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十三章、黑衣长袍男
    我实在受不了于峰在我面前走来走去,站起来挡在他面前,道:“遇到什么事儿了?”

     于峰眼神复杂的看了我一眼,道:“那个尖锥,上面只有杨林的指纹。”

     “什么?”我呆愣在原地,“不可能!怎么可能!杨林不会真的杀人的!”

     于峰坐在了床边,皱眉道:“我也觉得不可能啊,但是现在所有的证据全部指向了杨林,再发现不了其他的证据,能证明杨林的清白的话,那肯定这个案件就会坐实了!”

     我看着于峰,道:“你能不能把案子接过来,再给我留点时间。昨天夜里我们在哪里的时候,见到的黑影,还有我在车里后视镜里看见的人脸,都告诉我,这件事真的有古怪!”

     于峰道:“这么大的案子,已经转交到我们刑侦大队来了。不过凶器已经找到,再加上出警警员的人证,这个案子恐怕不久就要上交检察院了。我最多只能给你托一个星期的时间,你自己想想办法吧。”

     “谢谢谢谢!”我很正式的冲他鞠了个躬。

     于峰摆摆手,道:“你别谢我,我相信你们的为人。并且如果案子真的有蹊跷,我们如果就这么定案了,也冤枉了无辜的人。作为一个人民警察,不能冤枉一个好人是我的行事标准。”

     下午的时候,我从于峰的住所出来后,给山羊胡子打了个电话,说明了一下这里的情况。山羊胡子让我等着,他马上就过来跟我汇合。

     没办法,有时候一个人解决不了的事情,还是需要几个人一起商量着来。

     我回到了宾馆,刚坐在床.上,电话便响了起来。我以为是山羊胡子到了,打开手机一看,却是显示的未知号码。

     接通后,那边迟迟没说话,我试探性的问了句,“谁啊?”

     “想救你的兄弟吗?”

     “你到底是谁?”

     “我是谁不重要,如果你想救你的兄弟杨林么?”

     “你要干什么?”

     “呵呵,想要救杨林,来二高的教师公寓天台等我,夜里十二点。不要带任何人,懂?”

     说着,电话直接挂断,没给我再说话的机会。

     我重播这个电话,却是个空号。

     到底是谁?

     我的脑子现在很乱,从通话的内容来看,他知道杨林入狱,并且知道我现在已经陷入了困境,没有别的办法洗脱杨林的罪名。他到底是谁?一直在监视着我们?要不然怎么把我们的情况了解的一清二楚?

     正当我思索这件事情的时候,门口传来了敲门声,我去开门,山羊胡子和吴壮俩人站在门口,显得风尘仆仆。

     山羊胡子进门后的第一句话就是,“走,我跟你一起去二高的教室公寓里看一看。”

     我让山羊胡子先坐,把情况跟他说明,但是没有说刚才那一通电话的事儿。

     山羊胡子听完我的叙述后,皱眉道:“你看到的应该不是幻觉,肯定有东西在作怪!这样,夜里我跟你一起去看一看,到底是什么东西,在我们面前装神弄鬼!”

     我摆摆手,道:“你俩刚来,先歇着吧。我跟刑侦大队的于队长说了,我们还有一个星期的时间,现在不急。”

     最终山羊胡子在我的坚持下,决定今晚先不过去。我开的双人间不够住的,吴壮便自己开了一个房间。吃过晚饭后,山羊胡子就躺在床.上睡着了。

     我看了看时间,差不多快十二点的时候,起身穿好衣服,从山羊胡子的背包里拿了几张符纸。看着熟睡的山羊胡子,叹了一口气,起身出门。

     深夜的县城,陷入了死寂。除了娱乐性场所还灯光闪烁之外,大街上只剩下孤孤零零的我自己一人。

     走在昏黄的路灯下,我担心的却是杨林在拘留所的情况。按理说,于峰打过了招呼,应该也不会受欺负了吧?

     摸到了二高的北门,我翻过墙头,抱着膀子慢慢的往教师公寓走去。大半夜里的校园,就我一个人走着。

     这时候心里难免发慌,脑海里总是想起一些关于校园恐怖事件的传说,越是不想往那方面想,就越是会想。

     好不容易来到了教师公寓的楼梯口,看着黑布隆冬的楼梯间,我的心里又是一阵的发紧。

     这特么的,大半夜的一盏灯都没有,要老子拍灵异片吗?!

     咬咬牙走进楼梯口,打开电梯,按到顶楼。电梯缓缓上升,但是这电梯灯就好像不好用似的,忽闪忽闪的随时要灭一般。

     看着电梯的数字慢慢的上升,10,11,12,……

     12楼到了竟然还没停!

     13,14,15,叮!

     电梯停住,我整个人也停住了!这明明十二楼的公寓,电梯怎么会来到十五楼的?!

     电梯门缓缓的打开,我从兜里拿出从山羊胡子那里拿的符纸,如果真遇到什么情况,立马往前面贴。

     然而电梯门打开后,我看到的却是一个空旷的天台。

     我慢慢走出电梯,内心紧张的不行。因为这个电梯实在是太不正常了!好好的十二楼,为什么我来到了十五楼?

     天台上一个人都没有,没有任何的遮挡物,一览无余。凉风吹过,我再次紧了紧身上的衣服。

     “出来吧!别装神弄鬼的!”我冲着四周喊道。

     没任何动静,回答我的,只是阵阵风的呼啸声。

     我在天台上转悠了一圈,仍是不见任何人的踪影,心里不禁大骂,哪个王八犊子在耍我玩!刚要走,忽然前面出现了个身影。

     我一愣,这特么见鬼了!刚刚还没有任何人的地方,突然出现了个人影!心里一紧张,我立马拿出符纸,往前一扔,按之前山羊胡子交给我的用符方法,快速念道:“急急如律令!”

     符纸飞速向他飞去,却突然一个幻影划过,符纸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呼,不是鬼就好,我的心里稍稍有些放心。

     来人穿着一身黑色的长袍,整个身子完全包在长袍里,脸完全隐藏在长袍中。

     “你就是刘炎?”长袍男开口,但是声音极其的沙哑和粗狂,像是用了变声器。

     “你是谁?”我皱眉问道,因为我之前接到电话的时候,那个人跟他的声音完全不一样。

     长袍男道:“你不用管我是谁,你要救你兄弟的关键,是黑门手中的一个录像带。这个录像带里,记录了那一天这里发生的所有事情。”

     我看着他,道:“你就是黑门的人?录像带在哪?给我!”

     “黑门的人?”长袍男明显十分不屑的冷哼了一声,道:“要录像带可以,你要帮我做一件事情。”

     “什么事情?”

     “去武当山帮我找一件东西。”

     “什么东西?”

     长袍男慢慢走向一边,像是在眺望远方一般,道:“一本书。”

     “什么书?”我问道。

     “你去武当山下找一青城客栈,客栈里会有人给你指路。”长袍男说完,就要走。

     我连忙道:“等等!那我兄弟怎么办?”

     “呵呵,明天他就会出来了!”长袍男说完后,我一愣神的功夫,突然就又消失不见了!

     我站在天台上,突然想起,杨林也告诉我,天台应该是一个很重要的地方。我打开手机手电筒,开始在天台上寻摸,但是我找遍了整个角落,仍是没发现任何的踪迹。

     得,看来在这天台上是发现不了什么了。

     我准备回去,但是看着那电梯,又有点觉得瘆得慌,索性想走楼梯,搬开楼梯入口上的石板,摸着觉得黏糊糊的,我借着手电光一看,一手的血!

     我下到楼梯口,慢慢往下走。手电筒再照,却没有发现任何的血迹。

     “啪!”

     忽然我的肩膀被人拍了一下,我吓一跳,回头一看,原来是山羊胡子。

     “你怎么来了?”我挺奇怪的。

     山羊胡子道:“你说我怎么来了?你想救杨林没错,但是也不能自己一个人大半夜的出来吧?多危险啊!”

     我笑笑,说:“我这不是没事儿么,对了,刚才你全都听到了?”

     山羊胡子点点头,道:“听到了一点。这个声音显然不是他本人的声音,用了变声器。而且他既没有从楼梯下来,我也没看到电梯运行,我在想,他是从哪走的?”

     我摇摇头,道:“不知道,来的时候我也不知道从哪来的。”

     山羊胡子道:“这个人很诡异,说准确点也不一定是人,他的要求是什么?让你去找一本书?”

     “恩。”我点头,道:“但是他没说是什么书,只是告诉我,武当山下的青城客栈有人会给我指路。并且这个人知道黑门,但是好像压根就不把黑门放在眼里。估计也是道门中人!”

     山羊胡子道:“现在别说这些了,先回去再说。”

     我们走楼梯下了楼,因为我实在是对这个电梯有点怵的慌,明天再了解个究竟。

     回到宾馆后,我们便睡下了,因为长袍男说明天杨林会回来,那我们就静等明天,看看结果如何。

     第二天中午,我的房门被敲响,打开门一看,杨林和于峰俩人,站在门口。

     我连忙把他们迎进屋,一阵寒暄过后,我问杨林,那天到底怎么回事。

     杨林的眼神里充满了恐惧,开始慢慢给我们叙述起了那天发生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