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四十一章、请神上身
    魃尸的尖齿紧紧钳住我的肩膀,猛然一甩脖子,我整个人都随着他的力道被甩的飞起。

     “咔”

     我听到一声很细微的脆响,整个右手臂完全没了知觉,垂了下去。

     我知道,魃尸肯定是咬断了我的肩膀上的骨头。

     我被甩在空中,杨林拿着纯黑短刃,找准机会,一跃而起,把匕首狠狠地扎向咬着我的魃尸的后脖子。

     但是这个魃尸好像早有防备一般,松口把我甩到一边,脑袋飞快一转,头直接打在了杨林拿着纯黑短刃的手上。把他手上的纯黑短刃给打掉,杨林也因为冲击力,被打到了一旁,摔在了地上。

     我这一次直接被摔得嘴里一甜,胃里翻滚,吐出一滩黑血。

     山羊胡子看了看趴在地上的我,又看了看同样趴在地上,捂着右手,紧紧咬着牙的杨林。眼眶发红,猛然大喝一声,拿着桃木剑,冲着伤了我俩的魃尸进攻而去。

     另一个正在与江龙缠斗的魃尸伸出脑袋,冲着山羊胡子甩来。山羊胡子轻巧的一个躲避,桃木剑瞬间砍在它伸长的脖子上。

     桃木剑竟然砍进了刀枪不入的魃尸的脖子上,深深的嵌入了几分。

     接着,山羊胡子根本没有给这个魃尸喘息的机会,一把蓝符甩出,插.进了桃木剑深嵌的魃尸后脖子的伤口。

     山羊胡子单手掐诀,蓝符无火自燃,一道诡异的蓝色的火焰直接从这只魃尸的后脖子上燃烧,瞬间遍布这只魃尸的全身。

     这只被山羊胡子砍伤的魃尸身上瞬间全部都是蓝色的火焰,但是没有一点热度。

     这只魃尸瞬间暴走,在走廊内横冲乱撞。

     而伤了我和杨林的那只魃尸,在山羊胡子不注意的时候,猛然脖子一甩,把山羊胡子整个人打飞了出去。

     山羊胡子狠狠地摔在了地上,一动不动。

     我趴在地上,完全起不了身。脑子里完全充满了愤怒,但是身子稍稍动一下,就会剧痛无比。

     被蓝色火焰完全吞噬的魃尸没过多久就慢慢停住,火焰在它的身上越烧越旺,它的脖子被烧的慢慢缩回,最终变成了稍稍正常的模样,扑通一声倒在了地上,就再也没起来。

     走廊内就只剩下了一直仍然毫发无损的魃尸,它发出一声刺耳的吼叫,冲着唯一还站在一旁,举着枪的江龙。

     江龙面色十分的严肃,在魃尸冲向他的一瞬间,一个弯腰,翻滚着从魃尸的盲区翻出,最后一枪射出,正中魃尸的后脖子。

     子弹在魃尸的后脖子上炸裂开来,之后一缕缕的黑雾从炸裂的伤口涌出。

     魃尸变得更加癫狂,死命的扑向江龙,江龙身子一闪,躲过了魃尸的攻击,但是他的身后只剩下了一堵墙,没了出路。

     忽然,我的体内一股暖流涌上大脑。随后一个声音在我的脑中响起。

     “小炎,默念请神诀,一直念不要停!”

     是爷爷的声音!爷爷留给我的残魂终于在这个时候突然又出现了,我感觉到了一丝转机。连忙听从爷爷的话,开始默念请神诀。

     请神诀,顾名思义就是请神灵上身,来帮助自己。这个咒语是爷爷曾经的一本藏书上所记载的,小时候不小心被我翻到。

     我当时感觉这请神诀名字那么的高大上,肯定很厉害,所以把这东西倒背如流。

     但是爷爷听说我背这东西后,恼怒的把我按在长条凳上打了好几个小时,告诉我把这个请神诀给忘了,一辈子都不准念出来。

     因为这请神诀若是真请来了神灵,不确定是天神还是恶鬼。天神还好,若是恶鬼,那就是摊上大事儿了。

     老话说得好,请神容易送神难,请来了恶鬼,那更不用说了,除非你满足了他的要求,不然就是死路一条。

     现在爷爷让我念请神诀,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我紧闭双目,集中精神开始默念请神诀。没过多久,我就觉得周遭寒冷袭来,随后我的身子开始慢慢变冷,一个冰冷刺骨的东西想使劲的融到我的身体内。

     “不要停,继续念!”

     爷爷的声音再次响起,我忍着这种奇怪的感受,继续默念请神诀。

     忽然,我的大脑如同掉进了冰窟窿里一般,然后一股强大的信念霸占了我的思想。我的请神诀也念不了了,整个身体已经完全不听我的使唤。

     我感受到我的身子开始慢慢的站起身,嘴里发出一声冷哼,然后慢慢踱步,站在了走廊的中央。

     “孽畜,尔等祸乱人间,速速受死!”

     声音是从我的身体里发出的,但不是我的声音,声如洪钟,气场特别足。

     我能看到包括我身体之内,周遭所有的情况。山羊胡子仍是趴在地上一动不动,而杨林听到声音后,看向我,随后愣住了。

     那魃尸听到这个声音后,瞬间转身,脖子伸直,丝毫不停顿,脑袋夹着风声向我甩来。

     我的第一反应就是跑,但是却完全控制不了这个身体。

     “哼,区区如此也敢挑衅本官!”

     声音再次从我的口中发出,然后我的左手在脑袋砸过来的那一刹那,瞬间抬起,一把抓住了魃尸的脑袋,然后手往下一抓,抓住了魃尸的脖子。

     接着,我左右往外一番,魃尸的脖子上发出咔吧几声脆响,脑袋瞬间来了一个360度的扭转。

     魃尸一声惨叫,想要缩回脖子,无奈我的手上力道太大,它没有得逞。

     我的右手也抓住了魃尸的脖子,随后双手往外一扯,魃尸的脖子竟被我撕出了一个裂口。

     魃尸的嘴巴张大,想要咬住我的手臂。我的双手按住了它的脑袋,随后掰开他的双颚,往外一用力,魃尸的下颚被我生生的扯了下来。

     我当时完全是处于发懵的状态,感受到我请到身体内的这个神灵异常的强大。刀枪不入的魃尸在他的眼里,就跟一个纸片一样没什么区别,想怎么撕巴就怎么撕。

     魃尸的下颚被撕掉,完全是已经处于了暴怒状态,它的脑袋猛然向我顶来,但是被我的手一把按住了头部,另一只手一个手刀,砍在了魃尸的后脖子上。

     魃尸的后脖子当时就凹陷下去,我的双手捏住魃尸的脖子,往外猛然一撕,魃尸的脖子就被我双手活生生的撕开。

     一股黑雾瞬间喷出,喷到了我的脸上。而我竟然还张开了嘴,把所有的黑雾全都吸了进去!

     这怎么回事?!

     我亲眼看着自己把鬼魂和怨气组成的黑雾给吸了进去,一时之间有点反应不过来。

     我请的这个神灵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怎么还吸这种东西?!

     “你才是什么玩意儿,你全家都是玩意儿!”

     突然,声如洪钟的声音猛然把我吓了一跳,脑子里被震的嗡嗡作响。

     这神灵竟然还能感受到我的想法,我嘞个去!

     “废话,我现在就在你的身体里,怎么能感受不到你的想法?!”

     我语塞,接着就发现我的身子动了。地上的魃尸被除掉,已经全部都死掉了。

     三个魃尸被我们彻底的解决,杨林的手一直耷拉着,看样子肯定骨折了。而山羊胡子趴在地上一动不动,我想要去那边看看,却是指挥不了自己的身子。

     那声音再次在我的脑海中响起:“事情已经解决,我的回报是什么?”

     “啊?还有回报的?您这算是为民除害,要回报显得多俗啊!”我觉得请来的这个神不是那么的高冷,所以试着在脑海里跟他对话。

     “哼!本官每天日理万机,区区你这点小事儿真以为能请得动我?”

     “那您说怎么样吧?对了,您到底是何方神圣,三下五除二就把这妖怪给灭了,太牛啦!”千穿不穿马屁不穿,兴许他一高兴,就什么都不要了呢。

     “本官终南山进士钟馗是也!吾请本官前来捉拿恶鬼,本官要求无他,香火供奉七七四十九天即可!”这声音这次显得特别的正经,一字一顿的说道。

     钟馗!我屮艸芔茻!

     钟馗:“……你刚才想的是什么意思?本官怎么看不懂?”

     我:“没什么没什么,您是我的偶像,供奉那是自然。”

     钟馗:“嗯……你很上道嘛!此地不宜久留,本官走也。”

     钟馗说着,我就觉得天灵盖有一股寒气快要把我冻硬,突然一下,身子猛然一软,倒在了地上。

     钟馗从我身上离去了,我躺在地上心有余悸。还好还好,这次请的神是个专门降妖除魔的好神。不过我还是有些后怕,钟馗的气场和压力特别强大,他这一走,我整个脑袋还后遗症一样的痛的快要炸掉。

     我慢慢起身,刚才完全感受不到的疼痛全部袭来,整个右臂仍然毫无知觉的垂着。

     杨林慢慢向我这边走来,看着我道:“你请神了?”

     我点点头,杨林的眼睛里满是关心,道:“请神一次折寿十年,搞不好还会被请来的神缠上,你怎么那么傻!”

     我苦笑道:“折寿也总比你们死了强啊!还好这位神灵比较通情达理,已经走了。对了,快去看看阎老怎么样了,他这把老骨头,摔那一下还得了。”

     我们连忙跑到阎老的旁边,把他扶起来。

     他的身下已经完全被鲜血染红,我一探鼻息,好像已经感受不到呼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