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 id="xUtBoIg"><progress id="inCDl4"><video id="JAm2iDTw"><menu id="367510"><xmp id="LIKCH"><output id="40298"></output>
  • <video id="pegdbaoh"><param id="vbkxfctwud"><cite id="qxgrtfk"><em id="zadfyismne"><xmp id="4637192"></xmp></em></cite></param></video>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六章 王炎之故
        古装少年从天而降,在印度人民的眼中莫过于神明一般,亦是福照。

         战场已经持续了三天三夜,无数人的死亡在所难免。更何况魔皇亲征,在这个低等世界,又有几人可以胜过异界魔皇。

         再怎么说魔皇亦是修坤之境,在自己的种族亦是高贵地位。身为近半神的他已经再此修坤之境的桎梏已有万年。

         前几日听说位面开启,乱世又将降世。也许能在新世界打出一片天地,家族必定会赏识他,然后加以培养,供无数天材地宝,世间罕有的宝物,让他突破瓶颈,成为真正的半神。

         魔皇看到了从天而降的古装少年,眼中的血腥转化为了冷静,他能看出对面是何等境界。能让他感觉到明显的压迫感必定非一般之人。

         少年的衣摆无风自动,背后背着两把奇怪的剑,腰间是一个不知是何种魔兽的皮囊所编织而成的腰带,腰带上面挂着一把红色的手抢。

         少年缓缓的拔出自己的枪,不知何时从哪里抽出来了一个蓝色的擦布,擦了擦枪头。

         少年擦完之后慢慢的把枪头对准了魔皇,枪的周围聚集了无数股来自自然的能量,统统吸入枪内,枪管发着浓浓的红光,非常的刺眼,普通人都不敢去直视它。

         这让魔皇感觉到了无比危险的感觉,潜意识告诉他,赶快跑!可是此时魔皇却难动分毫。他不知道自己是震惊的无法走动,还是是那个神秘的少年做到?

         多少年了,自神魔大战之后,他再也没有感觉到能让他感觉到非常危险的感觉,对面的少年看似年轻,但真实年龄,却并非是如此。

         数万年的阅历让他知道什么叫做危险。

         砰!砰!砰!

         神秘古装少年的枪口放射出了三道强大的能量。此时魔皇大汗淋漓,他依然不能动!

         魔皇在紧急关头,聚集了强大的精神力转化为能量护盾,硬生生的接住了那三股能量。

         魔皇承受住了能量冲击,然后双手聚集了魔力,直接往自己的大腿上打了几下。

         动了,在着无数的岁月中,他懂得了很多东西,刚才自己不能动的原因也许是强大的威压,半神的威压!再加上古装少年运用了某上古秘辛所致。只要通过魔族的强大魔力击中被施法的地方,即可解开。

         魔皇突然原地消失,神秘少年眉头一皱,即刻转身抽刀猛地向后砍去。

         只听一阵尖叫,魔皇便被砍在地上。

         魔皇的胸口被划这一道深深的黑色伤口。伤口中不断冒着黑烟,魔皇看着自己深深的伤口,又看了少年手中的刀刃,脸中浮现了绝望的神色。

         少年在他眼中看到了祈求,绝望与不甘。魔皇的脸上更是一种震惊的神色,不可置信。

         少年慢慢抬起手中的黑色刀刃,指着魔皇。

         “犯我族人者,虽远必诛!”少年冷声道。

         魔皇在临死前终于明白了此人是谁。自神魔大战之后的传说

         王炎之故

         在一块自神魔大战后的王炎家族的剑冢壁画上写着:

         人有天数,更有天命,逆天而为之人,必定伤及四周。

         神魔之战,位面之战,鬼灵族之首,邪晋鬼圣魔君在灵渡之战中阵亡。神魔之战后,万世和平,神器鬼刀流落人间,人间众首领纷纷寻之。此物乃不祥之物应早日归还于封印。王炎家族首领王炎简章误打误撞中获得,此物灵性强大,魅惑性极强。王炎简章被此物迷惑,获得了强大的力量,无法自拔。不时日,王炎简章被刀魂所控制,斩杀了自己的近亲族人。

         当世大家族分两家,一家名为主家,就是嫡系长子的直系亲人,家族首领的家室。另一个叫做将家,就是除长子外及家室的一切族人。家族的存亡是主家决定的,将家要要为主家赴汤蹈火,在所不惜。

         王炎简章是王炎家族真正首领,此时王炎之变故,家族纷纷自立而起,独霸一方。占据良田,美池,旷地,等家族财产。

         唯有王炎铭带领家室,纷纷前往主家庭院,封印鬼刀,却不幸遭到鬼刀的刀魂强大侵蚀,全军覆没。

         王炎铭之子王炎祁尚年幼,没有跟随其父,幸免于难。

         几年后一个少年腾空出世,身后背着两把神刀,一把火枪,平乱了王炎之变,统一了王炎家族。

         据说王炎简章被斩杀了,王炎家族世代守护的剑冢炎魔刀消失了,鬼刀再次隐于世间,圣门的帝王枪失踪了。

         此人定是当年的王炎后人。这不过只是临死之前想起的而已,不过他也的确不明白那个传说真的竟然会是真的,毕竟对他而言传说很不现实,一个年轻人就翻起这么大的风浪,驯服诛灭万人的邪刀,王炎家族身为贵族,守护的神奇还是上古宝器炎魔刀,传说炎魔刀是可以穿越任何屏障,使用者将穿梭于空间与时间的隔阂,拥有这种能力的人据说只有上古游神才能办到。

         不管如何,魔皇虽然死的不甘,但却不冤,能死在两把神奇的刀下,也算是一种荣耀。毕竟无数人都没有见过却很稀罕的东西当然比较尊贵。

         这不过都是几个月前的事情了……

         易晨满身是血的靠在一颗巨大的树旁边,末世之后树木疯狂的增长,原来只有手臂粗的小树苗,变成了堪比百年老树的程度。

         易晨虽然浑身是血,但是并没有哭丧这个脸,嘴角却微微一笑。

         他身后是一片魔兽的尸体,脑壳崩裂散落一地脑浆的也有,尸体堆成了小山似的,残缺不全的身体,少胳膊断腿都是常见,如果让现代人看到了,哪怕是久经临床的老医生,也会一阵呕吐。

         也许几个月前的易晨看到此景,估计连腿都软了,更别说这些都是他杀的了.如此血腥的场面却还能清然一笑。也算是末世给他的莫大成长。

         易晨原以为凭自己的能力,斩杀这十头云狼兽会轻而易举,却弄得自己快不成人样了,才能面青斩杀这十头云狼兽。

         云狼兽因巨大,无法抬起,更何况又有十头之多,现在易晨浑身是伤,用微弱的精神力做一个标记发送到任务中心的管理人员,让他们来搬运。这是身份卡注有的信息,易晨早已看过了,不过这样会损耗两成的合晶。

         刚刚发送完毕突然想到一件非常可怕的事情。

         三阶初期的云狼王至今为止未能出现!

         嗷嗷嗷

         易晨所靠在的大树粗壮的树梢上站着一个身影,声音的来源便是从那里传来。

         汗水和血水交替,感觉到了轻微的刺痛。像身体上趴着莫名的生物,慢慢啃咬着自己的皮肤。

         易晨再无战力的情况下,云狼王就出现了,敢情它丫的就是来让他的手下消耗我。等我没什么能力反击,它在出现,坐收渔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