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十六章、突变
    山羊胡子从怀里拿出的东西,是一把小黑色匕首。

     这匕首大概一尺多长,刀把上缠着多股细红绳。整个匕首看起来阴寒无比,在月光下一点都不反光。

     山羊胡子用匕首在地上画出一个符咒,把匕首插在符咒的正中间,盘坐在符咒前,双手开始掐诀。

     我们两个人坐在山羊胡子的身后,默默看着窗户内的变化。

     过了将近小半个小时,屋子里仍是没有任何的动静。但是山羊胡子却突然起身,一把拔出地上的黑色匕首,直指屋内,道:“成了!”

     我和杨林盯着屋内看了又看,还是没发现哪里有什么风吹草动。

     山羊胡子没跟我们解释什么,而是把匕首塞进我的手里,让我坐在地上得符咒上面,先是让我紧闭双眼,随后让我睁开眼。

     睁开眼睛后,我立马被屋内的场景吓了一跳。

     我应该是被山羊胡子开了天冥目,也就是所谓的鬼眼,可以看到鬼。现在的屋子内并不是空无一人,而是塞满了大小不等的灰色鬼体,轻盈的晃晃悠悠飘荡着。

     有一些的颜色是深灰带些黑色,这种颜色的鬼体会突然抓住淡灰色鬼体,之后放进嘴里大嚼特嚼,好似吃着什么美味一般。每吃一个淡灰色鬼体,他们的颜色就更深一层,到最后,屋子内只剩下了六七个深黑色的鬼体,他们的面部我并不是能看清,只能看清大概的轮廓。

     都像是面色朴素的庄稼汉,不像是什么恶鬼之类的。

     六七个鬼体一直在屋子里来回徘徊,但是不出窗户,也不互相攻击。

     这时,山羊胡子让我开始念咒,念的是《纸扎秘术》上的驱魂术,来操控这些鬼魂。

     我的咒语刚响起,那些鬼体突然站在原地不动弹,转而站成一排,看向了我。

     我一愣,转头看着山羊胡子,想问他还怎么弄。

     谁知道山羊胡子立马把我的头扭回去,在我旁边淡淡道:“你现在用一种蔑视的目光看着它们,心里别怂,告诉它们你现在是它们的主人,让它们附在纸人的身上,将床.上的两具尸体放进棺材里。你得眼神越淡漠越充满蔑视,他们越怕你,越觉得你牛逼,知道不。”

     蔑视的目光,我还真的没有用过这种眼神看别人。我在心里默默让自己进入角色,低着头开始练习蔑视的目光,随后慢慢抬起头,神色冷漠,淡然的目光看着他们,声音也冷冷的道:“你们几个,自己附在纸人上,把屋内那两具废肉给我扔进棺材!”

     那几个鬼体在原地愣了一会儿,随即便开始慢慢附在我们事先放在屋子里的纸人上。过了一会儿后,纸人缓缓的动了,开始一步一步的往床边走。

     事情朝着预期的方向发展,我的心里也渐渐放下。刚才虽说我的表现如此冷漠,但是谁也不知道,我的心脏都已经快要跳出胸口。

     平生第一次如此装逼,还真的挺刺激。

     纸人们到了床边,身子僵硬的扛起杨建利和他老婆的尸体,然后缓缓地就往门口走。

     “砰!”

     突然,扛着尸体四只脚的纸人突然被压了下去,里面得竹架被压断,尸体掉在了地上。附在这两个纸人身上的鬼体,突然飘了出来,站在了原地。

     我的心一紧,就要起身。

     山羊胡子一把按住我,道:“别动,你现在动会立马反噬,那几个鬼体也会察觉异样。你坐好,咬破舌尖和中指,把血涂在匕首上,继续命令他们!这匕首是杀猪的屠夫专门捅猪脖子用的,煞气很强。”

     屠夫,一般是被认为在现代煞气最重的人。而在以前,是专门斩首的刽子手煞气最重,如今没有了刽子手这一行业,只剩下了屠夫身上带的煞气比较厉害。

     屠夫身边煞气最重的,也就当属他们杀猪时候用的刀了。

     我们这地方杀猪,就是把猪放在一个临时搭建的灶台上,几个人按住猪身和猪腿,屠夫摸好猪脖子上的大动脉,然后用刀一把捅进猪的大动脉,不出几秒,猪就会一命呜呼。

     他们做屠夫的,不会用特别折磨生灵的方法去杀死他们,而是讲究快准狠,毕竟我们要从它们的身上获取食物,就要对此报以感恩。

     我咬破舌尖,又用刀在中指上划出一道口子,把血涂在匕首上,之后紧握着匕首,喝道:“你们做什么呢?好好做事!”

     我说完后,剩下的纸人便继续动了,他们继续僵硬的走着,但是从纸人中飘出的那两个鬼体却没有任何的动静,我刚想再吼,他们却突然动了。

     他们两个一下扑到被纸人扛着的那两具尸体上,那尸体瞬间弹出,落在地上。

     落在地上的两具尸体瞬间松开对方,之后竟慢慢站立起来。他们脸上狰狞的表情瞬间更加可怖,两个人像个僵尸一样,蹦跶着走到那几个纸人旁,从纸人体内抓出鬼体,开始大嚼特嚼。

     “小六子!快!快把匕首插.进符里!”山羊胡子急切的说道。

     我瞬间把匕首插.进符咒中,那两具尸体瞬间放开手中的鬼体,开始在地上扭曲起来。而其他的几个纸人中的鬼体也纷纷想要飘出。

     “破!”山羊胡子把一把朱砂洒进符咒内,瞬间,几个纸人突然起火,开始烧起来。

     纸人中的鬼体扭曲着,但就是飘不出来。最后,火势减小,那鬼体开始油深黑渐渐变成灰色,转而变成白色,之后渐渐化为透明。它们,灰飞烟灭了。

     整个屋子就只剩下了扭曲的两具尸体,有两个鬼体附在他们的身上。他们的身上也开始冒气阵阵烟雾,但是却没有起火。

     突然,其中一具尸体打倒了一个还在微微燃烧的纸人,“轰”的一下,屋子内的窗帘被烧着,之后火势迅速蔓延,整个屋子里也开始燃起熊熊大火。

     “完了,这下犊子扯大了。”山羊胡子的声音从我的身后传来,一股子绝望的气息。

     确实,人家让你除个邪,你倒好,竟然把人家的屋子都给点着了!

     火势渐渐变大,但是山羊胡子却并没有一点要救火的意思,那火烧到了两具尸体的衣服上,不一会儿,两具尸体也都被大火吞并,就像两个大火球一样,在屋子内滚来滚去,滚到了放置棺材的灵堂内,点着了棺材,又点着了灵堂。

     我看着这快要控制不住的火势,没回头说道:“阎老,咱不去救火啊?就这么看着他烧?”

     等了好一会儿,没有人回答我。

     我慢慢扭头看着后面,山羊胡子和杨林已经退到了大门外,直冲我招手,示意我跑。

     我的内心瞬间一万头神兽奔腾而过,这两个家伙,竟然扔下我一个人就跑了出去。

     我立马起身,拔掉符咒里的黑色匕首,突然嘴里一甜,一股血吐在了符中。

     我擦掉嘴角的鲜血,搞不懂这是什么情况。

     我慢慢退到大门口的时候,那两个大火球已经连滚带爬的跑到了院子里。

     山羊胡子和杨林站在门口,这时候杨建利的子女们也都出现了。他们看着院子内的景象和灵堂熊熊燃烧的大火,大声质问着我们这是怎么回事。

     山羊胡子的脸上看不出丝毫的慌张,一脸淡然的看着众人,缓缓道:“这种情况才是最好的,这表明事情已经被我们给解决了!”

     杨家老大一把抓住山羊胡子的领子,咬牙道:“糊弄谁呢?你都把我家房子给点了,这事儿解决了?”

     山羊胡子不怒反笑,慢慢拨开杨家老大的手,道:“你仔细的看一看,院中的那两具尸体是不是你父母的?”

     杨家老大点头,怒道:“没错,是他们!他们活着都已经那么辛苦了,死了还要让你们烧?!”

     山羊胡子道:“这你就理解错了。这尸体肉身虽说是你父母的,但是已经被鬼魂给附了体。屋子内起火也是个意外,我本是想将你父母装进棺材,却不料你父母被恶鬼附体,打翻了蜡烛,从而导致了火灾的发生。不过这样也好,恶鬼怕火,我已将它们封印在这两具尸体内,不出意外,定会烧的这恶鬼灰飞烟灭。至于你父母,被这大火一烧,身上被下的诅咒也就消失了,便也可以安然下葬。一举两得,多好。”

     山羊胡子的话半真半假,把杨家老大忽悠的有些狐疑,不过还是有些不相信。

     “你们要是不相信,我就把你的天冥目打开,这样你就可以看到我说的是真是假了,怎么样?不过开启一次天冥目,需要折十年的阳寿,你们谁来?”

     山羊胡子一句话直接让我再次内伤,开一次天冥目折寿十年!这老家伙怎么不早告诉我!妈的智障!

     然而一听到要折寿,几个子女纷纷摇头,说什么他们相信我们老刘家的人不会骗人,就不用再看了。事情早早的解决,也就早早的下葬。

     杨家老大还说,这个破房子烧了也就烧了,反正以后他住城里,也不准备要这里的老宅。

     把杨家的子女忽悠了过去,之后杨家老大用水泵把堂屋内的火都灭掉。山羊胡子告诉他们,他要在这里处理一下接下里的时候,便把他们给打发走。

     待他们走后,山羊胡子一把拉住我,神色凝重的看着我,缓缓道:“反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