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十七章、回魂夜
    至于我为什么要问这里有没有村落,是因为我觉得,黑色信封给我们的提示,以及我们梦里的场景,这山里空地上的断壁残垣,我可以确定,我们梦里遇到的那些人,应该就是一整个村子的人。

     我告诉瞎老头,我们手里拿到的绣花鞋和做的那个奇怪的梦的事儿。瞎老头越听眉头皱的越紧,听我说完后,沉默很久,道:“那绣花鞋你带了么?”

     我连忙让吴壮叔把背包打开,绣花鞋拿给了瞎老头。瞎老头用手摸着上面的绣线,最终缓缓向我们说出了他所知道的事情。

     原来在七八十年前,半山腰的这片空地是一个村落,村里的人大多都为彝族,只有少数的汉族人。两族人相处的也算和睦融洽。

     但是有一天,村子里汉族的一户人家里的男丁去世了。大概十六七岁的年级,也没有结婚生子。他们家里就商量着给他办个冥婚,也不算是白来这世上一趟。

     这户人家在村子里,算是比较有实力,能说上话的那种。所以很快,就找到了一个比较合适的人选,而这个人,便是彝族的一户人家的女儿。

     这户人家家里比较清贫,平日里在村子里,都不敢怎么抬头走路。当男孩的家人去她家说这件事情的时候,几乎不费吹灰之力就把女方家的父母给谈妥了,还给了两块大洋作为聘礼。

     那时候的两块大洋多金贵,女方父母收了钱后,就一直的劝自家女儿,做女孩的思想工作。然而女孩死活不同意。这是关系到女孩一辈子的事情,但是在当时的环境下,女方父母却做出了如此的妥协。

     最终,女方父母逼得太急,女孩一生气便喝药自杀了。男方父母一看,女孩自杀了,正好,直接办冥婚就更合适了。所以便按照冥婚的习俗,给两人办了风风光光的冥婚。还很大方的给女方父母十块大洋作为聘礼,女方父母一看,这人死了又多给了十块大洋,丧女之痛也就不是那么痛苦了。

     奇怪的事情,就在女孩死亡后的第七天,也就是我们所说的头七那天夜里。

     死人头七,是死去的人最后一次返回人世看望亲人的时候。头七那天夜里,家人要在门口挂上一盏蜡烛灯或者在地上插上一根点燃的蜡烛,名为引魂灯。之后再院子里铺上薄薄得一层白石灰,如若亲人回魂,白石灰上就会留下脚印。

     之后脚印如果是一来一回两排脚印,就代表着回魂已经结束。回魂的时候,亲人不能出现,更不能挡住回魂的路途。

     死去的这个女孩已经办了冥婚,也就算是了男方家里的人,回魂也是回到了男方的家里。

     回魂夜的时候,男方家早早的布置好了白石灰和蜡烛。

     午夜十二点的时候,男方家的所有人都藏在了屋内,透过窗户观察着外面的情况。

     忽的外面一阵小风,吹得蜡烛阵阵晃动。男方家知道,女孩的回魂开始了。

     慢慢的,院中的白石灰上有着一层浅浅的脚印,脚印娇小,慢慢的往着正堂屋走去。然而走到院子中央的时候,脚印突然不再往前,像是定在了原地。

     男方家人正纳闷的时候,忽然外面的蜡烛被风吹灭。之后白石灰上,又出现了一串脚印。

     这串脚印踩得很深,并且很大,显然像是一个男子的脚印。脚印慢慢印到了那娇小的脚印定住的地方,也不再往前。

     男方家人一看这情况,顿时都傻了。他们从来没听说过回魂夜里,突然回来两个的。而且他们还不知道,这回魂的另一个,到底是谁。因为他们的儿子,已经死掉了将近两三个月。

     院子中央,两串脚印停在了这里迟迟不动。男方家人现在完全呆住了,不知道是出去,还是就这么看着。

     然而,忽然侧房里传出了一声尖叫的声音。男方家人瞬间炸毛了。传出尖叫的房间,是他们小儿子的房间。小儿子今天才刚满一周岁,今天为了这事儿早早地把他给哄睡了,由家里的佣人带着。

     而声音,不是别人,正是他们家的女佣人发出的声音。

     当即他们也顾不得其他,立马跑出屋子,进了侧房。

     进侧房一看,女佣人瞪大着眼睛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而他们的小儿子,一周岁的小孩子,直直的站在床.上,脸上带着一种奇怪的笑容,直勾勾的看着他们。

     小儿子脸上的笑容,完全不是这么可爱的孩子能够做出的。诡异的笑着看着他们,眼神中带着戏谑。

     男方父母全都吓傻了,母亲一把上前抱住了小儿子,揽在怀里轻轻拍着背,“乖儿子乖儿子,妈妈在妈妈在。”

     然而那男婴二话不说,一口咬在了母亲的肩上,死死的不松口,到最后,竟然活生生的咬下一块肉下来。

     男方母亲痛的直叫,男方父亲刚要举起手想要把男婴推向一边,却也一把被男婴抓住,死死的在手臂上扯下一块肉。

     而后,男婴蹦下床,走路的姿势就像是被人拉扯着一般,走到了院子的中央,那两个脚印停住的地方。开始一上一下的蹦蹦跳跳。

     咔咔的骨头折断的声音响彻整个院子,男婴就像是被人玩弄的提线木偶一样,蹦起很高的高度,而又重重的摔下。

     那比较大的脚印忽然又向前,径直的走到了正堂屋门口,之后脚印消失不见。

     男婴仍是在上下来回的跳跃着,高高的跳起,瞬间落下,嘴角和身上都渗出了鲜血。男方父母看到这样,也不顾其他,就去抢小孩回来。但是他们还没碰到男婴,男婴便又高高的跳起,这次却没有落下。

     接着,男婴开始慢慢的移动,移动到了大门外,移动到了村里唯一的古井边。途中所到之处,狼狗皆是狂叫两声却又呜咽着,夹着尾巴不再叫唤。

     到了古井边的时候,男方父母不顾一切的抢小孩,却不料男婴突然诡异的笑了,慢慢的落下,站在了井沿上,静静的看着他们。

     母亲的爱子之心,使得她立刻前去报男婴,却不料男婴一拉,母亲便窜进了井里,扑通一声便没了动静。男方父亲一看,这男婴肯定被鬼附身,变成了祸害。所以便想上去抓他,这次却是抓到了。

     但是抓到之后,男婴突然开口说话了。一个尖锐刺耳的女声。

     “这种滋味好不好受?哈哈哈……好不好受!”

     说着,男婴脱离了男方父亲的怀抱,一转头投进了井里。

     一瞬间失去了妻子和儿子,这对男方父亲的打击更是不用说。他呆呆的看着黝黑的深井,一咬牙也跳了下去。

     一夜之间,男方一家全部灭门。

     第二天整个村子全部传开了这件事,人都说是女孩头七的时候回来寻仇了。搞得整个村子人心惶惶,鸡犬不宁。

     之后村子里,便时常的发生怪事。男方家里人死掉的那口井,是村子里唯一的吃水井。自他们投井以后,这口井夜里总会传出怪异的笑声和小孩的哭声,于是这口井便被村里找了石板给盖了起来。

     这口井被封后,村里再选址打井,无论是打深了或者打浅了,出来的井水都是红彤彤一片,根本不能吃。

     然而最终导致这个村子彻底消失的原因,是因为村里的一个傻子,去了那个男方家里偷东西,出来之后不知道是不是中邪了还是怎样,在村里唯一的能吃水的吃水井里投了毒。

     一夜之间,村里人全部暴毙,这个村子彻底成了荒村。

     但是山下的人,并不知道这个村子的变故。他们有时上山的时候,夜里还会往这边走,过来留宿。夜晚的时候,这个村子就会突然的出现,村里的人仍是一如既往的忙着自己的事情,根本看不出任何的异样。

     最终发现整个村子的人都死掉的,是一个从外地来采风的年轻人。他夜里看到半山腰有个村子仍然有朦朦胧胧的灯光,便想着到这里留宿一晚,免得露宿野外。

     这年轻人学过一些佛法,对于道法又有一些研究。当他靠近村子的时候,就感觉到了不对劲。因为这个村子死气沉沉,阴气很重。他遇到的每个人,面色土黑,嘴唇发紫。

     不过,为了不露宿野外,避免被熊吃掉的危险,他还是决定在这里暂住一晚。

     夜里的尿意让他突然醒来,然而当他醒来后,还没出门,就透过门缝看到,门外乌泱泱的站满了人影。那些人影正一步步的靠近他所在的房间,并且全部神色木然,面目狰狞。

     年轻人瞬间慌了神,但是这屋子就这一个门,出去就是死路。年轻人决定按兵不动,装作睡着熬过这一宿。

     便睡到炕上,手里拿着佛珠和一个高僧开过光的护身符直挺挺的躺在床.上,耳朵竖起,听着外面的动静。

     一阵微风拂过,年轻人明显的感觉到有人在他的身上摸来摸去。然而最终眼睛突然被什么一闪,就什么都不知道了。第二天醒来,自己处身于一个残破的屋子内,出去一看,到处都是横七竖八的死人。

     再一看佛珠,已经全部开裂,护身符也化为了灰烬。

     若不是护身符和佛珠,年轻人估计已经也是尸体一具了。

     年轻人心好,下山便找来了周边的村民,将地上的尸体全部弄走,一一埋在了城郊外的一片地里。

     而我听瞎老头说完,也算是明白了,当时的年轻人,应该就是我们面前的瞎老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