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十八章、不是梦境
    红衣女鬼从我腹中拿出的东西,是鬼泪。

     她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把鬼泪放在手里细细把玩,随后放进了嘴里,吞进了腹中。

     红衣女鬼服下鬼泪后,看向那个躺着的我,眼神开始变得冷冽,嗖的一声,手中化出一把黑色匕首,直直的冲着我的脖子扎去。

     “就是现在!”

     我的脑中爷爷的声音突然想起,接着我面前的黑布瞬间弹开,我从立柜中走了出来。

     此时我的身体已经不由我操控,而是有一股强大的意念来控制我的灵魂。

     “孽畜,之前我饶你一次,想你改邪归正,你却变本加厉,屡次谋害吾孙。今日我就替天行道,收了你这孽畜!”

     声音从我的口中传出,却不是我的声音,而是爷爷的!

     也就是说,爷爷现在控制着我的身体,来与红衣女鬼对话。

     红衣女鬼明显一愣,随即哈哈大笑,笑的猖狂无比,指着我说道:“我当是谁呢,原来是一缕残魂而已!生前你法力高强,我惧你。现如今,呵呵,我可不怕你!”

     “是吗?”爷爷的语气中带有一丝戏谑。

     “你该不会以为你刚才吞下的,就是鬼泪吧?你看看,你面前的,是什么。”

     红衣女鬼闻言,往行军床.上看去。我顺势看去,床.上的我突然变成了个纸人,纸人的腹部破了个大洞,里面的骨架全都暴漏了出来。

     我终于知道爷爷突然送给我这个纸人的目的,这个纸人替我挡了一命!

     可是爷爷为什么如此神机妙算,我爷爷给我纸人的那一天,我们并没有收到杨建利夫妇身亡的消息。之后杨建利夫妇被下了蟒魂术,我为了操控纸人,被法术反噬,从而阴气入体。山羊胡子给我服用鬼泪暂时压制阴气,竟然引来了红衣女鬼来夺取鬼泪。

     更加让我觉得不可思议的是,爷爷竟然能算准红衣女鬼此行的目的就是为了鬼泪,用了纸人代替与我,并在纸人的腹部放置了一个东西,红衣女鬼还服了下去。虽然我不知道红衣女鬼吞下的到底是什么东西,但是就目前的情况来看,一定是什么对付红衣女鬼的东西。

     红衣女鬼看到行军床.上的纸人后,脸色大变,还没来得及说出什么,忽然捂住脖子,满脸痛苦的表情。

     爷爷操控的我的手竟然在掐盲诀,口中还念念有词。语速飞快,我根本分辨不出念的什么。

     我第一次知道,自己的嘴可以比华少还快!

     我掐诀和念咒的速度越来越快,红衣女鬼的身子扭曲到变形,趴在地上痛苦的低吟着。她把手伸进喉咙,想把腹中的东西掏出来,却不料手指根本伸不进,已经缩的只有一个拳头大的脖子里。

     红衣女鬼把手吐出,直接插.进腹中,不想刚伸进腹中,便突然被弹了出来,苍白的鬼手立马烧毁了一般,煞是渗人。

     红衣女鬼的身子开始慢慢的扭曲,就像是全身被绑住一般,开始紧缩到变形。

     “破!”

     “嘭!”

     我的嘴巴瞬间停住,突然吐出这个字后,面前的红衣女鬼突然炸裂,一瞬间整个屋子都充满了红雾,如幻境一般。

     红衣女鬼所处的位置红色更甚,待红雾渐渐淡去后,一袭白衣映出我的眼帘,面前出现了一个陌生的女子。

     那女子身着明服,素雅淡然,脸上不施粉黛,头发随意的用一根簪子挽在脑后,缓缓冲我走来。

     “她没有恶意,但是她说的话,你就听听就好,不得当真。她只是把你当成了另一个人罢了。”爷爷的声音在我脑海里响起。

     女子走到我的面前,神色复杂,伸出手想摸我的脸,却又放了下去。而是看着我道:“六百年了,你过得还好吗?”

     “过得好,你不用挂念,安心的去吧。”我按照爷爷告诉我的回道。

     女子听到我这话,突然梨花带雨的哭了起来,衣袖轻轻蘸干眼中的泪水,道:

     “颖儿在奈何桥等君六百余年,孟婆汤喝了六百余次,颖儿以为,喝了孟婆汤,就能彻底忘掉君,却没想到,这孟婆汤反而更加深了颖儿对君的思念。

     颖儿在忘川河边,问了船夫六百余次,却不见他渡君而来。船夫劝我,还是归去罢,等不到的。孟婆说我,放下吧,执念太深只会害了自己。

     颖儿不信,我生为君,死亦为君。为君死亦无憾,只是在最后,颖儿只想再见君一面。

     得幸老天开眼,颖儿能见君最后一面,颖儿心愿已了,执念已消。便可安心去了。”

     女子说完,慢慢走上前,看着我,慢慢环抱着我,身影渐渐的消失。

     整个屋子突然平静了下来,除了行军床.上那破着大洞的纸人外。

     “爷爷,你还在吗?”我小心翼翼的在脑海中呼喊着爷爷。

     “在。”过了许久,爷爷才回了一句,声音尽显疲态。

     爷爷回答了我,我立马抓住机会,想要跟爷爷一问究竟,刚想开口,爷爷的声音再次传来。

     “小炎,我也只是你爷爷的一缕残魂,是他在走之前就留在纸人体内的,所以你问再多的问题也没用,我知道的也不是很多。”

     “我不问别的,就想知道你走之后过得好不好,你为什么要走,你是不是在一直守护着我,每次我有危险的时候,你就会出现帮助我。”我说道。

     过了很久很久,我一直没有听到爷爷的回应。

     “爷爷,你在吗?”我再次在脑海中问道。

     “小炎,爷爷现在不告诉你,是为了你好。爷爷过得很好,你不用担心,这缕残魂,在此之后就留在你的体内,你要想办法把其融合。既然你现在已经踏了进来,想要抽身也就不太可能了。你以后定要提升自己的修为,才能更好的保护自己。”

     说完,我的身体感受到一阵燥热,之后脑海里便再也没了动静。无论我怎么呼喊爷爷,却也都没有听到任何的回应。

     “啪!”

     忽然一巴掌把我打的一惊,我猛然一回身,扑通一声就掉在了地上。

     一睁眼就看到我自己在行军床的床下,一双大脚杵在我的头旁边,一股咸蒜瓣味。

     我抬头一看,吴壮憨厚得笑着看着我,道:“咋了小刘,想你爷爷了啊?”

     “啊?”我从地上爬起身,摸了摸身上,又看了看四周,我是从行军床.上掉下来的。

     又做梦了?

     不可能吧!

     我身体里的燥热还在,不可能是梦境!

     我看着吴壮道:“叔,你啥时候醒的?”

     吴壮道:“就刚刚吧,朦朦胧胧就听见你在那里叫爷爷,我就醒了。拍了你一下,谁知道你一抖,竟然掉地上了。嘿嘿,我手重了。”

     吴壮说着,露出憨厚的笑容。

     奇怪!我突然想到了那个长着我的脸的纸人,连忙绕到收银柜台后面,把蒙在纸人上的黑布掀开,看到了我想看到的东西!

     纸人的腹部烂了一个大洞!

     这就说明,我刚才的经历不是梦!爷爷的残魂现在就在我的体内!

     距离爷爷消失已经快一年的时间,我终于再次离爷爷如此的近!这种久违的感觉让我瞬间泪奔,看着纸人眼泪止不住的流淌。

     吴壮看着我这样,一愣。随即道:“小刘兄弟,你这是……怎么了?哎呀,这纸扎破了个洞就破了个洞嘛,你也不至于心疼到这个地步吧!你把它给补一补不就完了嘛!”

     我被吴壮正经的表情和语气逗得一笑,擦了擦眼泪道:“吴叔说的是,明儿我就给它补一补,就留在这儿!”

     起码现在已经有了爷爷的消息,我还有什么不开心的呢!

     我把黑布再次遮上,吴壮并没有看到纸人上面的脸是我的!

     …………

     第二天一早,山羊胡子和杨林就早早地下来了。山羊胡子一脸担忧的看着我,道:“昨天夜里有没有发生什么事?”

     我并不打算把爷爷的事情告诉他,便摇摇头,说没发生什么事。

     山羊胡子露出奇怪的表情,道:“不应该啊,按理说昨天晚上应该就是你最危险的时候,那老不死的也该回来了啊!”

     “哪个老不死的?”我问道。

     “没……没什么,我在琢磨咒语呢,劳尔布斯,急急如律令……”山羊胡子信口胡诌道。

     这老家伙,我现在完全不想跟他交流了!

     山羊胡子接着告诉我,前五天都已经熬过去了,就看接下来两天。如果没有什么异样,那我这一关算是过去了。我能挺过这道坎,我以后就会更加的强大。这两天要格外的注意,别做什么泄阳气的事儿。

     说着,还往我的裆部看了一眼,看得我一阵恶寒。

     老玻璃!我在内心咒骂道。

     突然,山羊胡子笑眯眯的看着我,十分的猥琐的问道:“小六子,你还是处男吗?”

     我:“………你问这个干什么?”

     山羊胡子道:“不干什么,就是看看以后的童子尿还能不能从你那边取。”

     我:“我不知道还算不算……”

     山羊胡子:“什么意思?”

     我:“……用了手算吗?”

     杨林,山羊胡子,吴壮:“………”

     短暂的沉默后,爆发出刺耳的嘲笑声!

     我正要解释,忽然门口走进来一个人,衣角的那一块黑色,让我知道他是谁!