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一十三章、突然离去
    跟山羊胡子和杨林他们在房间里聊了会儿,我便接到了孙奎的电话。

     孙奎告诉我说,王慧和韩阳两个人也都找到了,只是情绪稍微有些不稳定,她们不知道她们两个这两天在哪里,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死亡.名单上的日期已经过了,两个人也都没事儿,孙奎觉得,有必要去学校一番,在调查一番,然后在学校开个辟谣会,把正常的学习秩序给调整回来。

     我告诉孙奎,已经不用调查了,直接开辟谣会就好。

     孙奎也没细问,就说下午的辟谣会让我们也来参加,事情过去了就好。

     我本不想答应孙奎,因为参加这种大会是我最不喜欢的事情。在会上,孙奎肯定不能说出死亡.名单的事情,肯定是一顿忽悠,把学生们的疑虑降到最小。

     现在知道死亡.名单的人,学校里就只有郑楠一个人。

     郑楠自己也肯定不会说出来,因为这种诅咒别人的事情,传出去了就是等着别的学生戳她的脊梁骨骂。

     但是孙奎的意向很坚决,我不知道他的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是最终还是勉强答应了下来。

     我回房洗了个澡,在浴室里对着镜子,看到自己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的,手一摸就疼。那帮家伙也真能下得去手,我都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去跟小混混干架,而不是去挖那个盒子去了。

     到了中午的时候,陈晓琳接到了学校发来的通知,通知内容是学校里要举办大会,大会主旨内容,就是关于三号楼谣言事实澄清。

     我们跟着陈晓琳一起去了学校,操场上已经聚集了密密麻麻的人群,操场正中央已经在开始布置会台。学生们也各自在看台上陆续就做。

     下午一点钟的时候,会议开始。完全是孙奎一个人在瞎白话,推出条条证据指出五零七宿舍女生跳楼事件,跟闹鬼什么的完全没有任何的关系,只是学习压力大云云。

     反正从他嘴里说出的那些专业术语,也没有几个人听。孙奎的目的就是消除影响,这个会议一开,基本上目的也就达到了。

     期间我终于知道孙奎非要让我们来的原因了。他把山羊胡子拉上台,对大家说,山羊胡子是玄学大师,三号楼已经让他帮忙看了,风水很好,闹鬼事件完全瞎说。

     我看着山羊胡子穿着个对襟长衫,不知所措的站在台上的样子,心想这底下的学生能信么?

     谁知道山羊胡子听到孙奎这么说后,马上昂首挺胸,捋了捋胡须,一副仙风道骨的样子,开始张嘴忽悠起来。

     从周易说道八卦五行,山羊胡子的话说完之后,先是整场瞬间的沉默,之后便爆发出热烈的掌声。

     我看了看这场面,暗道还好没有媒体的人过来,要不然这肯定被歪曲成宣扬封建迷信。

     大会一开完,这事儿也算是彻底的平息了。三号楼的学生们也都陆陆续续的搬回了宿舍里。只是五零七宿舍,没有任何人敢住了。因为毕竟这个宿舍两个跳楼身亡的,就算今天的洗脑再成功,学生们还是有抵触情绪。

     又跟陈晓琳在省城呆了几天,陪她逛了超市,看了电影,开开心心的玩了几天之后,我们也准备回去了。走之前,我特别担心陈晓琳,不过现在我也没法在省城长待,她现在也不能休学。

     走之前,我又特意去了三号楼西南角那个地方,看看我们挖的那个坑。但是奇怪的是,这地方好像就跟没有动过的一样,跟周围的平地根本没一点区别。

     这倒是让我疑惑了,那一晚上我们真的不是来这儿挖东西,而是去喝酒去了?

     不过我又马上否决了这个想法,因为那天晚上那么切切实实的感受,不像是假的。

     …………

     从我们去省城,到最终回到白镇,用了将近半个月的时间。这半个月,也不知道吴壮叔过得好不好。大都是山羊胡子打电话跟他联系,他总是在电话里说,我没事,你们该忙你们的,不用惦记我。

     到达店门口的时候,吴壮叔正在后院里洗菜。见我们回来了,手上的活没停,对我们说道:“坐车那么久都累了吧,赶紧冲个澡,我做好饭,晚上一起喝点。”

     恍惚间,我差点把他当成了我爷爷,因为以前暑假在爷爷这里玩的时候,回到店里爷爷也总是这样对我说。

     夜里,后院的天空月朗星稀,我们四个人坐在一起,谈天论地,轻松自在。

     但是说着说着,吴壮不知怎么的,情不自禁的哭了出来。端着酒杯对我们说道:“叔是真的希望,咱们能像现在这样,一直这样下去。咱们虽说年岁不相等,但是叔就是觉得,咱们有缘分,我看着你这俩孩子,我打心眼里喜欢……”

     从来憨厚,对感情说不出口的吴壮,突然说出这番话,还是让我们有些诧异的。不过我也没多想,只觉得他是喝了酒之后,才敢诉说一些内心的话。

     我们这一场酒,不知道又是喝到了什么时候,醒来之后就发现自己在床.上躺着了。我揉了揉疼的要炸的脑仁,一边发誓再也不喝那么多酒了,一边下楼找点喝的。

     下楼就看到山羊胡子独自坐在店里的沙发上发呆,我接了杯水,坐在旁边的沙发上,冲他说道:“在这坐着干嘛呢?”

     “吴壮走了。”山羊胡子呆愣的回答道。

     “去哪了?”我喝了口水,问道。

     “不知道。”山羊胡子回道。

     “可能买菜去了吧,这大清早的能去哪。”我并没有在意。

     山羊胡子摇摇头,道:“是真的走了,他的东西什么的都拿走了,还给我们留了一封信,在茶几上。”

     我一愣,看到茶几上真的有一个白色的信封,我把杯子放在茶几上,打开信件。上面就寥寥几句话。

     “小刘,小杨,阎老,我走了,你们不必找我,有些事儿,我的心里没法释怀。”

     我看着手中的信件,看着山羊胡子问道:“这是为什么?昨天不还好好的吗?!”

     山羊胡子仍是目光呆滞的看着前方,缓缓道:“他昨天特意做的那顿饭,可能就是跟我们最后的相聚。我也不知道他是为了什么,就这么不声不响的走了。”

     我看着信上的内容,道:“吴壮叔是不是看我们那么久都没有找到五弊三缺的解决办法,伤心了,然后独自离开了?他说有些事没办法释怀,不就是指的他家里的事情吗。”

     “谁知道呢。”山羊胡子说完,靠在了沙发上。

     老友离去,他的心里一定很不好受。

     我也沉默了,陪他一起坐在沙发上。想想吴壮叔跟我们在一起那么久,除了之前提过一次,想快点找到解决五弊三缺的办法,之后就再也没有提起过。他一直跟着我们跋山涉水,去过那么多地方。每次行李什么的,都默默的帮我们拿着,从不叫苦叫累。

     他唯一的执念,就是想找到解决五弊三缺的办法,破了自己身上的诅咒,好对两个孩子,有个交代。

     但是我们,一直忽略了他的想法。可能他现在有些失望吧,所以独自离去,连声招呼都没打。

     哀大莫于心死,我们真的无意间,伤到了吴壮叔的心。

     一想到这儿,我心里也挺不好受的,跟山羊胡子俩人靠在沙发上,望着天花板发呆。

     没多久杨林下楼,第一句话就是:“吴叔,早饭好了没啊?”

     但是,没有人回答他。他下楼,找了一圈后,冲我和山羊胡子说道:“吴叔人呢?”

     我把信件扔给他,叹息道:“走了。”

     杨林看到这信件后,眉头紧皱,冲我俩说道:“走了,你俩怎么不把他找回来啊?”

     “上哪找?”我反问道。

     “真是蠢!”杨林气急的说道:“他还能去哪?老屋拆了,没地方去,他现在肯定就在他那俩小孩溺水的水库那儿!这点都想不明白,也不知道你俩是在干嘛?!”

     说着,杨林把三轮车开出来,冲我们俩说道:“上车!”

     一路上,杨林开的飞快,到达了包李乡。我们找到了吴翠溺水的那个水库。站在大坝上往下一看,真的有个人,在河岸边坐着,旁边放着一个黑色的布包,身影像极了吴壮。

     我们连忙下了大坝,走到那身影旁,杨林缓缓说道:“叔,跟我们回去吧。”

     吴壮转过头来,看了我们一眼,笑了一下后,道:“叔回不去了。”

     “叔你这说的什么话,咱们几个人在一起不是都挺好的吗?”我紧跟着说了一句。

     吴壮笑了笑,冲我们说道:“跟你们俩孩子和阎老在一起是很好,但是叔不能跟你们像以前那样了。你们回去吧,叔一个人在这儿,看看我闺女和儿子。”

     我说道:“吴叔,您是不是生我们的气了?你放心,五弊三缺的解决方法我们一直在找,现在线索也有了些,相信很快就有眉目了。”

     吴壮说道:“不是因为这个事儿,是因为叔自己犯了错,没脸再跟你们在一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