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十七章、又出事了
    这老太婆也不管李成志愿不愿意,自顾自的便往前走。李成志这一想,店里的伙计还在马路牙子上呢,就跟老太婆说,兔子送给她了,自己还有事儿,要先走。

     但是老太婆好像就没听到李成志的话一样,仍是自顾自的往前走着。李成志无奈的摇摇头,心想一个兔子,老太婆拿就拿了吧,也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

     所以便转身就要走。

     但是刚转身,就看见老太婆站到了他的身后,手里拿着一只褪了毛,已经烤的金黄的兔子。老太婆冲李成志一笑,把兔子拿到李成志的跟前,道:“给,做好了,拿去吃吧。”

     李成志当时就觉得自己是撞邪了,所以第一个念头就是跑。但是腿脚怎么的都不听使唤了,就见那老太婆把兔子递到了他的手里。他的手不听使唤的就往嘴里塞。

     看着是烤熟的兔子,入口却是一股很明显的血腥味。李成志知道自己撞邪了,面前这老太婆一定不是人。但是想跑就是跑不了,自己的身子都不受控制,两只手正拿着那所谓的烤兔子使劲的往嘴里塞,大口的咀嚼。

     李成志也不知道自己当时是怎么把那一整只兔子全部给塞进嘴里的。吃完以后,老太婆满意的冲李成志笑了笑,就走到旁边的坟头后面,不见了。

     老太婆不见后,李成志的身体也能动弹了。他完全疯了似的往马路上跑,但是一想到自己的伙计在,便又放缓了步伐,慢慢悠悠的走过去。一言不发的坐上车,由蒋涛带着回去了。

     我们听完李成志所讲的事情来龙去脉,如果他说的都是实话的话,这件事情好像就没有之前我们想象的那么简单了。

     李成志吃掉的那一整只野兔子,并不是兔子,而是我们在坑里发现的那黄鼠狼崽们。那么,突然出现的这个老太婆是谁?我想最有可能的,应该就是黄鼠狼崽死的尸体旁的,那座老坟里面埋着的人搞的鬼。

     吴壮叔说,那个老坟里埋着的,是赵老爷子过世多年的妻子。那么这件事情到目前来看,里面必有隐情!

     但是奈何,就算唯一知道真相的这个黄鼠狼精,也被取了仙骨,开不了口。所以这件事情所有知道内情的人,全都死掉了?

     我觉得并不是!

     这件事情有查下去的必要,因为处处透古怪。

     现在也只有去赵家,问一下赵老爷子和他老伴的一些事情,看看能不能从中找出一些,有用的信息。

     李成志被鬼迷心窍,着了道杀害了那么多的黄鼠狼崽,被黄鼠狼精附了体,折磨了一番,也算是得到了报应。

     但是赵老爷子死去的老伴为什么要借助李成志的手,来残害那么多的小黄鼠狼崽?联想到李成志之前在赵家送纸扎的时候,亲手烧掉了已经压扁了黄皮子,难道是因为这个?

     赵家兄弟们说,赵老爷子身体硬朗,但是突然前段时间得了怪病,开始骨瘦如柴。是因为压在床底下的那个黄皮子?

     这么一说,我的思路也渐渐清晰,据我分析,应该就是赵老爷子突然得了怪病,起因是因为床底下的黄皮子,这黄皮子和我们所遇见的黄鼠狼精是一家的,赵老爷子不知道什么原因把这黄皮子给压死了,然后黄鼠狼精便报复了赵老爷子,就把他折磨致死。见自己的老伴被折磨致死,赵老爷子的妻子忍不住了,便借李成志之手,把黄鼠狼窝里的崽子们都给弄死了。

     为啥选李成志,我估计也是因为之前李成志在赵老爷子家把黄皮子给烧了,已经沾上了黄鼠狼精,所以是个很不错的人选。

     再之后,黄鼠狼精瑕疵必报,报复上了李成志。

     这个理论点,完全是成立的。但是这里面,还有我们不知道的事情。那就是,到底是谁,把黄鼠狼精的这个仙骨给取了?

     我把我的想法跟他们几个说了后,几个人都点头表示赞同,山羊胡子提出了异议,就是,或许这里面我们不知道的事情还很多,为什么赵老爷子死之前的最后一句话是“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狗窝啊”,这明显是在感叹什么。

     所以我们决定,再去赵家走一遭,如果事情不如我们想象的那么简单的话,那赵家的人可能还会有危险。因为毕竟仙骨,不是一个任何的普通人想取就能取出来的。

     事情搞清楚了,李成志当时被鬼蒙眼,不知道自己干了什么。不是他的本意也好,因为在我看来,李成志这个人除了性子傲之外,不像是残害小动物的人。

     我们辞别了李成志,回到了扎纸店内。刚坐下屁股还没暖热,店里的座机就响了。

     我去接通电话,那头传来一阵哭泣声,一个女的声音传来:“喂,老刘扎纸店吗?能不能再帮我们送一套纸扎过来,我家男人不行了!”

     我按规矩,问了一下她的地址和名字,她说自己姓赵,包李镇上的。

     我一愣,又问他,是不是包李镇今天刚在办丧事的那家。

     这话一问,那头哭的更凶了,说着是是是,又说,“小兄弟你来的时候能不能帮我们看看,这到底是咋的了!我家男人早上还好好的,这下午突然就不行了!”

     “你别急,我们马上到。”我挂断电话,冲着山羊胡子他们说道:“快,老赵家又出事儿了!”

     山羊胡子,杨林和吴壮瞬间站了起来,二话不说就往车上搬东西。

     …………

     我们赶到赵家的时候,赵家门口都已经站满了人。我们把车停好,跑进院内,院子里已经围满了人,人群中央,一个妇女坐在地上,一个四十多岁的男子,躺在她的怀里,嘴吐白沫正在抽搐。

     我挤进人群,蹲在地上,冲那妇女问道:“怎么了这是?”

     妇女抹了一把眼泪,道:“我也不知道啊,中午还好好的,就出去买包烟的功夫,刚回家就突然栽在地上了。”

     我看着他怀里这中年男子,就是赵家老大,全身煞白,嘴吐白沫,浑身抽搐,像是中毒了的痕迹。

     我冲妇女说道:“看这样像是中毒了啊,赶紧送医院啊,在这儿哭有啥用?”

     妇女道:“晚了啊,已经没气儿了,浑身冰凉了。”

     我上前一探赵家老大的鼻息,果然是已经出气进气都没有了。再一摸,身上冰凉,毫无生命体征了。山羊胡子翻开他的眼睑看了看,又看了一下男子的口腔,道:“还活着!”

     所有人全都一脸惊讶的看着山羊胡子,我对山羊胡子说道:“阎老,可别开玩笑,他现在这样,就像是已经死了好久一样,怎么会还活着。”

     山羊胡子没回答我的话,站起身冲着周围围观的人群说道:“好了好了,大家都散了吧,没什么好看的了。”

     杨林和吴壮协助着山羊胡子把人群给遣散,院子内就剩我们几个人和赵家人一家。山羊胡子让吴壮把院子大门给关上,之后便从背包里拿出一沓没有画的黄符。让赵家人先行回避,我和杨林一起帮他画符。

     山羊胡子现画的符,是招魂符,这种符咒一般道士都会,就是人被惊着了,或者说丢了魂,发癔症什么的,都可以用招魂符来招魂,之后烧了符纸,符灰拌水服下就行。

     但是这次山羊胡子画的符,明显比一般的招魂符要大许多,上面画出的线条和字都要复杂许多。我没学过画符,所以都是他和杨林画着,我和吴壮在一旁帮他们拿走晾干。

     山羊胡子和杨林两人各画了七张符,画好之后,两人头上都布满了细密的汗珠。画符讲究心神合一,所以要耗费的精力也很大。

     符画好之后,山羊胡子把赵家人找了过来,问其中有没有属鸡的,属鸡的留下帮忙架着赵家老大,他要做法,把赵家老大的魂给找回来。

     赵家里属鸡的,还真有两个,一个是赵家里排行最小的小妹,三十岁的一个姑娘,叫赵喜来。还一个就是赵家老二,两个人正好大了两轮。

     赵家老二和赵喜来两个人按照山羊胡子的要求,一人站一边,把赵家老大给架了起来。

     山羊胡子叮嘱他们两人,接下来无论看到什么事情,都不能说话,就保持这个姿势不要乱动。如果出了意外,那所有人都会有麻烦。

     赵家老二和赵喜来点头表示知道了,之后山羊胡子在他们的头上,贴上了个黄符。

     一切弄好之后,山羊胡子在赵家老大的脑袋,两边肩膀,肚脐,膝盖,脚上全都贴上了符纸。正反两面都贴上后,便开始了真正的做法。

     我们站在堂屋内,山羊胡子站在院子正中央,从包里拿出伸缩的桃木剑,拜过三清后,开始原地打坐。

     原地打坐一会儿后,山羊胡子猛然站起,挥舞着桃木剑,在院子内踏出一套有节奏的步伐,忽的赵家老大身上的符纸动了!

     山羊胡子看到赵家老大身上的符纸有了动静,立马收了步子,拿着桃木剑,往赵家老大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