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四十章、斗魃尸
    解剖室里出来的女人,已经完全不能称之为人样了。

     她的身上已经没有完整的皮肤了,全身上下被鲜血染透,没有了肌肉包裹的骨架显露在外面,白森森的刺激着我的内心。

     一张脸上全部是被啃噬过得血洞,长发也被撕掉了半边,整个人看起来异常的血腥恐怖。

     她血肉模糊的半边脸一直在咧着嘴笑着,走路的姿势也显得很诡异,完全是甩着腿走出来。

     刚走到门口,突然扑腾一下摔在了地上,骨头全部散架,落满一地。

     “后退!”山羊胡子突然大喝一声,拽着我们往后退去。

     解剖室里闪出来三个身影,脖子呈诡异的S型形状,脑袋往前凸的很厉害,脑袋上的脸是完全扁平,没有任何的凸起,五官被紧紧的挤在一起,显的异常的狰狞。

     他们已经完全成为了魃尸无疑了!

     “桀桀桀”

     中间走着的魃尸嘴角裂出一个诡异的幅度,下巴开始慢慢的往下掉。脖子伸直,脑袋落在了地上,开始吞噬地上的森森白骨。

     清晰的喀嘣喀嘣的声音穿进我的耳朵,听得我头皮发麻,汗毛乍起。

     另外两个魃尸也都纷纷开始嚼地上的白骨,整个场面看起来诡异而又恐怖。

     我对魃尸的了解不多,《纸扎秘术》上对它的记载也不是特别的清晰。

     魃尸这种东西,跟旱魃有相似之处,但又不尽相同。旱魃是尸体死而不腐,有旱魃的地方,就会连年干旱。对付旱魃的方法也很简单,利用童子尿和黑狗血来降服旱魃,之后在烈日下暴晒七天七夜,最后烧毁即可。

     而魃尸体内是有怨气和鬼魂,属于有“灵性”的僵尸。并且他的体内不止一个怨鬼,而是俩。这样一来,魃尸的智力就更加一倍,一般情况下还真不好对付。

     但是这魃尸成在怨气,毁掉亦也在怨气上。

     怨气由冤魂产生,只要能够降服魃尸,把他们体内的冤魂和怨气全部化解,魃尸也不过仅仅是一句僵尸而已,到时候杀伤力就不是那么厉害了。

     现在这种情况,三个魃尸在解剖室里不知道吸入了多少的阴气和冤魂,体内肯定远远不止那一两个鬼魂。

     我们站在解剖室门外十米远的走廊里,我正想问山羊胡子,解决魃尸的办法的时候,就看到江龙突然从怀里掏出了配枪,直接对准面前的魃尸击发。

     我心道完了!这江龙完全是在瞎搞,这只要是僵尸,身体就坚硬如铁,普通刀枪伤不了分毫。他这么做,不但解决不了魃尸,更加会激怒它们。

     但是子弹打出去后,噗的一声竟然打进了最前面的魃尸的肩膀上。子弹竟然打了进去!

     那魃尸身体一个趔趄,之后稳了稳身形,脑袋抬起,三角眼看向我们这边。

     “桀!”

     突然,它发出一声叫喊,肩膀部位爆出了一团黑雾。

     我有些懵逼的看着江龙,道:“你这啥子弹啊?还能把魃尸给打伤了!”

     江龙保持着持枪的姿势,没有回头看我,说道:“特案组特制的子弹,弹头上摸了克制邪物的东西。子弹打进去后,里面会爆开。我们这种特殊部门,没点特殊的东西怎么能行。”

     说话间,被打中肩膀的那个魃尸已然愤怒了,也不低着头嚼白骨了。而是脖子直直的伸过来,双腿开始猛地往前蹬,瞬间脑袋就来到了我们的脸前。

     我们连忙一闪,这魃尸的脑袋直接撞上了我们身后的玻璃门上,脑袋卡在了玻璃门里。

     就在我以为它被卡住不能冻得时候,忽然哗啦一声响,玻璃全部碎了一地。

     他的脑袋一甩,正好砸在我的头上。当时我就觉得脑袋跟撞上了疾驰的汽车一样,瞬间被砸到一旁,脑袋全都是懵的。

     我甩了甩还在冒金星的脑瓜子,起身向后跑去,山羊胡子他们已经分散开来,警惕的望着这个已经发了飚的魃尸。

     让我稍微有些安慰的是,剩下的两个魃尸仍然在自顾自的吃着地上的白骨,压根没有要上前帮忙的意思。

     山羊胡子拿出了桃木剑,还祭出了蓝符。我很少见到他有拿蓝符的时候,看来今天这个魃尸难对付,山羊胡子也不敢掉以轻心。

     杨林也从包里拿出了纯黑短刃握在了手里。吴壮拉着朱晓萌已经逃了出去,江龙让他们去找于峰搬救兵,因为他们在这里也帮不上什么忙。

     就我一个人,手里一点东西都没有,干站着心里一点底都没有。

     我实在没招,从背包里拿出了我平时削竹篾的弯刀握在了手里。这玩意儿不是纯钢什么的,但至少手里有个东西,心里也不至于那么发虚。

     我,江龙,杨林,山羊胡子四个人站在走廊大门四个边上,呈合围之势。

     被我们围在中间的的魃尸已经完全的暴躁愤怒掉了,他的长脖子一甩,伴随着呼呼的撕破空气的声音,再次向我袭来。

     这次我学聪明了,连忙趴在地上躲过了这次的袭击。

     “嘭”

     “哗啦”

     玻璃门的门框硬生生的被魃尸的脑袋给甩断,这力道,要是再给我干一下子,那立马把我给干碎了不可!

     甩了一圈后,魃尸的脖子再次弯成S型,然后平面的眼睛转了转,直接向我扑来。

     我靠!

     我心里大骂一声,这家伙还知道找软的捏呢?连忙回身,却发现背后是一堵墙。

     艹!

     老天亡我之心不死啊!

     魃尸的速度飞快,眨眼来到了我的眼前,伸出手一把掐在我的脖子上,把我给提到了空中。

     它掐的我喘不过气,手上的力道快要把我的脖子给拧断。我手里拿着弯刀,对着前面胡乱的挥舞着,但是缺氧导致我渐渐也没有了力气。

     山羊胡子他们第一时间冲了上来,江龙又是一枪,打在了魃尸的后背上。魃尸怪叫一声,但是手仍然是没有松开我的脖子,反而加重了力道。

     我的脑子已经因为缺氧,有些看不清眼前的景象,模模糊糊的只看到杨林大喝一声,手里拿着纯黑短刃一把扎进了魃尸的后脖子上。

     瞬间,我就被魃尸扔在了一边,重重的落在了地面上。这一摔,差点把我整个人都摔散架,趴在地上连起来都费劲。

     然后我就看到,杨林拔出短刃,再次狠狠地朝魃尸的长脖子上刺去。

     这一次,连刀柄都深深的陷进了魃尸的后脖子上。随后魃尸发出了一声特别刺耳的惨叫,双手挥舞着,开始在走廊里晕头转向的到处乱撞。

     它好像特别的想拔出插在后脖子上的纯黑短刃,但是手一碰上去,就会跟触电似的被弹回来。

     刺耳的叫声充斥着整个走廊,又引来了刚才全部散去的围观者们。

     魃尸的惨叫声开始慢慢地变小,S型的脖子也开始慢慢的往下垂去,最终扑通一声,倒在了地上。

     魃尸倒在地上以后,纯黑短刃也被砸了出来。随后,从魃尸的身体里冒出一阵黑烟。这应该就是被禁锢在他身体内的鬼魂和怨气。

     山羊胡子刚上前一步,拿出黄符还没动手。那股黑烟在空中飘了一会儿后,径直扑向了地上的纯黑短刃,全部被纯黑短刃给吸收了进去。

     我慢慢活动身子,缓缓站起身,走到他们身边。这纯黑短刃静静的躺在地上,看不出与之前有什么变化。

     杨林弯腰把纯黑短刃拿在手中,把玩了一会儿,说道:“这匕首竟然能吸收怨气和鬼魂!那个黑衣长袍男到底是什么来头,把这么厉害的东西都送给了你。”

     我摇摇头,道:“我也不知道,不过现在看来,没有这短刃,我小命都要丢了,更恐怕我们今天不一定能除了这东西!事不宜迟,咱们快点把剩下的俩给解决掉!”

     门外面的围观者,全部都被赶来的特案组人员给遣散。这种事情在现在,肯定属于绝对的机密,我估计他们刚才拍到的照片什么的,肯定会被统一强制性删除。

     没办法,为了消除不必要的影响和麻烦,有些事情还是封存起来,不公布于世的好。

     解剖室门口的两个魃尸已经快要把地上的白骨吃光,我们四个商议了一下,还是决定采取刚才的战术,包围他们,然后慢慢激怒他们,之后找准机会,给他们致命的一击。

     江龙对着这两个魃尸开了两枪,子弹在它们两个的身上炸出了两片黑雾。

     但是他们好像不为所动一般,趔趄了一下后,稍稍站定,不疾不徐的向我们走来。

     这俩魃尸好像不同于之前那个,怎么感觉更有头脑一样。

     两只魃尸同时在一瞬间向我们冲了过来,脖子伸得老长,大嘴裂着,下巴往下张开一个很大的幅度。

     真够有野心的,想直接吞掉我们的脑袋!

     血盆大口带着腥臭味扑面而来,我的身子一缩,攻击我的这个魃尸被我闪了一下,一口咬在了后面的球形仙人掌的盆栽上。

     但是它完全没有痛觉,嚼吧嚼吧把仙人球给吃掉。随后脖子一扭,再次冲我咬来。

     我就感受到肩膀上一阵冰凉,随后撕心裂肺的疼痛感冲击着我的大脑。

     魃尸叼住的肩膀,力道越来越大,我已经感受到尖齿碰到了我的骨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