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5章 筑基修士
    青阳宗卧龙城据点位于卧龙城最中心,传闻卧龙城所占据的地方以前是一条元婴期妖龙的坐化之地,拥有莫大的妖力。

     但是这种传闻也只是在郑国只见流传,多半也是假的。若真的有一只元婴期妖龙,早被其他大洲的超级宗门所占据,还轮得着在郑国修真界苦苦挣扎的青阳宗?

     青阳宗选择此地建立据点时,除了想要占据迷连山脉这个宝库外,还有另一个原因。

     卧龙城,虽然不是什么元婴期妖龙的坐化之地,但在三百余年前有两只金丹期妖兽被青阳宗祖师杀死,魂魄被封印于卧龙城大阵之中。

     凡青阳宗弟子,在获得青阳宗祖师青阳子亲手铸造的阵牌牌后,便可依靠卧龙城大阵之力驱使两只金丹期妖兽魂魄进行攻击或者防御!

     一路上马车上非常寂静,没人说话,秦梓杨也只是将杨柳青拥在怀中闭目养神。

     饵已经下水,就看鱼儿何时上钩了。

     只要解决了夺舍秦康杨这个至少是金丹期的修士魂魄,那么秦梓杨接下来就可以全力准备青阳宗事宜及……半年后的灵种出世!

     大约一刻钟后,马车驶进了一座巨大的庭院中,十几个劲袍大汉簇拥着两个中年人迎了出来。

     “哈哈哈哈秦长老,恭喜恭喜,为宗门寻得四名优秀弟子,劳苦功高啊!”为首一名身材高大,圆脸细碎卷发的中年人率先拱手说话。

     “李长老,别来无恙,说起来此次功劳还全赖犬子,若不然我也不会知道外国宗门居然敢在我卧龙城劫持灵童!”

     所谓灵童,就是还未接触修真但却因资质逆天,或者拥有特殊血脉的孩童,被宗门内定后就会被称为灵童。

     在郑国修真界中,宗门每次举行收徒大典时灵童最多也就三四个,从没超过十指之数。

     而现在,距青阳宗收徒大典不足半年时,秦烈长老竟然寻找到了三名灵童!

     这个功劳,足以惊动青阳宗金丹长老。

     “杨儿,快来拜见两位叔叔。”秦烈抚掌大笑,对这身后的秦梓杨吩咐道。

     “这位是李瑜李长老,筑基初期。”秦烈对着眼前这位圆脸卷发的高大男子说道。

     “见过李长老。”秦梓杨不卑不亢,微微拱手。

     以他近五百年修真生涯经验,可以大概感知到这位李瑜长老年龄最多不过三十,却已是筑基初期,资质还算不错。

     而且,若他没感觉错的话,李瑜长老身上有一种他非常讨厌的气息,前世他就在这种气息上吃了不少的大亏。

     佛门功法。

     这名青阳宗的李瑜李长老,竟是一名佛道双修的筑基修士。

     “哼!秦长老,那四名孩童还未经过宗门内门长老断定,怎么也能冠以灵童之称?”一个不咸不淡的声音从李瑜长老背后响起。

     只见一个胖乎乎的中年男子从李瑜背后走了出来,在他背后,还紧跟着两名少年。

     “楚长老,是不是灵童我秦某当然亲自检查过,用不着楚族长为我秦某族事操心!”秦烈眼神一变,冷冷的对着这姓楚的胖子说道。

     楚锋,卧龙城楚家家主,筑基中期,与秦烈同为青阳宗外门执事,两人因私利从宗门斗到卧龙城,足有近三十余年。

     在他背后,跟着的则是他最优秀的两个儿子,楚征、楚战。

     “嘿嘿,那四名孩童既然入我青阳宗,当然是宗门大事,秦长老为何会说成是你秦家的族事?难道你敢背离宗门!”楚锋眼中闪过一道杀意,冷声说道。

     “不好意思,忘了告诉两位这件事了。”秦烈嘴角出现一抹不可捉摸的笑容,淡淡的说道:“昨夜,那四名孩童因思亲过于悲痛,竟认老夫为义父,老夫拗不过他们,只得勉强答应。”

     “不过,虽然这四名孩童刚刚认老夫为义父,但若是有人要欺辱他们,也得问过老夫手中之剑!”

     这句话说的斩钉截铁,丝毫不顾及李瑜长老与楚锋长老两人难看的脸色。

     “哼!小人得志!”楚锋狠狠一甩衣袖,头也不回的走进了庭院。楚征和楚战二人也朝着李瑜和秦烈道声罪,赶忙跟上。

     “呵呵,秦长老,你别介意,楚长老就是这个脾气……”

     “放心吧,我和他斗的时间比你认识他的时间都久,他什么脾气我还不了解?”两人紧跟在楚锋背后,朝着庭院走去。

     四名拥有修真资质的孩童,而且其中三名还是有极大几率会被宗门认定为灵童的存在。即使是楚锋,此时也有些头疼。

     修真者们通常亲情淡漠,筑基期修士寿命三百年,金丹期修士可活八百年。至于元婴修士,至少也有三千余年的寿元。

     几百年的时间,修真者们的亲人早已死的不能再死,就算后代血亲存在,但是对于他们来说早已没了亲情一说。

     但是,对于这些初入修真界的孩子来说,亲情对于他们来说还是比较重要的。

     若是,这四名孩童……不对,就算是只有一个灵童,对于秦烈还抱着感激之心的话,那在接下来的几十年秦烈就能从他们身上得到源源不断的回报!

     远的不说,就是收这四名孩童为弟子的长老,尤其是那三名灵童的师傅,和秦烈的关系,无形中就拉深了那么三分!

     “父亲不愧是父亲,前一世若不是发生了十四弟被夺舍的事情,以他的心性谋略足以胜任青阳宗掌门一职。”秦梓杨走在背后默默地思索着。

     则紧跟着那四名被自己从天香楼救回来的四名孩童,正朝着据点的最深处走去。

     “义兄,感谢义兄前日搭救,还望义兄在宗门内多多照料!”一个软糯清丽的声音突然在秦梓杨耳边响起,回头只见一个明媚可爱的脸庞正带着十分真挚的眼神对着他说道。

     原来,是那对双胞胎的其中一个。不过,只有十岁左右的小女孩再怎么早熟,做出这种表情的时候还是有些勉强。

     这对双胞胎体内已经有淡淡的灵气,但还未到练气一层,也许是桃花谷的人教她们的。从桃花谷的人手中一晚上的时间又被另一伙人劫走。

     那三名孩童还杂懵懵懂懂亦或恐惧万分的时候,她竟然能在极短的时间内恢复,还以她的小聪明来打探周围的环境。

     也许,认父亲为义父的这件事,也还是他提起的吧。

     “呵呵,不妨事。不过,都这么久了,为兄还不知道你们的名字……”

     “小妹熊婕,这位是舍妹熊妤。”

     “我……我叫阿牛,这,这个也是我妹妹,她叫阿花。”背后,那个小男孩拉着与他同村的小女孩,紧张兮兮的说道。

     “笨,义父都说了,以后你叫秦珏,你妹妹叫秦蕊,这么快就忘了!”

     “哦,我叫秦珏、我叫秦珏,妹妹叫秦蕊、妹妹叫秦蕊……”

     短短的几十米路,这小男孩竟嘟嘟囔囔的小声喊了十几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