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一十二章、恶斗
    对于这个声音,我是一点都不陌生。

     果然,在男鬼的正后方,突然出现了一个穿着白裙子的女生,就是之前我在五零七里,从圆镜上看到的那张脸。

     女生慢慢向我们飘来,邪笑的看着我,道:“好哥哥,我一直在等你,你怎么没来呢?”

     山羊胡子转头问我:“这就是你说的,五零七圆镜里出现的女鬼?”

     我点点头,那女鬼慢慢的冲我们飘来,又发出了“桀桀桀”的怪笑声。

     男鬼看到冷不丁冒出的女鬼,眼神中带着疑惑,看着我道:“这就是你请来的帮手?”

     我一愣,听男鬼的意思,这个女鬼他是不认识的!

     这就好办了。

     我哈哈一笑,点点头道:“对啊,这就是我专门请来的笔仙,用来对付你的呢。你是不是怕了?”

     女鬼听到我的话后,停在了原地,看着我道:“好哥哥,你答应和我玩笔仙了?”

     我点头,道:“跟你一起玩笔仙可以,但是你身后那个家伙,想要害我们怎么办?你想啊,它把我们害死了,谁跟你玩笔仙啊?”

     女鬼听完我的话,脑袋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圈回头,然后道:“你想要害我的好哥哥?”

     男鬼听到女鬼这话,皱眉道:“这是我们之间的事儿,跟你没关系。哪远滚哪儿去!”

     “不行,你把我的好哥哥害死了,就没人跟我玩笔仙了!”女鬼又道。

     谁知男鬼接下来的一句话,让我彻底懵逼,“你傻啊,我把他害死了,他不也成了鬼了吗?他成了鬼之后,你们不就想怎么玩就怎么玩了吗?”

     我听到他这话,心里只骂娘。这男鬼这突如其来的套路让我触不及防,完了,我估计这下我们更加危险了。

     果不其然,女鬼的脑袋再次一百八十度的转过来,脸上仍是带着那种让人很不舒服的笑意。看着我说道:“这位哥哥说得对呀,跟我一起变成鬼好不好?”

     男鬼在后面嘿嘿一笑,脸上带着阴险的笑容,慢慢飘到女鬼的身边,符合道:“就是,一起来陪我们吧。”

     套路不成反被套,当下我也顾不得什么了。冲山羊胡子和杨林说道:“没办法了,硬干吧!”

     山羊胡子早已做好了架势,桃木剑在手里耍了个剑花,接着双脚踏步,左手开始掐诀。我看到他的身上隐隐有气息流动,显然已经开始做法了。

     而杨林这次,也破天荒的开始念咒掐诀,他的掐诀速度丝毫不比山羊胡子的慢。慢慢的,他身旁气息缠绕,整个人的气质完全变得不一样了。

     山羊胡子和杨林同时出手,两道符瞬间飞向那两个恶鬼。女鬼竟丝毫不怵,伸手去抓他们甩出去的符咒。

     “嘶”

     女鬼紧握符咒的双手开始冒出黑烟,看得出,她的表情中带着痛苦,但是仍死死的捏着符咒。

     杨林站在原地,身形有些微微颤抖。而山羊胡子左手继续掐诀,右手用桃木剑在虚空翻转,随着桃木剑的舞动,空中出现了淡紫色的符咒模样。

     山羊胡子见此状,大喝一声“破!”,接着桃木剑向着女鬼的方向劈去。

     “啊!”空中的淡紫色符咒瞬间打向了女鬼,一阵撕心裂肺的惨叫声刺的我耳鸣。

     女鬼捏着符咒的双手瞬间爆裂开来,一大股黑气喷出,飘散在空中。

     女鬼的身影开始变淡,身上的那股戾气也消失不见。

     我心中刚想着打得好,突然看到山羊胡子一股鲜血喷出。再一看,男鬼竟站在了山羊胡子的身后,趁其不备偷袭了他。

     我反应过来,立马把手中的黄符向男鬼甩去,谁知他一把抓住了黄符,戏虐的看了我一眼,直接撕碎了符纸。接着,突然向我袭来,我只觉得一阵劲风,直接把我打在了西墙上。

     胃里一阵的翻江倒海,我差点没昏死过去,贴在西墙上慢慢秃噜了下去。山羊胡子趴在我不远处的地方,口中向外溢着鲜血。

     再看杨林,他正在跟男鬼缠斗,但是明显处于劣势。男鬼一次次的袭击,杨林的口中也渗出了鲜血。最后就看到男鬼一击重伤,把杨林打倒在地。

     我们三个人全部被男鬼打倒在地,身受重伤。男鬼笑意盈盈的看着我们,随后,女鬼也慢慢飘了上来,邪笑着看着我们,道:“你们很快,就能跟我一起玩笔仙了,桀桀桀……”

     谁知那男鬼看了女鬼一眼,笑意更甚,一把扯过女鬼,道:“你看起来,也是不错的滋补品呢!”

     女鬼一脸惊愕的看着男鬼,刚想说话,却不料男鬼一口咬上了女鬼的脑袋,开始拼命的撕咬。

     女鬼的惨叫声和男鬼咔吧咔吧的咀嚼声冲击着我的耳膜。

     不知道过了多久,男鬼彻底的把女鬼吞噬,身上的黑气更加深几分。此刻他的眼神中充满了戾气,看着我们,完全就像是一个发疯的恶魔。

     男鬼慢慢的飘向山羊胡子,山羊胡子的身子直直的竖了起来。接着,男鬼看着山羊胡子,戏虐的说道:“会法术?你很厉害呢?”

     “你别动他,欺负老弱病残算什么本事?!”杨林勉强坐起来,冲男鬼喝道。

     男鬼不屑的一笑,道:“怎么着?你有意见吗?反正你们都是一根绳上的蚂蚱了,谁先死都一样。既然你想先死,那我满足你好了。”

     说着,男鬼冲杨林飘去。

     我蹲在墙角,冲男鬼骂道:“吹什么牛逼,要杀你先杀我来?!”

     男鬼又看向我,刺耳的笑声响起,道:“你们几个还真是感情深厚啊,都想先死是吗?别急,一个一个来。”

     说着,男鬼也不管我,正欲扑向杨林。却突然身子弹了出去。

     “孽障,滚!”

     一个声如洪钟的声音响起,这时,我们的后方,出现了一个人。

     一身黑色长袍,连衣帽遮住面孔,慢慢向我们走来。

     来人正是黑衣长袍男,他的突然出现,瞬间解决了我们危险的处境。

     男鬼被弹倒在地,起身便要跑,却像被困住一样,一直在原地转圈。

     黑衣长袍男没有管我们,慢慢走向在原地转圈的男鬼,伸手拿出一张符纸,月光的照耀下,金色的符纸瞬间贴在了男鬼的额头。

     “啊!……噗”

     一声闷响后,男鬼的身躯瞬间在原地爆裂,散成黑雾,轻风飘过,便烟消云散了。

     黑衣长袍男解决男鬼的速度,让我咋舌。

     解决了男鬼后,黑衣长袍男转身,慢慢走到我们的面前,站了一会儿后,把地上的盒子捡起来,把玩了一下后,道:“谁让你们来挖这个东西的?”

     我摇摇头,道:“身份我们不知道,我只知道他跟我长得一模一样。”

     黑衣长袍男沉默了一会儿,我也看不到他脸上的表情。过了一会儿后,他把盒子扔到我的手里,道:“有些东西,不能碰的尽量别碰。下一次,你就没那么好的运气了。”

     说完,他便径直的走了,消失在了黑暗之中。

     我拿着盒子,盒子上早已没有了那种油腻腻的感觉。入手有些冰凉,金属材质的东西,就是耐摔,刚才摔的那么狠,都没摔开。

     我们三个人现在都身负重伤,紧张的神经彻底放松下来后,只想着休息。

     迷迷糊糊的,我感觉手里的东西被人给拿走。但是我实在太困,根本没有心思去管。

     醒来的时候,我就发现自己身处宾馆,一睁眼便看到陈晓琳满带关心的脸蛋。

     结束了,我的心里终于松了一口气。

     见我醒来,陈晓琳连忙扶我靠在床.上,满是关心的问道:“怎么样,感觉好些了吗?”

     我虚弱的点点头,道:“好多了,阎老和杨林他们呢?”

     “在隔壁屋休息呢!”陈晓琳说着,噘着嘴看着我,娇嗔道:“你说你,大半夜出去大街上鬼混什么,被打成这样子开心了吧?要不是派出所的人打电话通知的我,你现在还在大街上躺着呢!”

     “啥?”我有些莫名其妙,我们明明是去了学校,什么时候去大街上了?

     “那个,昨天到底发生啥事儿啦?我记不清了都。”我对陈晓琳问道。

     陈晓琳冷哼一声,道:“记不清了啊?喝断片了吧?喝了点酒就跟人家小混混打架,被打成这样子亏不亏?”

     我听到陈晓琳这么说,就更加的疑惑了。我们什么时候喝酒了,又什么时候跟小混混打架了?我们身上的伤,不是跟恶鬼缠斗的时候,被打伤的吗?

     来不及跟陈晓琳解释什么,我跑到隔壁屋,看到山羊胡子和杨林两个人也是在床.上休息着,身上都有很明显的外伤。

     见我进来后,俩人起身,我把房门关上,冲他们问道:“到底怎么回事?晓琳怎么说我们是打架打伤的?那个盒子呢?”

     杨林一愣,道:“盒子不是在你拿着的吗?”

     山羊胡子皱眉道:“盒子肯定是被那个跟小六子长得一样的人拿走了,至于我们被小混混打伤,也肯定是那些人搞的鬼。他们玩了一出狸猫换太子,拿到了想要的东西。”

     “我去,这帮人真特么鸡贼!”我明白过来后,无不佩服的骂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