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四十三章、人性
    赵四喜年轻的时候,算是茴镇那一代的风云人物。家里有钱,人长得又好。所以在茴镇的年轻女孩中,很受欢迎。

     那个时代的农村人都没有上过几年的学,但是赵四喜却是省城大学毕业回来的高材生。

     在外面开了眼界了,自然心气儿也就高一点,对农村的女孩子也就不看在眼里。但是偶尔一次家族的大活动上,认识了一个叫赵沫的女孩子。

     赵沫家是赵家这个大家族的分支,很早之前祖父辈儿的就迁了出去。

     赵沫也是大学毕业,两个人有很多的共同话题。自从那次活动后,就互相联系的很频繁,最后慢慢发展成了男女朋友。

     但是在那个媒妁之言,父母之命的年代,这种恋爱是另类的,不被允许的。

     尤其是赵四喜和赵沫俩人还是同一个大家族的人,在当时来说,那更是犯了大忌,万万不可允许的。

     所以他们的爱情在当时来说,算是触动了许多人敏感的神经。

     家族的族长亲自出面,把两家的父母,亲戚朋友一干人等全都聚集起来,抨击和批判这种所谓的真心相爱。

     两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正是要面子,好强的年纪。被一群七大姑八大姨的围着数落,就像是把脸扔在地上让他们一直踩,一边踩还一边以一种过来人的身份,站在某种制高点上说为了你好,不管他们的任何感受。

     在那个女孩把名声看的比命还重要的年代,长辈们的行为无疑是致赵沫于死地。

     于是,想不开的赵沫想到了自杀。

     但是,她却怀孕了。

     未婚先孕,这个消息若是传出去,那后果更加是不可估计的。

     赵沫想方设法想打掉孩子,但是被赵四喜拦住了。他告诉赵沫,大不了我们私奔,去一个没人认识我们的地方,把孩子生下来。

     他们的计划也实施了,私奔到了一处离家很远的地方。如愿以偿的生下了一个白胖小子,一家三口按说也能其乐融融的过着。

     但是赵四喜以前在茴镇的时候,大少爷病已经养成,吃喝赌博样样都来。

     开始的时候,靠着赵四喜在家里偷的钱,也能生活的挺好。但是时间一长,赵四喜手就痒痒,总是去一些地下赌场赌博,小孩子也不管不顾。

     开始还是小来小去的赌,但是时间一久,赌红了眼,就收不住手了,家里能输的都输光了,还欠了赌场一屁股的外债。

     实在还不了钱,赵四喜就准备带着赵沫跑。但是还没跑出去,就被赌场的人给堵在了屋里。

     赌场头子看到赵沫的姿色不错,提出让赵四喜用赵沫抵赌债。

     赵四喜虽说爱赌,但是对赵沫肯定是真心实意的,所以说什么也都坚决的不同意。

     但是奈何赌场的人多,几个人按住了赵四喜。赌场头子就直接当着赵四喜的面,把赵沫强.暴了。

     这还不够,这个人渣让手下的人又把赵沫给轮.奸了。

     赵四喜说,他当时就看到,赵沫的眼神,一直在直直的望着他。那眼神里有屈辱,有失望,更多的,是一种完全的空洞和无助。

     赌场头子施暴完后,心满意足的走了。

     他们走后,赵沫什么都没有说,整理好被撕烂的衣服,把家里默默的收拾好,又去给赵四喜做饭去了。

     赵四喜呆呆的坐在地上,床.上的儿子还在哭闹。看着不足十平米的阴暗的房子,赵四喜心里充满了屈辱,不甘,自责,更多的则是无能为力。

     刚才的一幕幕一直在他的脑海里回放着,赵沫无助的呼喊,赌场头子们如同恶魔的笑容,刺激着他的大脑。

     他进到厨房,疯狂的撕扯着赵沫的衣服,发泄他无处发泄的情绪。

     刚经历过一次不堪的侮辱的赵沫,又被赵四喜这么的当做发泄的工具。

     赵沫的心在此刻就已经死了,但是赵四喜不自知,在他心中,赵沫已经成了脏女人,被侮辱过的女人。当时的他心里却没明白过来,这一切都是由他自己一手造成的。

     从此过后,邻里乡亲全都风言风语,赵四喜也是自此以后不再多跟赵沫说一句话。赵沫一个人带着孩子,默默忍受着这些。

     真正的导火索,是在赵四喜的一次酒醉后。

     发生了那样的事情,赵四喜赌博是不赌了,但是开始嗜酒。每次喝完酒后,就会开始发酒疯,打砸一切家里可砸的东西。

     那一次酒醉后,赵四喜把赵沫甩在床.上,就要强上,但是赵沫不愿意。

     赵四喜一巴掌甩在了赵沫的脸上,胡言乱语道:“装什么,被别的男人就能上,我就不行么?!”

     这句话,算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棵稻草。

     赵沫在第二天的中午,穿着赵四喜送给她的唯一的一件红色的旗袍,手里拿着赵四喜送给她的唯一的礼物,一个布娃娃,吊死在了不足十平米的出租屋里。

     赵四喜回到家,就看到吊在房梁上的赵沫,眼睛直勾勾的看着赵四喜。

     赵沫就这么死了,她的死,算是赵四喜一手造成的。她带着冤屈,不甘的死去。

     被邻里乡亲们的毒舌,被赵四喜的冷漠,被赌场头子的侮辱杀死的!

     赵沫死后,赵四喜带着儿子回到了茴镇。他向家里人隐瞒了他身上发生的事情,只说孩子是捡来的,把孩子送给了同族一对膝下无子的夫妇家里收养。

     他接管了父亲的生意,再娶了一个父母安排好的女人。

     赵四喜的生意越做越大,带着家族发家致富,得到了赵家人的爱戴和信赖。之前唾骂他的那些人,都不再去提这些事情。就连赵沫的父母,也就当孩子跑了,没有半点怪罪赵四喜的意思。

     赵四喜在家族人的簇拥下,当上了家族的族长。

     原本以为赵沫的事情就这么结束了,平平淡淡的过了几十年。虽说有时候,赵四喜在梦里,会突然梦到赵沫留着血泪的双眼,但赵四喜也只当是个噩梦罢了。

     不过这一个月来的折磨,每天都被噩梦吓醒,赵沫的鬼魂出现,都让他突然明白过来,赵沫一直都在他身边存在着,只不过并没有出现而已。

     而这次,赵沫突然无时无刻的出现在他的梦里,家里,肯定是跟死去的儿子有关。

     赵四喜讲完这些,脸上已经老泪纵横,他的脸上更多的是愧疚,后悔。

     他喃喃说道:“是我对不起她,她现在来索我的命,是我活该,我肯定会二话不说。但是现在她现在已经扯上了我的孩子和老伴,她们是无辜的啊!道长,你们救救我老婆孩子吧……”

     我还没开口说话,杨林冷冷的说道:“呸!扯到谁也都是你自己作的!你现在的老伴和孩子是无辜的,那赵沫和你死掉的那个儿子呢?他们难道就不是无辜的吗?!谁爱管谁管,反正老子是不管你这破事儿!”

     “林子!怎么说话呢。”山羊胡子道:“就算咱不管四爷的事儿,也不能看着赵沫害人啊!你也知道,这孤魂野鬼,只要是不害人,还是能度化轮回的。要是让她害了人,那轮回的机会都没有了,只能魂飞魄散。对不对?”

     我点点头,道:“谁年轻时候没有犯点错啊,赵四爷现在能悔悟,也不是坏事。但是要是让赵沫的冤魂害了人,那可就不好了。我们尽量把她给度化,来世投个好人家,也算功德一件嘛!”

     杨林看了看赵四喜,唯一的好手握成拳,咬牙道:“你要是再年轻个几十岁,我绝对打不死你!”

     我看着杨林一笑,这家伙,一直以来都是这么的嫉恶如仇。这就是他的性格,一直不变才是杨林!

     山羊胡子拉了拉杨林,随后对我们大家说道:“赵沫的出现,肯定是因为她的孩子被害死。而缠了赵四爷一个多月,还没有害他,只是吓他。我觉得,赵沫肯定有什么隐情。今天夜里,我们就准备准备,等她出现。”

     江龙看了看我们,道:“这事儿我就不参与了,事情解决了再给我打电话,我继续查这几件命案,看会不会有什么新的发现。”

     “嗯,这样也好,你的身份掺和进这件事儿来,说出去也不好。”山羊胡子说道。

     江龙跟我们道了别,就驱车走了。我们几个人在赵四喜的带领下,回到了他家。

     我和杨林,山羊胡子三个人暂时住进了赵四喜的家。吴壮和朱晓萌被安排在了附近邻居家,因为这事儿他们也帮不到什么忙,而且还有危险,所以先让他们避一避。

     吴壮却说夜里要过来一起帮忙,怕我们几个应付不来。看着他憨厚的笑容,我却总觉得哪点不太对劲儿。

     在赵四喜家里吃过晚饭,我开始扎纸人和一些很特殊的纸扎。

     赵沫含冤而死,而且那么多年游荡人间,肯定怨念极重。我做好一种特定的纸人,利用特殊的咒语操控它。然后又在院子里摆放了一些纸扎,摆好一个特殊的阵法。

     这个阵法有引魂的作用,但并不是束缚冤魂的,只是为了能克制它们身上的怨气和煞气,使它们不能被煞气完全控制。

     恶鬼和厉鬼形成的最大原因,就是被怨气和煞气控制。

     一切准备就绪,我让赵四喜站在阵法的中央,我们三个人站在院子里,静静等待着。

     忽的,院中刮过一阵阴风,它要来了!

     PS:推荐几本好基友的小说,书荒的朋友可以看看,也是本站的,搜书名即可。

     女频总裁好文:《情深入骨:首席老公霸道宠》

     男频游戏好文:《圣魔之刃》

     男频直播好文:《斗鱼直播之最强男主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