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十二章、往事
    桌子后面露出的人脸,面部被水泡的发白,但不像是杨林的面貌。

     我们三个慢慢靠近桌子,才发现原来桌子下面,被卡了具尸体,而尸体的脸部正好卡在桌子腿之间,正好面朝着洞口的位置。

     尸体的姿势怪异,不像是被水冲到这里自然形成的,倒像是有人故意摆放成这个样子。

     尸体的头朝着洞口,脚对着的方向是一面墙壁,墙壁下面竟然又有一个黑乎乎的洞口,之前离得比较远,没注意看还真没看到。

     我觉得这应该就是杨林留给我们的指示,现在也没有别的路选,只好跟着这个指示走。

     我们三个下了洞口,不同于我们之前下来的通道,这个通道四壁全都黏糊糊的,随便一摸手上都会沾上黏黏的液体,气味有点像馊了半个月的泔水。

     忍着这股怪味,我们七扭八拐的终于来到了通道的尽头,一个圆形的大洞,大洞的正中央,放着一个四四方方的类似棺材的东西。

     而杨林就坐靠在那东西的旁边,紧闭着双眼。

     我忙上前去,轻轻拍了拍他的脸,小声道:“醒醒……”

     杨林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看到是我后,瞬间咧嘴笑了,然后道:“你们够迅速的啊,刚打完电话没多久就到了!”

     我闻言一愣,跟山羊胡子对视一眼,之后冲杨林说道:“你睡过头了吧,我们昨天接到你的电话,今天才下水的。”

     杨林习惯的摸出手机,但是看了看没电了,转而笑着说道:“开什么玩笑,我就刚睡下没多会儿,难道睡了一天了?”

     我把手机拿给他道:“看好了,昨天是七月十四,今天七月十五。已经过了一天了,要不然我们几分钟的时间,上哪儿去搞那么多的装备?”

     杨林看着我的手机,呆愣住了。随后道:“七月十五?我们出来玩那一天是哪一天?”

     “七月八号还是九号来着!”我还没说话,杨林继续说道。说完后,缓缓说道:“也就是说,我在这里呆了快一个星期了?”

     我点头,道:“不然咧?”

     杨林腾的一下站起身,道:“不可能!绝对不可能!我明明记得我下来最多也就一两个小时,之前给你打电话也才几分钟之前的事儿。怎么可能那么久?并且我要是下水六七天,早就饿死了!肯定不可能!”

     “你身后这个东西是什么?”一直没说话的山羊胡子突然问道。

     杨林看了一眼那四四方方的大盒子类似的东西,道:“我也不知道,我以为这是个文物,把它来来回回检查了个遍,就是没找到接缝的地方,里面是啥我也不知道。”

     山羊胡子上前摸了摸这大盒子,随后道:“这像是一句棺材,但不是普通人的棺材。”

     “不是普通人的,那是不是当官的或者有钱人家的!”吴壮插了一嘴道。

     山羊胡子一脸嫌弃的看着他道:“老吴啊,那么大个人了能不能动点脑子,你见过那个当官的或者大户人家把棺材埋在这么一个鸟不拉屎的地方的,这显然不符合他们的身份嘛!”

     “那这里面到底是什么?”我问道。

     山羊胡子捋了捋胡须,道:“你们没有听过之前雷窑这个窑厂刚开始动工的时候,挖土的时候发生的事儿么?算了,年代太过久远,估计你们的父辈知道的都比较少。我来跟你们说说,你就明白这里面装的啥了。”

     山羊胡子跟我们讲了,传说当时发生的事情。

     一九七九年,雷窑窑厂刚刚要开始兴建,把地址选到了现在的这个位置。窑厂建好后,准备从附近取土,取土的时候,其中的一个挖机下铲后,地面上瞬间渗出了一大片的红色液体,慢慢的渗透的范围越来越大。吓得挖机师傅立马停了工作,上报给了工头。

     当时的社会正处于推翻牛鬼蛇神的年代,所以工头也是胆大,招呼几个挖机一起往下挖。几铲子下去,附近的地面上就全部被红色液体覆盖了。

     当时有比较迷信的人,只呼下面有什么神灵,如果我们再挖下去,肯定会遭报应。这人说的话,在当时就属于反动,所以此人被拉下去毒打一顿后,也不敢再说其他。工头看着这事儿也比较蹊跷,但是已经挖了那么深,这么多土都不能用。如果不挖出下面到底是什么东西,就很不甘心。所以他亲自操作个挖机开始往下挖,挖了一会儿,忽然铲子抬起,上面挂着一大块白色的还在流着红色夜里的东西,上面布满鳞片,很像是条大蛇。

     看见了东西后,工头就跟发了疯似的继续往下挖,那些挖机工人看到工头都这么卖力,自己也不好不出力,所以也跟着继续往下挖。挖到最后,挖出了一条长长的将近十米的大蛇,但是没挖出来蛇头。大蛇全身雪白,鳞片在太阳光下闪闪发光。身子差不多两个人环抱那么大。

     这个事儿也惊动了雷窑窑厂的厂长和当时的党组书记,一行人来看了之后,当即厂长脸色就变了,冲着党组书记耳语几句。党组书记就让工头赶紧把这大蛇掩埋住,这地方的土全部填回去,一点都不要用。

     工头虽然不解,但是命令不可违,所以还是用土把蛇身又埋好。只不过那一块被工头挖出的蛇肉,被工头偷偷的带走了。当天夜里,几个跟工头关系近的人就在工头家里吃喝,不用说,他们肯定是把蛇肉给煮了吃。

     然而就在他们吃了蛇肉的第二天,全身奇怪的开始发痒,大片大片的红色,一挠就开始大块大块的掉皮。来了好几个大夫,却都没有给他们治好。最后有人偷偷告诉工头,是因为他们吃了蛇肉,大蛇发怒了开始报复他们。这大蛇看体型就像是修行了上千年的蛇精,肯定是要化蛟化龙的。现在他们断了它的修行,一定要找个办法来解决才行。

     讽刺的是,曾经一点都信牛鬼蛇神的工头,开始一个个的找那些有名的已经归隐的道士。但是当时那个敏感的时代,没有人愿意为了他们这个事儿而被带上反动的帽子。最终,他们求救无果,几个人相继没几天就死去。

     大蛇被挖出来之后,雷窑的建设就不是那么的顺利,挖窑洞的时候,突然有人掉下去摔死,烧窑的时候,突然有人进了火里烧死。接连的发生意外,使得窑厂上上下下人心惶惶,生怕自己成为下一个意外死亡的倒霉蛋。最终很多员工辞职罢.工,厂长无奈之下,只好冒死出去找阴阳先生和道士来解决此事。

     当时正统正派的道士哪有一个敢出山的?他们肯定不会为了一个小窑厂,而一整个门派受到牵连被扣上大高帽。然而就在厂长实在没办法的时候,一个人出现了。

     一个穿着破破烂烂,拿着破瓷碗的老者,带着一个二十多岁的愣头青找到了窑厂。直截了当的告诉厂长,可以帮助他解决此事,但是要提个条件。

     老者和厂长去里屋商量了一下条件,并没有叫那个二十岁的愣头青去。

     之后老者便带着愣头青,让他在大蛇的蛇身旁边打坐冥想,帮助他来完成这个法事。过程中愣头青不准睁眼,否则阵法就会立刻失败。

     最终,愣头青听到老者说好了后,便睁开了眼。但是却没有找到老者的身影,只有厂长站在他旁边,告诉愣头青,老者在一个地方给他留了点东西。

     自从老者做完法事后,窑厂果然一下子就正常了起来,再也没有发生什么意外的事儿。而窑厂竟然又组织了一批挖机,把之前挖到大蛇蛇身的地方又挖了一遍,这次却没有挖到大蛇。从此,窑厂的取土就一直从这个地方取。

     慢慢的,便形成了现在的雷窑河。

     这条河的出现,有利也有弊,但是更多的时候,变成了一条吃人河,每年都要有孩子在这条河里丧生。

     山羊胡子说完这条河的来历后,缓缓道:“我就是当时的那个愣头青,那老者,是我的师父!”

     我没想到山羊胡子竟然还有这样的经历,但是他说的这些事情,好像跟着四四方方的东西没有太大的关系吧。

     我说出我的疑惑后,山羊胡子缓缓道:“所以我说,这个里面放着的,应该是那大蛇化蛟后,蜕下的蛇皮。”

     我皱眉道:“如果仅仅是个蛇皮,为什么这里的时间和外面的时间过得完全不一样?”

     山羊胡子淡淡笑道:“你不知道有一种蛟龙,是控制时间的么?”

     我摇摇头,一脸懵逼的道:“还真不知道!”

     山羊胡子一脸嫌弃的看着我,道:“上古神兽烛九阴!《山海经》中记载,‘烛龙也称烛九阴,钟山山神。是人面蛇身的形象,赤红色,身长千里,睁开眼就为白昼,闭上眼则为夜晚,吹气就北风呼啸,为冬天;呼气则赤日炎热,乃夏天。’所以,这个烛九阴,就有控制时间的本领!”

     “上古神兽?!”我,杨林,吴壮同时一脸懵逼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