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十九章、消失
    山羊胡子负手站在原地,并没有接话,而是冷冷的看着‘虎子’。

     “小六子,你来替我,解决了她!”山羊胡子突然丢下这句话,兀自退了出去。

     我当即呆愣在原地,不明白山羊胡子这是什么意思。这特么白天都敢附身的厉鬼,交给我来对付?这不是让我去送死的嘛!

     杨林听到山羊胡子这么说,也是一头雾水的看着我,道:“你确定你可以?”

     我两手一摊,无奈道:“你还不知道我可不可以?这老头搞毛啊!竟然把这一摊扔给我了!”

     ‘虎子’听到我们对话,冷冷道:“哈哈哈,你们这群小道,还妄想跟我斗?乖乖受死吧!”

     说着,便欲冲我们扑来。

     “嗖!”

     我身后飞出一道符,正中‘虎子’的脑门!把她直直的钉在了原地。

     “屋内的人,除了小六子,全都出来!小林把四周贴上符纸,能消耗它一阵儿,就消耗一阵儿。剩下的事儿,交给小六子来处理。”山羊胡子吩咐着,把虎子的儿子和妻子全都弄出了门,也把杨林他们都赶了出去。

     关上门后,我还听见了门锁从外面锁住的声音!

     这老不死的!真怕我命长是吗?!

     他们全都出门后,山羊胡子贴在虎子脑门上的符咒威力还在。附在虎子身上的女鬼,此时动弹不得,但可以用那种冷冽的眼神看着我,跟我是她的杀父仇人一般。

     哦,对了,说不定她还会感谢她的杀父仇人呢……

     被鬼附身,时间久了阴气就会消耗人体自身的阳气,所以如果鬼附身时间长了的话,就算最终鬼魂离开了,那么这个人也就会变得痴傻。因为自身的阳气已经被消耗的差不多,已经离死不远了。

     更何况,虎子是被这种怨念那么大的厉鬼给附身。

     我就想着,趁着这女鬼被这符咒定住的这一会儿,用《纸扎秘术》里面记载的,续阳火的方法,来壮大虎子的阳火,试试能不能把这女鬼给逼出来。

     这种方法,续阳火需要消耗的,就是身体内自身的阴气。人体内的阴阳,是互补的。阳气壮了,阴气就会相对性的减少。而阴气多了,阳气就会削弱。阳气削弱,就代表着会有各种的疾病缠身,并且会引来各种脏东西。

     所以有时候看一个人的运气,也要看他那一阶段的阳气够不够壮。

     《纸扎秘术》中记载的续阳火的那一段写道。续阳气本就是违背自然规律的事情,在自然规律中,一个人的阳气或阴气的多少,就跟人的生老病死一样,是不可估测和操控的事情。如果被人摸清楚了规律,从而发生一些违背自然规律的事情,是违背天理的。

     然而现在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了。虎子很明显现在就已经开始变得脸色惨白,如果这女鬼再继续附身与他,那肯定不出两日,虎子就会身上的阳气被消耗殆尽,一命呜呼。

     再怎么样,这也是一条生命。就算我不是道士,基本的救人的道德,我还是有的。

     我按照《纸扎秘术》里的方法,用指尖血在两张白纸上画出了符咒,之后把俩张带有符咒的白纸,按照特别的折叠方法,叠成两个很小很小的纸人。

     我把纸人放在虎子的双肩上,然后嘴里开始默念咒语,双手掐诀,紧紧地盯着那两个纸人。

     原本平躺着的两个纸人,慢慢的在没有任何外力的情况下,自己慢慢的站了起来。每个肩膀的正中间,都直挺挺的站着一个纸人。

     这两个纸人站定的地方,就是人身上那三盏阳火灯的两盏上。至于头顶上的为什么我没有弄,是因为,人的头上的那一盏阳火灯,是最不容易灭的一盏,也是人身上阳气最重的地方。如果这个地方的灯变弱了的话,那真是神仙来了都救不活了!

     两个纸人站定在虎子的肩膀上后,我开始默默地掐诀。我现在要做的,是要用我自身的阳气,来催动纸人在阳火灯的地方,慢慢的用我的阳气来把它们给燃烧掉。而燃烧掉后的灰烬,要包在肩膀上。包在肩膀上的灰烬,会三日内自动被人体所吸收。

     我的手快速结诀,嘴里默念着咒语。但是站在虎子双肩上的纸人,就像是不听使唤了一样,没有任何的动静。

     我再次念咒掐诀,确认了一遍我的语法和掐诀都没有错。

     但是纸人仍是直挺挺的站在那里,毫无动静。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低着头看着自己的双手,开始慢慢的掐诀,确保每一步都是正确的。然而就在我认真找问题的时候,肩膀突然被人拍了一下。

     “别想了,你的步骤没有出错。”女鬼的声音从我后面传来。

     我心中一沉,全身炸毛。往前冲了几步后,回身一看,被女鬼操纵的虎子正站在我的身后,脸上挂着嘲讽的笑意。而他额头上的符咒,早就不知道到哪去了。

     再一看,那两个纸人也站在她的肩膀上,一动不动。

     她竟然不怕我扎的纸人?这纸人可是被我画了符咒,还是用指尖血画的!按说阳气应该挺足的。

     女鬼操控着虎子,一步步的往我走来。而我的后面,也就只是一面墙,完全没了退路。我更是不知道道法是怎么样来施法的,而《纸扎秘术》里面记载的那些东西,全都是对症下药的。根本不适合,在现在这个局面来用。

     完了完了,我觉得我现在是彻底的完了。真不知道山羊胡子这家伙到底是怎么想的!我这一点道术都不会的,竟然让我来跟厉鬼斗!

     得,最终是为了救人而死,我觉得自己的死还是挺有意义的!

     嗯,我只好这样安慰现在的自己。

     “嘭!”

     就在我绝望的时候,突然房门被踹开,一个看起来十分英姿飒爽的身影,在这一刻,彻底的烙印在了我的脑海里。

     蛇女!

     她换了一身猎装,跟之前的气质完全的不一样,显得干脆利索。肩膀上挺立的两条土红色的蛇,像是收到了进攻命令一样,变成了随时进攻的姿势。

     蛇女进来后,二话不说,手中瞬间出现一个黑色的匕首,划破空气,刀气直扑女鬼而去。而女鬼惨叫一声,但仍是没有离开虎子的身体。

     蛇女见状,冷哼一声,道:“不识好歹的东西!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蛇女的手中突然多了一把红色的粉末,冲着女鬼撒去。撒完后,那两条土红色的蛇瞬间亢奋了一般,从蛇女的肩膀上直接飞出,直冲着女鬼而去。

     女鬼被逼的离开了虎子的身体,献出了真身。如同我们在梦里看到的那般,穿着一件大红色的新娘子旗袍,脸色画着浓烈的妆容,脸色煞白再加上故意抹上的腮红,显得煞是渗人。

     女鬼身上充满着比她衣服还鲜红的斑点,应该就是刚刚蛇女撒出去的东西。而那两条土红色的蛇,如同有灵性一般,直接撕咬那些斑点。而这两条蛇撕咬之处,还真的有了撕拉的痕迹。

     两条蛇全部缠在女鬼的身上,开始尽情的撕咬着。而女鬼就像是拿它们没有办法一样,任由它们撕扯吞噬。

     不多时,女鬼身上都没有多少好的地方了。而那两条土红色的蛇突然像是涨了一倍一样,慢悠悠的从女鬼的身上爬下来,慢慢的爬回蛇女的肩膀上。

     我也是挺奇怪,按理说鬼是看得见摸不着的东西,为什么这两条蛇就像是可以直接接触她一样,在她的身子上尽情的撕咬拉扯。并且女鬼竟还对这些,无动于衷。

     女鬼被撕咬过后,看起来元气大伤一样。由深红色开始慢慢的变淡起来,然而蛇女最终好像不准备放过她。再次让这两条蛇,继续撕咬女鬼!

     我还真就纳了闷了,这女鬼可是快百年的厉鬼,为什么会怕区区的两条蛇!

     难道她不是怕蛇?那会是怎样,怕蛇女?

     最终,女鬼的身影开始变得有些透明。两条蛇又大吃一顿后,身子又大了一圈。

     蛇女唤回了两条蛇,转而冲着女鬼说道:“你被人逼迫而死,内心肯定有滔天的冤屈。但是现在事情已经过去了那么久,你还是趁早放下执念,早日投胎去吧。你身上的戾气和恶,全被我的两条蛇吸收过了,所以,安心的去吧。”

     女鬼木然的笑了笑,转而看向了我,声音变得楚楚可怜,道:“你觉得,我是不是特别的冤屈?”

     我还没说话,蛇女突然喝道:“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放下执念转世投胎,对你不失为一件好事。这一世不能好好走,下一世重来又如何?善恶终有报,那些害死你的人,不正在下面受着地狱之灾么!”

     最终,女鬼丢下心中的执念,渐渐消失不见。

     而蛇女带来的那两条蛇,本来还听庞大的身躯开始慢慢的变小,又变成了之前的那副模样!

     我对这两条蛇来了兴趣,立马腆着脸上去问道:“蛇女妹妹,你这两条蛇到底是什么东西?怎么还能吃怨气呢?”

     蛇女看着我,神秘一笑,道:“你真想知道啊?”

     我使劲的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