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四十六章、招魂
    黑淼呵呵一笑,没有回答我的话,而是冲着江龙说道:“江大队长,还在等什么,现在不想迫切的带着我回去领赏吗?”

     江龙皱眉看了他一眼,转而冲我说道:“小刘,你们还有没有别的事情?要是没有,我就先带嫌疑人回去了。”

     我看了看黑淼,他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靠在车座上闭目养神。

     我对江龙说道:“江队,人你带回去没关系,那个纸人能不能留给我。那纸人不是一般的纸人,我怕你带回局子里会出乱子。”

     江龙直接摇摇头,道:“不行,那个纸人算是这几起案子里的重要物证,所以暂时不能给你。”

     我还想再说什么,黑淼睁开眼,看着我,笑着说道:“怎么着,你还不相信我已经把这玩意儿给解决了啊?”

     “纸魁这东西,只能用天火解决,若是惹出了乱子,天火都不管用,只能用地火。你这个纸人完好无损,我还真不相信它已经被你解决了!”旁边的山羊胡子直接说道。

     黑淼呵呵一笑,道:“这就不用你们操心了,在你看来,纸魁强大无比,但是在我看来,这跟捏死一只蚂蚁有什么区别么?”

     “你!”山羊胡子指着黑淼,欲言又止。

     黑淼道:“行了,没工夫跟你废话那么多。不过你记住一点,有些事情看似真的,其实不是真的。有些事情,看似假的,其实就是真的。”

     说完,黑淼自己拉上了车门,把车窗摇了上去。

     “走了,有事儿联系!”江龙拍拍我的肩膀,随后也上了车。

     目送警车远去,我和山羊胡子我们几个站在地头上。吴壮在一旁问道:“怎么办?他承认是他害死的人,那个女鬼那里怎么交代?”

     “实话实说,她有能耐就自己去找凶手报仇去!”山羊胡子也不知道是在生什么气,硬邦邦的回了一句。

     我们摸不清山羊胡子为啥突然生气,也只好尴尬的不再说话,跟在山羊胡子的后面往回走。

     山羊胡子路上告诉我们,赵家我们没必要去了。赵四喜突然暴毙,跟赵沫有很大的关系,赵沫现在间接手里已经有了一条人命,如果再出什么岔子,就肯定会变成孤魂野鬼,永世不得超生了。

     我们现在要去的,是赵沫的埋葬的地方,想办法超度她。

     但是赵四喜生前,只说他带着赵沫逃到了一个小镇,但是并没有告诉我们,具体的位置。

     山羊胡子说,这个有办法。我们直接引来她的魂魄,询问一下便知。

     可是这说得轻巧,想要引来人家的魂来去找人家的墓地,以此来解决掉人家。就算是个鬼,也不是个傻鬼啊!

     “总要试一试嘛,你看她在这世间游荡了几十年不肯投胎,不就是为了她的儿子嘛,现在儿子没了,唯一的念想也就没了,说不定就心灰意冷,愿意转世投胎了呢!”山羊胡子如是说道。

     不管怎么样,赵沫留在世上确实是个隐患,所以能解决,还是尽量解决的好。

     我们直接回到了店里,扎个纸人,点燃引魂灯,在后院里开始招赵沫的鬼魂。

     招魂这个事儿,必须得慎重再慎重。上次我们一不小心,弄出了个纸魁出来,这一通折腾,幸亏没有出什么大乱子。

     所以这次招魂,山羊胡子做了完全的准备,把后院阵法摆的很严密,直接在阵法正中央插上了一面黄旗,用令牌镇压着,意来告诉那些被无故招来的游魂,别没事儿过来撩骚。

     一切准备妥当后,山羊胡子沐浴一番,换上了道袍,颇有一股仙风道骨的模样。

     杨林也头一次穿上了道袍,整个人显得比之前还要精神几分,裁剪整齐的道袍穿在他身上,有点隐士高人的模样。

     他的脸上也收起了平日里的嬉笑,很严肃的站在山羊胡子的旁边,替山羊胡子拿着拂尘。

     我和吴壮站在阵法的一侧,我暗自操控着阵法中央的纸扎,防止发生什么变故。

     朱晓萌让我们暂时安排回了屋,因为招魂时候阴气太重,我怕有什么脏东西再伤了她。

     朱晓萌回去的时候,杨林还特意从兜里掏出一张符纸,捏着朱晓萌的手给了她,还说了很多注意安全之类的肉麻的话。我算是看明白了,杨林这家伙对朱晓萌有意思了。

     山羊胡子正式开始招魂,先是拜了三清,祭了天地。然后手握桃木剑,席地而坐,嘴里开始念念有词。

     后院的气氛开始变的诡异,我们几个人都不敢说一句话,慢慢的等待着山羊胡子的命令。

     忽的,引魂灯开始有些摇晃,周遭开始有凉风拂过。

     要来了!

     我已经做好了戒备,阵法中间的黄旗开始摇晃,随后听见一小声噗的破空声,黄旗的旗杆硬生生的折断了!

     黄旗折断的瞬间,山羊胡子猛然睁开双眼,桃木剑对着黄旗的位置虚空一刺。

     一声尖锐的叫声响起,随后慢慢,阵法中间显现出一个身影。

     一个穿着红色嫁衣的女子悠悠的站在阵法的中间,脸上带着阴测测的笑容!

     那个红衣女鬼,竟然又出现了!!!

     山羊胡子看到这个红衣女鬼的时候,也是一愣,不过瞬间反应过来,一个闪身,来到红衣女鬼的身前,桃木剑用力往前又是一刺。

     红衣女鬼又是一声凄惨的尖叫,站在阵法中央,动也不动。

     我有些疑惑,这个红衣女鬼怎么跟之前完全不一样了?之前那么盛气凌人的气势,怎么还挨不过山羊胡子的一击?

     山羊胡子冷冷的收回桃木剑,看着红衣女鬼,厉声道:“孽畜,谁给你的胆子,竟然擅自闯进阵法?!”

     红衣女鬼没答话,身上的形态开始慢慢的变化,最终幻化成了赵沫的形象。

     我一愣,看着面前这个变来变去的鬼魂,皱眉道:“你是谁?!”

     她一笑,道:“我是赵沫啊,刚才变成那样,就是为了吓唬吓唬你们嘛!”

     “吓唬我们?”我皱眉道:“你知道你之前变成的那个人是谁么?”

     赵沫点点头,哈哈一笑,道:“我当然知道了,我就是在你的身上看到了这个人,所以吓唬吓唬你嘛!”

     “我身上看到了这个人?!”我又是一愣,不明白赵沫话里的意思。

     赵沫点点头,道:“你的后背上,有这个女人的形态,所以我就想着模仿一下,逗逗你。”

     “我后背上?!”我吓一跳,立马起身,脖子使劲儿的往后转,想要看看我身上有什么玩意儿。

     但是我脖子快扭断了,还是看不到我后背又什么。吴壮替我掀开我的衣服,看了看对我摇摇头,说:“没有啊,什么东西都没有啊!”

     山羊胡子也过来看了看我的后背,随后冷冷的对赵沫说道:“不要装神弄鬼的行么,这样有意思么?”

     赵沫一笑,随后说道:“你们爱信不信咯。不过你们现在招我过来,是你们查出了凶手了么?”

     山羊胡子道:“查到了,但是这人已经被警察抓走了。你放心,杀人不是小事儿,估计他也出不来了。”

     赵沫的眼神中闪过一丝阴鸷,随后冷冷道:“被警察抓走,真是便宜他了!既然如此,我的心愿也算了了,就这样吧,咱们后悔无期!”

     “慢着!”山羊胡子开口道:“既然你心愿已了,那就早日入鬼道。我们今天招你来,就是为了超度了你,也免得你孤单的游荡在这人世间。”

     赵沫眉头一挑,随后道:“游荡的惯了,也就不想着什么转世为人了。道长的一番好意我心领了,只不过现在我觉得,这样挺好的。去一去不同的地方,看一看那里发生的一切。”

     “不行。你这么游荡在人世间,早晚会出大乱子。要是弄出了人命,那就完了!”山羊胡子很严肃的说道。

     之后,他又放缓了口气,道:“你不想想你自己,也要想想你的儿子啊,他去世了,肯定也要转世为人,难道你就不想跟他一样,再世为人吗?”

     山羊胡子的话好像突然戳中了赵沫,她呆呆的站在原地,过了许久,淡淡道:“好,来吧。”

     山羊胡子捋了捋胡须,道:“现在我们还不能这么直接的超度你。因为赵四喜的去世,跟你有一定的关系,我们必须要找到你埋葬的位置,才能想办法超度你。”

     赵沫一愣,脸上露出来悲伤的神色,随即轻轻的点点头,道:“好,是我带你们去,还是给你们地方,你们自己去?”

     山羊胡子想了想,拿出一块看起来很古朴的玉佩,道:“你告诉我们地址,我们自己去吧。你暂时先呆在我的玉佩里,免得出了乱子。”

     “嗯。”赵沫点了点头,道:“我的尸骨埋在郫县西郊一个废弃的垃圾场旁边的大槐树下面,你们去了就能看到了。”

     说完,她径直飞进了山羊胡子的玉佩里。

     郫县,离我们这地儿挺远,属于四川省成都市。我们第二天收拾好行李,我跟杨林还有山羊胡子三个人一同坐上了去往成都的火车。

     这一趟旅途,前路未知,我们又能遇到些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