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十六章、彻底解决
    我们眼睁睁的看着,小伟手上的尖锥,一次又一次的刺向西装男,直到最终西装男不再挣扎,浑身没力的秃噜在了门边。

     小伟放下西装男,呆立在原地,愣了一会儿后。手足无措的扔掉尖锥,然后把西装男拉起来,就要往屋里塞。

     但是血已经流的遍地都是,小伟慌乱中,扛着西装男,回身又进了电梯。

     我们几个人站在电梯门口,他却一点都看不到我们,哆哆嗦嗦的按了十四楼的电梯,这应该是他的住所。

     小伟打开门,径直把西装男扛进了屋内。山羊胡子示意我们跟上,我们几个人先后也进了屋子。

     小伟明显慌神了,在屋内到处乱转,不知道在找什么。

     过了一会儿,小伟进了卧室,门开着,我们没敢进去,在门口就看到小伟把西装男,一把塞进了床底下,然后看了看沾满双血的手,在身上抹了抹,之后便关掉卧室门,径直出去后,又进了电梯。

     我们也跟着进了电梯,上了十五楼。小伟拿着拖把,把地上的血全部拖干净,锁上了西装男的房子。

     小伟再次下楼后,意外发生了。刚才已经死透了的西装男,浑身是血,正站在门口,笑意盈盈的看着小伟。

     小伟就像是没看到他似的,直接穿过他,进了屋子。

     我们一愣,随后也要跟着进屋,但这时西装男突然开口了。

     他看着我们,说道:“你们是来看戏的?别着急走哦,等下让你们看一场大戏!”

     我们几个全都愣住了,他是在和我们说话!这层楼除了我们,就没有任何人了!我看向山羊胡子,山羊胡子也是一脸懵逼,摊摊手,表示他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这就奇怪了,明明刚才谁都看不到我们,现在怎么突然,西装男发现了我们?

     我们站在小伟的房门口,没敢进去。过了没多久,小伟的房间内突然着了火,火势瞬间大了起来,没一会儿,整个屋子全都烧了起来。

     但是我们站在门口,却感受不到火的炙热,反而是屋内,充斥着阴冷的气息。

     火势变大,西装男却在里面跟没事儿人一样,缓缓走了出来,看着我们,笑道:“看看,这火焰燃烧的多么的漂亮!哈哈哈哈……”

     说着,猛然按开电梯,冲我们道:“来啊,进来,进来!”

     “不好!我们快走!从楼梯走!”山羊胡子大叫一声,推了我们一把,把我们推到了楼梯口。

     我们转身就跑,谁知西装男突然出现在我们的面前,面色狰狞的说道:“来都来了,还想走吗?陪我一起待在这里不好吗?”

     山羊胡子二话没说,瞬间黄符冲西装男飞奔而去,正中西装男的眉心。

     西装男楞了一下,不过下一秒就慢悠悠的用手撕掉了符纸,道:“雕虫小技还在我面前施展?”

     这东西竟然不怕符纸,这可就不好办了!

     我们现在身处狭隘的楼道里,跑也跑不了,上去只有天台。一时间好像我们被逼上了绝路,无法脱身。

     山羊胡子见黄符治不了西装男,转而说道:“咱们无冤无仇,没必要这样吧?”

     “无冤无仇吗?”西装男玩味的看着我们,目光锁上了杨林,道:“怎么叫无冤无仇呢?没看到我都把这位兄弟,害的差点进监狱了吗?”

     我心中一沉,这个西装男到底是何许人也,竟然还知道杨林进监狱的事情。

     我道:“你到底要干什么?”

     西装男摇摇头,道:“我不要干什么,我想给你们讲个故事,怎么样?”

     “我们没兴趣听你讲故事。”杨林突兀的说道。我想他肯定是刚才看到了西装男对周青青的无礼,所以十分的生气。

     西装男笑呵呵的看着杨林,道:“你听也得听,不停也得听。你以为你们刚才那么多人进来,我没有看见吗?”

     山羊胡子皱眉看着西装男,道:“你想说什么就快点说吧。”

     西装男道:“你们刚才看见的,都是之前真实发生的事情,但是也仅仅限于在这个地方发生的事情。你们不知道的是,周青青跟我认识的时间很长,从小学时期一直到现在,我们都是同班同学。我当老师,也是因为周青青报了志愿后,我跟着她一起,读的师范。我们一起学习,一起工作,从小到大,算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

     但是洪伟的出现,打破了这种局面。他是学校的体育老师,身材好,长得也不赖。从认识青青开始,就疯狂地追她,各种感动小惊喜什么的不断。小女孩嘛,都会被这些花言巧语,所谓的真诚给打动。但是洪伟真正的为人,也只有我们男的清楚。

     他在外面各种的沾花惹草,勾搭别的女老师,甚至是女同学。这些这个学校的老师大部分都知道,但是青青太傻,每次听到别人给他说洪伟的事情,她都要去找洪伟说个清楚。然而最后,还是被洪伟的花言巧语所迷惑,更是不相信学校里老师们所说的话。

     洪伟有一次玩大了,把一个女学生的肚子搞怀孕了,这下惊动了整个学校。校领导对他做出了开除的决定,但是洪伟有亲戚在教育.部门,找了关系,仅仅是调走,而没有被取消教师资格证。

     洪伟走的那天,青青喝多了,我找到了她,陪她一起喝酒。两个人都是喝的颠三倒四的,我把她送回来。他弄丢了房间的钥匙,我只好把她带到我家,那一夜根本什么都没发生。但是洪伟知道了,便过来找我理论,拿着尖锥,对我不停的捅。

     我死不瞑目,冤枉啊!既然我活不成,那谁都不要活就好了!我变成了鬼,骚扰洪伟,折磨他,他自己把自己给点着,整栋屋子葬身于火海。哈哈,有人给我陪葬!多好,你们说,是不是?”

     “放屁!”杨林听后,骂道:“说的冠冕堂皇,你就是一个伪君子。不想对青青做什么,你还在电梯里占她的便宜!你这些话,哄鬼去吧!”

     西装男不怒反笑,道:“就是哄鬼啊,你们马上就要变成鬼了,不哄你们哄谁?哈哈哈……”

     看这样子,这西装男十有八九是疯了,我看了看山羊胡子,道:“阎老,咱跟他拼了!”

     山羊胡子点点头,从背包里拿出符咒,再一次的往西装男飞去。

     我口中默念口诀,之后身子踏出马步,开始蓄力。爷爷留在我身体内的残魂教会了我一种空中折纸扎的方法,我第一次这么做,不知道能不能成功。

     山羊胡子的符纸飞过去的瞬间,我的虚空纸扎也迅速往西装男那边飞去。

     西装男眼神中带着不屑,一伸手接住了山羊胡子的符纸,但是我的虚空纸扎却牢牢实实的打在了西装男的身上,瞬间把他的身体,腐蚀一片。

     西装男的身上没有了玩味的表情,神情变得凝重,看着我们,道:“道行挺深啊?虚空画符都回了?”

     我不跟他废话,紧接着又是一个虚空纸扎飞去,但这一次,却被西装男给挡住了。

     西装男道:“呵呵,吃一次亏,我还能再吃第二次?就你这两下子,能有什么作用?”

     说着,西装男突然往我们这边冲来,吴壮见状,立马用身子挡在我们的前面。但是没用,我们仍是被一股强大的气流,直接拍飞出去。

     西装男攻势不停,所到之处,阴风刮过,我们就像是树叶一般,瞬间被气流冲倒,我就感觉身体内一阵翻江倒海,疼痛无比。

     西装男笑看着我们,道:“就你们这些三脚猫的功夫,也能在我这里丢人现眼?”

     山羊胡子的嘴角溢出血来,缓缓站起身,道:“呵呵,你以为我不知道,怎么对付你么?”

     山羊胡子从背包里,缓缓拔出一个东西,我一看,原来是那个尖锥。

     西装男看到这个尖锥后,脸色变了变,不过转而说道:“雕虫小技。”

     山羊胡子没说话,拿着尖锥,往手指头上刺了一下,把鲜血抹到尖锥上,道:“今日贫道就替天行道,灭了你这孽障!”

     说着,山羊胡子身影一闪,瞬间就到了西装男的身旁,瞬间把手上的尖锥,插.进西装男的后颈,之后另一只手从背包里瞬间拿出一道符,贴在了尖锥的末端。

     西装男表情变得痛苦,扭曲到底,但是任凭他怎么乱动,尖锥和符纸就像是牢牢粘在他身上一般,纹丝不动。他想用手去拿掉尖锥,但手一碰到尖锥,便像触电似得,瞬间缩回去。

     “唔喔喔……”

     一声鸡叫传来,山羊胡子从背包里拿出拂尘,走到西装男的旁边,道:“时候到了,你也该魂飞魄散了!”

     拂尘抽打在西装男的身上,他的身影开始慢慢缩小,最后化成一股黑烟,彻底消失。

     西装男一消失,我们所在的环境瞬间就变了,我们几个现在站的地方,竟然是教师公寓的天台上。

     山羊胡子望着东方的一丝光晕,淡淡道:“这算是彻底的解决了。”

     我满腹的疑问,统统问了出来,山羊胡子笑着看了我一眼,缓缓道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