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十三章、云南
    山羊胡子点点头,对我们说道:“不错,上古神兽烛九阴,可控时间呼风唤雨。这里面应该就是烛九阴蜕的外皮,虽不如真正烛九阴的真身厉害,但仍是有一点作用,所以这里的时间,才跟外面的不一样。”

     我和杨林准备把这个盒子开开,但是山羊胡子却告诉我们,这个盒子上不知道有什么机关,在这里开启不是什么明智之举。但是我们看了一下,盒子的底部是跟地下用水泥砌起来的,根本抬不动。想要看里面的东西,只能在这里开。

     而盒子的上面没有任何的花纹,整个盒子呈纯黑色,造型比较古朴,四边的棱角被磨得很光滑,触手一阵冰凉。

     我们在盒子的任何部位,都没有找到机关或者开口。

     外部没有开口,但是在盒子的底部,平面上有一处合缝。这个东西,是个套盒,机关应该是从内部开启的。

     内部开启的东西,在外面肯定有机关,我们在这个不大的空间内前前后后找了一个遍,最终在一处很小很小的角落里,发现了一个只比旁边的墙壁颜色淡那么一点点的小圆柱按钮。

     “轰隆隆”

     按钮一按,整个空间内传来机关运转的声音。盒子开始慢慢的升高,随后停住。

     我取出上面的盖子,盒子内部的东西呈现在我们面前。

     盒子内部整整齐齐的叠放着还带有鳞片的蛇皮,看来山羊胡子说的没错。我小心翼翼的取出蛇皮,蛇皮的触感冷冰冰的,带有点光滑的感觉。

     然而在蛇皮的下面,还有一个东西。

     而这个东西,让我震惊无比。

     是一张地图,而且还是我们当时丢的那张地图!

     我和杨林都瞪大了嘴巴,跟山羊胡子说,这就是我们丢掉的那张地图。山羊胡子也很奇怪,拿着地图仔细的看了一遍后,问我们知不知道地图上标注的地方是哪里。

     我们摇摇头,这也是我们之前一直琢磨不透的事情。

     山羊胡子又拿着地图看了一会儿,道:“你们屋内消失的地图为什么会在这里这个问题,我觉得你们还是不要去纠结了。我估计偷走你们地图的人,是不想让你们再拿到这张地图,所以把它藏到了这里。然而有些事情就是这么的巧合,你们误打误撞又找到了这张地图,应该是命中注定要走这一遭。”

     “图上标注的是哪里?”我和杨林同时问道。

     山羊胡子眯着眼,淡淡道:“云南!”

     云南。这个自古以来就充满着种种神秘传说的地方。古老而又神秘的习俗和特别的地理条件,造就了一段又一段的神秘佳话。但是我们现在地处中原,离云南那么远,这个地图最终标注的地方,到底有什么。把这两个地理位置那么远的地方联系到一起?

     我们出去的时候,山羊胡子把蛇皮装进了背包里,说是这个东西在我们去云南的时候可能会有一点用处。

     我们上岸后,才发现外面的时间刚过去十分钟不到。看来,这个蛇皮真的有放缓时间的作用!如果这个东西加以利用,长生不老的想法也不是不可以实现了对不对!

     But!山羊胡子从上来之后就把这东西放进了他的背包,碰都不让我们碰。

     我有一瞬间觉得,这老家伙是不是快到入土的年龄了,就想着时间过得慢点,自己利用这个来偷时间。

     反正这个老家伙,每次拿到了什么东西,都要放到他那里保管,根本不给我们碰的机会。真是急的我和杨林俩啊,真想让丫现在就寿终正寝!

     闲话不多扯,既然山羊胡子说,这地图上标注的地点在云南。那我们也准备出门去趟云南,看看这地图上到底隐藏的是什么东西。然而就在我们收拾行李的时候,一个人找上了门。

     李成志扎纸店的那个伙计,陈扬颂。

     他站在我们店门口,背包随意的用手提溜在肩上,笑盈盈的看着我们道:“去云南啊?带我一个!”

     我们四个人皆是一愣,不明白为什么我们谁都没有说的事情,他却知道。

     然而我们还没有说话的时候,陈扬颂自顾自的走进店里,坐在了沙发上,双腿搭在茶几上,道:“你们不用意外我是怎么知道的,你们只需要知道,这一趟没我,你们达不到目的。”

     我愣了一会儿,看着他笑着说道:“谁告诉你,我们要去云南了?你说的都是什么,我怎么一句都听不懂。”

     陈扬颂呵呵一笑,道:“不用跟我装傻,我既然说了,那你就应该明白,我说的是什么事情。”

     我看向山羊胡子,山羊胡子皱了皱眉,随后道:“行,一起就一起去吧。但是先说好,衣食住行都是你自己的,别指望我给你掏路费!”

     我就看着陈扬颂一脸的黑线,望向山羊胡子的脸上,满是嫌弃。

     去云南这事儿,因为目标不明,怕有危险,所以我就没有让陈晓琳跟我们一起去。我,杨林,山羊胡子,吴壮和陈扬颂,五个人一行,坐上了去云南的飞机。

     因为这次的事情不明,所以我们一切从简,只拿了一部分现金和一张银行卡。吴壮之前跟我们在一起本来是提着大包小包的,现在突然没东西拿了,直说觉得心里空落落的。

     吴壮憨厚的性格,一直让我特别的喜欢。他不争不抢,永远默默的站在我们的身后,但是真的有事情,又会第一时间出来帮助我们。我曾问过他,为什么一直这么的跟着我们一起到处奔波,还是没有回报的奔波。

     吴壮当时就说了一段话,让我记忆犹新:“我家也没了,跟着你们心里踏实。一闲下来,我就会想起闺女和儿子,倒不如到处走走,让自己忙起来,就什么也不想了!”

     我差点忘了,他是经历过两次丧子之痛的中年男人。

     这次我们的云南之行,先行的目的地是云南大理市。本来我们的目标是云南的普洱市。但是临时改了行程,因为我对大理的洱海很向往,据说是爱情圣地。

     我们在大理的行程很短,期间山羊胡子一直催促我,赶紧动身到我们的目的地。因为这个地方的酒店的价格太贵,山羊胡子心疼钱!

     所以,就在我的无尽留恋中,我们离开了大理,到了我们的目的地,云南普洱市景谷傣族彝族自治县县城。

     景谷傣族彝族自治县,顾名思义,大部分居民为傣族或彝族人。我之前从未对少数民族有过深刻的了解,来到这里跟个文盲一样,到处都是让我耳目一新的东西。

     但是我还是知道,要尊重少数民族的生活习惯和信仰,不能做一些违背他们族类传统的事情。

     我们住在县里面一个比较小的旅馆内,条件不是一般的脏乱差。这个旅馆的对面就是学校,墙壁的隔音还不好,每天晚上我都能听到隔壁的学生们加班做作业的声音!

     在旅馆内的第五天早上,我顶着一鸡窝头,眼屎挂在眼角,睡意朦胧的穿着T恤和大裤.衩子,趿拉个拖鞋,跟山羊胡子他们一起出去吃早饭。

     吃着全国民间著名小吃——油条豆浆,我一脸绝望的看着山羊胡子,道:“亲爷爷啊,我求求你,告诉我,我们什么时候能离开这个鬼地方好吗!”

     山羊胡子喝着豆浆,瞥了我一眼,道:“别急,再等等。”

     “你到底在等啥?!”我把筷子扔到桌子上,吼道:“你知不知道,每天夜里,我都想唱一首歌,来表达我的心情!”

     “啥歌?”杨林笑着看着我问道。

     “我要这铁棒有何用!”这是我每天夜里受到折磨的时候,唯一想到的歌词!

     一旁正喝着豆浆的山羊胡子和吴壮,立马喷了出来,指着我哈哈大笑。杨林也一脸猥琐的看着我,道:“你要这左右手有何用?!”

     陈扬颂不适时宜的开口道:“我也很想知道,我们还要在这里等多久?你在等什么?”

     山羊胡子脸上的笑容消失,眯着眼睛道:“等一个现象出现!现在还没到时候。怎么,你来的时候,他没跟你说吗?”

     陈扬颂一愣,随后淡淡笑道:“谁跟我说?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山羊胡子笑看着陈扬颂,没再说话。

     吃过早饭,我实在是不想再回到旅馆,就准备去县里的商贸街看一看,有没有什么好玩意儿。可以买下来当个纪念品,也算没白来一趟。杨林也屁颠屁颠的要跟我一起去,我知道是为啥。卡在我兜里,他现在身上的钱已经所剩无几了!

     现在,有钱真就是大爷呐!

     我跟杨林来到了县里比较热闹的商贸街,跟全中国许许多多的城市一样,这里也全部被规划的四四方方,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异域风情。

     没什么好玩的,我们就像本地人打听了一下,找到了一处专门卖少数民族服装,装饰挂件什么东西的市场,准备去里面看一看。

     这里倒是跟商贸街很不一样,大部分人都穿着少数民族的服饰,摆在街道的两边,看起来很有特色。

     我们逛着逛着,杨林忽然发现了什么似的,拉着我就往一个方向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