疑惑的问道,其实他心里猜测到是不是有人要抢任务。

         “这片的任务区可一直都是我们谢铭佣兵团的,所以这个任务也是我们的,你不会不知道吧?”

         易晨看到的是一个黄毛青年,身后有着很多传承者,有一名二阶巅峰的剑圣,和一名二阶巅峰的半兽人。

         可是对于易晨来说,这不过是一个玩笑罢了。

         “如果我说,我不会让呢?”易晨邪笑着对着黄毛

         “不知天高地厚!”黄毛愤怒的说道。

         黄毛说完便一拳朝着易晨飞来,黄毛赫然是一名力量型的传承者。猿意拳圣传承!二阶中期!

         易晨右手从胸前用手腕扶住对面的拳头,让拳锋轨道位移,打开了黄毛的正门,然后学着易晨学着他的出拳,猛地照着黄毛胸前发力,就一下!黄毛便被打倒。

         “我并非是一个力量型的传承者,我是玩剑的,如果刚才打出去的不是拳,而是我身后背着的这把剑,可想而知,你就会一命呜呼了”易晨笑道。

         黄毛不屑的说道“老子人多,怕你?”

         “小虎,你退后。”一个满身伤疤的大汉说道。

         这个人就是谢铭佣兵团的二阶巅峰的半兽人。

         “小子,敢不敢签生死契约,来一把生死战。”

         生死战易晨早有耳闻,在这末世的环境下,政府不可能做到完全平乱,为了防止别人打斗伤及他人或者传承者厮杀大量伤及人类元气,就颁布了生死战系统,战斗需要双方协定好,开始后不能暂停,胜者有权释放或猎杀对手,但战后失败者的亲人,家属不得记恨或报仇。胜利者战后会受到政府传承者的秘密保护。

         “先说好,你输了,我不会放过你的。”易晨笑道,看来今天要见血了,末世以来,易晨从不杀人,但生死战无需刑事责任,不杀枉为人,更何况让他们长点记性也好,不要到处显摆。

         佣兵团是末世时代的小型战队,几十人组成的,完成单人无法完成的任务,然后按劳分配奖励的一个非官方自发系统模式,也算是末世时代的产物。

         “口气不小,我真是不明白你有什么能力去接受那个任务,又有什么能力和胆量与我对战,身份卡上显示你只是二阶中期的剑圣而已,更何况还没有看到你的剑罡和剑气,恐怕你二阶都是编给注册小姐的,我刚才是这么想的,但是现在我觉得你也许是一个麻烦的人。”半兽人说道

         “问剑大哥可是我们谢铭佣兵团的副团长,二阶巅峰,呵,打过我不算什么,毕竟我才二阶中期。”黄毛不屑的说道,似乎刚才被一拳打倒的不是他一样。

         不一会,易晨二人与他人之间形成了一股墙壁,玻璃透明的,但却不像是普通玻璃一样脆弱,那怕是刚才黄毛的全力一击应该也难动分毫。

         “我出手了!”只听一声怒吼,铭问剑的身体发生的奇异的变化,身体体型变得巨大,四肢变大更加粗壮,仅仅一瞬间的时间从一个人类变成了撑破衣服的巨大巨大巨人,3米多高通体发黄,眼神中透漏着戾气。

         兽化的铭问剑突然拔地而起,后腿一蹬把地面石板都磨得破碎一地。这一发力事发突然,又是力量惊人。

         铭问剑和易晨相聚不过十米,对于兽化的铭问剑来说,十米之遥,堪比一步!

         易晨来不及躲闪,便双手迎上。兽化的传承者都有着强大的体质和庞大的力量。

         这点对于现在的易晨来说简直是强大的没话说!毕竟易晨不过是精神力强大,剑术才堪堪二阶中期。

         更何况手无寸铁!

         易晨直接被铭问剑推到了边界,旁边的玻璃都有些裂痕,可想而知兽化是拥有多么强大的力量。

         易晨慢慢站了起来,抹了一把嘴角的血迹。

         “别急啊,老兄。”易晨从背后抽出一把红色的剑刃。

         全场震惊!因为什么?中级魔剑!荆棘之剑!

         不管是谢铭佣兵团的人还是围着看热闹的人,都震惊了。

         “你的那把剑?是荆棘之剑吧,胜者可以得到失败者的任何物品,包括武器!”铭问剑突然血性大发。

         管他是怎么得到的,杀了他,这东西就是我的了!

         台下的一名深黑色风衣的男子突然兴奋起来。他就是谢铭佣兵团真正的团长,一个二阶巅峰的剑圣。

         对于他来说,拥有一把好剑,胜比练就十年!心理已经在盘算着怎么样从铭问剑手中拿到这把荆棘之剑了。

         铭问剑再次冲了上来,按住易晨。一拳一拳的打在易晨的身上。

         “快点死!快点死!那把剑就死我的了!”铭问剑疯狂了起来。

         易晨面对这种疯狂分子异常无奈,这家伙比刚才更加凶狠。

         铭问剑下一拳要打在易晨的脸上的时候,易晨突然动了,一只手挡住了迎面而来的拳锋,让拳锋撞在了玻璃上。

         玻璃轰然爆炸,碎裂!玻璃划过铭问剑的身上和脸上,甚至画出鲜血,但却毫无知觉。

         易晨突然吓到了,刚才铭问剑冲得太快,力量太强根本无法躲避,直接被打的不知道东南西北。可是易晨精神力强大,不会轻易晕倒,再被打脸之际,全力反击,才堪堪躲避。

         易晨感觉此时在不施行召唤术,估计自己就冤死在这里了。

         易晨用剑割破手掌,把鲜血按在地上,默念咒语。

         铭问剑才不管易晨到底想干嘛,直接冲来上来,这其实是要一次性碾压对手。

         突然易晨前面出现了一阵白雾,白雾里面站着一个白发老者。

         仙侠位面的古老石壁上写着这么一句话

         谁还记得有一个老仙人他曾因渡情劫,归于佛门,因渡情劫,以道成仙,因渡情劫,万劫不复。

         他曾荒芜剑祖,仙剑神王。天赋异禀,少年天才。直到成神之劫,却不慎被游神雷劫劈死。

         弟子数万众,为之吊唁,众仙朝拜之景,可谓“旷世之景”

         白发老者轻轻挥手,直接把铭问剑打飞。

         全场再次震惊!

         “你对力量一无所知!”易晨对着被打飞的铭问剑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