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十一章、克制
    朱晓萌从屋内出来后,手里并没有拿着什么东西,而慧空和尚并没有出来,可能是执念已消,归去了罢。

     我们也没有问她到底得到了什么东西,因为这是她朱家的祖先留给她的,她有权不告诉我们。

     从山上下来后,按我的想法,就是我们直接绕过鬼村,走了便是。但是山羊胡子坚持进到鬼村,找到吴连城。他说要跟吴连城说一件事情,只有把这件事情告诉了吴连城,我们才能走。

     我们到达吴连城的驻地的时候,这里已经没有任何人的踪迹。装备和背包什么的都还在,但是所有人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消失不见了。

     我们找遍了所有人的屋子,在吴连城的屋子里发现了血迹和打斗的痕迹。

     山羊胡子盯着血迹看了一会儿,轻叹一口气,冲我们说道:“走吧,他们已经不在这里了。”

     我不明就里,但还是被上我们的东西,跟着山羊胡子一起走了。

     出了鬼村,我们六个人走了很久,才找到一个村子,在这个村子里歇了歇脚,才好不容易搭上一个带拖斗的拖拉机,往市区赶。

     期间山羊胡子让朱晓琳给她的同学,李丰,韩小军各自打了个电话,奇怪的是,他们的电话竟然打通了,并且两人已经安全的返校了。

     朱晓萌自从庙里出来后,便神情一直很奇怪,总是低着头发呆,山羊胡子让她打电话的时候,也很木然。

     我觉得可能是这颠覆三观的事情太多,她需要消化消化吧。

     我问山羊胡子,为什么不给吴云打一个电话询问一下情况,山羊胡子却告诉我,打了也没用,吴云现在可能已经联系不上了。

     我追问为什么,他却不再解释。

     我第一次感觉这老头身上有秘密,肯定知道很多事情!

     我们到了市区后,朱晓萌便和我们分开了,临走之前,我留了她的电话号码和QQ号,算是又认识了个朋友。

     陈晓琳并没有跟她一起回校,而是跟着我回到了酒店。

     我又让服务员帮我们开了两间房,准备我和杨林一间,山羊胡子和吴壮一间,我之前的那个标间就给陈晓琳休息。然而酒店前台看着我们几个人的眼神有些怪异,看的我尴尬的要死。

     不过,四个大老爷们,一个女孩,是有些尴尬哈。

     开好房后,杨林直接把房卡抢了过来,冲山羊胡子和吴壮说道:“阎老,吴叔,走,咱去休息了!”

     “哎……你们干嘛呢?”我拉着陈晓琳在后面说道。

     杨林扬了扬手中的房卡,头也不回道:“我不喜欢跟别人睡一个房间,你俩就先凑合一下吧!”

     我无奈的看着陈晓琳,道:“要不我再去开一间房?”

     陈晓琳拉着我向电梯走去,娇嗔道:“你钱多呀?”

     到了房间后,紧绷的神经彻底放松,困意席卷而来,我一头栽在沙发上,闭上眼睛,动都懒得动。

     陈晓琳一脸嫌弃的看着我,道:“风尘仆仆那么几天,连个澡都不洗啊?快起来,去洗澡,去去晦气!”

     “你去洗吧,我懒得动。”我趴在沙发上,有气无力的回道。

     “真是服了你了……懒死你得了。”陈晓琳丢下一句话,转身去了浴室。

     不一会儿,哗啦啦流水的声音传进了我的耳朵。这声音就像钢琴曲一样,一点点的击打我纯洁的心灵。

     我开始燥热起来了,睡意也立马去了大半。趴在沙发上静静的听着那美妙的流水声,透过那磨砂的玻璃门,稍微还能看见一点那曼妙的身姿。

     不行,再这样下去,我会把持不住自己的。

     忍住,不要去往那边想!

     民.主,富强,人文,科技,爱岗敬业,尊老爱幼……

     我在心里一遍一遍的想着转移注意力,不去往哪方面去想。但是越不想去往那方面想,脑海里越是浮出那种种的画面。

     好不容易,哗啦啦的流水声终于停止,我长出一口气,这十几分钟,就跟过了一个世纪似的,那么难熬。

     浴室的门打开,陈晓琳穿着一身浴袍,手上拿着毛巾擦着湿漉漉的头发。脸上笑意盈盈的看着我,娇羞的模样惹人垂怜。

     “看什么看,没看过嘛?”陈晓琳娇嗔道。

     我恋恋不舍的收回目光,笑道:“没看到你这样过,还别有一番风味呢。”

     “滚蛋!不困了是吧?快去洗澡!”陈晓琳把手中的毛巾扔到我的脸上,坐到了床.上。

     我看了看浴室,又看了看陈晓琳。一咬牙,进了浴室。

     洗澡的时候,我一想到陈晓琳刚刚在这里淋浴过,内心的洪荒之力就控制不住,身体老是不由自主的起反应。我也是一个正常的男人,血气方刚也是可以理解的。

     但是我仍然克制着自己,不能去往这个方面去想。

     洗完澡后,我坐在沙发上擦头发。陈晓琳已经坐进了被窝里,正在拿着遥控器看电视。

     房间里的气氛有些暧昧和尴尬,我擦好头发后,斜靠在沙发上,闭上眼睛准备睡觉。

     “砰”

     忽然一个东西砸到了我的头上,我睁眼一看,一个枕头掉在沙发旁边,陈晓琳正在床.上瞪着我。

     陈晓琳指着我,道:“刚刚身上那么脏就趴在了沙发上,把沙发搞得那么脏。现在洗完澡了再睡哪里,洗澡不是白洗了么!快滚到床.上来睡!”

     我坐起身,看着她,道:“这不好吧,男女授受不亲的。”

     陈晓琳忽然笑了,道:“我现在都是你的女朋友了,哪有什么男女授受不亲?快点上来,沙发上太脏了。”

     “还是算了吧,你把枕头和毛毯给我,我打地铺。”我嘴上拒绝着,内心却燃烧着希望的小火苗。

     陈晓琳从床.上下来,把我拉到了床.上,道:“还装什么矜持!给老娘乖乖的睡好,要不然,我可就不客气了!”

     说着,还用手比划了一个掐的动作。

     我的心里一寒,‘很不情愿’的进了被窝。

     陈晓琳也钻进被窝,我们两个人中间隔了两个拳头的距离。我能闻到她身上的沐浴露和洗发水的味道,感受着她的呼吸。

     我紧绷着身子坐在床头,一动不敢动。作为一个初哥的我,从小到大除了婴儿时期跟老妈睡一起,跟任何女生都没有睡在一个床.上过。今天这还真是大姑娘上轿,头一遭。

     陈晓琳也是眼睛紧紧地盯着电视,没有了刚才的泼辣范儿,脸色绯红,喘气都开始杂乱起来。

     “赶紧休息一下吧,折腾了那么久还没睡过一个好觉呢。”我说道。

     “嗯。”陈晓琳把电视关掉,躺进了被窝。

     我也躺进被窝,头一沾枕头,就困意袭来,任何别的想法也都没有了。

     睡了不知多久,我感觉到一个火热的身躯贴上了我,陈晓琳从后面环抱着我,呼吸声很平稳,她也睡着了。

     我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到了夜里八九点,陈晓琳已经坐靠在床头看电视了。

     我揉揉眼睛,说道:“你饿吗?我们叫上林子他们一起去吃饭吧。”

     “走吧。”陈晓琳说着,就要起床。

     “砰砰砰”

     不适时宜的敲门声响起,我连忙坐起,看着陈晓琳,我能感觉到自己的脸上在发烧。

     陈晓琳把浴袍穿在身上,娇羞的冲我翻了个白眼,道:“还没看够呀?快去开门!”

     我回过神,整理好身上的浴袍,起身把门打开。

     杨林站在门口,用一种意味深长的眼神看着我,笑道:“完事儿了没?山羊胡子让我来叫你俩下去吃饭了!”

     “滚犊子,瞎说什么呢!”我推了杨林一下,道:“等一会儿,我俩换身衣服就去。”

     杨林笑容淫.荡的看着我,道:“快去吧,我懂我懂。”

     “你懂个毛!”我一把把门关上,回屋跟陈晓琳说:“他们喊我们下去吃饭了。”

     陈晓琳点点头,很自然的拿起床头的衣服,走进了浴室。

     我突然嘴贱的来了一句:“还进浴室干嘛呀,我又不是没看过。”

     陈晓琳立马止住脚步,看着我道:“是嘛?那我就在这儿换好了。”

     “别别别,姑奶奶您还是进去吧……”

     我真想抽我自己一个嘴巴子,有贼心没贼胆的家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