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二十九章、洞中洞
    鬼虫原本的作用是来对付小鬼,但是后来却演变成了吸食阳气,为祸人间。我想当时那个创造了鬼虫的降头师,最终的结局也定是将自己给搭了进去,才能暂时的遏制住着鬼虫之灾。

     山羊胡子跟我们说完后,又去把其他几个罐子的灰尘扫去,最终发现,这里堆积的罐子上,都有着鬼虫符号。

     那绿色的脚印图案一直带着我们来到这里,它的目的是什么?

     这不大的地方里,除了鬼虫,便再无他物。我们三个人在屋子内转悠着,看看还会不会有什么发现。

     “你们快来,看这里。”杨林忽然叫了一声,我连忙跑过去,看到杨林正蹲在地上,脸都快要趴在地上,指着两个罐子中间的缝隙对我们说道:“这里面是空的,我刚才看到里面有东西一闪就过去了。”

     我也趴在地上,头灯照射的地方,里面的灯光发散,可以稍微看得清里面像是有一个通道。

     这个罐子堆积的很高,将近触及到了山洞顶端。我看着这层层叠叠的罐子说道:“这里面是有中空的部分,但是咱们也进不去啊。这些罐子都是一个个的放上去的,下面如果抽掉一个,说不定里面都会塌。而且罐子上面有鬼虫的图腾,谁知道这里面是啥东西。万一要是里面是鬼虫,那咱们不就交待在这儿了嘛!”

     山羊胡子用头灯照了照罐子堆,仔细找寻了一番后,道:“找找看这里面有没有机关什么的。这下面只要有通道,就一定有能进去的办法。”

     我把头灯取下来拿在手里,沿着罐子堆开始慢慢的寻找。罐子上都刻有傣文字符,我也看不懂这上面写的啥。一个个的看过去后,忽然发现,这最下面一层的底下,有一个罐子,上面没有杜撰任何的文字和标示。

     我抹去罐子的红布上的灰尘,红布上面也是空空如也。

     周围的罐子上都篆刻着许许多多的文字,而这一个划痕却什么都没有,看来这个罐子里肯定与什么古怪。

     我招呼山羊胡子和杨林过来,告诉了他们我的发现,山羊胡子看了看这个罐子后,站在原地,皱着眉头不知道在思考什么。

     过了好一会儿,山羊胡子捋着胡须冲我说道:“你们俩试试,能不能把这个罐子给抽出来。”

     我道:“怎么抽啊?这罐子被压在最下面,这要是抽下来,那这一堆罐子都会有危险啊。罐子上面刻的字符你们认识不?万一这里面是这红布上绣的鬼虫怎么办?”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山羊胡子站在原地,淡淡的说道。

     我看了一眼他,好像很胸有成竹的样子,便看了看杨林,道:“来,试试吧。”

     杨林看了看我,点点头,我们两个人站在两边,尽量小心翼翼的把这个罐子慢慢的往外移动着。罐子底部与地面接触发出的刺耳的摩擦声,我抬头看看上方的罐子,还好晃动不是很大。这才敢慢慢的把它继续往外拉。

     终于,这罐子上面只剩下一点点的边缘还在支撑着,我看了看山羊胡子,他仍是背着手站着看着我们,一脸淡然的冲我点点头,道:“继续。”

     妈了个巴子,我看着山羊胡子这样,有些淡淡的装逼范儿就觉得无语,这山洞里就我们仨,装逼给谁看呐,真的是。

     我和杨林最后一下,一用力把这个罐子给拽了出来。

     “轰隆。”

     堆积的罐子因为惯性猛然往下沉了一下,我的心也跟着猛然顿了一下,生怕这玩意儿一个不意外,全部轰然倒地。

     还好的是,罐子又全部挤在了一起,颤颤巍巍的,但是还好没有倒下来。

     我们把罐子搬到一旁,山羊胡子慢慢走过来,看着我们,一副高人下凡的模样,看着我们道:“你们看,我说的没错吧。这根本就没什么问题嘛。”

     山羊胡子的话一落地,我们就听见几处“啪,啪,啪。”的高空坠物的声音。

     我猛然回头一看,上面的罐子已经开始掉落,随后一片罐子开始摇摇欲坠。

     “傻站着干什么,赶紧跑啊!”山羊胡子说了一句,立马回身往山洞的门边跑去,谁知道一会儿后又听到了他骂娘的声音:“草,这门什么时候关上的?!”

     我们也赶紧跑到山羊胡子的旁边,一看,我们刚才进来的那一出口已经完全被堵住了。

     “艹他妈的,这门什么时候关上的!”山羊胡子一边骂着,一边急迫的用手敲打着门上,想找哪里有机关。

     我们身后已经响起了轰轰隆隆的声音,瓦罐衰落在地上发出的声响不绝于耳。

     我靠在门上,紧张的看着前方不要突然出现什么虫子之类的,一边对山羊胡子说道:“老家伙,不装逼了吧,不是没事嘛?你看现在,成啥样了?”

     山羊胡子一脸着急,胡乱的拍着我们身后的门上,但是无论怎么弄,门都没有反应。

     山洞里的声音渐渐地变小,灰尘已经完全的充斥在了这个山洞里,我们呼吸都能吸一鼻子灰。我们仨捂住口鼻,声音停止后,等待了好一会热,灰尘渐渐的散去,我拿着头灯扫了一圈,到处都是摔破掉的罐子,罐子里面全都是黑乎乎的东西,一动不动,也不知道是活物还是别的什么东西。

     我们仨站在原地过了好一会儿,也没见什么别的事情发生。我看了看山羊胡子,他不再继续找开门的机关,拍了拍衣袖,双手背后,眯着眼睛,一股装逼的气势又油然而生,道:“这下相信老子了?我说了没事儿就没事儿,你们怕什么呢?”

     杨林也不知道是实在看不下去了还是怎么着,揶揄道:“也不知道刚才是谁趴在门上,急的跟个什么似的。”

     山羊胡子这会儿也不跟杨林斗嘴了,而是慢慢走到那个唯一的,我们拉出来的罐子边上,围着转了几圈,之后冲我们说道:“过来,咱把它打开,看看里面有什么东西。”

     我无语的看着山羊胡子说道:“阎老,想要看能不能等咱们能出去了再看啊……这黑灯瞎火的,再出个什么事儿,那可怎么办?”

     山羊胡子上来给我一个脑瓜子,说道:“能不能有点志气,咱们走南闯北那么久,怕过吗?你看你现在这熊样!”

     说完,站起身,冲我和杨林说道:“你俩抬着吧,我这把老骨头已经不太好使了。”

     我@¥@%¥……

     无奈,倚老卖老的家伙你能拿他怎么办?

     山羊胡子在洞内转悠了一圈,爬上了罐子堆积的废墟,这瓦罐堆积的废墟十分的松散,山羊胡子往上踩一脚,都要向下陷几分。我们头灯能照到的地方,看到山羊胡子站在了废墟的顶端,在那里站立了几秒后,突然一眨眼的功夫,消失不见。

     就听“扑通”一声闷哼,随后山羊胡子的声音从另一边传来:“把手中的罐子扔掉,爬过来。”

     我和杨林把罐子放在地上,深一脚浅一脚的爬上废墟后,突然脚下一空,一屁股摔在了地上。

     屁股当时都给我摔八瓣了快,站起身拍拍身上的灰尘,就看到山羊胡子正站在一个黑黝黝的洞口前面,背对着我们。

     他头上的头灯的光线打进洞里,就像是被吞噬了一般,仍然是看不清洞里有什么东西。

     我和杨林跟上前去,站在山羊胡子的身后,山羊胡子看着这黑洞,道:“走吧,进去看看。”

     说着,便率先走进了黑洞里。

     我们也紧紧跟着山羊胡子的步伐,这个洞很窄,只能容一个人横身走过。我们仨排成一列,慢慢往里走着。

     这个洞口七扭八拐的,走起来挺费劲。两边的洞壁上触手冰凉,稍微还有些渗水。

     不知道拐了多少个弯,我们终于走到了洞口的边缘。

     这里我们不知道已经拐到了那里,但是此刻里面却是一片昏黄的灯光。这是一个看起来规模不小的地宫,为什么要说是地宫呢,因为这里修的十分平整,每个墙壁上都镶嵌着两盏龙头形状灯座,灯座上的火光散发出昏黄的光线。

     中间有一个很大的圆形的建筑,五根很大的圆柱子围着上接洞顶,下嵌地下。柱子的中间,是一个很大的圆柱体的凸起,上面纹龙盘凤,精美无比。

     我们三个人慢慢的走进这个洞内,进洞以后就明显的一股燥热感扑面而来。

     这里四周没有任何通风口,我觉得应该也是山腹之中,这么闷热,着实有些奇怪。

     越是靠近中间的那个大圆柱体,我就觉得越来越热。

     山羊胡子往前走了走,冲我们说道:“快往回走。”

     “怎么了?”我不明所以的问道。

     山羊胡子边后退边说道:“空气中一股硫磺味,在这里待久了会出事儿的!”

     我们退回洞口,正欲往后继续退去,忽然看到在这地宫的左边正中间的地方,不知道什么时候突然多了一把太师椅。

     而太师椅上,隐隐约约有个黑色的人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