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十九章、另一个我
    吴连城不屑的看着我,说道:“小伙子,我说大话不怕闪了舌头,这个东西,除了我们吴家的人,你们谁也拿不走!”

     他说完这话,我们几个人全都没接话。我不知道他哪来的那么大的自信,我们都不知道东西在哪里,长什么样子,他便说东西除了他们,没人拿得走。

     这顿饭算是吃不下去了,吴连城等人就像个苍蝇似的,不害人但恶心人。我招呼杨林和山羊胡子起身,头也不回的便走。

     “小兄弟,你掺和进了不该掺和的事儿,就要承受不要承受的后果,知道吗?”吴连城的声音从我背后传来,我压根就没回头,直接走了出去。

     走出青城客栈后,我们便下山出了景区,回到了之前住宿的酒店。

     回到酒店后,我们聚集在一个房间里,这次陈扬颂也在。在客栈里听到他所说,他来这里的目的是保护我们,不管是真是假,我决定还是信他一回,毕竟跟我们到这么大老远,真想对我们不利,昨天夜里山羊胡子就可能出事了。

     我们四个人围坐在一起,我从兜里拿出刚才在客栈内找到的那个小地图,摊在了床.上,开始研究起来。

     但是我们看了很久,除了抽象的几个山峰图之外,再无任何标记或者提示。图上的山峰中间凹陷,两边凸起。寥寥几笔,便画出了山峰的形态。

     山羊胡子看着地图,皱眉道:“三座山峰,代表的意思到底是什么呢?”

     “山峰……山峰?”我在心里默念着,随后突然想到,如果这个图就是提示,那山峰的意思,会不会是三丰?

     我把这个想法说给了他们听,山羊胡子随后盯着图看了一会儿,突然说道:“别说,还真有这个可能。你看这三座山峰,外面两个的山尖微微向外翻着,犹如张开一般。那这个图会不会是提示我们,我们要找的东西,跟张三丰有关?”

     山羊胡子这么一说,我也发现了其中的稍稍有些不一样。两边的山峰的峰顶,似乎有意的往外画的一般,根本不是直立的。再一想到,这里本就是张三丰得大道之地,突然觉得这个推测还挺靠谱的。

     杨林和陈扬颂两个人也同意我们的看法,我们现在暂时把这幅图上所画的定为是代表张三丰。那么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找到,跟张三丰有关的一切东西。

     如果我们理解的意思是对的,那么算是我们碰巧走了狗屎运。如果是错的,那也没关系,我们可以重新做推测,大不了白跑一趟,我们现在不缺的是时间。反正这件事长袍男也没有限定日期,我们也不着急。

     茫茫武当山,张三丰的足迹几乎遍布,我们也不知道这到底跟张三丰的哪一件事情,或者哪一个东西有关,索性便从最大,最出名的跟张三丰有关系的东西找起。

     武当山最著名的,当属武当殿与张三丰的雕像,我们决定,明天就去武当山上的武当殿和张三丰雕像那里去看一看。

     夜里,我们休息的时候,房门忽然被敲响,我没开门,在屋内问是谁,门外却无人应答。

     我没理会,刚要继续睡,敲门声再次响起。

     这次我没问是谁,而是慢慢走到房门口,想透过猫眼,看看外面是谁。

     但是猫眼好像坏了还是怎样,外面漆黑一片,根本看不到任何的东西。

     我便懒得去管他,便继续回到床.上睡觉。但是我刚躺下,敲门声便再次响起。

     大半夜被扰了好梦,我实在是火大,一把坐起来,咬牙盯着房门。而杨林也被吵醒,指了指房门,冲我说道:“有人敲门。”

     “我知道,都敲了三次了!问谁也不应答,不知道是哪个神经病!”我说道。

     杨林起身,揉揉眼道:“去看看吧,万一是谁有事儿呢。”说着,便走到了门口,打开了门。

     杨林开门后,走道里黑布隆冬的。我也跟着杨林走了出来,但是没有见到一个人影。本来这个旅馆,夜里走廊的灯是不会关的,但是今天也不知道是怎么了,走廊里的灯全部灭掉了。

     杨林看了看外面没有人,皱眉关了门,道:“可能是谁喝醉了吧,不管了,睡觉。”

     我是在困得难受,便栽到床.上,趴着睡着了。

     第二天醒来,是被警笛声给吵醒的。正纳闷是怎么回事呢,山羊胡子和陈扬颂也来到了我们的屋子。山羊胡子的脸色不太好,冲我和杨林说道:“昨天夜里你们有没有听到敲门声?”

     我点点头,道:“听到了,怎么了?”

     山羊胡子道:“旅馆的老板娘和老板被人杀害了,就在旅店里。身首异处,死相极其可怖。”

     我和杨林一愣,杨林道:“我们开了门,但是没见到人,就又关了。”

     山羊胡子无语的看着我俩,最后道:“不怕人找事儿,就怕事儿来找人,哎,又惹上个麻烦。”

     “什么意思?”我和杨林同时问道。

     山羊胡子道:“刚才警察把我们这些住宿的人全都叫了过去,一起看了录像,但是昨天夜里的录像全都没有,好像是被人抹了一般。旅馆的老板和老板娘两个人是在自己的房间里,被杀害的,被杀的时候,房门,窗户都锁的好好的。就不说是谁杀了他们吧,半夜来敲门的,我也不确定是人还是鬼,因为当时所有的人都在那里,每个房间都说听到了敲门声,但是大半夜的没有去开门的。”

     我皱眉道:“那你的意思,是旅馆老板和老板娘的冤魂,在一个个的敲门?”

     山羊胡子道:“我不确定是不是,现在是白天,应该没什么事儿。我们现在就收拾一下,不要再住这里了。”

     我们话还没说完,房门突然被人打开,几个穿着制服的警察走进来,看着我们,道:“麻烦一下几位,跟我们一起来做个调查。”

     山羊胡子起身,看着其中一个警官,道:“季警官,我们刚才不是已经做过调查了吗?”

     “你们做过了,但是他们两个没有,麻烦你们跟我们来一下吧,做完调查没事了,你们就可以走了。”季警官说道。

     我们跟着他们,来到了监控室,看起了监控。看监控的同时,其中一个警察问了我们一些问题后,便不再说话。

     监控像是被人用什么东西盖住了一样,全黑状态。但是上面的时间还在走,说明监控室没有坏的。但是就是没有画面,我们看了一会儿后,实在是看不出个所以然,季警官看到没什么问题,也起身,将我们送出了门外。

     但是我们刚走,季警官突然在身后喊着了我们,道:“不好意思,几位现在还不能走。”

     “什么意思?”我问道。

     季警官道:“监控里出现了一些画面,可能跟各位有关。”

     我们再次回到监控室,监控室里有一副画面被定格着,见我们进来,其中一个民警把暂停取消,接着便出现了画面。

     这是旅馆前台的监控画面,时间显示,昨天夜里的凌晨两点钟,门口进来两个人,先是低着头走了进来,到前台停留了一会儿,跟前台的旅馆老板聊了一会儿后,便回过头,回头的那一瞬间,看了一眼摄像头。

     “啪!”

     民警立马按了空格键,一个人脸定格在屏幕上。我瞪大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这个人脸,因为这不是别人,而是我的脸!

     季警官看了看画面,又看了看我,皱眉继续播放。接着,另一个人也回头,回头的那一瞬间,画面再次被民警暂停。杨林的脸也出现在了画面里!

     我看着画面里的两个人,长的跟我和杨林我们俩长得一模一样的人,一脸的不可思议。

     季警官看着我,道:“你可以跟我说一下,你们昨天都在干什么么?”

     我道:“警官,我们两个人昨天就一直在房间里没出来!这两个人不是我俩!”

     季警官道:“谁可以证明?”

     “我可以证明!”杨林道:“我们两个昨天夜里一直在房间里休息,根本没出去过。”

     季警官呵呵一笑,道:“画面中的两个人是你们,你们相互证明这一点,在法律上是不被认可的。”

     “不是,警官,我真的不知道监控里这俩人到底是谁!我和杨林两个人说的都是实话,我们没有出去过!”我看着屏幕上的人脸,皱眉说道。

     季警官道:“好了,有什么话回警局里再说吧。”

     “等一下!”陈扬颂忽然说道:“警官,您能把监控再放一遍么,我想再看一下。”

     季警官明显有些不耐,但还是把监控调到我们刚进门的那一刻,之后监控画面呈现在我们的面前。

     画面中,那个跟我长得一模一样的人走在前面,穿着打扮也都跟我一样,身后是那个跟杨林长得一模一样的人,跟杨林的穿着打扮都一样。他们走到前台,不知道跟老板说了些什么,随后便扭头,往旅馆内走去。

     其中三个人的交谈我们完全的听不到,因为这个旅馆不大,用的摄像头,没有录音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