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 id="xUtBoIg"><progress id="inCDl4"><video id="JAm2iDTw"><menu id="367510"><xmp id="LIKCH"><output id="40298"></output>
  • <video id="pegdbaoh"><param id="vbkxfctwud"><cite id="qxgrtfk"><em id="zadfyismne"><xmp id="4637192"></xmp></em></cite></param></video>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二章 华夏龙组——阶级大翻盘!
        易晨醒来发现此时正在一个合金房间里,四面封死,没有一点灯光,自己双手被考在自己面前的桌子上。

         易晨感觉非常神奇,自己明明被一个很强大的人攻击,自己昏倒前,以为自己死定了,为何会在这里,也许是有人把自己救了,可这又是如何,考我?关我?

         突然一缕刺眼的红光,门被打开了,从外面走出了很多穿着黑色兵服的军人,手里拿着冲锋枪对着易晨。

         “别把这东西对着我!”易晨被红外线射的不舒服,喊道。

         “闭嘴!”一个军人说道。

         “我这么告诉你,等你扣动机板的一瞬间,你已经死了,你可以试试!”易晨笑道

         那名军人沉默不语。旁边的一个人说道“被我们扣住,你还有劲说话,我们手里可是实打实的真枪实弹,你的手铐可是最新版的神风四代合金手铐,你别觉得你是传承者,你就牛逼!再比比一句,老子毙了你!”

         易晨忍不住了,站起来猛地踹了一脚那名军人“我去你大爷,来毙了老子!”

         “我擦,好快的速度,兄弟们,揍他!”被踹倒的军人喊道

         一颗颗子弹打在了易晨的身上,易晨不为所动,对于他而已,很早就免疫子弹了,虽然自己是召唤师,但练习剑术的时候早就已经有了剑罡。然后剑罡就是一层护盾,挡住物理攻击的护盾。

         当易晨正在嘲笑他们火力如此之差的时候,一颗带着金色光芒的子弹飞来,直接打穿了易晨的剑罡,在一座楼顶上一个带着墨镜的,穿着黑色皮衣的人,面前摆了一把狙击枪。

         “战神五代穿甲狙击枪!”此时有人大喊。

         “我操,什么东西,这么厉害!”易晨嚎叫道

         不一会,门外再次有了脚步声,从门外进来了一个穿着中山服装的老者。

         “年轻人,不要这么心急,我会放了你,但是有前提。”中山装老者说道

         “你们这个叫什么什么手铐,先给我解开!不然不免谈!”

         “是神风四代合金手铐,没见识!”刚才那个被一次踹倒的军人抚了抚军帽说道

         “欠揍吧,我管你丫的什么神风什么玩意,给我解开!”易晨朝那名军人的头拍去,又收回来,吓得军人往后退。

         中山装老者用眼色示意那名军人给易晨解开。

         “这多好,说说你的前提吧,至少有救命之恩,如果我不能接受,你们很难说能拦住我的。”易晨找了一个椅子坐下。

         老者眉头一皱,老者并非因为易晨的可能性出尔反尔,是“救命之恩”但也并没有过多的在意,也许是在他没有精神力而昏倒的时候把他放在了帝都城内。

         “我们想要研究你的身体,让普通人获得强大的生存力量!”此时老者说话时铿锵有力。

         “你别闹了,是扒皮还是抽筋,有空抽个血还勉强接受,想解剖啦之类的,那就算了吧。“

         “你现在可以走了,但是戴上它,我们随时可以找到你,当然,像你说的,就是抽抽血。“

         老者从身后拿起了一块手表,手表上的指针并没有动,手表并不新颖,甚至一些泥土混进了手表的铁圈夹缝中,手表上是铁的链子,链子上锈迹斑斑,一副陈年旧表的样子。

         易晨既然答应了,那就戴上它,一颗手表而已,又不会出人命,更何况人家都救了自己的小命。

         易晨戴上表后,感觉有一丝麻木。老者的嘴角微微上扬。

         易晨的精神力在戴上表后,一丝一丝的流失,因为流失的量很微小,所以易晨并没有察觉到。

         易晨走后,老者来到了一个地下室,这里非常的潮湿,甚至不时的有老鼠穿行,但老者并不关心,更不在意。

         这里摆放着很多的桌子,桌之上放着各种各样的材料。

         老者端坐在一把椅子上,精神汇聚,桌子上的很多东西开始自己动了起来。

         ——炼金术:通过药物或收集的材料用来制作一些器材,制作好的器材通过附魔后,显现出特殊的能力,炼金师一般也会精通附魔术,但一些先天不适合附魔术的炼金师往往炼金术超乎想象的天赋异禀。

         毫无疑问,那名老者就是一位炼金术师,炼金术不和其他职业相同,境界分化更是截然不同,但炼金术士稀缺,每个都有很好的成长力。

         一品炼金术士,二品炼金术士,三品炼金术士,四品炼金术士,极品炼金师。

         炼金术士到了三品就有了杀伤力和攻击力,但是在此之前,炼金术士也可以使用禁术获得强大的能力。

         这老者赫然是一名一品炼金术士。

         帝都再也没有了曾经大都市的风范,现在只是留下了一片废墟之城,不过因为是人类的聚居之地,这里要比一起一路走来的地方要好些,毕竟有人去维修一些原来的设备和建筑。

         街道上有一些小的石块,再仰头向上看,很多建筑大楼的棱角和楼顶都残缺不齐,但地上的石头也没有多少,可见,有人为去收拾这些障碍物,虽然并非是多么干净,但至少可以行人了,估计收拾这里的人也尽了不少力。

         地上也有一些未被全部清洗的风干了的血迹,谁也不知道那是人的还是魔兽的。谁也不知道了。

         破败的大街上依旧有人走来走去,有人成群结队的在大街上嚣张的喊骂,有些人低调冷漠的避开所有人的视线,有些人坐着巨大的魔兽坐骑威风八面,有些人穿着破烂,蹲在角落里可怜的看着来来往往的人。

         也许在末世前,骑着魔兽当坐骑的人,因为某些事情,向现在蹲在角落的乞丐祈求,也许他当时不屑于他。这就是老板与民工。也许末世前成群结队的一个人被人唾骂,可是他们活下来了。

         这是什么?

         阶级大翻盘!

         在世界末日的面前,一切都是虚的!只有天赋和力量,地位和权利,才会被人尊重。

         易晨在路上看到了一位年龄差不多和自己一样的少年,枯黄的身体,步伐不稳,但眼神中却闪烁金光,因为他知道。

         这是唯一一次翻盘的机会。三十年河东,山十年河西。他一定不能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