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十章、当年的事情
    蛇女收拾好女鬼后,并没有直接回答我的问题,而是让我把虎子的阳气先续了再说。

     我把虎子身上的阳气续了,之后又把他放到床.上休息后,才和蛇女出了门。

     门外,山羊胡子站在众人的面前,拦住了杨林和吴壮等人。见我出来后,神情放松,嘴角竟有着一丝得意的笑容。

     我刚想问什么,山羊胡子摆手制止了我,只告诉我,有什么事情,等回到了蛇女的住所再说。

     我们跟着蛇女,再次回到了她和瞎老头栖身的半山腰的小木楼里。

     瞎老头坐在木楼前的一个树墩上,吹着葫芦丝。悠扬的乐声充满整个山林,别有一番风味。

     我们走近后,乐声戛然而止,瞎老头坐在树墩上,声音慈祥的说道:“回来了。”

     蛇女走上前,挽住瞎老头的胳膊,道:“恩,回来了。”

     山羊胡子走上前,看这瞎老头,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要是回不来呢?你会亲自去救他吗?”

     瞎老头明显一愣,随后缓缓笑道:“这还用说吗,她可是我的宝贝女儿,我拼了老命肯定也会救她回来。”

     山羊胡子道:“我说的,不是她。现在这个时候了,你还在跟我绕圈子吗?”

     瞎老头道:“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山羊胡子淡淡一笑,道:“那我就让你明白明白,刘三爷。”

     瞎老头一听到山羊胡子这么说,立马腾的一下就站了起来,面部抖动着,显然很激动。嘴唇蠕动着,但最终却什么又没说的坐了下去。

     刘三爷?敢情这瞎老头还跟我同姓啊,那五百年前还有可能是一家人呢!

     瞎老头坐在树墩上,但是气势跟刚才的要差了很多,显得很颓然。他坐在树墩上沉默了许久,缓缓开口道:“我都躲到这如此偏远的地方了,你们能不能淡出我的生活?”

     山羊胡子摇头,道:“不是我们想闯入你的生活,是他们。你看看这是什么。”

     说着,山羊胡子从背包里掏出一个东西,递给了瞎老头,我一看,原来是之前我们收到的黑色信件。

     我有点怀疑山羊胡子今天是不是吃错药了,这瞎老头明明是个瞎子好么,竟然让他看东西!

     然而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更是让我惊讶的合不拢嘴巴。

     瞎老头低下头,慢慢撕开眼睛上贴着的一层皮。撕开之后,两只眼睛深陷在眼眶内。但是还是能看出,这是很正常人的眼睛。

     这刘三爷原来不是个瞎老头!伪装技术真特么的好!

     瞎老头,哦,不对,这里应该说是刘三爷了。刘三爷拿着信件看了看,最后无奈一笑。道:“果然这世事难料,最终我还是逃脱不了自己的宿命。事已至此,我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了。”

     接着,突然冲我说道:“小炎,过来,让三爷爷看看。”

     “啊?……”我一愣,不过最终还是走了过去。

     刘三爷起身,慈祥的拍拍我的肩膀,眼中满是疼爱和幸福的意味。看着我笑道:“大了,真的长大了!没了你爷爷的照应,一个人生活了那么久,很不容易呐!”

     我懵逼的看了一眼山羊胡子和面前的刘三爷,道:“你们谁能给我解释一下,这到底是什么回事?”

     山羊胡子笑了笑,道:“那还是我先跟你说说吧,三爷,没意见吧?”

     刘三爷笑着摇摇头,道:“没事,你说。”

     山羊胡子捋了捋胡须,道:“是这样,我们这次来云南,地图上所标注的位置上,绘制的图案代表的应该就是烛九阴。古代人们用烛九阴的油脂可燃烧,据说可千年不灭。

     火精是烛九阴身体中最重要的宝贝,这东西据说威力无比,可通阴阳可控时间。我们现在处于地图上所标注的地点,但是却没有烛九阴的下落。所以我一直在等,等待有用的线索出现。直到你们,遇到了阴婚这件事儿,从而让我遇到了刘三爷他们。”

     山羊胡子看了刘三爷一眼,继续说道:“看到刘三爷的第一眼,我并没有认出他。反倒是蛇女身上的两条土红色的蛇,倒是引起了我的注意。这两条土红色的蛇,全身土红,毫无杂色。更奇怪的是,仔细观察我发现,他们的双眼却是一大一小。右眼大,左眼小。这不得不说是一个很怪异的事情。

     我有些怀疑这两条蛇,转而怀疑到了蛇女,最终才把注意力,放在了刘三爷的身上。他身上的感觉,我很熟悉,但是却始终想不通,到底为什么会有如此感觉。

     但是,最终发生的一件事,让我彻底的知道了刘三爷的身份。

     我们在此住宿那天夜里,轻微的脚步声把我吵醒。我醒来一看,发现刘三爷往小六子睡觉的那屋走去,整个人步伐稳健,而且没有拿拐杖,根本就不像是个盲人。我悄悄跟在后面,就见刘三爷坐在了小六子的床边,静静的看着他。对,就是看着他。他是有眼睛的,不是瞎子!我的内心当时震惊无比,因为我认出了他,刘三清!

     刘六根的三哥!

     那个一直对外界传言,不知所踪的人!原来是躲在了这里!

     所以今天我们去要找虎子,却遇到女鬼的时候。我就想着,逼迫刘三爷一把,把小六子独身一人留在屋内与女鬼缠斗。如果真的是刘三爷的话,定会前来相救。果然,不出我所料,刘三爷没来,让蛇女来了。

     刘三爷,你能告诉我,你当时失踪后,到底经历了些什么么?”

     说完,山羊胡子静静的看着刘三爷,等他开口。

     而我的心里,早已不能用震惊来形容了!这种感觉,就像,就像是突然有人告诉你,你爸爸不是你爸爸,你爸爸是万达老总一样,无以言表。

     当然了,我的比喻不太恰当,但是我想这两种感觉都是一样的。一个陌生人突然变成了自己的亲人,怎么着都难以接受。

     不过我现在也更有点鄙视山羊胡子,为了逼迫刘三爷,竟然拿我当诱饵,丫真不够意思!

     至于如果刘三爷不让蛇女来,山羊虎子就会丢下我不管,我想都没想过。

     刘三爷听完山羊胡子所说的话后,脸上没有任何的波澜,笑着看着我,道:“孩子,无论以后发生什么事,你都要记住,是亲人的人,就是你的亲人。这是无可改变的,知道吗?”

     这说的跟绕口令似的,我听得似懂非懂,不过还是乖巧的点了点头。

     刘三爷起身,绕过我后,负手背向我们,缓缓道:“天山之后,我醒来就身处印度,当时身受重伤,被当地人救活。随后便在那里,寻了一份活计,从此与世无争,也算落得清闲。

     而后那小镇突然发生暴.乱,我栖息的那户人家在暴.乱中被害死。无奈,我只好东行,期间过程便不再赘叙。最终回到云南,开始做起了算命的,给人看相挣钱。但是后来遇上了破四旧,无奈我只好装成瞎子的样子,才躲过一劫。再后来,捡到了蛇女,便栖息在这儿小木楼里,不问世事。”

     刘三爷用很简短,但是很沧桑的声音,讲述了他的经历。虽看似说的如此容易,但是仍能从他那历经沧桑的嗓音里,听出艰辛的感觉。

     山羊胡子看向刘三爷,道:“不对,有个事情,你没讲明白!”

     “什么事情?”刘三爷扭头,笑着说道。

     山羊胡子道:“你在哪里捡到的蛇女,还有,你捡到蛇女的时候,身旁除了两条蛇,就没有任何别的东西?”

     刘三爷摇摇头,道:“除了蛇,并没有什么别的东西。我捡到蛇女的地点,就是我木楼前面的这个树墩上。”

     山羊胡子听到这话后,神情明显的失落。最后嘴唇动了动,却没有再说什么。

     而我倒是有着满肚子的疑问,刘三爷说自己不问世事,却知道我爷爷失踪的消息,并且他说的天山,是什么意思?天山当时发生了什么,使得他身受重伤,流离国外?

     我把这些疑问一股脑的全都问了出来,刘三爷开始还不肯说,后来在我的再三请求下,山羊胡子和刘三爷,一起道出了当年的事情。

     三十年代末四十年代初,正值乱世,道门各派也是处于一种混乱的状态。有心术不正之徒,利用道术为祸四方,大大破坏道门声誉。当时的几大门派商量了一下,准备合力清理门户,随便下战书给了当时邪道中比较大的教派,黑门。

     黑门是邪道门派中道术高深,风头正劲的门派。如果能解决了黑门,那其他旁门左道便不足为惧了。

     天山一战,道门中人损伤大半。而黑门,虽损伤惨重,但最终竟又壮大了起来。

     无奈各名门正派损伤惨重,一时难以振兴,只能眼看着黑门的崛起,却无可奈何。

     但是无论再厉害的道教中人,无论旁门左道还是名门正派,自始至终都逃脱不了,一个专门针对于道教的特殊命格,五弊三缺。

     五弊三缺据说是上天为了惩戒道门中人,泄露天机过多,而专门定下的命格。所有的道门中人,都有此命格。

     我们现在手里拿的信件,就是黑门专属的信封和纸张,纯黑色不带一点杂色。

     刘三爷和山羊胡子给我讲述的这些东西,完全震撼了我幼小的心灵。我不知道原来我自己还是属于道门中人的,而且还有个强大的邪道黑门。那么我们现在收到的黑色信件全都是黑门给的咯?那这算不算是,黑门在让我们帮他做事?

     那要是这样的话,我们不就是助纣为虐了嘛?

     不过转念想想,我们寻找破除五弊三缺的办法,也是为了我们自己。说大一点,也是为了整个道门嘛。

     恩,这样想想,就不觉得有什么了。

     …………

     知道了刘三爷是我三爷爷后,我们便又在这里住了几日。刘三爷每天见我的笑容都会更加的灿烂,但是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最终,我们还是要回去。

     离别这天,刘三爷把一个打磨的很漂亮的手串,带到了我的手上。最后欣慰的拍拍我的肩膀,道:“我们老刘家的独苗,没给我们这些老家伙们丢脸。有空就回来看看三爷爷,三爷爷在这儿等着你呢!”

     我使劲儿点点头,这几天的相处,我觉得这老头身上,太多太多跟我爷爷的相似之处,让我觉得很投缘!

     分别了刘三爷后,我们下了山,山羊胡子就直接找个车去了县里。

     到了县里后,山羊胡子便让我们收拾东西,准备回白镇。

     我不解的看着他,道:“你不是说来这儿找东西的么,怎么现在没找到,就那么着急走了?”

     山羊胡子呵呵一笑,眼睛看了一眼我的手腕,道:“谁说没找到?”

     我低头一看,暗红色的手串在我的手腕上,散发着古朴的气息。

     写到这儿,第一卷的命格就到这里就写完了。卷二开始,我遇到的艰难险阻会更加的多,一些谜团,也随之解开!

     事情的真相到底如何,我到底是谁?我身旁的这些人,又是谁?

     我们继续,精彩启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