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十二章、套话
    我和陈晓琳收拾妥当后,就下了楼。山羊胡子,杨林和吴壮站在门口等着我们。尤其是杨林,双手护着裆,跟个保安似的。

     随便找了个地方,简单吃了点东西后,山羊胡子跟我们说,今天休息一个晚上,明天他就要回去了。我和杨林也觉得,出来那么久,店里的生意也耽搁了,所以决定跟山羊胡子一起,明早回去。

     陈晓琳听说我们要走,心情就有些不是很好,低着头吃饭也不说话。

     我们这一帮老爷们儿,也都对哄女人不在行,挺尴尬的也不敢再说话,匆匆吃罢饭后,便都回了酒店。

     经历了之前的尴尬之后,我们两个好像要比以前更加的自然,各自进了被窝,打开电视机,一边看电视一边聊天。

     好死不死的是,电视剧里突然播出了接吻的镜头。看到这个,我就想起之前我们俩亲吻时候的画面,不自觉的就有了反应。

     陈晓琳竟也媚眼如丝的看着我,娇憨可掬的模样让我彻底忍不住诱惑。

     …………

     第二天十点多,我们和陈晓琳分别后,坐上了回我们县里的火车。

     下了火车后,转巴士,一路风尘仆仆的可算是在下午三点多回到了店里。

     我们出去了大概一个星期的时间,店铺里的东西竟然都是干干净净,没有任何灰尘浮尘,这也算是做死人买卖稍微带来的好处吧。

     我们开了门,散散里面的霉气,之后坐在店里的凳子上聊天。

     说话的时候,我的头不经意的扭了一下,忽然眼神的余光瞥见一个特别熟悉的场景。

     我们店铺的对面的街道口,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开了一家丧葬用品店。一大堆纸扎就摆好整齐的放在门口,也有几个人在门口站一块,说着什么。

     我站起身,走出店门,紧紧盯着那家纸扎店,想着这又是那个同行过来谋生。我对同行并没有多大的敌意,之前整个人镇子上就我们一家扎纸店的时候,爷爷几乎是每天都不离开店子,忙里忙外的。如今又有了一家扎纸店,这就无形中替我们分担了一些压力。

     当然了,说到抢生意,我自然是不担心的,因为我爷爷在这里的名气和技术已经深入了镇子里的人心。我们根本不用担心新来的同行给抢了生意。

     杨林也注意到了那家扎纸店,皱着眉说到:“那些人我怎么没一个面熟的啊,不是我们这儿的吧?”

     我摇摇头说:“不知道是不是,不过多开一家也好,省的咱那么累。”

     “那要不要去走动走动,尽一下地主之谊?”杨林目光看着那些人,说道。

     我摇头,道:“还是不去了。你去尽地主之谊,我们本来没有别的意思。万一人家的理解有误差,以为我们是在向他们宣告,我们才是这个地方的地主怎么办?静观其变,他们不来招惹咱,咱也不要闲着没事儿自找没趣。”

     山羊胡子眯着眼,捋了捋胡须,看着那些人说道:“你们做你们的生意,不要管那么多。那个高大的男子应该是那家扎纸店的老板,看着就是个市井百姓,没什么特殊的。”

     我们当时也没在意,就回了店里。天色快黑的时候,我们留住了山羊胡子和吴壮,让杨林去买了点卤菜和酒,准备再喝点。

     其实我和杨林的目的,就是想套一套这个老家伙。

     从出了鬼村到现在,山羊胡子始终没有把从墓里拿出的东西,给我和杨林看过。

     山羊胡子这老家伙,白酒就是他的克星,只要白酒喝到了量,你问他银行卡密码他都告诉你。

     不信?我们上次就问了,你知道他怎么回答的吗?

     “我没银行卡,我的钱都藏在某某山的一个破庙里了。”

     但是等我们再问的时候,山羊胡子脖子一歪,彻底睡着了。

     杨林把酒菜买回来后,我就把店门给关掉了,我们围坐在露天的后院桌子上,喝着酒聊家常。

     我们的目的性很明显,就是对着山羊胡子灌白酒,各种花式劝酒话全部说出来,任谁也招架不住。

     山羊胡子喝到差不多的时候,身子已经有些微微晃悠了。这一副老身子骨倒也结实,在鬼村的时候受了伤,现在竟也没什么事儿。

     我看他喝的差不多了,又端起酒杯,冲着山羊胡子说道:“阎老,作为小辈儿,我再敬您一杯,我先干为敬。”

     之后一饮而尽,不过现在我杯中的并不是白酒,而是跟白酒一个颜色的苏打水。

     山羊胡子喝的眼神有些发直的看着我,噗呲一笑,道:“小六子,你小子今天准没好事儿。我已经喝的差不多了,不喝了不喝了。你骑三轮车把我俩送回去。”

     吴壮也喝的脸色通红,喷着酒气说道:“小……小刘兄弟,今天是真的……不能喝了。我现在已经喝高了……”

     我摆摆手,笑着说道:“这才哪到哪啊,离喝醉还远着呢,再说了,咱们四个人,还喝不了四瓶白酒吗?”

     “这不是几瓶白酒的问题,你看这啤酒都快两箱了……”吴壮有些无语的看着我。

     “没事儿,叔,大侄子能让你喝醉吗?来来来,我再敬你一杯。”杨林把吴壮给拉过去,又是一顿灌。

     我笑意盈盈的看着山羊胡子,道:“阎老,来喝啊。对了,你之前在地下拿的那个东西是什么啊?拿出来让俺们开开眼呗!”

     “啊?你说啥?”山羊胡子醉眼朦胧的看着我说道。

     我笑着说:“你在地下拿的货,拿出来给我们看看呗。”

     “啥?啥主播?”山羊胡子驴嘴不对马面的回道。

     “就那个,那个……”我话还没说完,山羊胡子从兜里掏出一个东西,闪着金光。我定睛一看,爱六普拉斯!

     我有点懵逼的看着那手机,不知道说啥好。这老家伙竟然还用爱疯呢!这么赶潮流呢!

     山羊胡子看我的神情,得意一笑,打开手机点了几下。随后道:“你说的是这个不?”

     “一人我饮酒醉,醉把佳人成双对……”一个喊麦的声音传出来。

     我惊得下巴都快掉了,看着山羊胡子,道:“阎老,没想到你这么赶潮流啊,都特么的听直播了!”

     山羊胡子把手机放在桌子上,手机里还放着粗狂的东北音儿。得意的说:“现在不论干啥,都要追上发展的速度知道不?你连现在的人在干嘛都不知道,注定是要被淘汰的。”

     我看他说这话的时候,特别清醒。跟刚才那醉意朦胧的感觉完全是判若两人,就知道自己肯定是被他耍了。果然,姜还是老的辣啊!

     既然话题都挑明,我也就直接了当的跟山羊胡子直说了。

     “你就直接告诉我们,你拿出来的那个东西在哪里吧!”

     山羊胡子笑着看着我,等了很久才说:“被我扔了!”

     “扔哪了?”我忙问。

     山羊胡子摇摇头:“不知道。”

     我很生气很生气的看着他,说:“老胡子,这东西可是咱们几个人费尽千辛万苦才得到的,你都没有征求我们的意见,就自作主张的扔掉?不可能的!你现在拿出来,让我们看看到底是什么成不成?”

     山羊胡子直接摇头道:“不行!”

     “为什么?”我和杨林同时问道。

     “没有为什么,这个东西你们现在不能看到!什么事儿都可以商量,就是这个不行!”山羊胡子冷冰冰的撂下一句话,拿着手机转身就走。

     “大壮,走了,我们回去。”

     吴壮喝的脸红脖子粗可不是装出来的,刚起身就晃晃悠悠的就跟要倒似的,我和杨林俩人扶着他才堪堪站稳。山羊胡子已经走到了店门外了,无奈我们也只好架着吴壮,准备用三轮车把他们送回去。

     喝醉酒的人都是死沉死沉的,一点不假。我俩好不容易把吴壮架出了门外,放在了三轮车斗里。

     “小刘……刘儿,千万别生阎老的气,他是为了你们好。”吴壮轻声说出这句话后,就发出了鼾声。

     山羊胡子一个人站在店门口,背向着我们。虽然搞不懂他到底是出于什么原因,不让我们知道拿到的东西到底是什么。但是他确实是真真切切的对我们好,所以就算有万般的不愿,我也不会真的跟他闹掰还是怎样。

     山羊胡子的背影,孤寂,迟暮,佝偻,消瘦,却不失一股坚韧的气息。

     我张张嘴,最终还是说道:“阎老,吴叔醉了,我把你们送回去吧。”

     山羊胡子转过身,眼神复杂的望了我和杨林一眼,自顾自的坐上了三轮车。

     “小林子,你来开车送我。”我刚要上车,山羊胡子再次说道。

     杨林看了我一眼,拍拍我的肩膀,没说话,坐上车载着他们就走了。

     我回到店里,关上店门。步伐有些沉重的挪到桌子旁,坐在椅子上自顾自的喝着闷酒。

     我的心情不是低落,也不是失望。而是对这种被隐瞒着的不爽。

     虽说我知道他们是为我好,但是这种被蒙在鼓里的滋味很不好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