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七十一章、回到白镇
    “你是谁?”

     我在脑海里质问这个声音的主人,这是不属于我爷爷的声音,一个很陌生,很空灵的声音!

     “你问我是谁,不妨问问你自己,你是谁?”

     “我是谁?我是刘炎啊!”

     “那么,你看到的那个刘炎又是谁?!”

     他的回答让我顿时愣住,我是刘炎,而我看到的那个跟我长得一模一样的人是谁,也是刘炎?

     这世上有两个我?

     可是不对啊,那我的爷爷,杨林,山羊胡子,吴壮,陈晓琳他们,也都是有两个一模一样的人?!

     不可能!

     他是刘炎,那么我是谁?!

     我到底是谁?

     我使劲儿的捂住我自己的脑袋,在我身边寻找可以证明我是谁的踪迹。可是这破旧的山洞内,除了腐烂的食物之外,空无一物!

     “仔细想一想,你的前世,刘伯温!你站在那高高的法台之上,天地为你而风起云涌。站在你身后笑颜如花的女子,是你的夫人。你身前仪表堂堂的男子,是你的主公。你想起来了吗?”

     脑海中的声音再次响起,我的眼前闪过一幕幕似曾相识的场景,我站在高高的法台之上,身后那个女子一脸崇拜的注视着我,她不是别人,正是我的夫人。她有着跟陈晓琳一模一样的脸庞,却不是陈晓琳,而是我的青梅竹马,陈小莲!

     我面前站着的仪表堂堂的男子,也不是杨林,而是大名鼎鼎的开国皇帝,朱元璋!

     我的心中有了答案,我不是别人,我是刘伯温,我是刘基,对,我是刘伯温!

     “不!你不是刘伯温,刘伯温只是你的前世,你还没明白么?!”

     “而刘炎,则是你的来世,明白么?”

     “那我呢?”我冲着空无一物的山洞大吼道。

     “你?不过是刘伯温转世为人的时候,留下的一缕残魂罢了!”

     声音的语气很淡漠,不屑的呵呵一笑。

     “我是残魂,那你是什么?你是谁?回答我,你回答我!?”

     任凭我怎么怒吼,那陌生的声音再也没有出现。

     我彻底的癫狂,在山洞内四处乱撞,撞得头破血流,鲜血顺着额头流进我的嘴里,怎么会有种酸涩的味道。

     靠在山洞里,看着外面乌漆墨黑的天空,我渐渐平静,沉默不语。

     我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所有一路走来,爷爷和杨林全都成了活死人,存在于他们幻想中的美好空间内。吴壮和朱晓萌肯定还在守着店铺,等待我们的回来。陈晓琳差不多也快毕业了吧,不知道现在在干什么。

     而我却在这破旧的山洞里……

     不对!

     好像有哪里不对!

     我瞬间坐起,仔细思索着自己刚刚想过的一些事情,但怎么抓,也抓不住那个不对的点在哪!

     我有预感,我若是抓住了某一个点,就会解开这一切一切的不合理!

     我抓着头发,眉头紧皱着苦苦的思索着我刚才到底想到的哪一点,是让我突然惊起。

     最终,我才终于明白过来,这一切切的看似合理,却是最大的不合理!

     我所见到的,所经历的事情,都是美好而且最终按照我想象的那个最终好的结果而去的。这恰恰是最大的不合理!

     这不是现实的世界!这或许就是我的梦境,或者我的想象!

     笃定了心中的这一个想法之后,我尝试着用各种方法来让自己“醒来”。我想到了把自己撞晕,但是每次尝试之后,头破血流却丝毫没有晕过去的迹象。

     实在忍无可忍,我跑出山洞,想着找寻一个山崖或者大河,纵身一跳就能够脱离这个困境。

     但是无论我怎么往前走,面前都是一望无际的平原,就连一个土坡都没有。

     我不甘心,不甘心困在这梦境之中。我努力的向前跑着,期待着前面能出现一条大河,或者悬崖。

     就在我跑的肺都快炸的时候,前方突然有一丝反光。我抬头望去,前方的地面上有一些湛蓝的颜色。

     是河!

     我见到了救星,撑起身子奋力向前跑去,果然,不远处一条湖泊静静躺在那里。

     我走到湖边,看着如镜子一般平静的湖面,闭上眼睛,猛然一跃,跳进湖内。

     湖水很深,我感受到整个身子外面都是咕嘟嘟的声音,湖水充斥着我的鼻子和嘴巴里。渐渐地,我失去了知觉,眼前陷入了一片的黑暗。

     …………

     “砰!”

     我是被一个猛然的响声惊起的。起身才发现我身处于一间屋子的床.上,仔细一看面前房间的陈设,正是扎纸店里二楼我的房间内!

     我怎么会在这儿?

     刚才的声音,是房门开启的声音,但是房门那里却空无一人。我心中觉得奇怪,下床走到门口,往外看了看,仍是空无一人。

     四周寂静的可怕,毫无一点生息,我出了门,慢慢踱步下楼。

     楼下仍然是空无一人,只有一个一人多高的纸扎的纸人,被蒙着红纸静静的站立在店内。

     我皱眉看着这种场景,似乎是那么的熟悉。走到店外,门口雨棚下面的摇椅上静静的放着一把蒲扇,摇椅旁边的小桌子上,还有着一套茶具,茶杯里,还有在冒着热气的茶水。

     吴壮和朱晓萌在哪呢?后院?

     我走向后院,后院厨房里,灶台上的大锅冒着蒸腾的热气。

     我掀开锅盖,里面煮着一大锅的浓浓的鸡汤,香味弥漫,引得我口水直颤。

     东西还在锅里煮着,吴壮和朱晓萌呢?

     明明有生活迹象的屋子内,却见不到一个人的影子。整个后院里也没有一件晾晒的衣服,很不符合常理。

     忍住味蕾的冲动盖上大锅,我出了后院走出店铺,进了集市里。

     集市里人群熙熙攘攘的特别热闹,不过我还是发现了一些不一样的感觉。

     原本与我们店斜对面的李成志扎纸店不见了踪影,原本应该是他家店铺的两间屋子此刻挂着的是卖水果的招牌。

     他也走了?

     我来到这家水果店里面,看着收银台那里忙活的一个中年男子,上前问道:“您好,我想请问您一个事儿可以吗?”

     中年男子看着我楞了一下,随即笑道:“什么事儿,您说。”

     “我想请问您一下,您租的这两间店面,之前的租客是做纸扎的吗?”我问道。

     中年男子先是楞了一下,随后不解的看着我,道:“什么租客?我不清楚啊!我们租住这家店已经有六七年了,当时是直接空房子搬进来的!”

     听到中年男子这样的回答,我更加的疑惑了,只好跟他说了声抱歉,弄错了,随即走出了店子。

     这水果店在这里六七年了?李成志是一年前才搬过来的,怎么可能他会租住六七年?

     可是看他刚才的表现,压根没有骗我的意思。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太不合理了吧!

     怀着疑惑,我走在集市的街道上,看着熙熙攘攘的人群,不由得有些迷茫。

     这里难道不是白镇吗?

     可是这一切的格局状态来看,确实是白镇无误啊!

     但是为什么我总觉得不对劲儿呢?

     店里的茶水是热的,锅里的鸡肉炖的烂熟。原本看店的吴壮和朱晓萌也不见了踪迹,是店里面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在集市上游荡了一圈,一些挺熟悉的人还都给我打了招呼,一切都显得那么的正常和顺其自然。

     这让我终于想明白了,很有可能吴壮和朱晓萌去送纸扎了,没有来得及吃饭嘛!

     可能是我最近经历的太多,使得我疑神疑鬼,想太多了。

     想到这里,我的心里也总算有些石头落地。回到店里之后,给自己盛了一碗鸡汤,狼吞虎咽的吃完后,躺在店子里的躺椅上,悠然的喝着茶水。

     吃饱喝足,在雨棚底下悠然的扇着蒲扇,感受着阵阵拂过的微风,我感觉到浑身舒爽,无比的惬意。

     所有的一切都被我抛到了脑后,不再去想。

     我也累了,趁这个机会偷懒歇息一下,应该没什么吧?

     不知不觉,混混沉沉的睡去,再次醒来的时候,天色已经完全的黑了下去。

     吴壮和朱晓萌仍旧没有回来,我从摇椅上起身,回到店内,用店里的座机打了一下吴壮的手机,却处于关机状态。

     可能是没电了,我也没有再打,在厨房随便弄了点吃的,我便回到二楼睡觉去了。

     自始至终,那个一人多高的纸人都在店里放着,我一点都没动。

     这个纸人不是红色的,而是全身都是没有上色,纯白色的纸人上面盖着一个红色的盖头,我有些好奇,但是又从心里有些抗拒。

     躺在二楼的床.上,看着窗外透过来的月光,我没有一点睡意。

     我知道我自己肯定是从那幻境内跑出来了,但是为什么会跑回到店里,让我很费解。

     是有人把我带回来的,还是我就这么从幻境里直接跑出来的?

     山羊胡子现在在哪?胖虎呢,他在哪?

     我在幻境内,变成了那个黑衣长袍男,我所有的经历,是属于他的,还是属于我的?

     我为什么会经历这些?那个金龙殿内,到底有什么东西,会让我进入到那样的幻境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