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四十九章、虫蛹
    这南面的整个树干已经全部中空,里面蠕动着通体惨白色的虫蛹。

     这些虫蛹看上去不像是那些以吃腐木为生的虫蛹,它们的一头,长着两只跟明显的钳子。这些钳子夹在里面的树干上,可以深陷里面,直接把树干撕成一条一条。

     山羊胡子看着这些虫蛹,脸色大变,对杨林说道:“别弄了,快把这个窟窿补上!”

     他也没告诉我们这些虫蛹是什么东西,拿着自己的衣服塞进了杨林划破的裂缝里。

     但是衣服像是被什么拉扯着一样,慢慢的往里收缩着,随后完全被拉进了洞里。

     我们都还没反应过来,山羊胡子大骂道:“你们还愣着干什么,快把这洞口堵起来,这里面的玩意儿特别危险!我们算是捅了大篓子了!”

     我和杨林连忙脱掉外套,把外套塞进洞口。但是跟之前一样,衣服慢慢的被拉了进去。

     我伸手拽住衣服角,往外一拉,却发现衣服的另一半已经完全被啃噬完了,上面密密麻麻的像是被剪断的缺口。

     顺带衣服上,带出了几只虫蛹!

     “完了完了!”山羊胡子崩溃的说道:“小六子,你在瞎搞什么?!”

     虫蛹掉在地上后,就开始啃噬地上的树根,它就像个破坏机器一样,只要是啃噬过的地方,树根就变成了碎渣子。

     山羊胡子拉了我一把,让我们退到后面,然后拿出一张符纸,点燃后飞速的向地上的虫蛹扔去!

     火符瞬间包裹住了虫蛹,虫蛹的身上全是火苗。但是火熄灭了后,虫蛹只是被烧的有点黑,仍旧若无其事的啃噬着树根。

     “退后退后!它们啃噬掉这棵树还需要一段时间,我们不要留在这里,赶紧回去。要不然被虫蛹爬到身上,人就完了!”

     山羊胡子说着,拉着我们跑了出去,回到了胖虎的平房内,过了好一会儿,才缓缓的跟我们解释。

     刚才的那种虫蛹不是别的,是铁钳虫的幼卵。铁钳虫是世间很罕见的一种虫子,据说只有阴间才会产生的产物。这种虫据说是阴司为了惩罚那些在世上作孽的人的武器。

     作恶多端的人下地狱后,会经历过十八层地狱的折磨,而他们进入十八层低于之前,便会受到铁钳虫撕咬的惩罚。

     这种虫的钳子刚硬如铁,据说是由许多的怨气化成。下地狱的人都会被他们撕咬过后,才能下地狱里承受地狱之苦。

     它们的撕咬很独特,只喜欢咬一些十分刚硬的地方,所以手指和脚趾是它们最爱的地方之一。它们撕咬的时候,并不吃,而是留一半留着,伤口不能愈合,但是也不能忍痛扯掉,所以算是极其阴损的虫子。

     而现实中的世间,据说是没有这个玩意儿的。

     可是今天我们却切切实实的见到了,山羊胡子也是第一次见,但是他一眼就认出来了,就是因为有一本.道家古籍上对这种虫子有很详细的记载。也很可能是为了告诫世人,少作恶。

     这种铁钳虫变成成虫之后,会诞生两只翅膀,像蝗虫一样,他们饿破坏力特别的强。一千只成虫在一分钟之内就能消灭十亩的庄稼地。

     这些虫蛹不知道是怎么隐藏在这个树干里的。而且在我们没划开树皮之前,它们还老老实实的在树干里带着,看整个树干内部都空了,显然是在里面呆了很久。

     但是我们这次贸然的把树干给划开,算是闯了大祸了!

     铁钳虫阴气重,遇见一点有阴气的东西,就会催快他们的孵化,到时候它们变成了成虫之后,后果肯定不堪设想!

     听完山羊胡子说的这些,我们都皱起了眉头。我们怎么就那么幸运呢,只是来这里找寻赵沫的尸骨,却没有想到还能碰到这种事情!这要是虫蛹孵化成了成虫,为祸一方了,那我们可担待不起这个罪过!

     “那现在该怎么办?”我看着山羊胡子问道。

     山羊胡子想了想,说:“我刚才注意观察了一下,这些虫蛹落地后,也不乱爬,只顺着朝南的一面啃噬树根,一点都不往北面爬。并且树干里面的虫蛹也是,正好中空了一半,北面那一半,哪怕是一点划痕都没有。这就很说明问题了,背面这半边树里,一定有虫蛹忌惮,或者说害怕的东西!”

     “它们那么厉害,还会有怕的东西?”我不可思议的问道。

     山羊胡子白了我一眼,道:“废话,任何东西都有相生相克的东西,这个东西的存在,就会有克制住它的存在。要不然某种东西完全无敌了,那这个世界成了什么样子了?”

     我点点头,世界就是这么的奇妙,你再牛,都会有克制你的东西存在。生物链的存在,就是为了不让某一种动物完全的无敌。而我们人类,站在生物链的最高端,但是一些低等的生物,仍然可以要了我们的命。

     比如毒蛇,猛兽,或者很小的一些虫子。

     山羊胡子说道:“这些虫蛹肯定是有人刻意留在这棵槐树里的,而目的,应该就是为了克制槐树北面的东西。我们现在千万不能再贸然的行动了,若是北面是一个我们更加对付不了的东西,那算是捅了大窟窿了!”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胖虎在一旁,不停地擦着脑袋上的汗问道。

     山羊胡子捋了捋胡须,眯着眼睛想了一会儿,说道:“现在只有一个办法了!”

     “什么办法?”杨林问道。

     山羊胡子说道:“我想了想,如果这些铁钳虫是真的为了克制槐树里面的东西的话,那我们就把南面的树干全部挖开,把虫蛹全都放出来。这样一来,槐树北面的东西没有了克制,肯定会自己出现的!”

     “那要是我们把虫蛹放出来了,而北面却什么动静都没有怎么办?”杨林说道:“你也说了,这些虫蛹遇见有阴气的东西就会加速孵化,那到了夜里,肯定全都孵化成了成虫了。到时候我们要是遏制不住,怎么办?”

     “你说的我都思考到了。”山羊胡子正色道:“如果虫蛹全部放出以后,背面真的没有什么东西,那我们就引天雷,用天雷把这些虫蛹给劈死。如果不用天雷,那就什么办法都没有了!”

     “能保证万无一失吗?”杨林又问道。

     山羊胡子摇摇头,道:“任何行动都不能保证百分百的万无一失。不过我们的速度快的话,还是可以尽量保证不出问题的。”

     “那我们什么时候行动?”我忍不住问了一句。

     山羊胡子道:“越快越好,趁着下午,我们把虫蛹全都弄出来,看看会不会有什么异常。”

     “这些虫蛹怎么弄出来?”杨林又问道。

     山羊胡子有些不耐烦的摆摆手,道:“我自有办法,你怎么现在事儿那么多呢,以前都没见你那么多话!”

     杨林翻了个白眼,道:“我只想早点解决好,早走。懒得看到这个死胖子!”

     胖虎在一旁动了动嘴唇,最后还是忍住没说话。

     我看了一眼胖虎,笑着说道:“林子这人就这毛病,脾气怪,你别往心里去。”

     胖虎见我这个态度,也摆摆手,说道:“这没啥,我以前干工程的时候,什么白眼没看过,什么难听的话没听过。只不过最几年有点飘了,杨老弟这么对我,让我想起了十几年前。现在我也得反省反省自己了!”

     事不宜迟,闲话不多扯。我们几个匆匆在胖虎的招待下,吃过午饭后,再次来到了槐树的南面。

     果然如山羊胡子所说,掉落在地上的铁钳虫全都一直在南面的区域啃噬,啃出了很整齐的一条南北界线。南面完全面目全非,而北面的却完好无损。

     山羊胡子冲杨林点点头,杨林拿着纯黑短刃,再次刺进树皮里,从上往下划开了一条很长的裂口。

     里面密密麻麻的白色软糯虫蛹蠕动着,让人有一种很恶心的感觉。

     接着,山羊胡子让杨林退后,他拿着桃木剑,在桃木剑的前段刺进了两道符,点燃之后,插.进树干里面。

     烟雾在树干里环绕着,没过一会儿,树干上的虫蛹开始慢慢的往下掉,掉落在树根上,堆积成了一个小山。

     我看着这些还在蠕动的虫蛹,密集恐惧症都犯了,浑身的鸡皮疙瘩。

     树干里的虫蛹都被熏得差不多掉光了之后,山羊胡子用桃木剑挑起几只虫蛹,把它们扔到了北面的树根上。

     那几只虫蛹就像是遇到了什么天大的可怕的事情一样,飞速的往南边爬着。可是没爬几步,忽然就直挺挺的定在了原地,然后化成了一滩白色的液体。

     这一突变,我们几个人都看傻了。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虫蛹就像是被腐蚀了一样,化成了一摊白色的液体。液体粘在树根上,也不往下流。

     山羊胡子再次挑起几个虫蛹,往北面的树根上扔去,结果跟之前一样,这些虫蛹在北面还没几秒,就会化成一滩白色的液体。

     山羊胡子看到这种情况,兴奋地大叫道:“我知道是怎么回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