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二十五章、错综复杂
    这老头的话倒是让我有些摸不着头脑,他的意思,是有什么事情,要跟我们合作?

     老头低着头,手轻轻地在空气中抚摸着,像是怀里真的有个孩童一般,没有看我们,继续说道:“你们的手上,是不是有一副地图?”

     我心里咯噔一下,心道这事儿怎么这老头竟然都知道。我们得到那副地图的时候,在场的就我们几个人,怎么可能他会知道!

     见我们没说话,老头继续说道:“你们手上有一副地图,这个事情是写信给我的人告诉我的。信中说道,你们手中的地图,是寻找解决五弊三缺的办法的重要物件儿。所以,我觉得我们,可以合作一下。”

     “合作什么?我们没有什么好合作的吧。”杨林冷冷的说道。

     老头也不生气,慢慢蹲下身子,左手在上右手在下,又在空气中挥了挥手,像是在拍小孩脑袋一般。之后走到我俩的面前,呵呵一笑,道:“难道你们就不想知道,地图中下一个出现的黑色标示是在哪个位置么?”

     听到这话,我瞬间警觉起来,地图,黑色标识点,这些面前这个跟我们毫不相干的人竟然都知道!

     “你到底是谁?”我忍住心中的激动,说道。

     老头淡淡一笑,坐在桌子后面把玩着那金色的古曼童,嘶哑的声音缓缓说道:“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可以帮你们找到,你们想要的下一个标识点。”

     “那你的目的又是什么呢?”我再次问道。

     老头抬头看了我一眼,道:“我要那本书。”

     “哪本书?”我道。

     老头缓缓说道:“你们从武当山内的清心宫中,带出的那本书。”

     我瞬间呆愣在原地,我就觉得自己现在正赤条条的站在这个老头的面前,身上发生过什么事情,他都了解得一清二楚。这种被人完全看透的感觉很不好,

     我冷冷的看着他,道:“既然是合作,你也要有合作的诚意。我们你已经完全的了解透彻了,但是对你,我们一点都不了解。这样,不是很公平吧?”

     老头看着我,哈哈一笑,嘶哑的嗓音听起来有些难受。他看着我,止住笑容道:“你确定,真的要知道我是谁?”

     老头慢慢站起来,走到我的面前,淡淡道:“我,刘一手。”

     “本家么?”我看着他说道。

     刘一手摇摇头,道:“不不不,不止是本家,还是一家。”

     “什么意思?”我皱眉问道,但是心里已经猜出了些许。

     “我想你也不笨,自然明白我的意思。”刘一手淡淡道:“刘氏兄弟六人里,我排行老大,你爷爷排行最小,这么说,你懂了么?”

     虽然心里猜出了一点,但是真正听到他说出来,还是有些震惊。面前这老头,就是我的大爷爷?

     我正在心里琢磨着,忽然又听见他说道:“不过,虽然血缘上,我跟你算是一家。但是,你在我眼里,并不是我的亲人。刘氏族谱上早已没有了我的名字,所以你在我看来,只是个陌生人罢了。我们中间,只有交易,没有亲情。”

     我呵呵一笑,道:“不管你是谁,我也没有要跟你合作的打算。地图我们手上没有,至于你要的那本书,抱歉,那是别人的,并不在我这里。”

     说着,我转身就准备走,刚把门打开,门外面就站着两个人。

     其中一个,是我很熟络很熟络的人。

     吴壮!

     我惊讶的看着吴壮,心里激动,张口问道:“吴叔,你怎么在这儿?”

     杨林一听到我这话,也一把跑过来,看着吴壮,有些惊喜,说道:“吴叔,原来你在这儿啊!”

     吴壮冷冷地看了我们一眼,随后又把我俩推进了屋里,重新关上了房门,并没有回答我的话。

     刘一手仍低着头把玩着手中的古曼童,声音嘶哑的说道:“你的机会只有这一次,想好了再告诉我,要不要跟我合作。”

     “你要我做什么?”我看了一眼吴壮,随后冲刘一手说道。

     我很不明白吴壮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而且看起来对我特别冷漠的样子。

     刘一手道:“很简单,我需要你的血,来供养我这边的小鬼。”

     “为什么?”我问道。

     “这个你不必知道。你若同意,我便带你去找寻第二个标识点所在的位置,你若是不同意,以后便再也没有这个机会。”刘一手坐在桌子后面,眼神玩味的看着我。

     我咬牙看着刘一手,指着吴壮道:“那他是怎么回事,你能跟我解释一下么?”

     刘一手道:“他?他是自己要来这里的,跟我有什么关系?”

     我看着吴壮,缓缓道:“吴叔,你走那么久都没有跟我们联系,跑到这儿异国他乡干什么?”

     吴壮看了我一眼,不屑的冷哼一声,慢慢走到刘一手的后面,对我们说道:“我走到哪儿,不需要你们来管。现在我在阿赞这里挺好,已经跟你们没有任何的关系。你们还是自求多福,不要多管闲事。”

     我看着吴壮,很费解他现在的举动。

     吴壮对于我们来说,我们一直把他当做长者。他不爱说话,老实憨厚。每当有事情,总会默默无闻的帮助我们。每次到什么地方,都会帮我们背着大包小包。我们觉得不好意思,想要自己拿的时候,吴壮就会说:“你们都是有真本事的人,别的忙我也帮不上,拿东西这个事儿还是可以做的。要不然的话,我总觉得自己不干些什么,过意不去。”

     而现在站在我们面前的吴壮,则像是完全变了一个人一样。冷冷的看着我们,眼神中带着不屑,与那个老实憨厚的形象简直是天壤之别。

     我不明白他到底是为什么变成了这样,便直接问道:“吴叔,你到底怎么了?我是小炎,他是林子你忘了么?”

     吴壮看了我们一眼,道:“我知道你们是谁,也知道我自己是谁,知道我在做什么。不用你个小屁孩来提醒我!”

     刘一手饶有兴趣的看着我们,说道:“行了,别人自己做的选择,跟你们也没任何关系。社会残酷,你们应该适应。说回正事儿,我提出的条件,你们可否答应?”

     “不答应。”

     我还没开口说话,声音从房门那里传来,门被打开,一个摇摇晃晃的身影走了进来。

     山羊胡子手里拿着一瓶啤酒,身子略微有些摇晃的走到我们的身边。看到吴壮的时候,整个身子瞬间一滞,随后开口道:“这不壮子么,你怎么也在这儿呢?”

     吴壮冷冷道:“不用你管。”

     山羊胡子咧嘴嘿嘿一笑,道:“是啊,是不用我管了,攀上了更厉害的人物了是吧?我跟你说,就算你攀上了阎王爷,你那一双儿女,也都回不来了。所以,别痴心妄想,自我安慰了!”

     我听到山羊胡子的话,惊讶的看着他。这到底是怎么了?搁平时,山羊胡子怎么会说出这种话来?山羊胡子的酒量我是知道的,就这种没有酒精度的啤酒,喝再多也不会成现在这个样子。

     吴壮听完这话以后,立马从刘一手的身后冲了过来,左手一把抓住山羊胡子的脖领子,右手握拳,使劲的冲山羊胡子捶去。

     山羊胡子的手挡住了吴壮的拳头。推开吴壮,哈哈一笑道:“打我就能证明你的厉害了么?你就是个彻头彻尾的懦夫罢了!你不敢正视你身上所发生的事情,你一直陷在你的回忆里,越陷越深。哈哈,懦夫!”

     山羊胡子说完,随即转身打开门,冲我和杨林说道:“走了,回家。”

     刘一手仍旧是坐在那里,在我们身后淡淡的说道:“我给你们一天的时间考虑,机会就只有这一次。一天以后,我还在这里等你们。”

     山羊胡子脚步没停,径直的出了大门。我们跟在他的身后,看着他的背影,想着刚才发生的事情,我一时间真的有些摸不清头脑。

     现在已经是深夜,山羊胡子在前面走着,我们便在后面跟着他。走到一个窄巷子的时候,突然,山羊胡子停住了脚步。

     我走上前,看着山羊胡子说倒:“阎老,你这是怎么了?”

     山羊胡子给我比划了个禁声的手势,之后指了指前面。

     我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望去,巷子的前面,一个女子跪在中间,面前摆放着一个火盆,正在不停地往里面扔着纸钱。

     而火盆的后面,站着一个小孩。

     这小孩看起来不到一米的个头,站在火盆的前面,一动不动。

     女子扔了一把纸钱后,已经泣不成声,瘫坐在地上,嘴里叽里咕噜的说着什么。

     “她这是怎么了?”我压低声音,冲着山羊胡子耳边说道。

     山羊胡子冷冷的看着女子,缓缓低声道:“听她所说的意思是,她像是在对她的孩子进行忏悔,求得她孩子的原谅。”

     “哦,这样子啊。”我了然的点点头,突然愣住,冲山羊胡子说道:“你懂泰语?!”

     我这句话由于惊讶显得有些大声,顿时招来了前方女子和站在火盆前面的那个小孩的目光。

     小孩转过头的那一刹那,煞白的小脸上,一副死鱼眼紧紧的瞪着我。

     PS:这一章里埋了很多复杂的剧情,结合前文可以好好的思索一下。没有绝对的好人,也没有绝对的坏人,只有永恒的利益。

     PPS:推荐好基友的一本玄幻搞笑逗比大作:《十方通邪》,本站直接搜索,书荒的朋友可以看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