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六十七章、尸蹩
    山羊胡子还在我的右侧熟睡,我左侧胖虎的位置上已经空无一人。我用手摸了摸他的被窝,已经冰凉,看来人离开的时间不短。

     迅速的穿好衣服,我下床把门打开,外面狂风呼啸,四周都是白茫茫一片,哪里还有胖虎的身影。

     他怎么会突然不见呢?

     我倚在门口,有些不解。若是他真的有情况,不辞而别算是怎么回事?

     在门口站了一会儿,寒风实在太大,我紧了紧身上的登山服,回身进屋把门给关上了。

     看了看我们的背包,也是一个都不少的放在地上,这说明胖虎走的时候,什么东西都没带。

     奇怪了,如果说他真的是有问题,想要害我们。把我们的装备什么的全都拿走,在这种地方,不出几天我和山羊胡子两个人就会成干尸了,他既没有拿我们的装备,又没有直接伤害我们,突然消失了,到底是啥意思?

     “哐当!”

     就在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木门突然被撞开了,胖虎正站在门口,怀里抱着一个雪白雪白的兔子。

     我一愣,冲他问道:“你干啥去了啊?”

     胖虎走进屋里,关上木门,嘿嘿一笑道:“我拉肚子,就找了个背风的地方解决去了。完事儿后发现雪地里有动静,一看是个大兔子,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它给抓住。今儿咱又有点荤腥可以填肚子了!”

     我看着他手中的兔子,纯雪白的兔毛,看起来也没有什么不正常的地方。胖虎也是跟之前一样,没有任何的问题。

     难道是我刚才想太多了?

     可是,这茫茫大雪山上,怎么会有兔子存在?

     胖虎把兔子耳朵苏栓住,绑在了柴火堆旁边,然后脱掉外套,冲我说道:“这出去一趟,我手都快冻僵了。我先暖和一会儿,你要是有空,就把那兔子给剥皮了,等下烤着吃。”

     说完,就躺上了铺子。

     我看他好像没什么异常,心里也稍微减轻了对他的怀疑。我肯定是被黑衣长袍男的话给扰乱了思维,有些神经质了。

     不管了不管了,至少现在什么也没有发生不就好了嘛。

     我把屋内的火再次生起来,然后把那白兔子提溜起来,打开木门走了出去。一辈子没有杀过生的我,今天准备解决这个兔子,我想到了一个挺好的办法。

     我拽着兔耳朵,弄了个雪球,把兔子头按进雪球里,过了没多久,它也不蹬腿了,闷死在了里面。

     既然成了死物了,那我也就有继续剥皮清理的胆量了。用随身携带的军用匕首划开兔子的肚子,忽然一个黑色的东西流了出来。

     不是兔子的内脏,而是椭圆形的扁扁的虫子。

     我凑近去看,忽然这虫子动了动,顺着血腥味就又钻进了兔子的肚子里。

     尸蹩!

     这兔子的肚子里竟然有尸蹩!

     我想把这个兔子扔掉,但是不知道这兔子里到底有多少尸蹩,只能慢慢的把它提起来,迅速的扔进了屋子内的柴火里。

     最开始的时候,为了防止柴火的火势会对木屋造成威胁,我们专门把烧火的地方砌上了一个挺高的小围墙。现在我把兔子扔进去后,噼里啪啦的声音不绝于耳。

     兔子身上的毛发瞬间烧光殆尽,肚子里面开始向外爬出尸蹩,但都没有爬出围墙,就被烧死在里面。

     可是它肚子里就像是装了不知道多少的尸蹩一样,一直有尸蹩再往外面涌去。烧糊味充斥着整个小木屋,呛得我只能捂着鼻子。

     山羊胡子和胖虎也从铺子上坐起。胖虎眉头紧皱看着我,撇嘴道:“小刘,你这烧的什么玩意儿啊?那么臭!”

     我看着他,说道:“就是你带回来的兔子啊!”

     胖虎一愣,随即穿上鞋走到火堆旁边,道:“兔子烧出来是这个味的啊?真难闻!”

     我看着他的反应,很自然随意,不像是刻意装出来得样子。

     山羊胡子也走过来,冲我说道:“尸蹩?”

     我一愣,随即点点头。

     山羊胡子道:“这种味道也只有尸蹩有了,特有的尸体腐烂之后的臭味和它们自身身上带着的类似于塑料燃烧时候的糊味。但是这兔子里面,怎么会有尸蹩?”

     我摇摇头,表示也很好奇。

     山羊胡子扭头看着胖虎,问道:“这兔子从哪个地方抓到的?”

     胖虎道:“就是这屋子后面的一个凹坑里,当时我在那个地方拉肚子,前面有个东西在动,我就好奇上前看了看,是个兔子,就把它抓回来了。”

     山羊胡子听完胖虎所说的后,沉思了一会儿,道:“拿好背包,我们过去看一看。”

     我们三个人把东西整理好,背包全部带上,火也给灭掉之后,就出了木门。至于那兔子身上的尸蹩,也早已被烧光殆尽了。

     出了门,跟着胖虎所说的地方,我们找到了那个凹陷处。风雪比较大,但是还能看出刚才胖虎所走的足迹。凹陷处有一片雪地是被踏平的,现在音乐还能看到黄色的秽物。

     胖虎跟我们往旁边一指,道:“那兔子就是我在那个方向发现的。之后我就慢慢的靠近它,奇怪的是它也不跑,就这么蹲在那里,我这才抓住了它。要不然在这大雪地里,它跑的那么快,我肯定追不上。”

     山羊胡子点点头,道:“走,上那边看一看。”

     我们三个人来到胖虎抓兔子的地点,这里已经被积雪覆盖上了薄薄的一层,但是还是能看到些许印记。

     山羊胡子蹲下来,用手拨开上面的积雪,之后拿出铲子,开始慢慢的从这里往下挖。

     “这里面有东西吗?”我不解的冲山羊胡子问道。

     山羊胡子点点头,动作很轻的继续挖着积雪,不多时,铲子碰到了什么坚硬的东西,发出一声很响的撞击声。

     他停了一下,用铲子拨开旁边的积雪,一个黑黝黝的,有一指多粗的洞口出现在了我们的眼前。

     “这是?”我看着这个不大的洞口,对山羊胡子问道。

     山羊胡子站起身,把铲子放进包里,指着这个洞口说道:“这下面,应该有尸体。”

     “有尸体?”胖虎惊讶的问道。

     山羊胡子点点头,道:“这下面应该是有尸体,而且还不止一具,久而久之形成了尸蹩。这些尸蹩存在于尸体上面,靠着尸体来供给养分。尸体的养分被它们榨干之后,它们便开始寻找新的养分供给,恰好这只倒霉的兔子经过了这里,这些尸蹩钻进了它的尸体里。你看到那兔子的时候,不是它不想跑,而是它已经跑不掉了,尸蹩在它和地底之间形成了一个养分供给的通道,所以它才会停在这里,任由你去抓。”

     “可是我抓到兔子的时候,它的身上也没有任何的伤口啊!”胖虎再次说道。

     “这是因为尸蹩有一种十分独特的功能,来保证供养者不会死去,这样它们就会有源源不断的供给。这么说你明白了么?”山羊胡子道。

     为了让自己得到供给,不杀死供养者,反而让供养者活着,生不如死,这些尸蹩可真的是恶毒啊!

     看着这个小洞口,我对山羊胡子说道:“那我们现在要干什么?把这个洞口给堵上,还是下去看一看?”

     “啥,下到这里面看一看?这里面说不定全是尸蹩,到时候我们进去了,把我们三个人都给吸死了怎么办?”胖虎一脸的不情愿。

     山羊胡子道:“还是下去看一看吧,我有预感,我们要找的东西,很有可能就在这附近了。这地方若是有尸体,必然会有阴气!”

     说完,山羊胡子拔出洛阳铲,一节一节的装上之后,道:“下去也不能太冒昧,先看一看这地方下面的情况是怎么样的。”

     我们把洛阳铲打进土里,这种山石地真的很不好弄,洛阳铲有好几次打下去,都是发出了跟石头撞击的声音。

     最终从拔.出来的土壤来看,最下面是黑色的土壤层,中间伴随着红色的岩石层。

     山羊胡子看了看土壤,道:“就从这里开始挖吧!”

     说干就干,我们三个人拿出工兵铲,挥舞着铲子开始往下挖,但是这不像是在平地上挖土。稍不注意铲子就磕在了石头上,震得手臂发麻。

     挖了将近两个多小时,一个一米见深的洞口才出现在我们的面前,我们拿着洛阳铲往下一捅,周围泥土掉落,一个幽深的洞口出现在我们的面前。

     忽的,一股恶臭直扑我的鼻孔,呛得我差点晕厥过去。我们三个人呼吸了好几口新鲜的空气,在洞口外面又等待了一会儿,等着里面的有毒气体全部散干净后,才一个接一个的跳下洞口。

     洞内幽深黑暗,没有一点光芒,我们不敢用明火,只好用荧光棒照亮。

     下来之后,左右分别有两条路,我们可能是挖到了某一个通道的正上方,所以下来后,一时不知道该往哪边走。

     “往右边这边!”山羊胡子道:“这边尸臭的问道更加明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