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四十二章、这么做图什么
    山羊胡子被送进了医院急救,我和杨林也都去医院进行了包扎。

     我的右臂并没有骨折,而是关节处被魃尸的牙齿咬的韧带撕裂开,整个右臂是脱臼。医生帮我恢复以后,还是打上了石膏,告诉我这只胳膊短时间内,不能拿重物,要不然还会引起二次复发。

     杨林的整个右手掌骨骨裂,也被打上了石膏,和我在一个病房里修养。

     山羊胡子的情况不太乐观,毕竟已经那么大的年纪,骨头都有些松散。他被推进急救室抢救了整整十六个小时,我和杨林站在门口一直等待着。

     最终,急救室灯灭,主治医生带着一群护士医生出来后,摘下口罩长出一口气。

     “呼,还真算是命大,抢救回来了。”主治医生摸了一把满是汗水的脸。

     我一听到这话,顿时如释负重,一直吊着的心也踏实了。

     杨林也是长出一口气,直道:“没事儿就好,没事儿就好……”

     “但是……”主治医生突然又开口,我心里一紧。

     我一把抓住他的胳膊,问道:“但是什么?”

     主治医生皱了皱眉头,道:“但是我没有见过愈合伤口那么快的病人,伤口刚缝上针,没过多久印记就有些淡化了,新肉长得太快了……”

     我心中暴汗,这医生说话可真是吓死人,大喘气差点把我心脏病给吓出来。

     主治医生看了看我俩,尴尬一笑,道:“现在病人已经醒了,不过身子还虚弱,你们多给他弄点营养品补补吧,那么大年纪了。”

     我忙点头,从兜里拿出一个信封,跟主治医生握手的瞬间塞到了他的手里。

     这主治医生冲旁边的人摆摆手,让他们先回去,说要跟我们聊聊病人的病情。

     “你这是干什么?”主治医生皱眉看着我,但是手却没有动。

     我笑笑,道:“这是我们哥俩的一点心意,没别的意思,就是感谢您!”

     主治医生皱眉看着我俩,眼神中带着欣慰的笑意,拍拍我的肩膀,道:“行了,回病房吧,来我们这儿了,那我们肯定尽全力医治嘛!”

     山羊胡子被转到了特护病房,里面条件设施都很好,还是单人间。

     我和杨林是在他住院的第二天去他的病房的,我都怀疑山羊胡子这家伙是不是属小强的,第二天就明显感觉到气色很足,根本就不像是个刚抢救过来的人。

     第一天的时候实在是太忙,陈晓琳和我爸妈不知道从哪知道我住院了,全都跑了过来。

     我妈看到我这样,哭的跟个泪人似的。

     我爸则是黑着脸冷冷的看着我,道:“当初我是怎么跟你说的?!让你把店关了回来,你就是不听!现在好了,胳膊都断了,心里舒服了?”

     由于害怕他们担心,在住院的时候我们几个人就商量了一下,只告诉他们,是因我们开车送纸扎的时候翻车了,摔成的这个样子。

     虽是责备,但是话语里满满都是关心,我也没有反驳,尴尬的笑了笑,对我爸说:“您老别生气,我这不是不小心翻车了摔倒了嘛,没骨折,脱臼了,没啥大事儿的。”

     我爸看了我一眼,冷哼一声也不再说话。

     陈晓琳站在我病床旁边,一脸关心的看着我,但是碍于我爸妈在,也不敢说什么。

     我妈看了看陈晓琳,又看了看我,随后拉着黑着脸的我爸,说:“走,陪我出去给儿子买饭。”

     “现在才九点多,吃什么饭?你都不好好说说他,让他别守着那个店?”我爸冲我妈甩了个脸子。

     我妈一把拉过我爸,道:“赶紧走,废什么话!”

     他们拉拉扯扯的出了病房门,杨林把朱晓萌和吴壮也都带了出去,病房里就只剩下了我和陈晓琳俩人。

     陈晓琳一把扑进我的怀里,没多会儿眼泪就把我的胸口打湿了。她就这么的抱着我,默声抽泣着。

     过了良久,陈晓琳才从我的怀里起身,双眼哭的跟兔子似的,撇嘴看着我,梨花带雨的说道:“你把店关了,回家好不好?我们不管那些东西了,行吗?你现在这样太危险了,你要是出了事情,我和你爸妈要怎么办?”

     我揉揉她的脑袋,笑着说:“傻瓜,说什么呢,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在这儿呢么。”

     “我们不要管那些事情了好吗?你现在受了那么重的伤,图什么呢?”陈晓琳委屈的说道。

     我苦笑一声,被陈晓琳这句话给问住了。

     我也不知道我自己是为了什么,为了降妖除魔?保护人间正道?

     我没那么伟大,伟大到牺牲自己保护别人。

     但是现在的我,能把店铺一关,一走了之吗?

     显然不能!

     我和杨林,山羊胡子,吴壮他们这一路走来,为的不过就是能找到破除我们身上的五弊三缺诅咒。

     而我守着扎纸店唯一的目的,就是等爷爷回来。

     我若是走了,他们怎么办?

     我们在一起,得罪了一些人,接触了另一些人。越来越多的人参与了进来,我们仿佛处在了漩涡的中心,现在想要上来,却发现自己已经深陷其中,不能自拔。

     既然入了局,又怎么能轻易退出!

     陈晓琳见我不说话,也肯定明白了我的想法。她揽住我的脖子抱住我,道:“那你答应我,下次不能让我这么担心了!”

     “恩,乖。”我轻轻抚摸着她的秀发,轻声安慰道。

     …………

     我们在医院里休息了整整半个月,这半个月以来,陈晓琳每天都会提着骨头汤来给我补身子。当然杨林和山羊胡子也沾了我的光,每天喝的不亦乐乎。

     我爸妈来看了我几次,想要留下来照顾我都被我拒绝了。无奈,我妈给我拿了几千块钱,让我多买点补品。然后就被我赶着,回去上班去了。

     陈晓琳请了半个月的假,偷偷从学校跑出来,她家里人并不知道。我一直催促着她回去,但是这小妮子就只笑笑,说是等我出院了就回。

     出院那天,我肩膀上的石膏拆掉,我稍稍用力活动了一下右臂,稍微有一点点使不上劲儿的感觉,不过也没什么大碍。

     杨林手上仍然在绑着石膏,他是骨裂,所以还要等一两个月,到医院拍个片才能看看要不要取掉。

     山羊胡子这老家伙本来是我们三个人里面受伤最重的,但是出院那天生龙活虎,精神气十足,就好像这几天在医院里就是享福一样。

     出了医院,于峰和江龙俩人就在医院门口等着我们,开了两辆车。说是我们在医院里清汤寡水喝那么多,肯定嘴都没味了。带着我们奔向饭店,使劲儿霍霍了一顿。

     吃饱喝足一切办妥,我们仍然留在了县城。

     山羊胡子说,虽说这几具魃尸是解决了,但是纸魁迟迟不见踪影。

     他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纸魁肯定不会布阵,这背后布阵的人躲在暗处,肯定还会有动作。所以就让我们,暂时留在县里,继续跟江龙再找寻找寻,看看能不能发现别的线索。

     陈晓琳被我送上了到省城的火车,朱晓萌和吴壮跟着我们三个人一起。

     自从上次吴连城抓了朱晓萌以后,我就决定下次有什么事儿都带着她,不能再给吴连城那些人可乘之机。

     至于陈晓琳,倒不是我不担心,只是现在没有办法。她还有学业,总不能一直跟在我身边。再说她在大学校园里,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

     我们暂时住在于峰给我们找的,县公安局旁边的一个公寓里。每天跟着江龙一起研究,这四个案发现场的所有细节。

     我们从各方面入手,最后却得不出一个想要的结果。

     正在我们愁眉不展的时候,我接到了一个电话。

     这电话是赵四喜打来的,他的声音显得很平静,跟我说他有事请告诉我,在赵家墓园门口等我。

     赵四喜突然约我,让我有些疑惑。山羊胡子却说,这赵四喜肯定知道点什么,我们几个人决定一起去看看。

     江龙驱车带着我们来到了赵家墓园,远远就能看见一个老头穿着长袖对襟,坐在墓园的门口一口接一口的抽着长管旱烟。

     见我们来了,只是微微一瞥。然后看着前方,对我说道:“我活不了了,她来索命了……”

     “谁?”我疑惑的问道。

     赵四喜看了我一眼,脸色很难看,道:“你知道死在墓园里的那个男人是谁吗?我儿子!亲儿子!就这么死了。是那个女人来索命来了,就是她来索命了!”

     我看了赵四喜一眼,道:“四爷,您能告诉我到底怎么回事吗?”

     “唉!”赵四喜长叹一口气,放下旱烟,缓缓说道:“我昨儿夜里又看到她了,是看到,没睡着的时候,活生生的看到的!她站在我家的院子里,脸上都是血,抱着那个布娃娃,一直在冲我笑。她越笑,脸上的血流的越快。脸皮,头发,眼睛一把一把的掉下来,仍然就那么看着我笑……她手里的布娃娃,也咧着嘴冲我笑……那么久了,她现在来找我,要下去陪她了……”

     在我的再三追问下,赵四喜才缓缓跟我说出这到底是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